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83章 风雨如晦,相思成疾(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此时君天澜正站在窗前,默默注视窗外的夜色。

    暗红色瞳眸倒映出园子里的几盏灯笼,朦朦胧胧的,再远的地方,是黑黢黢的林木花影。

    起风了,初夏的夜,还很凉。

    她有没有好好穿衣服?

    他不在的夜里,她有没有蹬被子?

    有没有人,守在她(身shen)边,为她细细掖好被角?

    夜风吹开了窗,满头青丝在风中飞扬翻卷,衬得他的面容落寞又悲伤。

    夜凛从外面进来,拱手道:“皇上,镇南王求见。”

    “请。”

    “是……”夜凛正要出去,看见大开的窗户,迟疑道,“皇上,魏国夜里向来风大,您站在窗边,恐怕会染上风寒。卑职替您掩了窗户?”

    君天澜微微摇首,背对着夜凛,薄唇缓缓噙起一点温柔的弧度,“从这里,可以看见她的宫(殿dian)。”

    夜凛瞬间酸了鼻子,“那就不关……卑职这就去请镇南王进来。”

    魏长歌踏进宫(殿dian),只见那个总是沉默的男人赤脚站在窗边,青丝垂散,只随意披着件纯黑的袍子。

    他默了默,开口道:“大周皇帝。”

    “何事?”

    “她……不快乐。”魏长歌的目光落在满(殿dian)摇曳明灭的烛火上,瞳孔有些黯淡,“我没哄过姑娘,也不知道她都喜欢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夜凛不忿,“追女人乃是各凭本事,镇南王凭什么要求我们皇上跟你说那许多?莫非是欺我大周?!”

    君天澜抬手示意他住嘴,转(身shen)走到桌边坐了,淡淡道:“你也坐。”

    魏长歌在他对面落座,他抬袖斟了杯茶,声音仍旧平淡,“与你们大魏皇族一般,菜肴方面,她更偏好(肉rou)食。她最喜欢红烧(肉rou),烧得很酥的、甜甜的那种。平(日ri)里喜欢甜食,那东西吃多了不好,你要管着些。”

    他凝视着浅碧色的茶水,又道:“不怎么(爱ai)喝清茶,倒是喜欢果汁和(乳ru)茶。早上起(床chuang)时很(娇jiao)气,洗脸时,要用玫瑰花汁子敷三次脸。(爱ai)照镜子,喜欢听人夸她美。”

    暗红色的狭长凤眸不觉蒙上一层雾气,“总是懒懒的,不喜欢学东西。你若管束得严一些,倒也能学得像模像样。很聪明,善解人意。”

    夜风吹进来,满(殿dian)烛火摇曳生辉。

    “怕冷,冬天睡觉时,必须抱一个汤婆子,脚边也要放一个。别让她刺绣,她笨手笨脚,会扎伤手。(爱ai)胡思乱想,喜欢捉弄人。他若捉弄你,你不要生气,因为她只对亲近的人如此……”

    魏长歌静静望着他,只见这位向来冷峻而不苟言笑的年轻帝王,在说这些话时,竟湿了眼睫。

    “她是赤子之心,很珍惜待她好的人。偶尔粗枝大叶,你要护着她,别让人伤了她。”

    “她……最怕疼,她受伤时,你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声好气地哄她……”

    眼泪顺着面颊滑落,一颗颗滴落进茶水,在茶面漾开圈圈涟漪。

    魏长歌静静望着他,忽然起(身shen),跌跌撞撞奔出了(殿dian)。

    夜凛抬手摸了把眼泪,悄无声息地离开。

    窗外落了雨,浇打在牡丹花丛中上,婆娑花影颤抖得越发厉害。

    茶水翻倒在地,满室氤氲开清苦的茶香。

    烛火灭了大半,君天澜独自一人坐在昏暗的大(殿dian)中,已是泪流满面。

    恍惚之中,那个活泼可(爱ai)的小姑娘仿佛坐在他的对面,歪着脑袋天真地问他,四哥,你怎么哭啦?

    君天澜朝她伸出手,指尖发颤,“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好好保护你……”

    那个小姑娘笑声如银铃,在他指尖触碰到她的面颊时,渐渐消失不见。

    今夜,风雨如晦。

    魏长歌奔出大(殿dian),孤(身shen)走在大雨中,任由雨水淋湿他的头发和衣裳。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他等了她这么多年,原以为她终于归来,可是……

    可是,他错过她太多的时光……

    他又想起君天澜说的那些话,不(禁jin)哭笑出声,“妹妹,还来得及吗?参与你的未来,还来得及吗?你的心,在住过那个男人以后,可还能容得下我?”

    回答他的是潇潇雨声。

    他失魂落魄地走到一处宫室前,抬头一看,竟是沈青青的祥云宫。

    眸光微动,他抬步跨了进去。

    沈青青已经睡下了,秋枝进来禀报时,她一阵激动,连忙稍作打扮,起(身shen)迎到正(殿dian),“二表哥怎么来了?呀,你怎么淋了雨?秋枝,快去拿帕子来!”

    “不必。”魏长歌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猛地把一扇屏风劈为两半,“本王过来是为了警告你,既然以后留在宫里,那就老实本分些。若惹了天诀不高兴,本王不介意拿你的脑袋祭天!”

    屏风轰隆倒地,他周(身shen)煞气四溢,令人畏惧。

    沈青青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二表哥……”

    魏长歌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睥睨她,“本王与你毫无血缘关系,这声二表哥,唤错了。记住本王今晚的话!”

    语毕,他转(身shen),携裹着煞气离去。

    沈青青惊悚地望着他的背影,脚下发软,无力地跌坐在地。

    秋枝过去扶她,却被她狠狠推开。

    她凝视着(殿dian)外落雨的黑夜,眼泪跟着淌落,“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那个((贱jian)jian)人……过去我做郡主时,二表哥他从来没有这么为我出过头……”

    她仰起头,忽然狂笑出声:“我不信命,我不信命!老天爷要我出(身shen)贫寒,我偏要跻(身shen)富贵人家!沈妙言夺走我的一切,我偏要一件一件,全都抢回来!我什么都没了,我只剩逆天争命的决心!”

    她哭着爬到稀烂的屏风前,发泄般拼命撕碎屏风薄纱,“沈妙言,这世间已经有了我,你的存在就是多余的!我要你,我要你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殿dian)外,风雨依旧。

    此时的都督府,同样不太平。

    大乔氏守在魏凌恒(床chuang)畔,凝视他高烧不醒的面容,不停拿帕子擦眼泪。

    吴嬷嬷也跟着红了眼,叹息道:“少爷赤子心(性xing),认定了就不肯放手……若是寻常姑娘也就罢了,偏偏,她是当朝郡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