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70章 闹国宴凤凰终浴火(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筝儿……”

    他诧异地轻唤出声。

    沈妙言清晰地听见这声称呼,红唇微扬,“义父唤错名字了。”

    大乔氏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夫君在唤那个被他藏在心底二十年的女人,嫉妒心起,眼底盈满了冷意。

    魏珍悄悄握住大乔氏的手,笑道:“二姐姐穿这(身shen)衣裳真好看。”

    “妹妹今儿也很漂亮。”沈妙言礼貌地在她旁边落座,立即有侍女过来布菜。

    桌上气氛正诡异时,魏凌恒跌跌撞撞奔了进来,“爹!孩儿有一事相求!”

    魏惊鸿面露不悦,“咋咋呼呼,成何体统?!”

    魏凌恒全然不顾他的训斥,噗通朝他跪下,“爹,孩儿要求娶天诀!”

    一言既出,满室皆惊。

    魏惊鸿皱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自然知道!”魏凌恒望向沈妙言,满脸(爱ai)慕,“自打狩猎场溪水边初遇,孩儿就已然丢了心……如今才知道,原来她竟然就住在咱们家。爹,请为孩儿提亲!”

    “胡闹!”大乔氏先呵斥出声,望着跪在地上的魏凌恒,眼中又闪过心疼,亲自上前把他扶起来,软声道,“她是你的义妹,你如何能求娶她?”

    “让爹不认她不就成了?”魏凌恒双目炯炯。

    魏惊鸿气得不轻,冷声道:“收起你的龌龊心思!用膳!”

    魏凌恒急得如(热re)锅上的蚂蚁,还要再说,大乔氏捂住他的嘴,低声道:“马上就要进宫了,所有事(情qing),等宫宴结束再说!”

    魏凌恒压抑住心里的焦躁,闷闷不乐地坐下,抬眸望向对面,却见沈妙言姿态淡然地用着燕窝粥,好似对周遭(情qing)景毫不关心。

    他叹息一声,“如此不食人间烟火,果然是神女般的人物……”

    沈妙言差点噎住。

    都督府的人很快上了几辆马车,往皇宫而去。

    今(日ri)大魏皇宫极为(热re)闹,诸国的帝王、使臣都到了,放眼望去,往来之人服装、举止各异,令人惊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此时国宴尚未正式开始,年轻的公子小姐们大都聚在御花园说话闲聊,因此沈妙言也不急着去隆庆(殿dian),转而去了御花园。

    她服侍过沈青青几天,知晓她最喜欢去牡丹亭,因此一路避过众人,沿小路往牡丹亭而去。

    到了牡丹亭,沈青青果然在里面,正拿着面小镜子仔细扶正发钗。

    沈妙言驻足在亭外,只见沈青青今(日ri)打扮艳丽,满头珠翠,虽富贵,可她自(身shen)资质不佳,实在压不住这(身shen)富贵锦绣颜色。

    沈青青看见沈妙言孤(身shen)过来,不觉挑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妙言提起裙裾,缓步拾阶而上。

    她生得本就美,踏上石阶时,微风拂动,那绯色裙摆层层叠叠漾开来,宛如盛开的曼珠沙华。

    沈青青眼底掠过浓浓的嫉妒,厉声道:“本郡主不想看见你!沈妙言,你赶紧滚开!”

    “本郡主?”沈妙言在她面前站定,歪头轻笑,“沈青青,究竟要多厚的脸皮,才能让你坦然地说出‘本郡主’这三个字的?”

    沈青青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沈妙言凑到她耳畔,一字一顿:“你顶替了我的(身shen)份这么多年,过得可还潇洒?”

    沈青青瞳眸骤然缩成了一个黑点,疾步往后倒退,直到后腰重重撞到石桌边缘,“沈……沈妙言……”

    沈妙言欺(身shen)而上,重重掐住她的双颊,“沈青青,属于我的东西,我会全部拿回来!你的富贵(日ri)子,到头了……”

    她声音低沉,透着森森冷意,令沈青青毛骨悚然。

    四周无人。

    沈青青陡然尖叫一声,猛地推开沈妙言,因为激动而语无伦次:“你胡说!我才是郡主!我才是大魏的郡主!锦绣富贵,原本就是我的!我是天家富贵命,你是从御奴坊出来的奴隶,这一生你都要被我踩在脚下!”

    沈妙言挑眉,这人是疯魔了?

    沈青青抱住脑袋,一边惊恐地瞪着她,一边快步往后退,最后崩溃般飞快跑走。

    沈妙言注视着她的背影,唇角勾起轻笑,“沈青青,这才只是个开始……”

    她收回视线,在石桌边坐了,挽袖斟茶。

    连澈从不远处走来,“姐姐。”

    “事(情qing)办妥了吗?”沈妙言用茶盖抚了抚茶面。

    连澈点头,在她对面落座,“人已经送进宫了,被我的人看管着。国宴马上就要开始,姐姐先不必出去,开场舞,归姐姐莫属。”

    沈妙言拈起茶盖,浅浅呷了一口。

    茶水入口苦涩,过了会儿,慢慢在舌尖化为甘甜。

    此时金碧辉煌的隆庆(殿dian)内,诸国的人已经到齐。

    代表赵国前来的仍旧是赵国丞相赵无纠,而楚国也只派了使臣前来。

    草原如今隶属大周,因此并不曾有人过来。

    君天澜、魏成阳、君舒影跪坐在上座,旁边还另外多设了一张案几和蒲团。

    君舒影把玩着折扇,笑道:“这空着的座位,莫非是贵国那位赫赫有名的鬼帝大人?”

    “正是。”魏成阳抚着美髯须,含笑望向(殿dian)外,“他来了。”

    下方的人纷纷往外看去,只见(身shen)着素白丝绸对襟长衫的高大男人,面戴半张白银镂花面具,正背着手缓步而来。

    他的穿着打扮实在宽松家常,放在一堆锦绣华衣的贵族中,普通的几乎完全没有存在感。

    可偏偏他(身shen)那风华绝代的气质,把一袭白衫也衬得分外妖娆好看。

    上座的君天澜抬眸,恰好对上鬼帝含笑的目光。

    暗红色凤眸怔了怔,他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心口,为什么他会有一种,和这个男人很熟的感觉?

    明明,并不认识。

    向来敏感的君舒影挑了挑眉,目视鬼帝在君天澜(身shen)边空位上落座,盯着两人看了会儿,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人到齐后,下方众人整齐划一地起(身shen)行跪拜大礼。

    一派肃穆中,鬼帝忽然悄悄凑到君天澜耳畔,声音低哑魅惑:“大周皇帝瞳孔的颜色……倒是特别。平(日ri)无事时,不如试试点茶诵经,以清心魔。”

    君天澜侧目看他,正对上他那双含笑的狭长凤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