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59章 览旧籍沈嘉疑身世(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她笑了笑,“对不起啊。”

    少年冷着一张脸,自顾坐回到窗边,继续写字。

    沈妙言走过去,低头望了眼他的字,赞道:“小小年纪,能写出这般有风骨的字,实属难得。”

    “君天澜如我这般大时,已经在楚国的朝堂上游刃自如了。”连澈冷冰冰的,“不知他的错金体,比起我的字,谁更胜一筹?”

    沈妙言笑了笑,“各有风骨。”

    这个答案显然并不能让连澈满意,他神色又冰冷几分,只寒着脸继续写字。

    沈妙言讨了个没趣,见角落沙漏显示的时间不早了,于是道:“夜深了,我得回都督府了。”

    说罢,径直离开。

    她走后,连澈写字的动作顿住,眼底冷意弥漫,直接把手中上好的白玉羊毫笔摔了出去。

    似是仍旧不解气,他站起(身shen),一脚踹翻面前的矮几。

    笔墨纸砚倒了一地,逐渐染上浓浓的墨汁。

    这几(日ri),君舒影常常找沈妙言去他书房说话,引来不少人非议。

    后来沈妙言不肯去了,于是君舒影大张旗鼓地进了学堂,不仅教授她们骑(射she),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直接包揽了她们的书法、绘画、琴艺等其他课程。

    上课时,众女哪里还能听得进去,纷纷对着他那张脸发起花痴,又都暗搓搓写了仰慕的书信夹在作业里,盼着能在第二天得到他的只言片语。

    沈妙言却很有点儿烦,这厮整(日ri)整(日ri)盯着她,功课做得不好要喊她去书房,上课没回答出问题要喊她去书房,总之她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学堂,半点儿自由时间都没有了。

    而渐渐的,一些得不到君舒影回应的姑娘,开始传她和君舒影的谣言。

    “其实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夫子,凭他这低((贱jian)jian)的(身shen)份,根本不够资格做咱们的夫婿。”

    “是啊,也就魏天诀看得上眼!他也就是长得好点儿,可(身shen)份……唉,反正我是看不上的。”

    “听说魏天诀出(身shen)也不好,说得好听点儿也就是大都督的义女,说得难听点儿还是草鸡一只,能攀上幕夫子,也算是她的造化。”

    临近上课,沈妙言听着四周的议论,眼底不觉露出冷讽。

    她望向其中几个说话的姑娘,她可是亲眼见过她们写给君舒影的(情qing)书了,那(肉rou)麻的……

    啧,如今却在这里做出这番作态,这可真是吃不到葡萄倒说葡萄酸了。

    沈青青却很解气,笑道:“天诀(身shen)份不够高,能被幕夫子看中实属难得。天诀,你和幕夫子办酒的时候,可一定要请我们这些同窗呀!”

    正说着,君舒影夹着书卷慢条斯理地晃悠过来,“你们在说什么?”

    沈青青眉飞色舞地望向沈妙言的侧脸,“我们在说夫子和天诀的事儿呢。大梁城地价很贵,夫子若是想买府邸来做新房,最便宜的一座三进院子,也得五千两,不知夫子可有这么多银钱?”

    说着,又故作大方地叹口气,“夫子两袖清风,想来是拿不出这么多银钱的。罢了,我倒是可以做个好人,送两位一千两白银,也算是份子钱吧。”

    她虽去过大周,可彼时她骨子里都是自卑,根本没怎么敢看大周的贵族,再加上如今君舒影换了名姓,因此并不知晓,眼前这位夫子,真正(身shen)份乃是北幕的皇帝。

    否则,区区一个夫子,哪有面子让魏帝把其他夫子都弄走,让他一个人教授这些女学生!

    乔宝儿跟着起哄,“那我也捐一千两好了!魏天诀,你还不赶快叩谢我和郡主姐姐?!”

    君舒影望向沈妙言,只见她单手托腮,脸上挂着不在意的笑,极是沉稳大方。

    这样的小妙妙,与当初那个遇事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姑娘,真的很不一样了。

    但是,却叫他更加喜欢。

    他笑了一下。

    他本就生得极艳丽,这么一笑,宛如成千上万朵莲花刹那绽放,眉梢眼角潋滟尽天地间最极致的色彩,美得勾魂摄魄。

    学堂静悄悄的,所有姑娘都呆呆望着他。

    他慵懒地盘膝坐下,把玩着书卷,声音温柔又富有磁(性xing),“北幕,倒也不缺那几千两银子。”

    众人回过神,乔宝儿疑惑道:“北幕?什么意思?夫子,你莫不是糊涂了?你的月俸可只有百两,五千两,得攒上五六年呢!”

    君舒影“啧”了声,抬手摸了摸下巴,温声道:“乔小姐也太不把北幕放在眼里了。朕贵为北幕皇帝,区区五千两得攒上五六年?呵,乔小姐莫不是在说笑?”

    北幕皇帝?!

    朕?!

    众人俱是狠狠一惊。

    乔宝儿舌头直打转,将信将疑道:“你……你胡说什么?北幕皇帝金尊玉贵,怎么可能在这里!”

    “小妙妙,她们不信呢……”君舒影转向沈妙言,丹凤眼中都是轻笑。

    沈妙言不在意地低头临帖,“那是你的事。”

    “啧,好冷漠啊!”君舒影叹息一声,起(身shen)脱掉那(身shen)夫子的外裳,活动了下筋骨,“来人。”

    立即有暗卫出现。

    “去回禀魏帝,朕在梧桐书院玩腻了,让他准备一场接风宴,今晚我与他不醉不归。”他说罢,笑眯眯望向沈妙言,“小妙妙,一起?”

    “不必。”少女专注地写着字,姿态闲雅,“我还有功课要做。”

    一刻钟后,龙辇停在了梧桐书院里。

    魏帝亲自过来,接君舒影离开。

    学堂中霎时炸了锅:

    “我的天!咱们夫子是北幕的皇帝?!是不是真的呀!”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就知道他绝不是寻常男子,果然!”

    “都说大周的五皇子、如今的北帝,容颜乃是天下一绝,我原还不信,没想到……”

    “说起来,刚刚郡主还说送他一千两银子买院子呢!嘁,人家堂堂北帝,竟然被咱们郡主打发叫花子般打发……”

    “是啊,乔宝儿也这么说……恐怕北帝说在学堂玩腻了,就是她们两个惹得他不高兴了!我还想多看他两眼呢!”

    众人的惊叹声与埋怨声此起彼伏,沈青青脸色又白又红,生生把手中一方绣帕给扯成了两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