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088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宫女们送来了最隆重正式的一(套tao)郡主服制宫装,小心翼翼伺候沈妙言在屏风后换过,扶着她走到(殿dian)中。

    少女望向落地青铜镜,只见镜中姑娘衣着华贵繁琐,云髻上簪着孔雀蓝坠东珠凤钗,画精致的妆容,看上去美艳却陌生。

    她扯了扯唇角,镜中的姑娘便也笑了。

    其实保持微笑,也不是很难。

    她想着,把笑容调整到最美的弧度,扶着宫婢的手,款款踏出寝(殿dian)。

    魏涵已经在偏(殿dian)坐着,见她过来,笑着伸出手:“快过来给外祖母瞧瞧。”

    沈妙言乖巧地走过去倚在她(身shen)边,魏涵给她抚平衣服上的几道细褶,“外祖母(身shen)体不好,这趟去永安寺,就不随行了。你要寸步不离地跟着长歌,人家欺负你,就让他为你欺负回去。”

    “外祖母说什么呀,我如今是郡主,哪里会有人欺负我!”沈妙言说着,见宫女们摆好了早膳,于是扶着魏涵起(身shen),“外祖母,该用早膳了。”

    两人落座后,有宫女进来禀报,说沈姑娘求见。

    这宫中,沈姑娘如今只有一位。

    魏涵望向沈妙言,沈妙言轻笑,“怕是来服侍外祖母的,让她进来吧。”

    沈青青带着秋枝踏进(殿dian)中,笑容满面地屈膝行礼,“青青给外祖母请安!”

    魏涵听见她那声外祖母,本觉得不妥,只是想到她刚失去双亲,终是没说出口,只淡笑道:“过来坐。”

    沈青青欢喜地坐到她左侧,一边为她布菜,一边提起道:“今(日ri)永安寺举行祭天大典,我想与天诀一同前往,正好也给我爹娘、兄长和弟弟的牌位上柱香。”

    此话合(情qing)合理,魏涵自然没有拦着她的道理,“此事还得看诀儿的意思。”

    沈妙言笑着为她盛了碗汤,“青姐姐一片孝心,我岂有不答应之理?除了青姐姐随行,连澈也说想过去见见世面,外祖母,他去也没问题吧?”

    “他功夫极好,跟着你,我也放心些。”魏涵欣慰,把两人的手握到一处,“我只盼着你们姐妹能好好相处,将来彼此有个照应。”

    沈青青眉眼弯弯地应道:“我自然愿意和天诀好好相处,天诀,你可别嫌弃我烦。”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瞳眸清澈,天真无邪宛如孩童,“怎么会?!只是我如今占了青姐姐原本的郡主位分,你可别憎恶我、使计害我才好。”

    沈青青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又很快掩去那抹不自然,“天诀妹妹真(爱ai)说笑,你生得美,我喜欢都来不及,又怎会害你!”

    魏涵把这两人言语中的暗箭听在耳中,垂眸饮汤,遮住了眼底的冷意。

    沈青青若是识相,她不介意如从前那般宠她。

    若是不识相……

    到底,诀儿才是她的亲外孙女。

    用罢早膳,沈妙言与沈青青一同往皇宫门口而去。

    此时宫门前早已遍布车马旌旗,远远看去花团锦簇,一派(热re)闹喧嚣。

    宫女笑吟吟领着沈妙言找到马车,却见连澈已经骑马守在车边了。

    连澈目光不善地扫过沈青青,“姐姐带这个东西做什么?”

    这个东西……

    沈青青面皮顿时涨得通红,难堪地紧攥住双手,眼中难掩愤恨。

    “她要去永安寺祭拜父母。”沈妙言随口解释,没管沈青青,扶着宫婢的手先上了马车。

    沈青青很快跟上去,在里面坐了没多久,就听见外面响起呼号,马车缓缓启程,朝南边儿的永安寺而去。

    两个时辰后,车队停在了永安寺外。

    沈妙言下了车,举目四望,明明是初夏,可此地的林木却泛出浅浅的红黄之色,仿佛秋天一般。

    魏长歌不知何处出现在她(身shen)边,见她面露诧异,不(禁jin)笑着解释道:“五年前开始,这里的草木就始终是这种怪异的颜色。皇兄也曾派人查过,却一无所获,大抵是自然千变万化所致吧。”

    “倒是神奇……”沈妙言笑了笑,与他一同往寺里走。

    沈青青跟在他们(身shen)后,眼底满是嫉妒与愤怒。

    众人沿着山间石阶而上,走在最前面的是君天澜、魏成阳、鬼帝以及君舒影,君天澜不觉侧首,清晰地看见他的小姑娘不小心绊了下裙子,正要倾倒时,旁边魏长歌伸手扶了她一把。

    她笑着道谢。

    他们看起来,那么亲密……

    狭长凤眸掠过复杂,他收回视线,表(情qing)依旧冷淡,可拢在袖中的手却深深攥成了拳。

    魏长歌和君舒影走到前面去了,鬼帝含笑凑到他(身shen)畔道:“这是怎么了?吃醋?嫉妒?羡慕?难受?孤独?”

    清晰地道明了君天澜所有心事。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并没有。”

    “呵,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鬼帝说着,伸手想去摸他的头,却被他避开。

    “啧……”他捻了捻手指,眼底掠过暗色,“让我摸摸又如何?”

    “恶心。”

    “哦,那抱抱呢?”

    “更恶心。”

    “哈哈哈哈哈!”

    鬼帝自个儿在那里放声大笑,君天澜越发觉着这家伙碍眼,加快步伐往前面去了。

    鬼帝负手跟上,目光若有所思地凝望他的背影,他其实……

    真的很想抱一抱他。

    小时候就没有抱过,将来,更无可能。

    众人来到寺庙,僧侣们带着他们去了各自的禅房。

    沈妙言分到的禅房是仅次于几位帝王的,面积很大,窗明几净,(床chuang)榻、梳妆台、衣柜、笔墨纸砚等物一眼俱全,且都十分精致。

    分配过来伺候她的宫女笑嘻嘻道:“本来这间禅房是皇后娘娘的,只是娘娘说,郡主过去吃了很多苦,如今回家了,该好好享福才是。”

    沈妙言抚摸着洁白干净的被褥,望向窗外的幽幽翠竹,莫名鼻尖发酸,软声道:“替我多谢嫂嫂好意!”

    宫女应下,“旅途劳顿,奴婢伺候郡主更衣梳洗。”

    祭天大典定在明(日ri),因此今天时间充裕,可以好好休息。

    梳洗罢,已临近中午,不知怎的,原本清朗的天空又(阴yin)云密布,眼见着又是一场暴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