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78章 闯鬼市一怒为红颜(3)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韩棠之凝望她的脸庞,她在(春chun)阳中微笑的模样,恬淡而令人心动。

    犹如梨花,清淡却又不失艳骨。

    他垂眸,放下茶盏,语带认真,“这世间最缺乏的,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若所有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努力,那么这世间无疑将沦为炼狱。”

    “也许目前只有你一个人在为了废除奴隶买卖而努力,但这并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的想法会成为绝大多数人的想法。而你,是引领这场变革的先导者,你是大功之人,何来愚蠢之说?”

    张晚梨微怔。

    她来到大魏以来,目睹了无数奴隶悲惨的下场,于是励志要改变这种现象。

    可自始至终,并没有人支持她。

    所有人都觉得,这世界就是如此,不变革也很好。

    如今……

    她望着面前的男人,压抑许久的内心仿佛轻松起来,举起茶盏笑道:“小女子以茶代酒,敬韩公子。”

    “你不是小女子,你是女丈夫。”韩棠之笑着同她碰了碰杯盏。

    悄悄躲在门边偷窥的柳依依,望着两人的笑颜,长长松了口气,唇角也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

    另一边,未央宫中。

    连澈走后,君舒影过来探望沈妙言。

    沈妙言(身shen)着松松垮垮的居家宫裙,靠坐在(床chuang)上,偏头望着窗外瑰丽的牡丹花丛,淡淡道:“你有何脸面过来见我?”

    君舒影在榻边坐了,细长妩媚的丹凤眼斜挑着山光水色,轻柔地为她掖被角,“都是我不好。”

    沈妙言从他手中拽出被子,皱着眉头看他,“我让你进来,不是为了听这一句话!”

    君舒影收回手,目光有些黯淡,“小妙妙,你该明白,大周权势再盛,可有些地方,也是说不上话的,譬如魏国宫廷。你恢复(身shen)份,就等于恢复和魏长歌的婚约。比起我和君天澜,魏长歌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夫君。这一点,我和他都无法容忍。”

    “所以你们就选择让我失去亲人?”沈妙言不解,“君舒影,这是掌控,这不是(爱ai)啊!”

    寝(殿dian)陷入沉默。

    窗外微风浮动,花影斑驳。

    不知过了多久,君舒影才低头轻笑,“对不起……”

    沈妙言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攥成拳,“你走吧!”

    君舒影薄唇轻抿,半晌后,忽然问道:“国宴上,我看得出来你和鬼帝关系匪浅。你去过鬼市?”

    “与你何干?”

    君舒影强硬地握住她的手,迫使她摊开掌心,只见红润的手掌上,赫然有一道浅浅的淡金色疤痕。

    沈妙言挣回手放进被子里,目光躲闪,“你做什么?”

    “你用你的(性xing)命做代价,换取了什么?!”君舒影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我说了,与你无关!”

    “小妙妙——”

    “你走开!”

    君舒影一把攥住她的双肩,眉头紧皱,“我就是从鬼市出来的,我太了解那里的一切了!五年前鬼帝更迭,如今这位鬼帝心狠手辣更甚我师父,你与他做交易,简直是自寻死路!”

    “师父?”沈妙言诧异。

    “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父皇送到鬼市,是前任鬼帝亲自调教我功夫。”

    沈妙言忽然恍然,十九瓣莲花是鬼市的图腾,怪不得君舒影也常常喜欢用莲花做纹饰……

    “师父去的突然,他的女儿如今也不知去向。”君舒影在软榻上坐了,突然有些颓然,“可鬼市易主之后变化良多,门从哪儿开我都不知道,想调查师父的死因也没办法……”

    “前任鬼帝的女儿?”沈妙言无端想起七星楼第八层的那位美人姐姐。

    “嗯。”君舒影颔首,“非常漂亮的女子,很贤惠,是我师姐,当初对我很照顾。”

    沈妙言试探着道:“她是不是也很擅长跳舞?”

    “是。说起来,她的反弹琵琶也跳得极好。”

    沈妙言搓了搓手,“我……我好像知道她在哪儿。”

    沈妙言把君舒影带去了鬼市。

    两人都(身shen)着男装,行走在灯火璀璨的重楼之间,四周熙熙攘攘全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人。

    君舒影摇着把折扇,不时朝四周张望,那些小摊小贩皆都笼着层(阴yin)森森的黑袍子,一眼望去,卖的东西稀奇古怪,连卖头盖骨的都有!

    薄唇扬起一抹轻笑,“多年未曾踏足,鬼市还是原来的模样。”

    正说着,有形容疯癫的婆子在摊子后面手舞足蹈:“人心、人心!卖新鲜的人心!”

    两人看过去,那摊子上果然摆着四五颗心脏,血淋淋的甚是可怖。

    一名扮相怪异的小童奔过来,脸上涂着两坨圆圆的红胭脂,用铜钱买了一颗心脏,喜滋滋地捧起来就吃。

    沈妙言一阵恶寒,急忙拽了君舒影离开。

    君舒影轻叹:“这才是鬼市啊!”

    两人很快来到七星楼下,沈妙言仰起头,“喏,你看她是不是你师姐。”

    君舒影望过去,尽管距离颇远,可那神态那(身shen)形,错不了的……

    丹凤眼中流露出眷念,他忙大喊出声:“师姐!”

    上方的姬如雪怔了怔,低头望向下方,放在横栏上的手不(禁jin)骤然握紧,呢喃出声:“阿影……”

    “师姐,你怎么会在那儿?!”君舒影急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找你!”

    沈妙言跟着他跑到七星楼下,守卫面无表(情qing)地拦住两人。

    沈妙言忙道:“我是连澈的姐姐!”

    守卫仔细打量她几眼,见的确是熟悉面孔,这才放人。

    而此时七星楼第八层,姬如雪呆呆望着下方,双手止不住发颤。

    房中抚琴的男人停了下来,“在看什么?”

    姬如雪隐去眼底的晦暗,含笑走到他(身shen)边跪坐下来,依恋地挽住他的手臂,“没什么!你怎么不继续弹了?很好听呢!”

    鬼帝把她拉到自己(身shen)前,将她的双手按到琴弦上,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xing),“想听雪儿弹一曲。”

    姬如雪天真地歪了歪头,“弹什么好呢?”

    鬼帝偏头亲了亲她的侧脸,唇角邪肆地勾起,“《十面埋伏》,如何?”

    姬如雪的手指,不可自抑地轻颤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