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百五十七章 洞顶石壁

时间:2018-06-12作者:忘却的优

    正在此时,洞里忽地万籁俱寂,万象俱灭。不等人回过神来,所有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根本没有出现没有发生一样。</p>

    我惊吓之下,已经完全没有了正常思维,战战兢兢的问老李:“老李……怎……怎么了……”</p>

    老李一脸阴沉,气势极为吓人,沉着脸道:“邪物!鬼怪!”</p>

    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我完全失去了辨别力,老李说是鬼怪,就认为是鬼怪。大凡是中国人,不管他受过多少的教育,不管信奉什么,只要提到鬼怪,心里总还是有或多或少的阴影,我也不例外。因此听说是鬼怪以后,脑子轰的一下,全懵了。难怪自己会觉得不对劲,难怪会脑子忽然十分清明,原来是自小就对鬼怪邪异之物十分敏感的身体在向我发出不对劲的信号。</p>

    这方面我完全不懂,只能求助的看着老李,他是正宗茅山弟子,会有办法的。</p>

    果然,老李又从贴身的衣服里往外掏什么东西。半晌,他拿出一把小黑木剑来,虽然在惊惶之下,我还是认出来了,当初在强巴克山上的时候,他也用过这个东西——是雷劈桃木剑。但当日并没起到作用,今天……想到这里,我不敢往下想……</p>

    “……”老李对自己的桃木剑也不是十分有把握,他欲言又止,举着桃木剑,也不知道该先驱那一方的邪,而且现在它们都通通消失了,找不到踪影。</p>

    不过,要是真有鬼怪在的话,老李应该能找到吧,以他的功力来说,应该不是大问题。我真的完全已经把希望放在老李身上了,这些事,我完全没有办法的。</p>

    老李大约也自知责任重大,壮着胆子起身,口中念念有词,将桃木剑横在胸前,小心翼翼的朝刚才出现许之午祖父的那块走去,说是走,其实双脚的架势看起来更多像是准备随时拔腿而逃。</p>

    老李每走一步,我就跟着心猛的跳一下,不知道他那桃木剑会劈出个什么样的恶鬼来,又不知周围会在什么情况下,猛地又出现刚才那样的场景。</p>

    “咔!”一个很细微但极为清晰的声音兀的响起,老李吓得连连往后退,回头一看,他脸上居然全是大滴的冷汗。我跟着心里一紧,又不知道那响声究竟是什么事物发出来的,更是害怕。</p>

    老李退后两步,紧张的举着桃木剑,预备随时劈下去的样子,但两腿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罗技师……”他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但又根本掩饰不住,“罗……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p>

    我点点头,想说听到了,但是紧张得喉咙里竟发不出字的音节来。</p>

    老李见我没有回答,也没再问,保持着身子之前的姿势,脑袋慢慢的转来转去,眼睛警惕的巡视周围任何风吹草动的情况。</p>

    然而,让人郁闷的是,直到我紧张害怕得自己都麻木了,那些奇怪的现象都没有再出现过,洞里的气氛安详得不能再安详。</p>

    “老李……也

    许……没什么事了……”我犹豫不决的想叫老李过来坐下休息会,“再说……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人……正气足,应该……应该……”连说两个应该,本想是说应该没有鬼怪敢来的,但是想到刚才的场景,心有余悸,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p>

    老李其实心里也害怕,见我叫他休息,连忙过来挨着我坐下。洞里安静得我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心“咚咚”的跳的声音,看来他的恐惧完全不在我之下,只是因为想保护我们(也许是这样),所以才壮着胆子去的。</p>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感激的看了看老李。他只顾自己大口的喘气,根本不管我眼色如何。</p>

    “罗练……”马亚提斯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他老人家额前的头发完全被冷汗打湿,浅蓝的眼睛里全是恐惧,“罗练,李增……那是我祖父……”他结结巴巴的道。</p>

    自然应该是说的那些纳.粹军官了。“哦……你祖父死了么?”我说的纯粹就是废话。</p>

    马亚提斯道:“当然,可是……当年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死的,所有回到德国的队员都说我祖父和几个同伴一起失踪了……”说到这里,他低下头去,自言自语似地用德语说着什么,我听不懂,也不去管他。</p>

    老李渐渐气息稳定了下来,他道:“罗技师,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出现那些东西,按道理来说,如果真是鬼怪的话,雷劈过的桃木做剑,应该是没有任何鬼怪能躲过的。可是,为什么我请出桃木剑来,居然半点反应都没?”</p>

