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483章 羊皮毡子藏袍

时间:2018-06-12作者:忘却的优

    ”我一看他们的神色,好像胸有成竹一样。不由得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卓玛央金微微一笑,轻蔑的左右看了看押着她的两个德国人,道:“他们不是自以为聪明吗?我就让他们聪明一回好了。”

    说到这里,我隐约有些明白了,不过又有些不明白。看卓玛央金的架势,其实德国佬根本不能拿她怎么样的。但是……莫非——她是故意的?所以她的手下众人跟在后面也不动手,不然的话,随便露两手,召唤几个类似于茧人的怪物来,德国佬他们还不吓得屁滚尿流?看来还真是这样了。如果真是故意让德国佬抓住的话,那也应该有个目的,可是,好像我没有看出有什么目的值得她冒这么大的险。

    里斯克不是白痴,他听得卓玛央金这么一说,脸色大变,紧张的看着我,看我怎么回答。同时马亚提斯也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卓玛央金肯定是有戏要我配合她唱,不防配合她一下。于是不慌不忙的道:“那要怎么办?”

    这时,卓玛央金忽然换成大多数藏族人都能听懂的四川话,道:“我是故意的,故意要在这里把他们一网打尽,这些德国人实在太过分,打七层宝塔的主意已经不是一两代的人的事情。早就想下手,就是爷爷不让。现在正好有机会。”幸好,在西藏平时接触的大多都是四川人,四川话基本就是西藏的普通话,所以我能听懂。当然她这是防着德国佬。他们懂普通话,懂藏语,却不一定能懂四川话。卓玛央金果然心思缜密。

    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没错,卓玛央金有她自己的打算。“那……”我只管配合就是,不用把话问得很明白,卓玛央金也是聪明人,立即接过话去,仍旧用四川话道:“你们身后靠着的岩石,里面流动着的火红色的东西全是被封印的怪物,七层宝塔里所有的怪物,这里都有。你和老李所需要的就是用你们的血滴在岩石上,引出怪物来就行。其余的事情我自由安排。”

    “那万一跑不掉呢?”她说得太简单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能轻易的干掉德国佬,我们还能不受牵连,全身而退。

    卓玛央金忽地有些凄然的道:“跑不掉就什么关系,反正人不过是一死,要死,大家死在一起也好。”这下变回普通话了。德国佬立即听明白了,马亚提斯和里斯克同时一声惊呼,争相向汉斯翻译卓玛央金的话。汉斯脸色立刻变得惨白,抓住卓玛央金胳膊的手不由自主的松了下来,才押着卓玛央金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候的那种骄横马上变成死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卓玛央金,大声的说了几句德语。里斯克马上跟着翻译:“卓玛央金女士,你竟然就是为了能和罗练死在一起,所以才故意让我们抓住你,故意同意带我们来找他要地图?”

    卓玛央金淡然的点点头,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对我的心意,听到这话,虽然是德国佬的猜测,但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什么滋味的滋味。

    我们还没行动,在一片火红闪烁的流光中,众人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神情各异,面色阴晴不一。

    德国佬们被卓玛央金的镇定震住了,里斯克也慢慢松开抓着卓玛央金的手。卓玛央金得了自由,冷笑一声,回头看了看仍然将枪瞄准她的斯塔方,然后略略将脸一偏,朝卓噶使了使眼色。卓噶轻轻点点头,朝我和老李走来。卓玛央金脚下一动,也想走,哪知汉斯和里斯克立马伸手挡住她。

    实在是欺人太甚,我心里的火立刻蹭蹭的窜起来,就要上前动手。卓噶连忙一把抓住我,我还没回过神来,只觉手背上一凉,低头一看,血已经汨汨的流出来了。“你?!”我又惊又怒,举起手的另外一只手,不知道手不是该朝她脸上扇去。卓噶抱歉的笑笑,指了指卓玛央金,意思是她的主意。我这才猛然想起她说的用血做引子的话,高举着的手终于慢慢放下来。

    再看卓玛央金,她身后的手下人,慢慢的以合围之势将斯塔方等人围住了,而她自己也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位置调整道空隙中。汉斯等人全部都在关注我们这边,一时竟没有察觉。

    而卓噶,这么一小会时间,早已经也在老李手上划了一刀,紧接着往后一退,将藏刀握在手里,竟是为我们防守的架势。

    卓玛央金待她给我们两人都放了血,带着戏谑和怜悯的口气对汉斯他们道:“也许,你们可以见到死去的马——”“马”字还没落音,她敏捷的朝后一跳,同时朝我大喊:“抹血!”我顺势将手背速度往岩石上蹭,那边她的手下已经动手将汉斯他们推了过来。岩石上一沾人血,卓噶敏捷的抓住我和老李的袖子,拉着我们就跑。

