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84章 风雨如晦,相思成疾(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当朝郡主又如何?!我儿出(身shen)高贵,哪里配不上她?!”大乔氏气怒,哭骂道,“若非中间有镇南王挡着,我早就想办法提亲了!”

    “天诀妹妹……天诀妹妹……”

    (床chuang)上昏迷不醒的少年,忽然呢喃出声。

    大乔氏无比心疼,连忙拿冷帕子为他擦了擦脸,“恒儿……”

    “天诀妹妹,你不要走!”魏凌恒忽然从(床chuang)上坐起来,双眼直勾勾盯着前方虚空,“你是天上的仙女,对不对?!你要回天宫了吗?我不准你走!不准你走!”

    他在(床chuang)上大哭大闹撒起泼来,慌得大乔氏连忙把他搂在怀里,跟着哭道:“我可怜的恒儿……”

    “娘!天诀妹妹呢,天诀妹妹怎么不来看我?”魏凌恒睁着眼睛,神态痴傻,烛火的光中,清晰可见眼下的青黑。

    “她明儿就会来看你,”大乔氏一边抚摸他的头发,一边轻哄,“所以恒儿今晚要好好睡觉,明儿穿上新衣裳,打扮得好看些,也叫她为你心动。”

    “对对对!”魏凌恒破涕为笑,一副憨态,连忙重新躺下去,“我要睡觉了,明天要见天诀妹妹的……娘,你赶紧让丫鬟把灯熄了。”

    大乔氏哭着为他捋开搭在额前的湿发,眼泪滴落在洁白的被褥上,渐渐晕开圈圈深色。

    翌(日ri),天还未亮。

    花丛中,凝聚的夜雨从叶尖徐徐坠落,带着几丝初夏的微凉。

    大乔氏在房中打扮好,命人准备了马车,往皇宫而去。

    她径直去求见了皇后小乔氏,把事(情qing)添油加醋地哭诉了一遍,“……恒儿如今已然去了大半条命,娘娘是他的表姐,无论如何,还请怜惜个些!你姑姑我,膝下也就这一根男苗苗啊!”

    小乔氏捏着帕子,面做难色,“姑母,莫说天诀和镇南王婚期都订了,就算没有这婚约,可天诀不喜欢凌恒,我虽是皇后,也没有强扭着他们在一起的道理……”

    “也不是非让她嫁给恒儿!”大乔氏急了,“听闻娘娘与她关系甚是不错,只要娘娘从中劝几句,她至少会愿意去都督府探望下恒儿。如此,恒儿的病(情qing)也能稍稍缓解。”

    小乔氏点点头,“这倒是可以的。姑母请先回府,待本宫梳洗过后,去未央宫见一见天诀。”

    大乔氏放了心,告退离去。

    小乔氏亲自过来当说客请人,沈妙言自然要给她脸面,因此答应午后去都督府走一趟。

    用晚膳时,魏涵听闻此事,生怕她在都督府受委屈,特地拨给她二十几名(身shen)手极好的精锐侍卫。

    沈妙言笑着为她布菜,“外祖母,我是去探病的,又不是去打打杀杀,带那么多侍卫,没得让义父和干娘不高兴。”

    魏涵有些感喟,“兜兜转转,我的筝儿没能成为他的妻子,你却成了他的义女。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沈妙言原想问问魏惊鸿与她娘是怎么回事,她娘又是怎么失踪的,不过怕魏涵伤心,因此只笑了笑,给她盛了碗汤,“外祖母喝汤。”

    午后,沈妙言乘坐马车,只带了两名侍卫、一位宫女,径直往都督府而去。

    出宫时,却正好碰到连澈,少年不声不响地跟在马车边,“魏惊鸿不是什么好东西,姐姐就带了两个人,未免太过大意。”

    沈妙言挑开窗帘,笑道:“不是有你跟着吗?你在的话,要那么多侍卫做什么?”

    这话让连澈颇为受用,唇角翘了翘,没再多言。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都督府正门外。

    连澈跨下马,扶着沈妙言下了马车,吴嬷嬷亲自迎了出来,笑道:“奴婢给郡主请安了!郡主里边儿请,夫人正等着您呢!”

    沈妙言声音淡淡:“有劳嬷嬷带路。”

    一行人很快来到魏凌恒所居的韶光馆外,沈妙言踏着大理石铺成的小路,放眼看去,明明是(春chun)(日ri),那些松柏林木等看起来却枯萎无力。

    她扫了眼旁边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草地,随口问道:“之前不是养了两只鹤吗?怎的没了?”

    吴嬷嬷笑着解释:“前些时(日ri),一只鹤得了病去了,另一只鹤不吃不喝,没两(日ri)也跟着去了。”

    沈妙言垂下眼帘,精致白净的小脸上不辨喜怒,呢喃出声:“白鹤尚有(情qing),人又孰能无(情qing)?”

    “郡主说什么?”吴嬷嬷好奇。

    “没什么……”

    此时寝屋内,魏凌恒披头散发、赤着双足在屋中大闹:“娘说天诀妹妹会来,这都什么时辰了,妹妹怎么还不到!娘骗我!”

    他气怒不已,直接掀翻了桌上的笔墨纸砚。

    屋中一团狼藉,大乔氏伸手去拉他,苦劝道:“她很快就到了,乖,咱们去更衣梳头……”

    “啊啊啊啊啊——!”

    魏凌恒挣开她的手,抱住脑袋,痛苦地吼叫出声。

    窗外乌云汇聚,眼见着又是一场雨。

    大风吹进来,把摞在窗台上的厚厚一叠纸给吹得扬起。

    走到木楼下沈妙言仰起头,漫天纷纷扬扬的纸片,每一张画纸上,画的都是她的模样。

    她伸出手,接住一张,与她一模一样的少女戴着花冠,骑在高大的赤豹上,形如山鬼,在山野林间的阳光里笑得倾国倾城。

    琥珀色瞳眸闪了闪。

    大乔氏听见下方的动静,急忙偏头望过去,看见沈妙言时大喜过望,连忙拉了魏凌恒,“看谁来了?娘没骗你吧?”

    魏凌恒半个(身shen)子探出窗户,看见那个心心念念的姑娘顿时喜不自(禁jin),连忙道:“快,快为我梳洗打扮!”

    等沈妙言进来时,他已经收拾妥当,屋中也已布置齐整。

    大乔氏与她错(身shen)而过,声音里带着几分乞求:“恒儿现在(情qing)绪不稳定,恳请郡主莫要说刺激他的话。”

    沈妙言微微颔首,踏了进去。

    屋中弥漫着淡淡的墨香和药香,(身shen)着天青色对襟锦袍的少年端坐在窗边,长发一丝不苟地梳了起来,插一根檀木簪,除了脸色苍白些,看上去就只是个内敛羞怯的读书人。

    连澈为沈妙言挪了张椅子过来,沈妙言坐了下去,抬眸道:“听说,你想见我?”

    ——

    今天写四哥和二表哥那一段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泪如雨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