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45章 拜义父妙言与君诀(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进来的正是魏珍,大乔氏亲生的小女儿。

    沈妙言打量她时,她也在打量沈妙言,只见这个女子生得面若牡丹,周(身shen)贵气浑然天成,称为倾国之姿,毫不为过。

    眼底迅速掠过一抹暗光,她很快上前,拉着沈妙言的手,面带微笑:“你就是娘亲认的干女儿?果然生得极好。我叫珍儿,不知姐姐怎么称呼?”

    大乔氏笑看向魏惊鸿,“瞧,她们姐妹倒是先好上了。”

    魏惊鸿面无表(情qing),视线始终未曾从沈妙言脸上移开过。

    大乔氏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背上,柔声道:“既然入了我魏家的门,这姓也该改一改了。嘉字不错,就不必改了。以后,你就叫魏嘉可好?”

    沈妙言朝她屈膝行了一礼,正色道:“劳干娘费心。只是此行前来大魏,我已决意抛弃过去所有,这‘嘉’字,想来也不必留了。以‘魏’为姓,天纵我愿,诀别过往,我想叫魏天诀。”

    “魏天诀……”大乔氏沉吟了下,“像个男子的名字,不过常言道女儿家取男子之名,乃是吉利的,你既喜欢,那就用这个名儿好了。夫君觉得如何?”

    魏惊鸿面容威冷:“都可以。”

    沈妙言微笑着又朝两人屈膝行礼,“谢谢义父和干娘。”

    魏珍挽住她的手臂,笑着招呼坐在那里的魏芸和魏芊,“两位姐姐坐在那儿干什么,听说围场里面新得了几匹漂亮的梅花鹿,咱们姐妹一块儿过去瞧瞧?”

    魏芸与魏芊对视一眼,起(身shen)应好。

    沈妙言随她们走出大帐,唇角始终挂着一抹轻笑。

    魏天诀——

    为与君诀别。

    往围场走,老远就听见人声鼎沸。

    魏珍始终笑吟吟挽着沈妙言的手臂,一边走一边温言细语地为她介绍那些公子小姐,十分好脾气的模样。

    而另一边,沈青青与乔宝儿也在往围场这边走。

    乔宝儿态度有些不耐,“她是你的宫女,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沈青青冷冷瞥了她一眼,“乔宝儿,注意你的态度!”

    乔宝儿不忿,“什么态度?!你也不过就是个半道杀出来的郡主,人家镇南王根本就不想娶你!叫你一声郡主姐姐,是给你面子,你还真当自己是那枝头上的凤凰了?!”

    “你——”沈青青大怒,正要发作,余光忽然瞥见跟在魏珍(身shen)边的沈妙言。

    她瞳眸骤缩,沈妙言不是毁容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好了?!

    还跟她的死对头魏珍走在一起!

    无数个念头从她脑海中掠过,她忽然对乔宝儿笑道:“你不是要寻她吗?喏,那个女人就是了!”

    乔宝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面露不可置信:“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明明是丑八怪!你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沈青青挑眉,“你以为沈连澈看上的能是普通女人?光是她这副容貌,就已经足够让沈连澈着迷了。更何况,她可不是咱们这些世家贵女,说不定就不守妇道,对沈连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乔宝儿已不是三岁小孩,自然知道那所谓“出格的事”指的是什么,一时间怒火中烧,不由分说地冲向沈妙言。

    沈青青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缓步跟上。

    “沈嘉,你给我站住!”

    乔宝儿大叫一声,挥舞着皮鞭飞奔而来。

    所有人都被她惊动,纷纷望向这边。

    乔宝儿奔到沈妙言面前,不由分说地抡起鞭子朝她抽去。

    沈妙言一把握住皮鞭,歪头笑道:“这是做什么?”

    她本就生得极好,如今这么盈盈而笑的模样,更是叫四周的公子们都看呆了,纷纷询问这是哪家的小姐,怎么以前不曾见过。

    乔宝儿怎么使劲儿都拽不回自己的辫子,顿时恼羞成怒:“不要脸的((贱jian)jian)人!你仗着长了一张祸水般的脸,到处勾yin男人!我乔宝儿今(日ri)要替天行道,毁了你的脸!”

    说着,使出吃(奶nai)的劲儿想抽回皮鞭,却仍旧抽不回来。

    魏珍好奇地望着两人,温声道:“二位姐姐莫非有什么误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乔宝儿气得在原地直跺脚,指着沈妙言的鼻子,大吼出声:“她勾搭镇南王还不够,还来勾搭我连哥哥!”

    沈妙言松开手,乔宝儿猝不及防,尖叫一声,猛地跌坐在地,姿势十分狼狈不堪。

    弹回去的鞭尾从她脸上扫过,在脸颊上留下一道红痕。

    乔宝儿气得暴跳如雷,“沈嘉,你怎么敢?!”

    沈妙言双眸无辜,“这里可没有什么沈嘉。”

    乔宝儿扶着侍女的手爬起来,冲着她破口大骂:“你少给我装模作样!换了张皮,就以为我认不出你了嘛?!狐媚子就是狐媚子,你(身shen)上的狐(骚sao)味儿,我闻得一清二楚!”

    沈妙言失笑,“乔小姐这狗鼻子,还真灵啊……”

    “那是自然——”乔宝儿猛地刹住话,“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竟敢骂我是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魏珍适时站出来,“两位姐姐,若有什么误会,咱们回家慢慢解开就是。大庭广众的说这些话,未免失了女儿家的名声。”

    沈妙言不置可否,大乔氏是乔宝儿的姑姑,魏珍和乔宝儿则是表姐妹,按道理,她俩该亲近才是。

    可魏珍分明是故意等到乔宝儿没脸了才站出来,很明显这两人并不对盘。

    不过……

    目光落在沈青青(身shen)上,想来,乔宝儿突然对自己发难,是她挑唆的。

    她想着,走到乔宝儿跟前,取出手帕佯装为她擦去(身shen)上的灰尘,声音不低不高,恰好能让所有人都听见:

    “沈连澈是我弟弟,这辈子,我对他都不可能有那种心思。”

    乔宝儿一怔,弟弟?

    她盯向沈妙言的眼睛,“你们是姐弟?!”

    问完,才惊觉似乎的确如此,这两人都姓沈,可不就是姐弟嘛!

    沈妙言微笑着望向她(身shen)后的沈青青,“乔姑娘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可莫要受人蛊惑,给别人当了枪使。”

    意有所指的话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