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百五十三章 研究下

时间:2018-05-29作者:忘却的优

    不过,刚才口气太冲,实在拉不下脸来问这话。想着等燕子不和我计较的时候再找机会吧。

    燕子对许之午的态度极为满意,她道:“米玛察玛的意思,唐明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我一听,大惊,顾不得还在生闷气,连忙道:“真的要换头?不会吧?”

    燕子慢条斯理的看了一眼我,道:“有动物也可以啊。”她一边说一边瞟了瞟地上的牦牛等物。我有些愚笨,心想:“不会用这些动物吧。都阴阳怪气的。”但是转念又想,就算会,总不可能叫我们这些去把那医生次仁的头给割下来,然后安装在某个地方吧,要真这样,那才是要人命。

    燕子看我们大家都没说话,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就算有人有那个胆子把医生次仁的脑袋割下来,可是,怎么缝上去呢,谁会?而且,好像不是把一个人头割下来那么简单。至少牧羊人次仁的身躯是完整的,全都是他自己的。而医生次仁——他怎么出现在牧羊人次仁的身体里,这个,我想也还值得大家研究下。”

    我道:“唐明浩说什么肉身不朽,什么不死这类的话,就是你现在说的这个意思了?把某人的脑袋给某个躯体,然后脑袋和躯体共生?”

    燕子有些犹疑,道:“说起来是这个意思,但这是神做的事情,我们根本做不到。”

    她话才一落音,唐明浩忽地又大喊大叫起来,说:“你们是恶魔,医生次仁死了,哈哈,牧羊人次仁也死了,哈哈……都死了。”

    转眼一看,果然医生次仁连眼珠子也不能转了,直挺挺的躺着,一动不动。我没想到他死得这么快,开始还气势汹汹的人,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的感慨。

    唐明浩又开始不消停了,他又道:“可怜的医生次仁,你其实还没死。可怜。”

    我听得胡言乱语的,想着在这儿再呆下去不是办法,不知道唐明浩会再出些什么状况来。于是叫大家赶紧走。

    许之午吞吞吐吐的道:“我看明浩他……脸色看起来也正常……就是眼神有点不对劲……不然,我们试试驱邪或者做法,看看能不能救他。”

    老李接过话道:“可是我的桃木剑……”

    我此时也有点动摇,毕竟目前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像开始我以为医生次仁不过是个神经病,结果岂知燕子居然说他们其实是两人,而真正的牧羊人次仁也存在,就是那具躯体,而和我们说话的是在他躯体里的是医生次仁,当然,那些牛羊畜生也肯定不是简单的物事了。这一切都好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

    “也许就像燕子说的那样,桃木剑真的只能对我们汉人的东西管用吧。”我道,“找个地方试着做下法,死马当活马医。”

    唐明浩一脸倨傲的看着我们:“你们这些俗人,永远不知道医生次仁的快乐。也不知道牧羊人次仁的快乐。我宁愿……”说到这里,他又犹豫了,“宁愿……宁愿……”说了两遍,又闭嘴不语。

    我不想再搭理唐明浩,他已经失常得不是正常人能沟通的了。或者说,我宁愿相信他是鬼上身了,只要知道是这么回事,我们这么多人,总能想到办法的。

    “好吧。我们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请米玛察玛……”燕子道,“既然医生次仁这样的人都出现了,想来附近应该有能做法事的地方。”

    这个……连许之午都不知道了,一切只能听燕子指挥。说罢,她一挥手,叫老李和许之午架走唐明浩,并嘱咐我说米玛察玛最不能见血,一见到血就兴奋,会噬咬人的血肉,而我手上有伤,最好赶紧离唐明浩远点。

    唐明浩让人烦躁之极,老李和许之午两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架着他,他一边挣扎不走一边往回看,说什么医生次仁还可以活命,不应该死。说完又哭,说我们肯定会抛弃他,就像抛弃医生次仁一样。

    燕子连忙用藏语很虔诚的对这唐明浩说了一大串话,唐明浩不依不饶,对燕子道:“你说什么我都不懂,你是不是想联合他们抛弃我,任我自生自灭?你个婊子!果然吃里扒外,连自己的同胞都不救。”