    这所有的动作前后不过两三秒时间,说时迟那时快,我们刚跑开两步,晕头转向的德国佬们就跌跌撞撞的撞向岩石这边来了。火红的光线忽地暗下来,跟着马上就有无数“扑哧扑通”的声音响起。德国佬们一片鬼叫。

    同时不等我们喘气,卓玛央金一声呼喝,众人立即朝大祭台旁边飞奔。

    快到祭台时,卓玛央金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来,紧挨着左下角一拧,祭台立即扎扎的开出一道门来。不等招呼,众人立即哦蜂拥进去。一进去,卓玛央金立即将门关上。

    我气喘吁吁,没搞懂是什么状况,门内还点有几盏酥油灯,能看清楚各人样子。我和老李惊魂未定,卓玛央金的手下都是一脸“好侥幸”的表情,独独卓玛央金,一脸的狡黠。虽然也在大口喘气,但不无得意的看着我。

    “怎……么?”我边喘气,边问她。

    “没怎么。”卓玛央金笑笑,摇摇头。顺势靠着壁子坐下来,道,“等下可以看好戏。”想了想,又道,“也许你们会感兴趣。”

    这时那个老笑眯眯的小姑娘有些埋怨的对卓玛央金道:“公主,你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老和他废话干什么?”

    卓玛央金又是笑笑,没有说话。小姑娘立即把不满发泄向我:“罗练,你倒好,一根毫毛没少,要知道我们公主为了你……她连自己的命都差点不要……”话没说话,卓玛央金立即厉声喝止她,用的是藏语,我不懂意思。但看她脸色,似乎非常不愿意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岂是笨人,想必是卓玛央金为了救我,吃了不少苦头。如此一来,心里不由得五味杂陈。看着她,也不晓得应该说什么好。

    反倒是卓玛央金,一脸没事人一样。先问我怎么样,手上的伤口要不要处理包扎,不等我回答,她又问老李情况如何,老李表示没事,只是皮外伤,这一会功夫,已经不流血了。我也跟着表示没事。

    卓玛央金却还是叫她手下的人拿了青稞酒过来给我们简单消毒,又有人拿了干净的布来给我们包扎。看这些人对她那么恭敬,我实在有些忍不住了,问她:“你真的是公主?”

    卓玛央金淡淡的道:“怎么会……”

    小姑娘听得这话十分不满的接过话茬,“公主,你怎么就不是公主了,你干嘛那么给他面子。”那个“他”,自然是我罗某人了。不过,我没发现她给了我什么面子,莫非是我太愚笨?

    还待再问,卓玛央金立即转移话题,问我们:“想不想知道外面德国人遇到什么麻烦了?”说罢已经精神饱满的站起身来,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什么。同时一边道:“给你们两位客人介绍一下,现在我们在大祭台的下面。有小瞭望口可以直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发生的情况。其中包括死去的马克也许都会出来。而且……那些怪物已经德国佬,肯定是闯不进来的。所以……你们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观看整个过程。”

    可是我根本都还没缓过起来,包括老李和卓玛央金手下的人,大家都还在不住的喘气,独独她却神采奕奕的。这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难道还真是什么金贵的公主?所以有着与常人不同的体质?

    “咔”的一声轻响,卓玛央金已经打开了一扇脸盘大小的窗户,她朝我招招手,道:“你过来看……”说罢又往旁边两步,伸手抓住两个小铜扣一按,又一扇同样大小的窗户被打开,她又对老李道,“李增,你也来。”说罢脸贴在窗口往外看了几秒,径自回来挨着她的手下欲席地坐下。立即卓噶连忙制止她,然后马上有一个男子脱下自己的藏袍恭恭敬敬的铺在她脚下。卓噶这才松手让卓玛央金坐在那羊皮毡子的藏袍上。

    看来,卓玛央金即便不是什么公主,也应该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了。

    见我们没动静,卓玛央金笑道:“你们不好奇外面究竟怎么样了吗?虽然坐在里面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但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假如你们不想知道的话……那也没关系,你们休息好了,马上就带你们走。”

    天知道,我是一个好奇心多么重的人,怎么可能放着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掉不要。因此我连忙说道:“还有点没力气,能喘过气来马上就去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