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63章 览旧籍沈嘉疑身世(6)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厢房前有侍卫把守,她迈着莲步上前,笑着端出中途弄来的醒酒汤,“父亲命我为王爷送醒酒汤。”

    几个侍卫对视一眼,见她穿着不俗,腰间还佩戴着府中小姐都佩戴的玉环,心思百转千回,很快让开路。

    魏芊暗暗松了口气。

    而沈妙言来到大厅,请魏惊鸿单独说话。

    魏惊鸿随她来到后厅,她把花园里发生的事(情qing)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只省略掉自己与连澈出手的那部分。

    魏惊鸿不是傻子,瞟了眼立在门口的连澈,不过瞬间就自个儿把事(情qing)脑补完全。

    沈妙言挽袖为他斟茶,“三妹妹被嫡母那般威胁,我若是她,我也害怕。说来说去,都是义父的错。”

    男人眯了眯眼,“怎么又成本督的错了?”

    “若义父肯花些心思在后院,肯好好为三妹妹择一夫婿,三妹妹何至于此?”沈妙言把茶水推到他面前,“依我看,为免三妹妹再被嫡母威胁,义父该为她尽快择定佳婿才是。”

    魏惊鸿呷了口茶,“听你的口气,似乎已经有人选了?”

    “是。”沈妙言微微一笑,走到他(身shen)后为他捶肩,“女儿觉得,平北王就很不错。虽已有正妃,但那正妃体弱多病,恐怕活不过几年。三妹妹虽是庶出只能做侧妃,然而一但平北王妃离世,妹妹她……”

    她没再往下说。

    魏惊鸿目视前方虚空,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义父过誉。平北王手中握有百万兵权,与他联手,义父地位将更上一层楼。”少女笑容纯真无邪。

    房中陷入沉默。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沈妙言始终慢条斯理地给魏惊鸿捶肩,极有耐心的模样。

    而没等魏惊鸿考虑清楚,外面忽然响起(骚sao)动。

    魏芊衣衫不整地跑进来,哭着跪在魏惊鸿面前,“爹爹!爹爹救我!”

    紧跟进来的平北王魏懿一脸尴尬,“惊鸿老兄……”

    魏芊仰起小脸,透过泪眼,看见魏惊鸿(身shen)后的沈妙言对她微微颔首,于是放了心,哭道:“爹爹,我奉命去给王爷送醒酒汤,他却……他……”

    她悲愤不已,捂住脸,哭得越发厉害。

    魏懿咳嗽了声,“魏三姑娘(身shen)上的栀子花香,像极了本王过去(爱ai)慕过的女子。当时本王醉酒,一时心动,所以……”

    沈妙言走到魏芊面前,怜惜地为她拢了拢衣裳,“王爷太不小心了,爹爹是敬重你,才让妹妹亲自为你送醒酒药,你却差点……”

    她说着,叹息一声。

    事(情qing)发展到这里,早已不是魏惊鸿能够决定或者阻拦的了。

    他的女儿衣衫不整地一路从前厅奔过来,不知被多少人看见。

    若不把她嫁给魏懿,她这一生,算是完了。

    他眯起眼,寒凉的目光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这个便宜女儿,真是好深的算计。

    想来刚刚那番话,她并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而是委婉地告知他此事势在必行。

    他冷哼一声,只得顺坡下驴,“事到如今,外面的宾客都已看见芊芊被你轻薄。平北王,你干的好事!”

    魏懿又恼又无奈,瞧见魏芊梨花带雨的模样也还算美,只得退一步道:“此事的确是本王之过,作为补偿,本王愿意以侧妃之礼迎娶魏三姑娘。”

    沈妙言抬眸看他,暗道这个男人倒也算有种,魏芊嫁过去,只要不犯大错,应当不会受委屈。

    她立即笑道:“恭喜义父,今(日ri)双喜临门!”

    魏惊鸿被她如此算计,哪能有好脸色,寒着脸起(身shen)拂袖而去。

    寿宴结束时,已是深夜。

    沈妙言沐过浴,(身shen)着干净的雪白中衣,青丝披散在腰间,倚坐在窗前,静静仰望夜幕上的那轮圆月。

    往常,都是别人算计她。

    如今,她也会主动算计别人了。

    她伸出手,月光洒落在掌心,透出清幽幽的美。

    她张开五指,洁白的月光顺着手指缝隙落下。

    她握起拳头,握住的只是一片空白。

    “算天算地算人心,这世间诸事百态,哪里能算计得完……可人活一世,却偏偏免不了算计。”

    她轻声,侧脸难得露出淡淡的悲伤。

    红衣少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寝屋中。

    连澈盘膝坐在太师椅上,“姐姐若不想算计,我当护姐姐一世周全。”

    沈妙言偏头看他,琥珀色眼眸格外温柔,“真好……只可惜,我已无法抽(身shen)而退。”

    她起(身shen),赤脚走到连澈面前,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是我弟弟,即便要护,也是我护你。”

    连澈仰头看她,漆黑的瞳眸浩瀚如星海,终是难掩倾慕。

    “夜深了,该就寝了。”沈妙言吹熄桌上的灯盏,“你是回鬼市,还是我让人给你在藏月居准备一间厢房?”

    连澈掠至窗边软榻,“我就在这里,守着姐姐。”

    沈妙言放下帐幔,望着他孤傲纤细的(身shen)姿,轻轻摇了摇头。

    而此时,大乔氏的寝屋里,气氛冷得可怕。

    魏珍紧攥着帕子,平(日ri)里秀美可人的面庞此时隐隐可见冷厉之色,“娘,咱们倒是小看魏天诀了!她使得好手段,让雁儿没了,又让魏芊嫁给平北王做侧妃!”

    大乔氏缓缓喝着燕窝,“罢了,这段时(日ri)咱们先按兵不动。听闻皇上请诸国帝王到大梁议事,等到那个时候,想必鬼帝也会从鬼市出来。珍儿,那时,你必须抓住一切机会。”

    “女儿一定会的!”魏珍认真地点点头。

    第二(日ri),梧桐书院照例开课。

    沈妙言点了卯,见上午是刺绣课,觉着甚是无趣,绣了一半儿就以外出方便为借口溜了。

    她独自进了藏书室,挑了本讲朝堂政治的书,盘膝坐了,借着夜明珠的光苦读起来。

    这一读就忘了时辰,直到肚子饿得不行,才把书放回书架,离开藏书室。

    学堂里,下午的课已经开始,沈妙言摸了摸下巴,暗道既然已经逃学,不如逃个痛快好了,先垫饱肚子要紧。

    这么想着,便在宫中溜达起来。

    不知不觉,竟溜到了魏锦西的宫(殿dian)。

    她径直走进后院,只见魏锦西(身shen)着破旧肮脏的袍子,正埋头在一堆脏兮兮的零件里钻来钻去。

    她正要唤他,一个软糯的童音忽然响起:“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