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百五十五章 放过

时间:2018-06-12作者:忘却的优

    又是这句话,我都听烦了,不鸟他。没人搭理他。他不觉无趣,更是一本正经的不断重复说医生次仁没死怎样怎样。</p>

    燕子很是愠怒,但又不敢发作,极力作出好脾气的样子来,对唐明浩道:“米玛察玛,请你放过这个可怜的汉人。”</p>

    唐明浩鄙夷的看着燕子,反问道:“可怜的汉人?”</p>

    燕子不敢抬头,“嗯。”她道。</p>

    “对哦,也是。我是可怜的汉人。”唐明浩又来一句没头没尾话,说完陷入沉思,完全忘记了他刚才在哭着闹着要用那个碗盛红色的水喝。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想着他应该正常了吧。</p>

    老李和许之午也来商量说一定要赶紧出去,不然唐明浩这么下去,就算他不死,我们也要被折磨死。燕子完全不通情理,她一口咬定必须找到财宝,不然就算出去了,扎西也不会让她好过。</p>

    这倒奇了怪了。“扎西不是你爸爸么?”我问她。</p>

    燕子面色尴尬,轻咳一声,低声道:“当时因为马大娘逼得紧,他们又狡猾,扎西怕你们不相信我们,所以才假装我们俩是父女,其实我不过是他的手下,他吩咐了什么事,我就必须做到,不然的话,回去也是死。你们……你们不知道我们的家规多么重。我这样,至少要被宰掉一只手。一个女孩子,被齐齐的从手腕那里割掉整只手,你们说,我能不害怕吗?”说到最后,她声音略略颤抖,很是惊恐。</p>

    “没事。”许之午道,“我好歹认识些藏族高人,到时候随便找个人给你求情就是。”他轻描淡写的道,“扎西会有多高的身份呢,不行的话,我找活.佛给你求情,这样子总行了吧?”</p>

    老李跟着道:“对对,想必扎西应该会给这个面子的。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先想办法出去吧。你一个女孩子,总遇到这些怪物,长久的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总不是办法。”</p>

    老李一席话说罢,燕子神情变得很是柔和起来,她看看老李,又看看那桌子和它上面的头盖骨碗,轻轻咬着手指头,似乎在下决心了。</p>

    “我知道出去的路。哈哈。”正在大家等着燕子决定时,唐明浩忽然毫无预警的大笑起来,边笑边说,“我记得,我来过。当时有人带我进来的。”</p>

    又在说疯话!要不是看在他和老李关系那么铁的份上,我真会毫不客气的摆脸色给他看。“不理他。”我对燕子道,“赶紧想办法找到出口吧。看你刚才带我们到这间暗室来,你好像也知道一些眉目,并不是对这里一无所知。”</p>

    燕子微微愣了下,随即很坦白的道:“扎西给我讲过这里的一些情况。可是……他说得好像也有些不对,比如开始的那些活死人,他根本没有提起,所以我才会那么惊慌。”</p>

    我正待说那你为什么知道把我的手弄伤用血开门,但才一张嘴,唐明浩却又抢了先,他大笑道:“你们给我喝了用那碗盛的红色的水,我就告诉你们怎么出去。我知道,当初有个红

    衣喇.嘛带我进来的。”</p>

    我讨厌他这样胡言乱语,打断人的正常思路,毫不客气的对他恶狠狠的吼道:“闭嘴!”</p>

    唐明浩这下还真的被我的气势吓住了,马上低眉顺眼,嗫嗫嚅嚅的,不敢再说什么。“燕子你继续。”我道。</p>

    “罗技师,明浩他是有点不正常,你也不要这么凶,吓着他了。”老李委婉的叫我收敛下脾气。我立马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连忙向唐明浩说对不起。</p>

    “我好像记得一些关于出口的事情。”唐明浩稍微呆了下,又迷迷糊糊的道,“有个用人胫骨做的门闩,闩在那里。好多人,我们好多人都进来了。国王还说感谢我们对国家的贡献。我……我……我记得好像有一群……不对,是三四个武士,骑着马,在前面带路,把我们带在这里来的。”</p>

    唐明浩真的是被鬼上身了,我开始相信是有“鬼”想通过他的嘴告诉我们一些事情。但是,问题好像是,他说话前后不一致,刚开始是一个红衣喇.嘛带他进来,一下子又变成三四个骑士。</p>

    我看着老李和许之午,想问问他们是什么看法,还没开口,许之午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叫我先听唐明浩说完。</p>

    可惜唐明浩说完这几句,神情又萎靡起来,自顾自的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他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会儿脸上冒出大滴的冷汗来。</p>

