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492章 打捞大堂哥的尸首

时间:2018-06-12作者:忘却的优

    虽然有我和老李偶尔客串司机,但毕竟许之午还是主力,因此一到昆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车扔给一个当地做旅游的朋友,然后什么也不管的大睡了一天。

    次日,有宾馆服务员早早的送来丰盛的早餐,又特意说所有的费用都有人出了,叫我不必节省。我早有预料,知是卓玛央金所为,感动了一下子,招呼老李和许之午,将一大推早餐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完早餐,我开始发愁,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玩比较好。丽江倒是非常有名的地方,可是连日的舟车劳顿已经让我没兴趣再去颠簸多长时间的火车或者汽车了。许之午建议说不然找他做旅游的朋友帮忙,让我们跟团玩。可惜我又对跟团玩没兴趣。最后老李提议不如大家一起去他战友那里——玉溪。理由是反正他自己是一定要去找战友的,反正现在大家也没确定去哪里,索性跟着一块儿去。然后再一块儿回来就是,说罢又极力说他战友是一个多么热情好客的人,总之要是我们不去,那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损失。

    在我的印象里,玉溪最出名的就应该是它的烟了。虽然我不是烟鬼,但至少去那里一趟,可以给烟鬼老爸买上几条好烟回去,那也不错。于是我同意了老李的提议。我一同意,许之午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余地,只好跟着一起去。

    不等吃午饭,我们三人包车从昆明出发,上昆玉高速,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玉溪。老李提前给他的战友打了电话,因此一到市区,立即有人过来接我们了。一个高大魁梧浓眉大眼的壮年男子一见到老李,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抓住老李的肩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把老李打量了一遍,然后才猛的大叫:“你真是李增!你怎么会想到来看我!”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老李连忙向我们介绍,说这是通信站以前的退伍老兵唐明浩。然后我们又互相自我介绍,自不必提。

    唐明浩找了一家极有档次的中餐馆为我们接风洗尘,席间一边吃一边交谈,得知他在做一些小本生意——他的原话是这样。不过看他出手之阔绰,好像并是一般的小本生意可以支付得起的。又说他其实并不是经常在玉溪,倒是去玉溪底下的县城,尤其是他的老家澄江县的时间比较多。

    其实我们对玉溪情况半点都不了解,他这么说,也就随便附和两句。老李不失时机的向唐明浩吹嘘了下我和他在强巴恪山已经阿里扎布让村的奇遇。听得唐明浩一口菜夹在半空硬是好久都没有送到嘴里去。“李增,你不会是吹牛骗我的吧?怎么可能!我在西藏呆了也好几年,强巴恪山山脚我们的通信站,我都驻守了三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老李喝了一口酒,得意的道:“那你肯定听说过‘强巴恪山下有座地狱的门,里面住着没脸的魔鬼’这句话吧?”见到老友,老李一改平日沉默寡言的态度,变得极为活跃起来。

    唐明浩道:“这个我知道,听说过……但,没想到真的会有没脸的魔鬼。”

    老李连忙鄙视了一番唐明浩的孤陋寡闻,接着又吹嘘了一会,他怕唐明浩不相信,又把许之午给拖下水,道:“你看,这位许之午。人家是专家——精通藏族文化的专家。知道吧,他都心服口服了,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许之午连忙谦虚的说:“我不是什么专家,不过——李增和罗练的经历确实属实。”说罢非常诚恳的看着唐明浩。

    唐明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老李,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在这时,他手机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他看了下来电显示,脸色微变,道了声“不好意思”,起身到一边去接电话。我们三人也不管他,继续吃菜喝酒。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唐明浩才匆匆的回来,面带忧色,也不吃菜,端起杯子斟上满满的一杯,一饮而尽,说是赔罪。老李连忙说自己兄弟不存在这些。

    岂料唐明浩又接连干了两杯,第三杯欲再倒时,被老李一手按住:“明浩,怎么回事?”唐明浩一脸愧疚的道:“本来说好好陪你们玩,结果老家人打电话来说出事了,必须要我回去看看。我……”

    老李道:“什么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我琢磨着估计就是他家里什么叔叔婶婶侄子一类的跟人起纠纷了,要他回去主持公道,一般情况都是这样。

    哪知唐明浩做下来长叹一声道:“本来大家都是当过兵的人,尤其是这位许之午大哥,还是专家,肯定都是相信科学的。但是……但是……”他连说两个但是,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愿多说的样子。

    老李即刻正色道:“明浩,你忘记我刚才给你说的那些事了,我们可都是亲身经历的,那怎么会是科学能解释的呢?几年的兄弟,难道你还和我忌讳这些?”

