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499章 水鬼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我不可置信的反问道:“嫁祸?她一个老太太?”

    耿卫点点头,肯定的道:“是。本来马大娘不是普通的人。不过这事,也许只有我们老一辈的人知道。像是明浩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刚才听许专家那么一说,我想这事也许真的会和她有些关系。”说罢看了我们一眼,等着大家回话。

    老李看着耿卫,斟酌着道:“唐家在本地的名声地位,似乎也是一般吧?”

    耿卫毫不迟疑的点点头:“不过是一般人家,也不惹事结怨。应该不至于引出那么多事来。”老李听后,又习惯性皱起眉头看了看我,问我有什么看法。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不敢朝那方面想,也不敢贸然开口说出来。只能假装什么也不懂的摇摇头。

    许之午问耿卫:“那唐明生身上那层壳,你们以前见过没有呢?我觉得这上面大有文章在。”但至于什么文章,他支吾半天,又说不上来。

    我心里害怕的就是那层白壳的问题,这种想象真的和在古格遗址的地下出现的某些怪物有些想象的地方。这种可怕的念头从我见到唐明生的尸体起,就不断的在脑海里浮现。但是不敢说出口,一是怕引起老李他们的恐慌,二来也怕他们笑我疑神疑鬼,毕竟这里是云南玉溪,而不是西藏扎布让村。

    自己纠结了一会,仍然没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耿卫听过了会才接许之午的话,道:“那种壳,很小的时候听父辈们说起过。但是,都是当故事来听的,也记得多仔细。”

    许之午是民俗专家,自然知道一个个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故事对于真正的研究者意味着什么。于是他连忙叫耿卫说那故事。

    耿卫有些不解的看着许之午,估计是觉得大家忙都忙不过来,心里也着急,你居然还有闲心听故事!不过,毕竟许之午有着“专家”的名衔,而且还是北京来的,因此他虽然犹豫了下,还是给我们大致说了下他父辈给他说的故事:

    传说是抚仙湖里的大王鱼每次一出现,就要带一些水性很好的壮年人去水底龙宫给它当差。大概在一九三几年的时候,大王鱼一出现,就带走了湖里接近二十个水性好的渔民。后来有人不小心潜水到湖底,还看见有全身结满白壳的人在走动巡逻……

    大致意思是这样,耿卫略略的说了下,想必也是没有心情来说这些闲话了。许之午眼珠子转了几转,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又问:“那你说马大娘有些故事和来头,是怎么回事呢?”

    耿卫道:“就是说马大娘其实不是我们本地人。她爸爸是从别的地方——好像是西藏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逃难逃到我们这里来的,后来在我们本地倒插门安家落户,才有了这个马大娘。说起来这个马大娘,倒也是一个极为奇怪的人物。”他本待继续讲,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打断他的话,“西藏?”话一出口,忍不住面面相觑。

    西藏——偏远山村——但愿不要和卓玛央金有关系!

    耿卫见我们反应异常,连忙道:“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我摇摇头,尽量作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来,道:“没什么,我们都从西藏来,所以觉得有些凑巧。”

    耿卫“哦”了一声,不以为然的道,“云南也有很多藏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听到“藏族”两字,心里又是一跳,但愿这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

    耿卫继续道:“马大娘年轻的时候,经常去西藏拉萨朝拜,次数极为频繁。你们要知道,当时那种生活水平,平常人家吃饭都成问题,那可能还有闲钱去朝拜。就算去,也是一辈子去一次就满足。哪像她,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就为这事,她在云南藏族中间是出了名的。这事,你要随便去问稍微上点年纪的云南藏族人,他们都知道。不过,似乎马大娘还有个藏族名字,叫什么仓决吧,好像。不过估计这个应该没人知道了。”

    直觉告诉我,就凭耿卫说的这点,就完全可以肯定马大娘不是个什么简单角色了。

    但是很可惜,耿卫所知仅限于此,再往下,也没聊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

    唐家人缘极好,家里两个当家主事的男人,一死一病,许多邻居都自发来帮忙。在这些帮忙的人群中,我居然看到那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子,就是耿卫都不记得她名字的那个。她胆子非常大,挤在人群中,跟着大家一起去瞻仰死者的仪容,并且还满不在乎的四处张望。

