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百五十三章 鬼哭狼嚎

时间:2018-05-29作者:忘却的优

    医生次仁已经抬不起头来,一双黑多白少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又把目光定在唐明浩身上。他本来模样丑陋,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事情,我已经完全对他厌恶至极了,不管他是什么神经病,什么绝症还是其他什么,反正是下决心不会管他死活。至于牦牛山羊等物怎么出来,那也以后找人去研究,不用指望他。

    这么一来,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医生次仁,转身叫唐明浩跟我一起走。除了燕子外,所有人都失去耐心。

    许之午道:“本来我还想救你回去研究……结果看你模样,实在没那个心情了。”医生次仁眼睛咕噜噜乱转,哀哀的看着许之午,想说什么,但嘴里又说不出话来。燕子忽然冷冷的道:“就算我想救你。”顿了一顿,看看地上倒毙的牛羊,又看看唐明浩,目光最后才落在医生次仁身上,道,“就算他们不阻拦。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样动手。这本来是神的职责,该是他们来做。我不过是一个凡人,怎么能做神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你连话都说不出来,更加没办法了。”说罢双手一摊,转身要走。

    医生次仁已经完全没了力气,眼珠子都转动不了了,满脸哀求之色,似乎要流下泪来。我们没人再搭理他,开始商量要怎么走。我、老李以及许之午的意思是马上找出口回去。而燕子则意志坚决的要找到财宝才罢休。我不由得冒火连天的道:“都说了我们几个不要财宝不要财宝,你还非说一定要去找财宝。行,你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几人自己去找出口就是!”

    唐明浩本来有些神志不清的,在我的想象中,他当然是归我们照看了。岂料这个先人祖宗,燕子还没说话,他倒先接了话过去,道:“我跟着她。”说罢一指燕子。燕子一愣,不料唐明浩居然会帮她说话,正欲开口。唐明浩又抢过话去道:“只有她能救我……”说到这里,忽地神色一变,嘴巴一瘪,竟哇哇大哭起来,哭得涕泪齐下,惊天动地。

    “这……”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慌了手脚,不知他是这何用意。老李赶忙上去劝他,说我们肯定会想办法救他,又说许之午认识许多藏族高人,肯定可以救他。唐明浩依旧不为所动,号哭不止。我又连忙道:“要确实没办法,我们可以去找卓玛央金,她一定能救你。”

    唐明浩油盐不进,认我们怎么说,依旧还是哭还是哭,我很快没了耐心,一个大男人,哭得这般梨花带雨的,简直丢男人的脸。“算了,别和他废话,我们走。”我的意思是强行把他拖走,但一时情急,没有表达清楚。哪知这话又捅了大漏子,唐明浩立刻不依不饶起来:“你们要抛弃我,就像抛弃医生次仁一样,你们明明可以救他,你们……”

    我见他越来越说胡话,心想这里不能呆了,再呆下去,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事来。于是对老李一使眼色,两人各架起唐明浩的一只胳膊,也不管他如何挣扎哭闹,直接拖走。出乎意料的是,唐明浩的力气也变得小了很多,因此我们还算不十分费力。

    唐明浩虽然身上没了力气,但嘴里依旧不消停,继续哭叫:“你们明明可以把医生次仁的脑袋装在我身上,他就可以活命,我也可以活命,你们为什么不救人。你们这些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连地上那些牦牛都不如,要是不被你们弄死,还可以提供身体给医生次仁。你们这些畜生,婊.子养的!见死不救,我诅咒你们被米玛察玛嚼碎骨头吃光血肉……”下面一长串不堪入耳的话。

    唐明浩疯了!我想所有人都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因为他说的这些根本完全不是一个稍微有点正常思维的人能说的话,还装脑袋,还换身体,还米玛察玛!也难为他,居然想起用断命八骷髅鬼卒(藏.传佛教的一种神灵)之一的米玛察玛来诅咒我们。也算是有些文化涵养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走,往哪里走?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再往前,医生次仁以及地上的牛羊尸体明摆在那里,不像是出口的样子,因此也不可能。更要命的是,我已经完全丧失了方向感,根本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

    烦人的唐明浩还在哭喊大叫:“你们看,你们这些魔鬼,畜生!你们看,你们看见了牧羊人次仁的身体一点点腐烂,皮肉全部掉落在地下。你们这些冷血的魔鬼,你们都不救他,他多么可怜。他

    本以为医生次仁能让他永生!是你们这群畜生,你们毁了医生次仁和他。魔鬼!魔鬼!”

