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54章 解谣言连澈巧设局(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舒影托腮,“还没给它取名字,你说叫什么好?”

    沈妙言摸了摸小鹿,又把绳子递还给他,眼中俱是无奈:“五哥哥,恕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你总是要嫁人的。”

    “但不是现在。”

    书房中陷入沉默。

    过了半晌,君舒影笑道:“无妨,我慢慢等就是。一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辈子。”

    沈妙言眼神复杂,“你这样,会给我很重的压力。你如今是北幕的皇帝,一国重担,哪里容得你如此胡来?”

    君舒影倚着书架,一边抚摸小鹿的脑袋,一边轻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沈妙言无言以对。

    她正要告辞离开,君舒影忽然摸出个狭长的锦盒,打开来,里面静静躺着一支绝美发簪。

    他取出发簪,认真道:“这发簪名为仙梦,是专门为你设计锻制的,我为你戴上。”

    “不必——”

    沈妙言话未说完,对方已经走到她面前,把发簪小心翼翼插进她的发间。

    君舒影指尖拂拭过她的云鬓和额角,垂眸道:“真好看。”

    沈妙言往后退了一步,君舒影又道:“当初在幕村时,我并未送你任何聘礼,如今这发簪,算是弥补那时的遗憾。好了,快去学堂吧。”

    沈妙言捏了捏袖角,只得低头离开。

    下午放课后,她与魏家的三姐妹结伴离开皇宫,谁知更走出学堂不久,就听见四周有姑娘小声议论:“听说她一夜未归,在男人家过的夜。”

    “不会吧?她看起来还(挺ting)正经的,怎么会做这种事?”

    “怎么不会!听说她今天来书院时,还特地去说了幕先生的书房,两人不知在里面做了什么,她出来的时候,头上多了一支发簪!”

    “就是她头上那支?”

    “对啊!”

    魏珍望向沈妙言,小声道:“二姐姐,这些人最(爱ai)背后议论人是非,你不必挂怀。”

    沈妙言低垂眼睫,淡淡道:“清者自清。”

    她去君舒影书房,被人看见(情qing)有可原,但她在鬼市过夜之事,却没几个人知道。

    而这消息传得这么快,定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连澈不会无缘无故把事(情qing)捅出去害她,鬼市其他人也没那么无聊,唯一有可能的,似乎只有大乔氏。

    她想败坏自己名声……

    却不知是为了什么?

    回到芳菲园,她沐浴过后,在自己的藏月居用过晚膳,雁儿过来禀报说三小姐求见。

    三小姐正是魏芊,沈妙言呷了口茶,淡淡道:“请她进来。”

    魏芊进来时,视线扫了一圈藏月居的布置,笑道:“二姐姐这屋子布置得真好看,瞧那多宝格上摆着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呢!”

    沈妙言含笑请她落座,“我来得匆忙,什么都还没准备齐全,因此不曾请各位妹妹过来玩,还请妹妹见谅。”

    魏芊款款落座,呷了口雁儿端上来的茶,望向雁儿,状似无意地开口:“听说你做的梅花饼很好吃,不知我可有那个福气,尝上一个?”

    雁儿忙道:“三小姐喜欢,乃是奴婢的荣幸,奴婢这就去做。”

    说着,匆匆离开。

    屋中没了旁人,魏芊才道:“可惜,姐姐这里布置虽好,却终究没有五妹妹房中布置得好。这府中爹娘最疼的,除了兄长,也就只有五妹妹了。”

    “五妹妹是干娘嫡出的,多心疼些,也是有的。”沈妙言不着痕迹地浅笑,面上一派端庄。

    魏芊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嫉妒的痕迹,不觉有些恼意,嗤笑一声,不屑道:“听二姐姐的口气,倒是对目前的处境(挺ting)满意的。”

    沈妙言把玩着手绢,眉眼之间都是天真,“这里吃得好、喝得好,住的又舒服,我自然满意欢喜。”

    魏芊藏在袖中的手倏然收紧,暗道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这就叫好了?!

    她笑了笑,“你可知,母亲为何对你这么好?”

    “倒是不知,三妹妹可否提点我?”沈妙言温言慢语。

    “母亲的大女儿进宫做了妃子,小女儿自然也是要嫁去极好的人家。据我所知,五妹妹似乎对鬼帝大人(情qing)有独钟,而爹娘也有这个意思。”魏芊盯着沈妙言,“五妹妹虽才貌双全,但鬼市钟终究不是一般地方,若能有个帮她的人一同前往,倒是为母亲省心不少。”

    沈妙言慢条斯理地捏着手绢,“三妹妹的意思是……”

    魏芊得意一笑,“不错,母亲想让你做媵妾,陪嫁给鬼帝。二姐姐生得花容月貌,定然能帮五妹妹固宠。”

    原来如此……

    沈妙言了然,怪不得这段时间大乔氏总对外说她和魏珍交好,却又暗地里想方设法败坏她的名声,原来都是为了给魏珍铺路。

    好一颗慈母心啊!

    眼底掠过冷意,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那么三妹妹把这些消息告诉我,又意(欲yu)何为呢?”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知道二姐姐非寻常人,所以想着与二姐姐联手,或许能寻一条出路来。”魏芊正色,“我虽是庶女,却也有自己的骨气,不愿意做魏珍的垫脚石。”

    “那妹妹可算是找错人了。”沈妙言叹息,“我在大梁城无依无靠,恐怕帮不了妹妹。”

    魏芊有点惊讶,“现在外面都在传你不知检点,到处勾搭男子,你已经在城中背负不少骂名了。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恨母亲吗?!”

    沈妙言莞尔一笑,“不恨。”

    魏芊气得不轻,猛地站起(身shen),冷冷道:“竖子不足与谋!”

    她愤愤离开后,雁儿端着一碟梅花饼出来,疑惑道:“小姐,三姑娘呢?”

    沈妙言懒懒倚在软榻上,“拌了几句嘴,走了。”

    “那这梅花饼……”

    “放下吧,我来吃。”

    入夜之后,魏珍来了藏月居。

    她笑吟吟踏进来,“二姐姐。”

    沈妙言见她妆容精致,不觉挑眉:“妹妹这是要出门?”

    魏珍笑得腼腆,“姐姐昨夜不是去了鬼市吗?我也想去那儿见识见识,不知今夜能否带我前去?”

    沈妙言暗道,这怕不是去见识见识,而是去见鬼帝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