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百六十章 九具尸体

时间:2018-06-12作者:忘却的优

    老李殿后,我快爬到洞口的时候,马亚提斯甚至还主动伸手来拉我一把。我站起身来,刚想拍拍身上的灰,马亚提斯笑得无比灿烂的指了指身后,叫我看。</p>

    我一看,立时目瞪口呆。那地上,横七竖八的竟然有十来具尸体。有身着开始外面洞里出现的二战时,纳.粹军官服装的人,也还有一个穿着中式长衫的。乱糟糟的倒了一地。除了这些死人外,哪里有半点出口的影子!难怪马亚提斯笑得那么灿烂那么不怀好意,原来是报复我们逼他打头阵,故意引诱我们来着。</p>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马亚提斯,拳头握得格格作响,只恨不得一拳过去,他立即满脸开花。正在这时,老李出来了,他见我怒气冲冲的样子,赶忙一把拉住我,问怎么回事。</p>

    我恨恨的道:“怎么回事?你看看地上的尸体,这明明就是条绝路。这玩意马亚提斯居然也不事先吭一声,还装出那么高兴的样子来,摆明了就是报复我们!”</p>

    老李摆摆手,叫我不要冲动。又说我们自己不对在先,确实不应该叫马亚提斯先进来,他毕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云云。很明显,这话是说给马亚提斯听的。</p>

    我立即明白老李的意思,不能马上和马亚提斯撕破脸,就像他不会和我们翻脸一样,毕竟双方都还有利用价值。于是瞪了马亚提斯几眼,算是表达自己的愤怒了。</p>

    马亚提斯依旧是笑容满面的,满脸无辜。没有表露出任何其他情绪来。我已经知道他就这副德性,心下告诫自己对他一定要多多提防。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毕竟现在大家谁都不能得罪,谁都有用。</p>

    “好吧,先看看地上这些死人。”我咬牙切齿的道。说到死人,好像一般地方,要是狭小的空间里摆上这么接近十具尸体,不管过多少年,肯定是有腐尸味的,但是,这里好像没有。不是好像没有,是确定……可以完全确定没有,只是一股非常浓重的火药味充斥了整个鼻腔。让人连气都喘不过来。</p>

    “老李,怎么这么重的火药味?”我捂着鼻子道,“真像是被炸开的一样。”</p>

    老李拿着灯对着尸体来来回回的巡梭一遍。不得不说的是,强巴恪山上的遭遇给了我和老李极大的心理培训。面对这么多倒地的尸体,马亚提斯笑过之后,我叫他多看几眼地上的尸体,他看了几下,就面无人色了,而我和老李根本就若无其事。</p>

    老李打着灯,我嫌有些尸体没看清楚,指挥他:“等……再照下那个中国老头子,对,就是这里。”老李面不改色的将灯对准一穿长衫的老头子尸体上,问我:“是这个吗?”</p>

    “对对,就是……”我不敢走近去看,不过仍旧用手指指点点的道,“你看这个眼镜,还有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不是和我们看到的画面上的人很像?”</p>

    老李连连点头,一只捂着鼻子,一边瓮声瓮气的道:“是是,我也看出来了,只是后来那老头不是身体好像突然干瘪了一样的死了么?这里……看不清他身体是不是干瘪的,都死了快一百年的人了!”</p>

    马亚提斯有些摇晃的走过来,道:“这是许之午的祖父……你们难道不知道么?”</p>

    我又想起空中突然出现这个老头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现的直觉,就是无缘无故的觉得这就是许之午祖父。因此,马亚提斯这么一说,也就相信了。</p>

    马亚提斯继续沉痛的道:“你们要知道,躺在这地上的,全都是为第三帝国牺牲的烈士……是忠诚于元首的战士……”</p>

    “打住打住!”我连忙制止马亚提斯的抒情,道,“你直接说这是什么人,至于他们是烈士战士,这个和我们没有关系。”</p>

    马亚提斯没有理会我,盯着地上纳.粹军官的尸体,怔怔的眼眶就泛红了,“其中还包括我的祖父。他老人家的照片我只在父亲小时候的合影里面见过。不想,有生之年见到他,居然会是一堆枯骨……他的故事,父亲自小就给我讲,不知听了多少遍……没想到自小就崇拜的祖父,居然会在中国这么糟糕的地下……变成一堆面目不清的白骨……”</p>

    我可以肯定马亚提斯中文不是一般的好,几句话下来,声泪俱下,居然让我觉得也有些凄然,跟着莫名的伤感起来。</p>

    好在老李说了一句很喜感的话,他说:“没事没事,不是衣服这些都还是好好的嘛,又没有变成灰。”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可是一对照马亚提斯的话,就喜感之极,让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李,你……”</p>