    我茫然的摇摇头,想说强巴克山上我们以为是鬼怪的起尸,不是用桃木剑也没有办法的么?可是,转念一想,那个是活生生的能触摸到的东西,说它不是鬼怪也是可以理解。那之前凭空出现的影像,这个怎么解释,除了鬼怪以外好像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说得通。但既然是鬼怪作祟,怎么可能不怕桃木剑呢?</p>

    “不知道。”我摇摇头,爱莫能助。</p>

    老李低下头自去思考。</p>

    过了一会,我惊吓过度,一时竟疲倦之极,感觉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老李,我想睡会。”我恹恹的道。</p>

    老李想也没想,直接道:“别睡,怕你心思太重,万一做噩梦,出现幻象的话,只怕连神仙都救不了你。”</p>

    可是,我真的很困很困,老李再说什么,都不想管了,先睡一觉再说,就算死也要睡!</p>

    “不行,撑不住,真的要睡。”我闭着眼睛,把头埋在胸前,就要打瞌睡。不料老李竟然抓着我的胳膊使劲摇:“罗技师!罗技师!你看!”又带着惊恐。</p>

    我只道是老李不想我睡觉,怕我出事,故意演的戏。因此也不管他,头也不抬,迷迷糊糊的问他怎么了。</p>

    “出来了……又出来了……”老李手和声音都开始打哆嗦。</p>

    我一惊,立马意识到老李不是在哄我,抬头一看,竟是一只大嘴怪

    摇摇晃晃的朝我们走来,但是目光又不是看着我们,而是盯着我们身后的某处。</p>

    我顺着它那目光往后一看,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没!那肯定就是冲我们来的了。我大骇,连忙拉着老李就往一边跑,马亚提斯跟着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抱头滚向我们脚边,同时嘴里大叫:“……”是德语,听不懂。</p>

    不过我们自顾不暇,哪里管得上他在说什么。拉着老李赶紧往一边跑,想找个角落隐蔽起来。刚跑出去几步,那大嘴怪竟又转过身去,依旧没看我们一眼,摇摇晃晃的悠闲的走开了。</p>

    我惊魂未定,目瞪口呆的看着它一步步走远,完全不知作何反应。</p>

    “没……没看到……我们。”老李低声道。我点点头,表示明白。想说找个地方躲着休息下,或者叫他用桃木剑除掉那大嘴怪,可是心里实在有些没底,两次危急的情况下,桃木剑都没有发挥出半点传说中神奇的效力来。</p>

    慢慢的,大嘴怪摇摇晃晃的走得不见了,我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绕是如此,我被吓了个半死。</p>

    “我们……赶紧走吧……”我真恨不得马上就能飞出这个洞,回去立即投入训练,只有见到大群大群的人,才能消除我对深不可测的黑暗的恐慌。</p>

    “……”我话才落音,马亚提斯又是一声鬼叫,还是德语。</p>

    “什么事?”我转身没好气的问他,也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何异常情况。</p>

    “……”马亚提斯又说出一串德语,然后又意识到我们不懂,改用汉语惊恐万分的道:“看顶上,头顶……”</p>

    我抬头一看,这下可是奇了怪了,头顶上竟然像在放一个画面不甚清晰的电影一样,是电影,那种距离感很明显,和刚才的大嘴怪之流就在身边出现的情形不一样,就像一个黑白又略带着点色彩的无声电影一样。许多藏族人,密密麻麻的,满脸喜色的朝一个地方蜂拥而去,前面领头一个带着高高王冠的人,神色肃穆,不住回头,似乎是在吩咐大家保持秩序。</p>

    成千上万的人潮水一样不住的往前涌,但又个个都规规矩矩的,没有发生半点推搡拥挤争吵之事,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就是无数个人头不停的攒动着。</p>

    画面开始还清晰,慢慢一会就模糊起来,到后来完全融入在洞顶石壁上,消失得无影无踪。</p>

    我隐隐约约有些明白了,老李不是说这里所有出现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思维作怪吗?桃木剑之所以没效力,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因为都是我们的思维所致,又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所以……</p>

    不过转念一想,又好像不对,不可能我们三个人都想到一处去了,只有想到一处去,我们才能同时看见相同的东西……但是,我可以发誓,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里会出现纳.粹军官,顶多马亚提斯会这么想,他祖父不是希姆莱的手下吗?只是,他的想法,怎么会影响这么大,会导致我们都看见他所想所思所致的场面?</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