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50章 臣弟说过,最不喜欢小孩儿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天澜回来时,看见顾钦原一本正经地端坐着,裹着念念的襁褓静静躺在他的双膝上。

    仿佛是为了表达他的确不喜欢小孩儿,他的双手搭在大椅扶手上,并不曾碰念念。

    他走过去,把念念抱起来,发现念念小脸上有红红的指印。

    小宝宝皮肤雪嫩,摸过之后,定然会留下印记。

    看这红痕未退,想来是刚刚才被捏过。

    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顾钦原,君天澜清晰地捕捉到他耳尖一抹不自然的红。

    薄唇微不可察地抿起浅浅的弧度,他走到龙案后坐了,给念念整理了下襁褓,“相处得如何?”

    “臣弟说过,最不喜欢小孩儿。”

    顾钦原声音淡淡,目光却始终落在念念(身shen)上。

    君天澜唇角的弧度越发大了,顾忌着他的脸面,低着头没显露出来,“北境探子传来消息,君舒影已经离开北幕,前往魏国。”

    顾钦原正色,“如此,倒是皇上拿下北幕的好机会。”

    君天澜不以为意,捏了捏念念小手背的(肉rou)窝,“现在并不是出兵北幕的时机,他去魏国寻妙妙,朕怎能不追过去?她是朕的女人,是大周太子的娘亲,自然该跟朕回来。”

    “国不可一(日ri)无后,皇上说的也有道理。”顾钦原起(身shen)拱手,“皇上只管放心去,朝堂的一切,自有微臣悉心料理。微臣告退。”

    另一边,魏国大梁。

    初(春chun)的清晨,霜露犹重,街道两侧却已(热re)闹起来。

    两辆马车从都督府一前一后驶出,稳稳地往皇宫而去。

    沈妙言与魏珍坐在第一辆马车中,魏珍笑道:“听说梧桐书院新来了一位夫子,生得很是英俊潇洒呢!”

    沈妙言去梧桐书院的目的只是那座藏书室,因此并不甚在意,随口问道:“不知新夫子教我们什么?”

    魏珍想了想,“好似是教骑(射she)。对了,下午就是骑(射she)课,到时候咱们就知道了。”

    马车穿过内城,很快在皇宫外停下。

    魏珍亲(热re)地挽着沈妙言的手臂,一边走一边向她介绍宫中的建筑和贵人,哪些是不能去的,哪些贵人是小心眼儿的,皆都一一道明。

    魏芊和魏芸跟在她们后面,魏芊攥紧帕子,眼底是浓浓的嫉妒。

    到了书院,沈妙言自己去办了入学事宜,领了一(套tao)课本,沿着抄手游廊往学堂走。

    刚走到一半儿,就看见沈青青带着几位脸生的小姐,挡在了路中央。

    沈青青上下打量她,“没想到你也来学院了。怎么,你想在功课上叫我难堪,叫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如你吗?”

    沈妙言抱着厚厚的书卷,始终面带微笑,“沈青青,你为什么总觉得我要与你争?我说过,我对魏长歌并没有兴趣,也不想与你有什么交集。我进书院,就只是单纯的想学一些东西。”

    说罢,她绕过那群贵女继续往前走。

    沈青青转(身shen)握住她的胳膊,眉眼间满是戾气:“你撒谎!你到大魏来,就是为了抢走我的东西!沈妙言,你拥有的已经够多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沈妙言完全不明白她这份危机感从何而来,嫌恶地抽回自己的手,冷声道:“你是不是有病?!”

    沈青青紧紧咬住唇瓣,浑(身shen)发抖。

    上课的钟声响起,沈妙言寒着脸抬步回了学堂。

    上午是书法课,沈妙言无聊地一手托腮,盯着侃侃而谈的夫子,发觉事(情qing)并不如她设想的那般。

    夫子上课都是要点名的,她的名字也在花名册中,每月一次的考核成绩又与到堂次数挂钩,所以她根本没办法悄悄逃学去藏书室。

    临近午时,夫子布置了作业,便放她们去用午膳。

    御膳房送来的膳食很是精致,众女三三两两围坐在一块儿,魏国并无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因此谈天说地,十分(热re)闹。

    沈青青坐在角落,盯着与众人谈笑风生的沈妙言,恨得生生折断了手中的筷箸。

    乔宝儿拎着自己的食盒过来,在她旁边坐了,冷声道:“郡主姐姐,我打听过了,她和连哥哥,的确没有血缘关系。哼,就是狐媚子一个,偏偏走了好运,被我姑父认作义女……”

    说着,仿佛泄愤似的,夹起食盒里的(肉rou)片,狠狠咬了大口。

    “我听说,咱们书院新来了一位夫子,生得虽极英俊,为人却很严厉?”沈青青目光未曾从沈妙言(身shen)上挪开。

    “是啊,听说他今天上午教公子们骑(射she),有几人未曾穿骑(射she)服,直接被他罚跑皇宫一整圈!”乔宝儿咋舌,“皇宫那么大,坐马车都绕不过来,这跑得跑到什么时候!”

    沈青青唇角流露出一抹轻笑,“我有个好主意,能让沈妙言倒大霉……”

    用过午膳,又休息了半个时辰,骑(射she)课就开始了。

    众女的骑(射she)服都放在统一的偏(殿dian)里,那偏(殿dian)里准备了梳妆台、落地青铜镜等物,除了被用布帘分割成不同的小间外,与寻常女子闺房并无不同。

    众女子嘻嘻哈哈地换过衣裳,结伴往围场走。

    沈妙言跟着魏珍过去,找到自己的小间,却见里面并没有骑(射she)服。

    ——你的东西,骑(射she)服、骏马、笔墨纸砚等物,昨晚就准备好了,你只管放心地与魏小姐一同上学就好。喏,这是你的课本。

    早上去院长书房报道的时候,那老院长说的话历历在目。

    沈妙言垂眸,老院长没道理骗自己,那么她的骑(射she)服,去哪里了?

    她思考的功夫,魏珍已经换好衣裳,“天诀,你换好没有?需不需要我进去帮你?”

    沈妙言回过神,忙道:“不用,你先去围场,我马上就来。”

    魏珍心下疑惑,却还是与魏芊等人先去了围场。

    偏(殿dian)里的人渐渐走光了,沈妙言挑开帘子,目光落在沈青青的小间上,缓步走了过去。

    她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找到她的骑(射she)服。

    难道不是她做的?

    她握了握拳头,听见上课的钟声,只得硬着头皮去了围场。

    围场上,宫女们牵来马匹,那些贵女宛如出笼的小鸟,纷纷欢呼着奔向自己的马儿,迫不及待地骑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