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87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张晚梨和柳依依闹罢,柳依依喘着气儿在桌边坐了,喝了几口水,好奇道:“说起来,大人,你若真和韩公子成了亲,是你嫁去周国,还是他入赘到咱们大魏呀?”

    张晚梨瞳眸微动,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

    屋中轻松的气氛渐渐凝重起来,沈妙言适时道:“时辰不早,你们就在这里用午膳吧?”

    柳依依笑嘻嘻道:“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尝尝天诀姐姐这里的菜肴了!”

    七(日ri)后,(春chun)闺中的(殿dian)试正式开始。

    因为君天澜和君舒影也在,所以魏帝特别邀请他们一同参与(殿dian)试出题。

    魏涵想让沈妙言多见些世面,因此特地让她也过去坐着听听那些学子的策论。

    沈妙言坐在(殿dian)侧的珠帘后,第八个上场的考生正是魏凌恒。

    他看起来文弱斯文,可当场一篇《治安策》,行云流水般滔滔不绝,文采惊艳,叫众人大开眼界,获得了旁观朝臣们的一致称赞。

    魏帝忍不住一边捋胡须,一边笑弯了眼,竟当场钦点了他为这一届的状元。

    沈妙言注视着魏凌恒,他褒衣博带,站在大(殿dian)中央神采飞扬,仿佛会发光似的,异常耀目,与前些时(日ri)那个疯疯癫癫的少年全然不同。

    朱唇漾开浅浅的弧度,如此,她也算是帮一个踏入歧途的少年重新找到方向了吧?

    算是功德一件。

    (殿dian)试结束后,沈妙言前脚回到未央宫,魏凌恒后脚就跟了进来。

    她有些无奈,“你高中状元,该回家与家人团聚分享喜悦才是,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魏凌恒一站在她面前,就又恢复了那个畏畏缩缩的模样,嗫嚅道:“第一件事,我已经做到了……第二件,第二件我也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把大梁城全画下来给你看!”

    “我等着。”沈妙言不以为意地进了内(殿dian)。

    魏凌恒握了握拳头,痴痴注视她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天诀妹妹,我一定会努力,我一定能做到的!”

    说罢,飞快跑了出去。

    过来玩儿的连澈与他错(身shen)而过,挑眉望了眼他的背影,缓步踏进内(殿dian),“姐姐,这魏凌恒还没放弃呢?”

    “嗯。”沈妙言端坐在梳妆台前,打开粉青瓷盒,用尾指挑了些口脂补到唇角。

    连澈站在她(身shen)后,从梳妆匣里取了根金步摇为她簪上,“他若真的画下大梁,该当如何?”

    沈妙言对着镜子挽唇,“大梁城有多大,他怎么可能全部画出来?更何况,就算他全画出来了,我对着街道一家一户地看,总能找到他画的不妥的地方。”

    连澈盯着她在镜中的影像,眼底流露出一抹戏谑,“姐姐是在戏弄他?”

    “不全是。”沈妙言抬手抚了抚云髻间的金步摇,“画画可令人定心,让他画出风土人(情qing)磨一磨他的(性xing)子,也好叫他不再缠我。他是有才华的人,我希望他能被表哥重用。”

    “呵,姐姐真是善良。”连澈语调不(阴yin)不阳,眼睛里却难掩光芒。

    他喜欢姐姐,不也正是因为她的善良吗?

    当初他在楚宫里做小太监,人人轻((贱jian)jian),只有她,把他当人。

    他永远都记得那个暴雨天,他跪趴在地给人做踏脚凳,姐姐当年才十二岁,却倔强地不肯去踩他的背……

    这份(情qing)意,这份尊重,他沈连澈无以为报,唯有终(身shen)跟随效忠!

    入夜之后,沈妙言靠坐在(床chuang)上看书,魏长歌过来探望她,撩起后裾在榻边的绣墩上坐了,“妹妹看的是什么书?”

    沈妙言给他看了封皮,“《魏史》。”

    魏长歌不(禁jin)笑了笑,“我和你大表哥都不(爱ai)看书,没想到你竟喜欢看。我曾经听姑祖母说,姑姑也(爱ai)看书。”

    沈妙言点头,“娘亲学识渊博,家中藏书全是她从各处搜集来的。二表哥知道我娘亲在魏国时的事吗?”

    魏长歌见她眼中满是向往,想到这丫头大约怕提起娘亲姑祖母伤心,所以才一直未曾提起,这才跟自己打听她娘亲的事。

    他心中柔软,“姑姑从前是很温柔的人,在大梁城里,非常讨人喜欢。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跳舞。不过,我听闻她十二岁那年,与当今的大都督魏惊鸿订下婚事,后来便一直待字闺中,鲜少出来露面。”

    “娘亲她是不是不喜欢魏惊鸿?”沈妙言好奇。

    否则,后来也不会嫁给她爹爹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时我才丁点儿大呢。”

    魏长歌轻笑,见她额边垂落了几缕碎发,不(禁jin)伸出手,为她把碎发捋到耳后。

    沈妙言却下意识地躲开他的手

    这个微小的动作做出来,两人都愣了愣。

    屋中气氛渐渐有些尴尬,沈妙言垂眸笑道:“我……我还不大习惯被人碰。”

    魏长歌收回手,淡笑道:“无妨。今后的岁月,还很长。”

    他总能陪她慢慢走的。

    男人临走前,又道:“对了,三(日ri)后永安寺祭天,妹妹也要过去,算是借着这个仪式正式拜祭祖先。”

    “我知道了,多谢表哥提醒。”

    魏长歌深深凝了她一眼,转(身shen)离开。

    沈妙言独对寝(殿dian)灯火,紧紧抱住怀中的书卷,竟莫名惶惑难安。

    长夜静寂,她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她并不(爱ai)魏长歌。

    甚至,连男女之间的喜欢都没有。

    可她就要嫁给他了……

    是赌气,是寻求庇佑,抑或是其他,她不知道。

    寝(殿dian)外的芙蓉花丛倒影穿过昏黄的窗棂,映在寝(殿dian)的墙壁上,婆娑起舞,艳绝又寂寥。

    沈妙言抬手摸了摸乱跳的心脏,黛眉深深皱了起来。

    一定可以的,没有那个男人,她也一定可以好好过下去。

    她会是镇南王妃,她的夫君会好好护着她,尊重她。

    她有很多亲人,她还会有很多孩子。

    她会在娘亲的故乡,平稳安逸地度过一生。

    就这样,就这样……

    就很好。

    她对着远处的青铜镜,舒展开眉尖,努力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躺进了被褥。

    三(日ri)后,天色尚还未亮,沈妙言就被侍女唤醒,起(床chuang)更衣梳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