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37章 镐京城念语解身世(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径直去了藏书室,外面书架上的书她都看完了,于是借着夜明珠的光往里走。

    里面的书架积满了灰,越往里,那些书就越是生僻。

    她在一座偌大的书架前停下,这书架不同于其他书架的满满当当,竟然只摆着零散的几本书。

    她盯着那些书的封皮,不由挑眉:“机关术?”

    傍晚时分,沈妙言撑着纸伞来到魏锦西居住的宫(殿dian),还未进去就听见一阵嚎啕大哭。

    她快步绕进后院,只见那架巨大的海燕在地面散了架,各式各样的零件掉的到处都是。

    黏在羽翼上的羽毛混在湿泥中,看上去脏污不堪。

    而魏锦西跪在泥巴里,一张脸糊满了雨泪,隐隐还有血液从他额头滑落。

    她急忙走过去,“这是怎么了?!”

    魏锦西哭得厉害,断断续续道:“我想坐海燕飞上天,谁知道……谁知道刚飞出地面一丈,海燕就坏了!它掉在地上成了这样,呜呜呜……”

    他说着,捧起湿漉漉的羽毛,继续嚎啕大哭。

    沈妙言撑着伞在他(身shen)边蹲下,望了眼四周的狼藉,无奈道:“先回你宫(殿dian)里吧,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魏锦西对她有种特别的信任和亲近,总觉得她像亲姐姐一般可以信赖,于是抬袖擦擦眼泪鼻涕,起(身shen)跟她往(殿dian)里走。

    沈妙言让他去沐浴更衣,又亲自给他煮了姜茶。

    两人坐在琉璃窗边的软榻上,沈妙言盯着他喝完姜汤,才从怀中取出一张纸,“给。”

    “这是什么?”魏锦西接过,只见那张纸上用墨线画着一架奇怪的东西,像是鸟儿,可双翼却分明是木头。

    这东西是藏书室里,那些机关术的书上记载的,说是可以飞行。

    沈妙言觉着或许能对魏锦西有所启发,于是特地按照原样描摹下来带给他。

    可这话不好对魏锦西说,于是她细声道:“乃是一位高人给我的,我看不懂上面的构造,想着你或许明白,所以拿来送给你。”

    魏锦西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图纸,眼睛里的光彩越来越亮。

    他看了足足两刻钟,忽然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想冲出去。

    沈妙言急忙拉住他,“外面正下雨呢,你刚沐浴过,不许出去!”

    魏锦西挠挠头,回过神,连忙朝她做了个揖,“多谢芽芽!这图乃是失传已久的机关术,很难得呢!我想去工棚里照着这张纸,重新做一架海燕出来!”

    “时间那么多,何必急于一时?”沈妙言望了眼窗外的天色,“明(日ri)再做吧。”

    魏锦西全然信她,美滋滋地捧着那张纸,俊秀憨气的脸上全是欢喜,“我一定会做出会飞的海燕的!”

    沈妙言回到祥云宫,已是(日ri)暮。

    她进去时,大长公主魏涵正和沈青青用晚膳。

    她福(身shen)行了一礼,乖觉地为沈青青布菜。

    沈青青继续刚才的话题:“外祖母,那个姓花的男人,当真有您说的那么厉害?南蛮荒僻,他从哪里调动兵马攻打楚国?”

    沈妙言夹了块牛(肉rou)到她的盘子里,闻言,不(禁jin)一怔,南蛮,姓花的男人,莫非说的是花容战?

    她竖起耳朵,听见魏涵道:“咱们安插在那儿的暗桩传来消息,他与楚国的三场战役,场场全胜。虽不知这战事为何而起,但天下局势恐怕会更加紧张。你表哥召集群臣在书房商议,似乎是想请诸国皇帝到我们这儿一趟,共同商议征伐花容战一事。”

    花容战……

    沈青青愣住,当初她不过是渔夫之女,就是这个男人问她,可想过锦绣富贵生活……

    魏涵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喝了口燕窝,“天下局势本就如绷紧的弓弦,诸国谁也不敢率先出兵征讨他国,唯恐落了天下人口舌。如今花容战出兵,倒是给了咱们进入楚国境内的机会。”

    与此同时,大周镐京。

    新帝君天澜在北疆打了胜仗,与北幕丞相张祁云立下五十年内互不侵犯的条约,昨(日ri)才班师回朝。

    他花了一上午处理完政事,君怀瑾拎着襁褓气冲冲过来,“皇兄,你的儿子也太皮了些,三个(奶nai)嬷嬷都看不住他,整(日ri)里闹着哭着,你看我都瘦了一大圈!总之我是管不了他了,你自己来吧!”

    她把君念语扔到龙案上,自个儿溜之大吉。

    君天澜搁下朱砂笔,盯着襁褓里冲他伸出小拳头的宝宝,微微蹙眉。

    御书房中,父子俩大眼瞪小眼。

    也不知对了多久,许是君天澜的冷脸吓到君念语了,小娃娃哇地一声就哭了!

    与此同时,一股臭气在御书房中弥漫开。

    像是……

    拉粑粑了。

    男人嫌弃地皱紧眉头,“福公公!”

    福公公急忙从外面进来,“皇上?”

    君天澜如盯着仇人般盯着娃娃,几近咬牙切齿:“把他弄好。”

    福公公满脸尴尬,他虽是宫中的老人儿了,却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啊!

    他正不知所措间,有小太监进来,恭敬道:“皇上,白先生带着一位老先生在外面,说有急事要见您!”

    君天澜立即起(身shen):“让他们去乾和宫书房等朕,朕马上就到。福公公,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说罢,飞快离开御书房。

    福公公甩了甩拂尘,抱起君怀语叹息一声,“这爹不疼娘不(爱ai)的,也着实艰难,还是你福爷爷来疼你吧!”

    君天澜到了乾和宫书房,只见白清觉和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正坐在大椅上喝茶。

    两人起(身shen),正要行礼,君天澜拦住他们,在龙案后坐了,“不知这位是?”

    那老先生抚了抚胡须,笑道:“多年未见,皇上已然忘了当初在棉城的光景了乎?”

    君天澜眸光微动,起(身shen)施了一礼:“原来是鹿老,朕失礼了。”

    鹿老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老夫近(日ri)游历大周,听闻皇上新近得了一子,乃是定国公之女,锦贵妃所生?”

    君天澜颔首,“正是。”

    鹿老哈哈一笑,又捋了捋胡须,“老夫今(日ri)所言,皆与这个孩子有关,还望皇上听仔细了。”

    ——

    以前的伏笔终于都能用上了,明天念语(身shen)世揭晓!

    最近两天失血过多(你们懂得),今天实在吃不消,码字的时候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发晕,吃了巧克力好点儿了,只更两章,还望大家理解!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