    燕子一急,眼里差点掉下泪来,但还是毕恭毕敬的对唐明浩用藏语继续念叨什么。许之午能听懂藏语,但又不好问

    他,只得在心里胡乱猜测一通。

    可是不管燕子念叨多久,唐明浩根本不买账,依旧说什么听不懂。燕子终于放弃,不再说话,带着我们七拐八拐的不知要拐向哪里。唐明浩依旧大叫医生次仁还活着,要我们去救人。谁都不再管他。连老李脸上也显出不耐烦的神色来。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拐向了什么方位,我们居然到了一个狭小的暗室当中。暗室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桌子和上面三个半圆的黑色的碗状物以外,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不知燕子究竟是本来就知道呢,还是误打误撞进来的。

    “好了。”燕子叫我们停下,把唐明浩推在那桌子边盘坐在地,叫许之午和老李摁住他,她自己恭恭敬敬的跪下去叩了三个头,然后先用藏语说了一遍什么,又用汉语道:“尊贵的米玛察玛,请你指示你的子民边珍。”唐明浩被按得死死的,不能动,于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燕子。

    燕子神色一变,颇有些害怕的颤.声道:“尊贵的米玛察玛,请您通过这个汉人之口告诉您的子民边珍,是否该放下医生次仁?”我想她肯定是以为唐明浩是神仙上身了。

    唐明浩还是没有动静。燕子无奈,不敢起身,又继续道:“那么,请您告诉您的子民边珍,扎西所说的宝物在哪里?”

    唐明浩无动于衷。燕子已经无计可施了,规规矩矩的磕了头,道:“那么,我给您老人家上香吧,仓促简陋,请不要嫌弃。”

    唐明浩终于开口,他道:“医生次仁还没死,我迟早会死。”燕子不敢接话,但又不能不接,于是道:“米玛察玛你是无上的神灵。”说罢将那桌上的一只黑色半圆碗轻轻挪了挪,然后将她那奇怪的小布袋又掏将出来,抖出一点来在那碗里,然后轻手轻脚的点燃,待它冒出烟来,她又规规矩矩的在唐明浩身前跪下不语。

    袅袅白烟从唐明浩眼前飘过,慢慢的,他的的神色变得柔和起来,眼神也不那么茫然了。燕子嘴里念着的应该是经文吧,藏语,依旧听不懂。看许之午的眼色,他倒像很奇怪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那“香”快要燃尽了,唐明浩居然一下子萎顿下来,软绵绵的,要不是老李和许之午抓着,他肯定都哧溜一下子倒在地上了。

    燕子还是不敢抬头,规规矩矩的跪着,依旧念诵经文。等着把香燃尽,许之午道:“可以了。燕子……不边珍,你的大功告成了。”

    我这才注意到刚才燕子是在口口声声说子民边珍云云,想来边珍才是她的真名,而燕子不过是个化名罢了,不过,我宁愿还是叫她燕子,至少这样比较有些不那么见外。

    燕子不以为意许之午叫她边珍,她站起身来,道:“要是有一种血的话,可以更快的送走米玛察玛。”说罢俯身低头去看那桌上的三只碗,看了半晌,又道,“本来我指望米玛察玛能让唐明浩代言,告诉我们一些事情的,看来,他毕竟是汉人。米玛察玛不肯说。”

    我……我有些怀疑,她怎么这么两下就送走了所谓的米玛察玛,让唐明浩消停了下来。难道她手里的那个“香”那么有神力?

    “也许……”燕子忽然又说了句让我们惊慌失措的话,她道,“也许,你们不会相信,其实唐明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医生次仁没有死,而且,他也不会死。唐明浩自己会不会死,这个我不清楚了。但是,既然米玛察玛这么说了,那么我想……也许,大概也会吧。”

    “医生次仁没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呢?他明明……明明……”

    燕子面色凝重,道:“我听说神有一种技能,可以让一个人进驻到另一个人的躯壳里去,通过这种手段让人长生不死。要是神愿意,他还可以大发慈悲的让那具躯体也永远不朽。”

    有没有神我不知道,可是燕子的话总让我觉得有一种彻骨透心的恐惧感,好像我们随时都要成为某个躯壳或者被进驻到别人身体里一样。

    “那……你难道还要我们回去救医生次仁?”许之午慢腾腾的道,“这个我们能有办法么?”

    我道:“总不可能是剥开牧羊人次仁的身体,然后在里面找到医生次仁吧?”说着话的时候,想象着这种场景,不寒而栗。

    老李道:“可是牧羊人次仁的身体本来就毁坏了,医生次仁不是刚好可以出来的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