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49章 不是这书中山鬼,就是那花精狐妖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雁儿给她端茶过来,试探着道:“二小姐,您初到芳菲园,该携礼物去拜访其他几位小姐和公子。”

    沈妙言放下书,暗道她是义女,虽也是女儿,可终究比魏珍她们低了一份,于是道:“那便备些礼物,咱们这就过去。”

    雁儿笑着应是。

    午后,沈妙言先去了魏凌恒居住的韶光馆。

    小厮通传过,恭敬地领她进去。

    穿过打扫干净的鹅卵石路,沈妙言看见两旁草丛上放养着几只雪白的丹顶鹤,正自在地抬脚游走。

    再往前走,就是魏凌恒的住处了,几株松柏种在窗外,看起来格外清幽。

    她进了寝屋,只见屋中挂满了山水画和诗词歌赋,空气中弥漫着松香和淡淡的墨香,令人心(情qing)莫名放松。

    一位披着厚厚斗篷的贵公子坐在窗边,手中捧一册《楚辞》,看得入神时,连风把鬓角碎发吹乱了也浑然不觉。

    旁边伺候的小厮咳嗽了声,低声提醒:“公子,二小姐到了。”

    魏凌恒沉浸在书中,浑然不觉。

    那小厮一连唤了三声,最后沈妙言失笑,轻声道:“罢了,我改(日ri)再来探望兄长便是。”

    说罢,朝魏凌恒行过一礼,让侍女放下礼物,转(身shen)离开。

    她走后不久,魏凌恒终于品完那篇《山鬼》,偏头望向窗外的松柏,叹息道:“我(欲yu)再见她一面,岂可得乎?”

    小厮嘀咕道:“公子真是,刚刚二小姐过来看您,您半点儿反应都没有,叫人家难堪。小的瞧着,您口中那什么山鬼妖精,定然没有二小姐一半儿好看!”

    “你懂什么?”魏凌恒摇头,“你没见过那位姑娘的美貌,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绝色。她不是这书中山鬼,就是那花精狐妖……”

    他顿了顿,忽然坐直(身shen)子,“快,为我沐浴,再在松柏林中设一香案,我要亲**香,求那美人显灵,让我再见上一面。”

    小厮摇摇头,暗道他们家公子是越发痴傻了。

    沈妙言又去拜访了魏珍。

    魏珍正在房中作画,见她到了,亲切地拉了她的手,引她来到书案前,“姐姐,我根据你上次说的鬼市模样,特地画了一幅鬼市夜行图,你瞧与那真实的鬼市,是否相差甚远?”

    沈妙言望了眼画布,笑道:“画的极好,鬼市的确是这般模样。只是这七星楼上,还住着一位绝世美人,你应当画上去才是。”

    “绝世美人?”魏珍微微蹙眉,“你不是说,七星楼是鬼帝住的地方吗?”

    “鬼帝住在第七层,只是第八层,的确还住着一位美人。”沈妙言说的漫不经心,“我未曾接触过她,也不知她是什么来历。”

    魏珍掩去眼底的冷意,含笑道:“莫非是鬼帝心仪的女子?”

    沈妙言轻笑,“我并不知道呢。不过我弟弟在鬼市被人称作二爷,想来对鬼帝大人十分了解。若有机会,我拜托他为你打听打听。”

    魏珍眼睛一亮,握住她的手,“有劳姐姐。”

    “听闻五妹妹常在宫中的梧桐书院走动,那里的夫子都很厉害,我倒也想进去学习。不知妹妹能否在干娘面前,为我美言几句?”沈妙言适时开口。

    魏珍不以为意,“小事罢了,我一定会跟娘说的。”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沈妙言离开才前往魏芊和魏芸的院落。

    这两人是住在一块儿的,院子里布置虽清雅大方,但到底不及嫡出的魏凌恒和魏珍。

    两人规规矩矩地接待了沈妙言,三人闲话片刻后,竟是无可话说了。

    沈妙言喝了半盏茶,笑着起(身shen)告辞。

    她走后,魏芊冷笑,“平常魏珍待遇比咱们好也就罢了,如今来了个义女,竟也比咱们这些亲生的好。”

    魏芸忐忑,“三姐姐,二姐姐刚走,你这么说,怕是不妥……”

    “怕什么?”魏芊不悦,“我早就受够这气了!她长得好,母亲恐怕是打着要把她给魏珍做陪嫁丫头的主意,所以才待她好。哼,妾室罢了,我说两句还不行了?”

    魏芸低头不语。

    魏芊叉着腰,思量道:“咱们也到了快嫁人的年纪,母亲定然是要用我们的前程,给魏珍铺路。咱们自己不搏一把,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瞧着那魏天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挑唆了她与母亲斗,咱们好渔翁得利……”

    而与此同时,沈妙言正走在回藏月居的路上。

    她瞧见不远处有一座格外华丽的朱楼,不(禁jin)问道:“不知那座楼里,住的是谁?”

    雁儿望了一眼,答道:“回小姐话,住的乃是大小姐。也就是宫里的瑶妃娘娘。”

    魏瑶……

    沈妙言了然。

    大周,镐京。

    乾和宫寝(殿dian),君天澜抱着君念语,把诸事都与顾钦原交代了一遍。

    顾钦原蹙着眉尖,“表兄何必亲自去魏国?臣弟愿意代表兄前往。”

    君天澜凝望着襁褓中的君念语,淡淡道:“有些事(情qing),非得自己亲自做不可。”

    “表兄若执意要去,却不可带着小太子一块儿去。”顾钦原正色,“长途跋涉本就艰辛,小太子才丁点儿大,哪里吃得了这种苦?”

    君天澜沉默。

    他知晓顾钦原说得对,可私心里,也总想着若妙妙不肯跟他回来,好歹还能用孩子做借口劝一劝。

    福公公从外面进来,禀报道:“皇上,北境有消息传到,正在书房等着您。”

    君天澜起(身shen),瞟了眼顾钦原,有意让他与君念语亲近亲近,于是把君念语交到他手中,“朕去去就来,你还从未抱过念念,正好与他说说话。”

    顾钦原皱眉,“表兄,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小孩儿。”

    君天澜不置可否,直接大步离开。

    寝(殿dian)中只剩顾钦原与君念语。

    顾钦原盯着怀中微笑着向自己伸出小手的(奶nai)娃娃,莫名有点儿嫌弃。

    他瞅了片刻,忽然好奇地捏了捏君念语(肉rou)呼呼的小手。

    嫩嫩的,软软的,手背上还有五个小(肉rou)窝。

    似乎……

    还不错?

    他悄悄往四周扫了眼,见四周无人,又小心翼翼戳了戳君念语的脸蛋。

    —

    顾钦原:我最不喜欢小孩儿。

    片刻后……

    顾钦原:乖乖,让表叔亲一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