    大概我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原因,唐明浩觉得我比较深不可测吧,他不放心的看了看我,道:“我这事,其实也不算是我的事……哎呀,糊涂了。我这么来说吧。”说到这里,又不放心的看了看我,带着讨好的笑道,“不知这位小罗兄弟会不会嫌弃我说话啰嗦。”

    我连忙道:“哪里哪里。唐哥是老李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大哥,哪里有兄弟嫌弃兄弟的说法。”又是一番客套,唐明浩这才吞吞吐吐的说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他老家在澄江抚仙湖畔。前些年当地一位被称为水鬼的名叫耿卫的人,一次在抚仙湖底潜水的过程中发现水底竟有一座偌大的古城,这事上报以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而且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要是事情就这样按班就部的下去——考古队考古——宣布是某某遗迹或者说无法考证是何年代何王国遗迹,那也就罢了。但是问题在于,湖里出事了。

    在发现耿卫发现水底有古城后,某次一个渔民正在打渔,忽地从湖底直愣愣的冒出一个站立这的人出来。全身均被白色的钙化物质覆盖,看不脸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动作,就那么白乎乎的一个人形直立在水面上。渔民当时就吓坏了,回去一病不起,而那白色人形也没人敢去管,没过多长时间它自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毕竟只有那渔民亲眼看见了这奇怪的物事,时间稍微一长,大家也就放松了警惕进而慢慢淡忘了这件事,于是该打渔的打渔,该摆渡的摆渡,日子一切照旧。

    但就在前一个星期的样子,湖里有出现怪事了。

    唐明浩说到这的时候,我忽地没来由的想到前一个星期,我们不是刚好从干尸洞进到七层宝塔的里么?不过这个年头一闪而逝。应该是我想多了,云南玉溪和西藏阿里隔的不是一里两里路,不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

    唐明浩当然没主意到我自己在寻思琢磨这些事,仍旧自顾自讲他的:

    就在前一个星期的样子,先是所有的抗浪鱼(抚仙湖独有的一种鱼,肉鲜美,刺软)忽地见鬼似地争先恐后的从鱼洞里跑出来。开始大家还以为是抗浪鱼汛期反常,虽然惊奇,但也没多想。哪知没过两天,水底忽然冒出两三具直立的白色人形物体来,僵直的一动不动,如同埃及法老的人形棺材一样,稍一有风吹过,他们就朝湖面四散开去。你想,这么几个弄不清是人是鬼的东西漂在湖面上,大家哪里还敢下湖!

    唐明浩说到这里,许之午插嘴道:“为什么不报告当地政府?”

    唐明浩苦笑道:“报告了,抚仙湖出了事,政府怎么可能不管呢!但问题在于,等水警出动的时候,那些东西又不见了。”

    我暗道:“就算真的有这些,只怕也不值得他如此喝闷酒吧。”

    果然,唐明浩接下来道:“要真是这样,它们消失了就平安无事的话,也用不着我来担心了。但是,偏偏就出了问题,就在那些怪物消失了没多长时间的时候,大家以为又是像上次一样虚惊一场那个,于是继续捕鱼干活。其中也就包括我的两个堂兄弟。我这两堂兄弟,都是水性极好的人物,从来没出过任何差错。当然,他们也像所有的渔民一样,有着自己的信仰。这些也不废话,我的意思就是他们不管是鬼神还是科学自然,都是恭敬的遵从的。按道理不可能会出事。”

    “可是……”唐明浩的脸色明显凝重了起来,道,“可是我大堂哥大前天打渔,船身忽然破裂开来,岸边和湖里的人只见得船边水花一溅,然后我大堂哥连着船整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堂哥的事情还没找到眉目,刚才家里又打电话来说关系最好的一个堂弟出船欲去打捞大堂哥的尸首,岂料船才离岸,一个浪花打过来,他身子一偏,正想说躲过了浪花,哪知小腿忽地一凉,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他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岸上的人赶紧扯缆绳将他扯回去……”

    唐明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渗出微微的汗水来,想是害怕之极。我却不以为然,想必是他堂弟心里害怕,一不留神就自己吓自己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