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64章 览旧籍沈嘉疑身世(7)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寻着声音看去,年仅两岁的小太子魏化雨坐在干净的石头上,一本正经地望着她。

    她走过去,“太子(殿dian)下,你可不能唤臣女姐姐。”

    小化雨歪了歪头,(奶nai)声(奶nai)气道:“那该唤什么?”

    “可以唤臣女的名字,若(殿dian)下不愿意,按照辈分,也可以唤臣女表姨。”

    “喔……”小化雨笑眯眯地牵住沈妙言的袖角,甜甜道,“表姨!”

    “乖!”

    此时(春chun)阳正好,魏锦西从一堆杂物中回过头,就看见不远处的牡丹花丛里,那个漂亮的小宫女和他的小侄子坐在白石头上说说笑笑。

    看起来,莫名的……

    温暖。

    魏锦西扔掉手中的锯子,飞快跑到石头旁,“芽芽,你这些天去哪儿啦,我去表妹宫中找你,表妹嫌弃我脏不肯理我,没有你的消息,我可伤心了!”

    被人这样惦记,沈妙言心中一暖,笑道:“劳王爷记挂,我如今已经不在宫里当差。上次狩猎,我无意救了大都督,因此被他收做义女了。”

    “哦……”魏锦西挠挠头,“你遇到这样大的好事,我都还没有送你礼物呢!”

    话音落地,沈妙言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小化雨牵住魏锦西的衣袖,仰头道:“三皇叔,表姨饿了,我也饿了。送礼物,还不如请我们吃好吃的呢!”

    魏锦西双眼一亮,“我下的面可好吃了,芽芽、小雨点,我请你们吃面吧!”

    说着,兴冲冲往大(殿dian)里走。

    沈妙言跳下白石头,伸手把魏化雨抱下来,“原来你的小名叫小雨点啊,真可(爱ai)!”

    小雨点仰起头,白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嘁,可(爱ai)有什么用!我是男子汉,父皇说男子汉就该顶天立地,就该保护心(爱ai)的女人!我不要可(爱ai),我要强大!”

    “小雨点有喜欢的女人了?”沈妙言牵着他(肉rou)呼呼的小手,暗自好笑。

    “嗯……”小雨点抬起小手,认真地扳起手指头,“我喜欢母后,喜欢皇姑(奶nai)(奶nai),也喜欢你!等我长大,我要保护你们!”

    沈妙言心头柔软,俯(身shen)亲了亲他的额头,又揉了揉他的瓜皮帽,“那我等你长大。”

    两人说着,很快走进偏(殿dian)。

    魏锦西动作很快,不过两刻钟,就端来三大海碗喷香喷香的面条。

    海碗足有脑袋那么大,盛着满满的面条,上面还盖着几枚荷包蛋,撒着碧绿的葱花和雪白的鸡丝,看上去令人直掉口水。

    魏锦西把面端上桌,才挠挠头,憨气道:“哎呀,我是不是做多了?芽芽,你吃不了这么多吧?”

    “吃得下啊!”沈妙言把一碗面揽到面前,馋道,“好香啊!”

    “三皇叔的面最好吃!”小雨点笑嘻嘻地拿起筷箸,大快朵颐。

    “唔……”沈妙言从面碗里抬头看他,含混不清道,“你才多大,能吃这么多面吗?”

    “可以的!”小雨点哧溜哧溜吃得飞快,“好好吃!”

    三人凑到一起,仿佛比赛谁吃得快般,吃得酣畅淋漓。

    沈妙言许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单纯的快乐,连胃口都大了几分。

    “吃饱啦!”

    三人大吼一声,同时放下筷箸,望向彼此沾满汤水的脸,不(禁jin)哈哈大笑起来。

    小雨点拉住沈妙言的手,(奶nai)声(奶nai)气道:“表姨,你跟我们好像啊!你瞧你也吃很多呢,我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皇姑姑,就没有你吃得多!她跟我们一点儿都不像,我不喜欢她!”

    沈妙言拿帕子给他擦了擦嘴角,“我也喜欢小雨点,以后我会常常来看你的。”

    “好呀!”小雨点拍了拍双手,漂亮的眼睛笑眯了缝。

    沈妙言离开魏锦西的宫(殿dian),往梧桐书院走,还没走到一半儿,却碰到了大长公主魏涵。

    她坐在八角凉亭里,正端详着一只玉镯,“本宫的筝儿离开二十年了,这玉镯,还是她当年戴过的……唉!”

    旁边的老嬷嬷劝道:“公主,如今郡主回到您(身shen)边,您就别再伤心了。”

    “可本宫总觉得,这心里少了点儿什么……”

    沈妙言见她们在说话,她又并不想与这老太太有什么交集,于是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快步沿着大理石路往书院走。

    魏涵抬头,正好看见她的侧脸。

    她猛地站起(身shen),手中的玉镯跌落在地,霎时碎成无数块。

    她却顾也不顾,急急奔出凉亭,“你站住!”

    沈妙言暗道不好,却只得不(情qing)不愿地转过(身shen),朝她福(身shen)行了个礼:“臣女魏天诀,给大长公主请安。”

    魏涵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厉声道:“抬起头!”

    沈妙言诧异地抬头望她。

    她看见魏涵的眼圈迅速红了。

    寂静中,魏涵泪如雨下,“筝儿?可是本宫的筝儿回来了?!”

    “大长公主……”沈妙言连忙挣开她的手,摸了摸被攥疼的手腕,“我不是您的女儿,您认错人了。”

    说着,琥珀色瞳眸中流转出一抹不耐。

    如今已有三个人把她当成魏筝,可真是无奈。

    魏涵回过神,仔细凝视她半晌,果然虽是相像,却终究相差几分。

    她拿帕子拭去泪水,面容恢复了几分威冷,“你就是魏惊鸿新认的那个义女?”

    “是。”

    魏涵想起沈青青在她耳旁说过的话,皆是这个义女如何如何不好。

    可如今看来,这魏天诀眼神清澈,五官端雅,并不似那等狐媚之人。

    她淡淡道:“现在正是上学的时间,你出来乱晃什么?还不快回去!”

    “谨遵大长公主教诲。”

    沈妙言又行了一礼,如蒙大赦般匆匆离开。

    她回到梧桐书院,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嘲一笑,她与魏筝长得像,可她并不是她的女儿。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前走,不知不觉走到藏书海深处。

    她望向积满灰尘的一本《皇族秘史》,挑了挑眉头,随手抱起来翻阅。

    大魏皇族血统,食量极大、力气极大,伤口可自行愈合,是天生的战斗种族……

    视线顿在了这一行字上。

    无数回忆,从她的脑海中掠过。

    厚厚的秘史,“啪”一声掉落在地。

    少女的薄唇缓缓扬起一抹冷艳至极的微笑,“君天澜……”

    ——

    啊啊啊,对不起更晚了!!四更奉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