    老李悄悄的低声对我们道:“这好像是巫师巫婆下阴间的样子。”我瞅了他一眼,心想,明明都是藏族的事了,你还来说这些我们的民间巫术,鬼都知道那些都是骗人。不过嘴上没有说出来,只是神色有些不相信。</p>

    许之午问燕子:“我记得神灵找替身代言,会找专门有修为的喇.嘛或者其他指定的有灵力的人……可是唐明浩,他并符合这些情况,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汉人,怎么可能会这样?米玛察玛怎么会找他?”</p>

    燕子沉吟了下,面带惧色,忧虑的道:“不……这不像是米玛察玛……好像有两位神灵,可是……神灵说话不是这样,我见过拉萨的预言师,他们说话不像这样。”(预言师:早前也称预言官,专门作为某个神灵的代言人,在遇到重大事件时,传达神灵的态度和旨意。)</p>

    这事,只有许之午够资格和她讨论,我们只有听着的份。</p>

    然而唐明浩闭了会儿眼睛,又疲惫的道:“你们这些人,明明入口处的人都已经告诉你们了,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过着属于它们自己的平静生活,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们表演耕植农牧之乐,然后又全体倒地,再做出愤怒的情形来,这么明显的提示,你们都不懂,居然还要一意孤行。”</p>

    我立刻想起那大门外的倒酥油茶以及转经等各色人来,莫非他说的是这个?有点像。</p>

    “请神灵宽恕。”燕子即刻跪倒在地,行大叩拜之礼,低低的道。</p>

    唐明浩眼皮也不抬,脸上汗珠滴落,似乎在有着极为激烈的挣扎

    。过了一会儿,他双眼倏地睁开,目露精光,厉声对我们道:“用碗将红色的水盛来,我就带你们出去。”</p>

    燕子跪倒在地,全身微微发抖,低声道:“请神灵明示,红色的水是什么?”</p>

    唐明浩两眼一翻,鼻孔朝天,道:“这个你都不知道么?这里有的是红色的水!必须给我用这碗盛来,快点快点!”他语带愠怒的道,“我对这个汉人已经够仁慈了。你要再磨蹭,我就不客气了!”</p>

    事情再明白不过了,确实,是有“人”侵入了唐明浩的身体,而不是他神经有问题。“这……”我看着老李,老李看着燕子,又去看许之午。显然许之午也慌了手脚,“大……大仙……不,尊贵的米玛察玛,我们……我们确实不知道怎么去找红色的水,请您明示……是不是要乱.伦血?”</p>

    乱.伦血?第一次听说。什么东西?</p>

    “我不是米玛察玛!”唐明浩厌恶的道,“什么乱.伦血!我不知道!我只要红色的红色的!”他两手各抓住一只头盖骨碗恶狠狠的道,“你们再不去找,我就弄死这汉人!”话音一落,两手把碗往桌上一放,卡住自己脖子,整个人脸色顿时变得通红,“你们去不去!去不去!”他边掐边费劲的从嗓子里发出声音来。</p>

    “去去去……”我们全部慌了神,连忙低声下气说好话。</p>

    “这还差不多。”唐明浩松开手,呼吸顺畅了些,他满意的道,“既然这样,你们赶快去给我找来,赶快。晚了你们就等着给这汉人收尸!”然后又道,“对了,把医生次仁给我弄过来。”</p>

    大伙儿一愣,不知他为何又提到医生次仁,就反应迟钝了那么几秒钟,他立即又死死卡住自己的脖子,这次下手更狠,唐明浩的舌头立马伸出来,就缩不回去。老李顿时慌了神,连忙告饶,说马上照办,只求他不要为难唐明浩。</p>

    说归说,但大家毕竟不可能马上就走,唐明浩也一直掐着自己的脖子,也不见松劲,他的脸已经变得青紫了。“你先松手……”我试图和他讲条件。</p>

    唐明浩面色一沉,手上力道更重,整个人眼看马上就要窒息了。“好好好,我们去。马上去。”说罢老李拉着燕子叫她赶紧带路去把医生次仁弄过来,又叫我和许之午去找红色的水。</p>

    不敢怠慢,所有人立马一瞬间闪离这间暗室。</p>

    其实我们根本不可能分开行动,只有燕子一人知道一点点路,放开任何一个人出去乱走,只怕就再也走不回来。</p>

    “还是先去把那玩意儿医生次仁弄过来再说。”我道,“红色的水,我想了半天,估计就是血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是红色的东西。而且那头盖骨碗也像是血凝结久了的颜色。总之,我们把医生次仁弄过去,然后谁再舍命一点,放点血在碗里,应该没问题的了。”</p>

    许之午犹豫了下,道:“据我所知,祭祀某些神灵是需要伦血的。万一真是这样……那……那……”</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