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40章 沈青青夜半起杀心(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天澜走后,众臣面面相觑。

    有不知事的大臣过来问顾钦原,“丞相大人,您看这立太子之事……”

    顾钦原抬步往金銮(殿dian)外走,声音淡淡:“他是嫡长子,于理于法,都该立为太子。那些不该有的想法,诸位还是莫要再惦记了。”

    丞相都这么说了,其他大臣哪里还敢挑事儿,于是立太子之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而君天澜刚回到乾和宫,顾娴就带着君怀瑾匆匆杀了过来:“哀家的孙儿呢?!”

    君怀瑾扶着她跨进书房门槛,两人看见君天澜个大老爷们儿正抱着(奶nai)娃娃,坐在龙案后处理奏章。

    顾娴快步走过去,“皇儿,听说你今(日ri)上朝也带着他?!”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只淡淡点头。

    君怀瑾揶揄道:“母后,你瞧皇兄那护宝的模样,听闻自打他知道念念是嫂嫂生的,就抱着不肯松手了,昨晚父子俩还是一块儿睡的,简直就从后爹变成了亲爹!”

    旁边福公公暗道,哪里光是一块儿睡这么简单,他们皇上便是去茅房,那都要把门开着,非得一眼不离地盯着小太子才行!

    顾娴咳嗽了声,维持着庄重,淡淡道:“你是皇帝,朝堂那种场合,带着他多不方便?哀家这段时间都住在宫中,不如哀家为你照顾念念?”

    说着,伸手就要去抢。

    君天澜避开她的手,冷冷吐出一个“不”字。

    顾娴却不肯罢休,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最后红着眼圈在书房里哭:“哀家这祖母算是白当了!皇儿可是欺哀家过去待你严苛,才不肯放心把孙儿交给哀家?!哀家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竟要往墙上撞,(身shen)边的程锦和几位大宫女急忙装腔作势拉住她,好一顿哭劝才算罢休。

    君怀瑾嘴角微抽,这真的是她那位喜怒不形于色的母后吗?!

    君天澜到底拗不过顾娴,只得与她约定,白天由她照顾念念,晚上他亲自来。

    而君怀瑾望着她皇兄和母后围着那个娃娃,莫名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宠了?

    深夜,君天澜终于处理完所案头的有奏章。

    他活动了(身shen)子,望向怀里熟睡的(奶nai)娃娃,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等过几(日ri),所有事(情qing)都处理好,爹爹就带你去寻你娘亲。”

    正说着话,夜凉突然进来,拱手道:“皇上,西南那边传来消息,花公子突然带兵攻打楚国!”

    君天澜怔了怔,他并未给花容战出兵的命令,他怎会擅自行动?!

    如今天下局势犹如拉紧的弓弦,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成为众矢之的,花容战不是傻子,怎么会率先出兵?!

    俊脸在灯火中越发冷峻,他冷声道:“怎么回事?”

    夜凉摇头,“花公子并未有信件传来,好似是一夜之间突然决定攻打楚国的。另外,云香楼那边得到消息,魏国准备借机请诸国皇帝前往大梁,共同商议征讨花公子一事。”

    君天澜陷入深思。

    花容战是他在楚国以南布置的重要势力,乃是将来争夺天下的关键。

    若被魏国联合诸国率兵征讨,他统一天下的计划将被完全打乱。

    狭长的凤眸一片暗光,看来无论如何,他都要去一趟魏国了。

    千里之外,大梁城。

    已是初(春chun),人们褪去了厚重的棉衣,纷纷换上轻便的(春chun)裳。

    清晨时分,尚衣局已有绣娘来祥云宫送新裁制的衣裳,“这些都是大梁最新款的(春chun)装,郡主可要一一试试?”

    沈青青梳着精致的云鬓,纤纤玉手抚摸过那些盛在托盘里的新衣,目光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笑问道:“绿芽,你觉得这些衣裳,如何?”

    沈妙言淡淡道:“很好看。”

    沈青青不喜她这副冷淡的态度,于是抬起下巴往屏风后走去:“伺候本郡主试衣。”

    沈妙言随手拿了(套tao)绯色的衣裙,慢条斯理地给她穿好。

    沈青青走到外面,盯着青铜镜,镜中的人明眸皓齿,虽比不得沈妙言过去那副倾城之姿,却也算得上是个美人。

    她抬手扶了扶发钗,目光落在镜子里的沈妙言(身shen)上,这个女人即便毁去容貌,可周(身shen)的气质却还是那么高贵出众……

    还有那双眼……

    她还记得昨(日ri)凉亭中,那个老婆子是如何凝视这((贱jian)jian)人的眼睛的。

    她见过那老婆子女儿的画像,那个女人,与沈妙言的容貌有五六分相像,特别是那双眼,几乎一模一样!

    眼型偏圆,琥珀色的瞳孔,看起来清澈又无辜,乃是难得一见的琉璃眼。

    心中涌起深深的妒忌,她忽然转(身shen),猛地拿起桌上的象牙梳砸到沈妙言脸上:“让你伺候更衣,你却连扣子都扣不好!”

    沈妙言接住象牙梳,抬眸看去,那(身shen)衣裳盘扣极多,而她把中间两个扣子扣混了……

    沈青青瞧见她的眼睛就生气,忽然发脾气把十几位绣娘手里的托盘都给砸了,“如今是连一个宫女都能随意欺负到我头上吗?!我不试这衣裳了!”

    说着,趴在桌上呜呜大哭。

    秋枝推了把沈妙言,“瞧你干的好事!还不给郡主赔礼道歉!等会儿大长公主若是知道了,仔细扒了你的皮!还有你们,都傻愣愣站着做什么?!赶紧把地上收拾干净了!”

    十几位绣娘回过神,连忙把地面收拾干净,匆匆告退离开。

    沈青青还在哭,秋枝一边安慰她,一边冲沈妙言冷吼:“让你赔礼道歉,你杵在那儿做什么?!”

    沈妙言沉住气,挽袖斟了杯茶递到沈青青面前,“我并不是故意的,还望郡主见谅。”

    秋枝见她如此,又是一阵劈头大骂:“什么我我我,宫女在主子面前该自称奴婢,你这是赔礼道歉的态度吗?!哪有你这样不知好歹的宫女,跪进茶水不懂吗?!”

    沈妙言沉默半晌,终是端了茶,规规矩矩跪在沈青青面前,“刚刚是奴婢粗心,郡主喝了这杯茶,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奴婢计较了。”

    沈青青眼底掠过得逞的暗光,优雅地端起那盏茶。

    她正要喝,却按捺不住心头涌起的妒忌,忽然把茶泼在了沈妙言的眼睛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