    老李无辜的看着我,“怎么,罗技师?”</p>

    估计说了,老李也不明白,于是我摇摇头,说没什么。马亚提斯伤感完毕,有些激动的要去翻看那些纳.粹军官的胸牌,说他祖父的胸牌是hbj76089。又说一定要将祖父的一点遗物带回德国去,让他的子孙凭吊。</p>

    我不知就里,听他说胸牌号说得有模有样,不知是计,就任他去。</p>

    不过,马亚提斯也是不知深浅,要是他经过强巴恪山上的各种“尸变”,想必是没有勇气说去翻看尸体,说不定一不小心,倒在地上的尸体们都一下子翻身爬起来,变成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玩意儿,向我们杀来了。因此他执意要求一具具的翻看尸体的时候,我和老李都站得远远的,并且随时做好准备拔腿就往外逃的准备。</p>

    马亚提斯开始还是规规矩矩的捂着鼻子一具具查看倒在地上的纳.粹分子尸体,不过到后来,他就不时的瞟向许之午祖父,我和老李都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的盯着他,他好像有所畏惧,看几眼,又埋头去翻其他尸体。说来也奇怪,那些尸体竟然都没风化,马亚提斯不是轻手轻脚的人,但所有尸体的衣服都没有一点被他损坏的样子。</p>

    盯着马亚提斯也很无聊,我趁机数清楚了连着许之午祖父在内一共是九具尸体。</p>

    过了一会儿,每具纳.粹尸体都已经翻遍了,并没有找到传说中马亚提斯祖父的胸牌,而且所有人的衣服都没有胸牌,但他居然还仔仔细细的找了个遍。这事好像不对劲,我也忽然想起以前见过所有的纳.粹军服图片上并没有编号一说。</p>

    &n

    bsp;  “马亚提斯,找到了没?”我故意问道。</p>

    马亚提斯站起身来,擦擦脸上的汗,有些失望的道:“没有,不过……不过我父亲说过的,我想……也许应该在许季书身上也说不定。”说完他欲转身找许季书尸体走去。</p>

    “等等……”老李发话了,“许季书是我们中国人,既然今天我和罗技师作为同为中国人的晚辈,在这里碰到他老人家的骨骸,就应该由我们来收敛他老人家,让他入土为安,这事断断不能让外人插手,否则……日后说给许之午听,他要知道我们两人居然任由一个外国人来翻检他祖父的尸骨,那肯定是要和我们拼命的。”说到这里,他转头问我,“你说是吧,罗技师?”</p>

    我立即明白老李也看出端倪来了,八成是马亚提斯想在尸体身上找什么东西,编了个借口,但是结果又没在德国死人身上找到,自然把目光转向许季书了。</p>

    于是我连忙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道:“就是就是,要是之午大哥知道他祖父暴尸荒野,而我们两个还袖手旁观的话,传出去我们都没脸见人。”</p>

    老李满意的看看我,使了个眼色,又道:“那我们去整理下徐老先生的仪容以便收敛。”</p>

    马亚提斯被我和老李的一唱一和弄得无言以对,他想先下手为强,但我和老李已经气势汹汹的走过去了。他是识相的人,不敢公然和我们作对,讷讷的站在那里,想拔腿走,又十分不甘心的看着许季书的尸体,不舍得走。</p>

    我和老李走过去,老李把灯交给我照着,顾不得其他,直接无视站在身旁的马亚提斯,伸手就往许季书衣服上摸索。我对能找到什么东西完全是没概念的,因此茫然的看着老李先伸手往他怀里探去,不由得有些恶心。</p>

    哪知就在我恶心的当儿,老李面色一喜,到:“罗技师,你赶紧拿着……”说罢从许季书怀里抽出一个厚厚的线装本子来。他一伸手,马亚提斯跟着双眼露出贪恋的目光来,也跟着想去接。我见他面色一动,已知他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连忙伸手接过来,末了狠狠的瞪他几眼。</p>

    马亚提斯心有不甘的舔舔嘴皮子,又转头去全神贯注的看老李。</p>

    我接过这线装本子,不敢随便翻看,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哈合适,只得拿在手里,等着老李那边搜完了过来。</p>

    大概马亚提斯看得老李有些不自在,他抬眼看着马亚提斯,道:“怎么?难道你对收敛死人很有兴趣?”</p>

    马亚提斯立即滴水不漏的回答:“我知道你是道家弟子,收敛尸体肯定有一些特俗的仪式,而我又对中国传统的本土文化十分感兴趣,所以想……看看。”</p>

    老李冷声道:“难道你不知道道家人做事,最忌讳别人在旁边碍手碍脚么?罗技师不是都没有你站得这么近?”</p>

    马亚提斯脸色立即变得有些不好看,但是又不走开,仍就厚脸皮的站在老李手边。而且,我看的真切,他眼里渐渐露出一些杀机!</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