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43章 狩猎场妙言巧认亲(3)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那嬷嬷取出一封沉甸甸的信封,“这是我们夫人赏给沈姑娘的银票,足足五百两,够姑娘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了!姑娘若是识相,拿了银票赶紧走人,莫要呆在这里坏了老爷和夫人的夫妻(情qing)意。若是不识相,非要入老爷的后院,那么将来捏圆搓扁,可都是夫人说了算!”

    沈妙言从未想过做魏惊鸿的二房夫人,接过那封银票,状似忧愁地叹了口气:“嬷嬷有所不知,我乃是郡主(身shen)边的宫婢,已然签了卖(身shen)契的。让我离开,我也只能回到郡主(身shen)边。可到底是在大梁城里,若给都督碰见,又要我做妾,那可如何是好?”

    那老嬷嬷并未料到这茬,怔了怔,又夺回银票,“这事儿待老奴禀明了夫人再做打算好了,姑娘受了伤,还是先休息吧。”

    沈妙言应了声是,重又躺下去。

    老嬷嬷走后,她盯着帐顶,都说魏惊鸿在朝中一手遮天,若能抱住他的大腿,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绝不能以小妾的(身shen)份。

    如今她虽不愿意再回到沈青青(身shen)边,但还是想去梧桐书院,书院里的那座藏书室,对她而言价值太大。

    所以她需要一个(身shen)份,既能光明正大去梧桐书院,又能抱住魏惊鸿的大腿……

    她思来想去,忽然眼前一亮,心中已有了注意。

    傍晚时分,大乔氏含笑进了帐篷,亲切地在(床chuang)边坐下,“还睡着呢?”

    沈妙言睁开眼,笑着坐起来:“让夫人见笑了。”

    大乔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叹道:“瞧这张脸,生得真好看。我虽是女子,看了也要心动呢。若真入了夫君的后院,其他妹妹,还不知要吃醋吃成什么样……那些妹妹里不乏心狠手辣之人,我真替妹妹担心。”

    沈妙言垂着眼帘,唇间勾起冷笑,这个女人说话之间,还是想打消她成为魏惊鸿女人的念头。

    她想着,刻意红了眼圈,含着泪水从(床chuang)上下来,跪在大乔氏跟前,柔弱道:“不瞒夫人,我其实并不愿意做都督大人的妾室……我虽出(身shen)普通,可若要嫁人,也想做人家的正头夫人……”

    大乔氏愣了愣,未料到她会如此。

    沈妙言抬袖擦泪,“我虽对都督大人有恩,但绝不是挟恩图报之人。可我终究势单力薄,哪里拗得过都督大人的心意。他要我做他的女人,我能反抗吗?!”

    她说着,仰起头,两行清泪潸然而落,“夫人,我有一计,既能全了都督大人知恩图报的美名,又能彻底打消他对我的念头。”

    大乔氏正襟而坐,淡淡道:“你且说来听听。”

    入夜。

    大乔氏果然去了皇后帐中。

    魏惊鸿换了(身shen)红色的衣袍,站在落地青铜镜前,一边由着两名侍女为他整理腰带,一边漫不经心道:“成了本督的女人,本督自然不会亏待你。”

    沈妙言躺在榻上养伤,偏头看他,笑道:“都督大人的年纪都能做我父亲了,怎么好意思娶我?”

    魏惊鸿冷笑:“本督倒是不知道,今(日ri)竟带了只牙尖嘴利的野猫回来。”

    沈妙言不置可否地挑眉,正在这时,外面响起动静,侍女挑起帘子,原是大乔氏回来了。

    她(身shen)后还跟着十几名宫婢,皆都端着盛了赏赐的托盘。

    大乔氏拿着帕子,为难地望着魏惊鸿:“夫君,皇后娘娘听闻沈姑娘救了你,甚为感动。这些,都是她赏赐给沈姑娘的东西。”

    魏惊鸿淡淡应了声“嗯”,为首的女官笑吟吟上前施礼,“恭喜大都督,膝下又得一女。”

    魏惊鸿拢袖口的动作顿住,抬眸望向那名女官。

    大乔氏连忙道:“吴嬷嬷,还不送叶女官回去?”

    吴嬷嬷应声而出,笑着请那名女官离开。

    皇后的人都走了以后,大乔氏这才皱起眉尖,叹息道:“妾(身shen)去跟皇后娘娘说夫君纳妾之事,谁知还未开口,皇后娘娘就笑着说早听闻她救了夫君,并说那沈妙言年纪与咱们府中的女儿相仿,正好让她做夫君的义女。懿旨都下来了,妾(身shen)也不好再说什么。”

    魏惊鸿面色难看。

    沈妙言撑着(身shen)体从帷幕后步出来,(娇jiao)弱地朝他拜下:“女儿见过义父。”

    魏惊鸿脸色越发黑沉,紧盯着她的发顶,半晌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正在这时,有侍女哭着过来禀报:“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公子他自打从林子里回来,就好似魇着了,如今在(床chuang)上昏迷不醒,只嘴里念着山鬼、美人什么的怪话,御医都束手无策!”

    魏惊鸿越发烦恼,冷冷盯了眼沈妙言,抬步往外走:“过去瞧瞧。”

    大乔氏跟上他,临出门时回头望向沈妙言,却见她双眸清澈无辜,看上去一派懵懂不知世事。

    这样的女人,对她应当是没有威胁的。

    更何况,她还做了夫君的义女。

    虽说貌美太过不是好事,但将来珍儿出嫁,倒是可以让她跟过去做妾,凭着这张脸,也好帮珍儿笼络夫君。

    她打定算盘,这才往外走。

    沈妙言把大乔氏眼中的算计都看在眼里,无声地弯了弯唇角。

    过了一刻钟,有侍女过来,恭敬地朝她行了一礼,“奴婢雁儿给姑娘请安!夫人吩咐,让奴婢领姑娘去帐中歇息,明(日ri)好正式认亲。奴婢以后就是贴(身shen)照顾姑娘的了,姑娘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奴婢。”

    沈妙言微微颔首,跟着她离开这里。

    夜深人静时,沈妙言仍未入睡。

    她望了眼熟睡的雁儿,坐起(身shen)披了件衣裳,正要下(床chuang),帐帘忽然被人掀开。

    红衣少年把玩着一杆竹萧踏进来,笑得漫不经心,“姐姐好手段。”

    沈妙言淡淡道:“(射she)向魏惊鸿的那支羽箭,是你干的吧?”

    “不错。原是打算(射she)魏帝的,只是姐姐扑得太快,叫人误以为姐姐是在为魏惊鸿挡箭。”连澈说着,在大椅上坐了,凉薄的目光落在雁儿(身shen)上,“这丫鬟是大乔氏的人,不如我为姐姐杀了,再另外寻几个好的来?”

    —

    奴隶--宫女--都督府小姐,吼吼^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