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73章 订婚期再续锦绣缘(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老嬷嬷郑重地端着玉碗,从每人面前走过去,以便让所有人都看见碗中血液相融的画面。

    魏涵抬手伸向沈妙言,颤声道:“好孩子……过来,让外祖母抱一抱……”

    魏长歌抱着沈妙言走过去,轻轻把她放到魏涵(身shen)边。

    沈妙言扑进魏涵怀中,抱着她崩溃大哭:“外祖母!”

    魏涵老泪纵横,搂着她连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回家了,有外祖母护着你,谁也不敢再欺负你!”

    君天澜盯着她们骨(肉rou)团圆的画面,还想上前说什么,上方始终沉默的魏帝终于缓缓开口:“大周的皇帝,魏国,不欢迎你。请收拾东西,马上离开。否则,朕不介意两国兵戎相向。”

    君天澜转向他,冷冷道:“她是朕的皇后,就算要走,也必须带着她!”

    魏长歌把沈妙言护在(身shen)后,冷冷道:“她是本王的未婚妻,你算什么东西?看在你过去救她一命的份上,过往一切,魏国既往不咎。但从现在起,你若敢伤她一分一毫,魏国将踏平大周,誓不罢休!”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沈妙言哭得更加厉害。

    这么多年,她如浮萍般飘零世间,谁都可以欺她辱她,就算是君天澜,也总是按照他的想法自私地对待她。

    如今,她总算有了家人,总算有了依靠……

    小雨点和魏锦西奔过来,一个(奶nai)声(奶nai)气地唤姑姑,一个憨头憨脑地唤表妹,抱住她失声痛哭。

    君天澜望着这一幕,心头抽痛得厉害。

    明明,明明妙妙是他一个人的……

    他还想说话,魏帝冷声道:“怎么,大周的皇帝可是听不懂朕的话?魏国,不欢迎你!还不赶紧带着你的人离开?!”

    鬼帝把玩着一柄莲花玉如意,单手托腮,笑道:“都是一家人,圣上何必如此无(情qing)?听闻天诀还为他诞下一子,那可是你的外甥啊!”

    “那不是我的孩子!”沈妙言哑声,透过朦胧泪眼恶狠狠盯着君天澜,“我的孩子,早就死在了薛宝璋的手上!”

    君天澜凝望她双眼红肿的模样,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鬼帝“啧”了一声,无奈地摇摇头,这小子口才真不是一般的差,媳妇都要跑了,还站在那里瞪眼不说话。

    莫非多瞪几眼,媳妇就能回来?

    他摩挲着玉如意,笑得慵懒,“依本帝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今(日ri)国宴不如就此作罢,花容战侵袭楚国的事,择(日ri)再议。至于大周皇帝……还是先在宫里住下吧,只这几(日ri),先别和天诀见面。”

    魏帝捋了捋美髯须,沉默地看向沈妙言,他这表妹嫁给君天澜是事实,也不知她心里,究竟还有没有这个男人……

    他若是强行把君天澜赶走,似乎不妥。

    皇后小乔氏拉了拉他的袖角,软声道:“皇上,天诀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您看……”

    魏成阳颔首,望着沈妙言的目光充满了怜惜,“如今明珠归来,该恢复(身shen)份才是。朕便封你为正一品凤仪郡主,赐黄金千两,白银万两,奴仆一百,府邸一幢,良田千亩。”

    沈青青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站在那里的(身shen)形摇摇(欲yu)坠,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才是郡主啊,她才是大魏的郡主啊!

    她盯着卑微跪在那里的爹娘和兄弟,不停摇头,她不要回去,她不要做回渔夫的女儿……

    脑海中迅速掠过思量,她立即哭着跪倒,膝行至魏涵面前,紧紧抱着她的小腿哭诉:“外祖母,您找到亲生的外孙女,就不要青青了吗?当年青青刚回到您(身shen)边时,您抱着我说以后不会叫我受委屈……两年前您卧病在榻,是青青寸步不离地守着您……外祖母,您都忘了吗?!”

    当年魏涵病倒时,正逢皇上赐婚给她和镇南王的关键时期。

    为了不让镇南王退婚,她拼命讨好这个老婆子,三天三夜守在病榻前不曾离开半步,总算把婚约讨了下来……

    被泪水沾湿的睫毛下,掠过重重暗光,她没想到,如今这些事迹竟然还能派上用场。

    魏涵目光复杂地望向她,“青青,你的生(身shen)父母就在那里,难道你就不想念他们,不想回到他们(身shen)边吗?”

    沈青青拼命摇头,眼泪簌簌淌落,“自打来到外祖母(身shen)边,我心中就只有外祖母一人!这么多年,从未改变!再加上外祖母现在(身shen)体也不好,您现在让我跟他们走,青青放心不下您啊!”

    她说得(情qing)真意切,魏涵心中难掩感动。

    到底养在(身shen)边这么多年了,便是条猫猫狗狗都生了感(情qing),更何况活生生的人?

    可……

    她低头,怜(爱ai)地摸了摸沈妙言的脑袋,轻声道:“这样吧,你和你的父母兄长,暂时仍旧住在你的祥云宫里。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回禀皇上辞行。”

    沈青青稍稍松了口气。

    一场闹剧,总算收场。

    沈妙言住进了魏涵所居的未央宫,约莫是心(情qing)起伏太大,刚安顿下来就发起了高烧。

    魏长歌亲自带着御医过来,好在并无大碍,御医开了两副药,就去小厨房煎药了。

    魏长歌坐在(床chuang)榻边,凝视(床chuang)上沉睡不醒的少女,因为高烧的缘故,她的脸颊看起来红彤彤的,小嘴微张,两痕弯弯的睫毛在脸庞上投下两扇(阴yin)影,看起来犹如漂亮的娃娃。

    带着薄茧的指尖,忍不住轻抚她绯红的眼角。

    这才是他的未婚妻啊……

    他们两个尚未出世时,就已经由长辈订下了这门婚事。

    所谓天赐良缘,不过如此。

    更过衣的魏涵从外面进来,在旁边大椅上坐了,蹙眉道:“看你的样子,是想继续这门亲事?”

    “是。”魏长歌起(身shen),郑重地朝她作揖,“姑祖母,当初我对沈青青实在没有好感,因此才想悔婚。可如今真正的表妹归来,我很喜欢她,自然是要娶她的。”

    魏涵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她已经是大周皇帝的女人了,甚至还生过孩子……你,不介意?”

    “她的过去我不曾参与,可她的未来,我势必参与到底。”

    魏长歌一字一顿,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