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65章 再相逢妙澜成仇寇(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回到都督府已是暮色四合。

    沈妙言在藏月居沐过浴,正要用晚膳,见连澈过来,于是让侍女多备一副碗筷。

    连澈不客气地落座,“一(日ri)不见,便觉有些想念姐姐。”

    沈妙言笑了笑,给他夹了块排骨,“你来得正好,我有些事,想拜托鬼市帮忙。”

    “姐姐但说无妨。”

    沈妙言喝了口(热re)汤,“派人去楚国,调查沈青青出生生长的地方。若有可能,把她的父母兄弟全都接过来。”

    连澈并未问缘由,只点头应下。

    连澈走后,沈妙言独自站在窗边,仰头凝望夜幕上的那轮圆月,喃喃自语,“君天澜,你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

    魏帝已经把邀请诸国皇帝的请帖发了出去,正式的国宴虽定在二十天后,大梁城却已先(热re)闹起来。

    而这大半个月,沈妙言心态平静得可怕,只是在面对小雨点、魏锦西和大长公主时,心(情qing)会略有些微妙。

    毕竟,他们是她血浓于水的亲人啊!

    她照例常常去藏书海读书,偶尔出现在学堂中,沈青青已不敢轻易招惹她。

    这(日ri),她刚进学堂,发觉(身shen)后的空位坐了个人。

    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约莫十四五岁,生得秀气腼腆,看起来多愁多病,正掩着帕子轻声咳嗽。

    见她过来,小姑娘礼貌地笑了笑,“我叫柳依依,是柳府的姑娘。”

    沈妙言微微颔首,她在卷宗上读到过,这位柳家小姐,体弱多病,常年请病假在府中休息,想来今(日ri)是(身shen)体稍好,所以过来上课。

    因着想给连澈相一门亲事,所以她特地观察了柳依依,一天相处下来,她觉着这姑娘虽病弱了些,但胜在(性xing)子温柔。

    连澈那个臭脾气,偶尔倔得像牛一样,没有好姑娘包容,是万万不行的。

    而柳依依也觉得沈妙言亲切,放课前特地约她,“天诀姐姐,明(日ri)学堂不上课,咱们去逛街好不好?我想买些水粉胭脂。”

    沈妙言应下,回府之后特地把连澈叫来,“明儿我去街上买东西,你可要一起?”

    连澈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随即道:“姐姐肯带我,自然是再好不过。”

    到了第二(日ri),沈妙言穿了件梨花白的襦裙,流云髻上只簪着根仙梦,打扮得颇为素净,问大乔氏要了对牌,乘坐马车出了府。

    连澈着一袭火红长袍,骑马跟在马车旁,俨然一副守卫的姿态。

    车夫径直往康乐街走,拐过街角,便是柳府。

    柳依依已经等在府门前,因着要出门逛街,所以她今(日ri)特地打扮过,穿一袭绯色撒金蝶纱裙,梳元宝髻,很是俏皮可(爱ai)。

    马车徐徐停下,沈妙言撩开帘子,“依依。”

    柳依依满脸欢喜,扶着侍女的手,小心翼翼跳上马车。

    沈妙言余光瞥向连澈,却见他仍旧面无表(情qing),好似谁欠他八百两银子似的。

    她暗自好笑,美色当前,这少年也太镇定了吧?

    马车缓缓往闹市方向走,柳依依好奇道:“天诀姐姐,外面骑马的公子是谁呀?”

    “是我弟弟,名叫沈连澈。”沈妙言从食盒里拿了块桃酥递给她。

    “喔……”柳依依咬了口桃酥。

    沈妙言挑眉,怎么看上去,这姑娘对她弟弟似乎也没什么好感?

    她抚了抚裙摆,这可真是白费她一番苦心了。

    马车忽然缓缓停了下来。

    连澈纵马来到车窗前,低声道:“前面有马车挡住路了,姐姐,咱们绕行吧?”

    柳依依掀起半角车帘悄悄看去,只见挡在前面的马车漆成纯黑色,四角用金漆描摹出重重叠叠盛开的雪塔山茶,后面跟着七十二骑着装统一的侍卫,前面开道的八名侍卫手持黑色旗幡,一眼望去威武凛贵。

    沈妙言正要吩咐马车绕行,柳依依惊讶地“哇”了一声,“天诀姐姐,这好像是大周皇帝的车驾耶!”

    连澈狠狠剜了她一眼,冷冷道:“并不是。周国皇帝若来大魏,魏帝不可能不出城相迎。”

    “可是那旗幡的确是大周的呀!”柳依依语带天真,“也许是周国皇帝来的突然,咱们皇上没来得及出城相迎呢?”

    连澈攥着缰绳的手陡然收紧,狠狠瞪向柳依依,声音听起来却是一贯的冰冷,“姐姐,既然已经决定与他划清界线,那么即便是他,也不如不见。”

    “呵……”沈妙言端坐在马车中,周(身shen)气势冰冷,“他还欠了我一些东西,怎能不见?”

    话音落地,夜凛催马来到马车前,“车中姑娘,可是魏大都督新认的义女,魏天诀?”

    沈妙言拢在袖中的双手倏然收紧,好一个君天澜,竟然把她在大梁的底细也打听得一清二楚……

    连澈盯着夜凛,冷声道:“姐姐正是魏家二小姐,你们想做什么?”

    夜凛翻(身shen)下马,朝(身shen)后打了个手势。

    包括车夫在内,那七十二骑精锐,整齐划一地下马,齐齐朝沈妙言的马车跪下,“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潮水般的声音,响彻闹市。

    熙熙攘攘的闹市瞬间寂静,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望向这边。

    连澈盯着那辆黑金马车恼怒不已,不待沈妙言说话,先声夺人道:“你们认错人了!我姐姐不过是一孤女,不是你们的皇后!”

    对面韩棠之策马而出,笑容温雅,“娘娘和皇上闹别扭负气出走,如今皇上不远千里特来寻妻。常言道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国舅爷说这种话是做什么?”

    一声国舅爷,连澈霎时沉了脸,拔出腰间佩剑,正要动手,马车中传来一声轻慢的呵斥:“住手。”

    连澈收回剑,望向马车。

    沈妙言端坐在车中,声音婉约清澈,“大周皇帝的确认错人了,我名为魏天诀,与贵国皇后实在没有什么牵扯。”

    对面黑金马车内,光线幽暗,男人(身shen)着黑色龙袍,发束金冠,侧脸俊美。

    闻见沈妙言的声音,他缓缓起(身shen)。

    夜凉立即挑开车帘。

    君天澜步下马车,在大梁百姓的注目中,走到沈妙言的车前,暗红色瞳眸盛着三分温柔七分期待,“妙妙,我来接你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