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58章 览旧籍沈嘉疑身世(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她凝神,从换下的衣裳里摸出一把匕首。

    自打来到大魏,她总有随(身shen)携带兵器的习惯。

    缓步踏出屏风,只见屋中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个男人,(身shen)着暗红色官袍,生得高大威武,不是魏惊鸿又是谁。

    此刻他正翻阅着一本兵书,好似并未察觉她出来。

    烛火跳跃,沈妙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夜深了,义父到我房中,恐怕与礼不合。”

    魏惊鸿从书卷中抬起头,灯影下的姑娘,(身shen)着雪白中衣,乌发披散在腰间,巴掌大的脸上,一双琥珀色琉璃眼天真又无邪,偏眼尾微微上挑,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风流媚意。

    烛火跳跃,恍惚中,他仿佛又看见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儿。

    真像,真像啊……

    沈妙言把他的表(情qing)尽收眼底,又来了,这个男人,好似总是在透过她,看别的什么人。

    她沉声:“义父。”

    魏惊鸿回过神,淡淡道:“过来。”

    沈妙言一动不动,“义父有什么话,直说便是。雁儿,上茶。”

    雁儿是大乔氏的眼线,若是看见魏惊鸿在她这里,一定会去禀报给大乔氏的。

    到时候,大乔氏定然会赶过来,把魏惊鸿请回去。

    她算计得妥当,可不远处的男人却低笑起来:“藏月居的婢女婆子都被本督打发了,你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进来。现在,你过来。”

    沈妙言自然不肯去,靠在屏风上,懒懒道:“义父,你并不喜欢你夫人,却仍旧娶她做妻子,大约是为了乔家的权势。如今你夫人为你生了两女一男,你却打着主意要拿女儿换鬼市的支配权……权与力,在你眼中,就这么重要?”

    魏惊鸿放下书,朝她走过去,“比我的(性xing)命更重要。”

    “所以,义父就舍得让柳如烟为你深陷周宫,抛弃女儿家的锦绣年华,苦等你数年?”沈妙言仰起头望着他,琥珀色瞳眸中充满了鄙夷,“像你这样的男人,未免太过卑劣。”

    魏惊鸿听见她提起柳如烟的名字,先是怔了怔,却又很快恢复冷漠,“那是她自愿的,与本督何干?更何况……”

    他欺(身shen)到沈妙言面前,单手撑在屏风上,把她拢在自己投下的(阴yin)影中,“更何况,我本就是卑劣之人。若光明磊落得到的只是唾弃与践踏,我不介意成为小人。”

    沈妙言抬手撑在他的(胸xiong)膛上,与他隔开一段距离,唇角的笑容颇为冷讽,“听闻大都督乃是皇族远亲,小时候手中无权无势,常常被人欺辱……可人的(性xing)(情qing)很难改变,我猜,都督二十多年前,一定受过(情qing)伤,(爱ai)一人而不可得,以致如今(性xing)(情qing)大变,暴戾残酷,对权势的渴望远远超过其他……”

    “你果然聪明。”魏惊鸿面无表(情qing),指腹落在她的眼角,“那个女人,有跟你一样的眼睛。”

    沈妙言微笑,“能与大都督心(爱ai)的女子生得相像,是我的荣幸。”

    语毕,匕首出鞘,直接捅向魏惊鸿的脖颈。

    魏惊鸿迅速后退,沈妙言宛如缠人的鬼魅如影随形,锋利的匕首从魏惊鸿臂膀上划过,深深划开一条口子。

    血流如注。

    魏惊鸿顿在不远处,盯了眼手臂的伤口,冷笑道:“好一头会咬人的狼崽子!怎么,你想为柳如烟报仇?”

    “报仇?”沈妙言歪了歪脑袋,把玩着匕首嗤笑出声,“我还没那么善良,为只见过几面的人冒这样大的风险。毕竟大都督在朝中一手遮天,杀了你,我会很麻烦的。”

    “那你——”

    “不过是为了警告你,少来招惹我。”沈妙言眸色渐冷,“义父大人,夜深了,请回你的院子就寝。”

    魏惊鸿盯着她,眼中兴味更盛,“倒是个有血(性xing)的女人!本督今晚就放过你,可终有一(日ri),你会成为本督的女人!”

    他说完,从窗户掠了出去。

    沈妙言坐在(床chuang)榻上,把匕首收进鞘中,抬手摸了摸脸颊,琥珀色瞳眸闪烁着几许深思。

    那柳如烟一见她就喊她表姐,魏惊鸿又似乎总把她当成他过去(爱ai)过的女人,莫非这两个女人,是同一人?

    她忽然起(身shen),迅速换了(身shen)黑色的衣裳,运起轻功往鬼市去了。

    鬼市仍旧(热re)闹,为免被人认出来,她用轻纱遮面,一路小心翼翼来到七星楼下,对门口的守卫道:“麻烦小哥进去跟连澈通传一声,就说他姐姐来了。”

    那守卫认得她的声音,点了头,立即进去传话。

    过了会儿,他出来,抬手道:“二爷请你进去。”

    沈妙言上了楼,绕进连澈的房间,只见他(身shen)着白衫,乌发尽数披散在腰间,正坐在窗边临字。

    似乎还在赌气,听见她过来,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沈妙言自个儿走到书架旁,大梁城的世家谱系介绍被连澈撕了,不过好在还有一本图册。

    她抽出图册,径直翻到柳家,柳家与和皇族是宗亲,而柳家的大小姐……

    正是柳如烟!

    图册上画着的女人生得极美,眼中都是光彩,与冷宫中那个毁去容貌的女人全然不同。

    不过那双眼,却是一模一样。

    沈妙言的瞳眸闪了闪,能被柳如烟唤作表姐的,唯有大魏皇族的人。

    她把图册放回去,又翻了本大魏皇族的谱系图出来,直接翻到最后几页,只见上一辈的皇室成员中并无公主,只有大长公主所出的一位郡主魏筝。

    魏筝……

    她盯着纸上的美人,只见这女子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身shen)着宫装,手执团扇,站在牡丹丛中盈盈而笑。

    她有些恍惚,这个女人,和她娘亲长得好像……

    只是她娘亲的名讳,乃是卫筝,是楚国人,家世也是十分清白的。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她想着,指腹轻轻拂拭过纸上的美人,眼睛里难掩依恋。

    突然,好想娘亲……

    “啪!”

    窗边的连澈重重把毛笔搁到砚台上,起(身shen)夺过她手中的图册,皱眉道:“你怎么随便动我的东西?!”

    沈妙言回过神,暗道我翻了这么久你不说,怎么现在却在这里说……

    这不是没话找话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