    “给老.子闭嘴!”我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恶狠狠的呵斥唐明浩。许之午连忙道:“小罗你别和他一般计较,他……他……他不正常。”

    “我知道他不正常,但这样鬼哭鬼叫的,还让不让人活!”我没好气的道。

    许之午犹豫了下,吞吞吐吐的道:“不然,我们给他做场法事吧,我看他好像被什么附身了。刚才他还说什么米玛察玛。一般人应该不知道这个的,何况,之前也没听谁说起他信藏.传.佛.教。”

    我看向老李,他应该知道。不料老李却摇摇头,说唐明浩一直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种种迹象看来,唐明浩确实不是一般的发疯了。很多东西我们没有看见,没有遇到,也许并不能说明他不存在,何况,强巴克山上的那些僵尸起尸无面等等,目前也一直没有个合理的解释。想到这里,我立刻心生敬畏起来。“看来真的是被……上身了?”我略去了“鬼”字没说,但大家都明白。

    老李沉吟道:“看起来是……可是我的桃木剑……”他的意思是桃木剑怎么不能辟邪,何况还是雷劈木。

    燕子语气里带着意思不易察觉的骄傲道:“你们汉人的桃木剑只能对汉人的鬼.神起作用。”

    “那怎么办呢?浩哥这样折腾下去,会死人的。”我道。

    燕子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道:“他刚才说道米玛察玛,那肯定是神灵的指示,我们须得按照他说的去做。”

    我晕,“你的意思是把医生次仁的脑袋割下来,换在他身上?而且还要去救什么牧羊人次仁?”我又气郁闷,“他的话,能信?”

    燕子立刻反驳我:“神灵的指示一定是对的。”然后大约觉得我对他们的“神灵“有所怀疑十分不应该,于是冷笑道,“你自己的手还没好呢,在这里唧唧哇哇大叫大嚷干什么!多操心你自己,别上伤口碰到唐明浩才是正事,不然到时候小命难保,还得求米玛察玛救命。”

    我听得气结,想反驳她两句,许之午却连忙赶上来非要替我架唐明浩,他的借口是我手伤未愈,不宜用力,但实际上肯定是燕子刚才那话他当真了,以为真的不能碰到唐明浩。不过也好,我乐得轻松,于是让开。

    的

    唐明浩还是不消停的,鬼哭狼嚎的一会我们是畜生魔鬼,一会又是医生次仁牧羊人次仁。我心浮气躁,烦乱的道:“鬼叫些什么东西!”

    然后燕子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话,她道:“他(唐明浩)没有胡说,也不是鬼叫。他的话是神灵米玛察玛的指示。”“草!什么时候了,还神灵神灵,人都要死了!”我心里暗骂。

    “神灵的指示是?”许之午不愧是藏学研究专家,立刻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问燕子(藏人本好相处,你尊敬他,他必定尊重你。要是你稍有轻慢之处,他立即翻脸不认人也极为正常。许之午乃是藏学专家,岂有不知这点之理),而燕子本来一副不想搭理我们的样子,眼见得许之午这般恭敬模样,神态随即不那么倨傲了。“米玛察玛是想告诉我们,医生次仁占用了牧羊人次仁的身体。但由于这两人的修行不够,再加上我们的到来,带来了外面肮脏的空气,所以牧羊人次仁的身体很快毁坏,而医生次仁如果没能在牧羊人次仁的身体毁坏之前找到合适的肉身,那么他也将随之消亡。”

    “那唐明浩说的……”许之午仍旧礼貌谦逊的道,“他说将医生次仁的脑袋换在他身上?我们……我们必须这么做么?”

    燕子皱着眉,有些为难的样子,默然不语。许之午连忙道:“我不是不相信米玛察玛的话……只是我们之中并没有医生,如何给他做手术?”

    我其实很想让许之午问下医生次仁如何侵占的牧羊人的身体,而牧羊人的身体又为何不朽,再者,他们既然这么神奇,那么是怎么从西藏到了云南的抚仙湖底的古城下的,还有,那些牛羊也是跟着牧羊人一起来的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