    我叫老李看那女孩子,老李嫌恶的道:“真是不尊重死者。就算不难过,但也不至于这样到处张望像看稀奇一样。”

    耿卫正和许之午天南地北的神侃,听到我们这么说,连忙过来看是怎么回事。耿卫又盯着那女孩子看了很久,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喂……嗯,是我……问你个事,那天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来着?……什么!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还和她一副很熟悉的样子!算了算了,我去问小刘,他应该知道吧?”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耿卫忽地暴跳如雷,大骂道,“你们是不是吃草长大的!耍我是不是,堂堂两个大男人……被人当猴耍!”骂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余怒未消,恨恨的道:“真是两个草包!”

    我听出了个大概,应该他那徒弟说是不认识那女孩子,而且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耿卫才这么愤怒了。这么说来,那个女孩子也有些形迹可疑了?

    再看那女孩子,站在棺材前,看着里面的死人,久久没有离开。一般人连看都不敢看,她却站在那里看得十分投入。

    老李自告奋勇道:“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一般走江湖的小巫术我还是能对付的。”说罢转身咚咚下楼去。敢情他是以为那女孩子是巫婆了。

    只见老李下楼直接走到那女孩子身边,那女孩子也没在意他,仍然不停的四处张望。老李呆了一会儿,有些沉不住气了,和她说了句什么,然后指了指楼上的耿卫。耿卫随即很配合的朝她露出个十分亲和的微笑。那女孩子犹豫了下,有点想走。但老李不动声色的一转身子,刚好挡住她的去路,依旧很是热情的和她说话。

    过了半晌,那女孩子几次想走,都被老李不动声色的拦住了,于是无奈的看了看楼上我们三人,然后跟着老李上来了。

    她一上来,耿卫就笑眯眯的迎上前去,先叫了声徒弟。那女孩子立即乖巧了回应了声师傅。又问师傅在忙什么,有没有什么需要弟子代劳的。乍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耿卫也不打断她,等她礼貌客气完毕,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不对,我现在想清楚了,我最近没有收过女徒弟……”

    那女孩子依旧是微笑,不过脸上开始红一阵白一阵的,嗫嚅道:“那个……师傅,你……你……”光看她神情,也就明白耿卫所言非虚了。

    于是耿卫把脸一拉下来,冷笑道:“你是个小姑娘,我也不为难你。但事到如今,你是个什么人,大家都心知肚明了。我别的也不管,你只要告诉我你混到我身边来,又在棺材前看死人看那么久,是什么意思。只要这点你说清楚了,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也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唐家。”他特意把安然无恙四个字强调了又强调。

    我们几个人都瞪着那女孩子,等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大约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嘴唇开始哆嗦,眼睛又时不时的去瞟底下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不知道是想找援兵还是干什么。她不说话,我们也都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双方对持了一会,终于还是她扛不住,道:“我是来找人的。”

    耿卫只管一言不发的冷冷的看着她。那女孩子咬了咬嘴唇,又补充道:“我想找一个老太太,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我找她很多年了……是……是……她是我奶奶。”

    耿卫道:“这倒奇了怪了,你自己的奶奶,你难道还要在这种死了人的场合里来找她?”

    女孩子紧咬着嘴唇,扫了我们几人一眼,把头深深的埋下去,不再说话。不过,我站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她的眼睛仍然还在往楼下瞟,看来真的是在找人了。

    许之午忽然冷不丁冒出一句:“她只怕不是你的奶奶,而是仇家吧!”此言一出,女孩子猛然抬起头来看着他,那神情是你怎么知道。

    许之午深沉的咳嗽两声,没说话,又去看耿卫。耿卫是何等机灵之人,立即明白过来。于是道:“你要找的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姓马的老太太?”

    女孩子已经惊讶得张大嘴忘记闭上了,“你们怎么知道的?”她夸张的拖长了声音问道。

    “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的话,我还是在抚仙湖混的水鬼么?”耿卫轻蔑的道,“所以,说不说实话,都随便你了。”

    女孩子神色瞬间黯淡了下来,不情不愿的道:“既然这样,那……那……我就告诉你们实话……不过,你们要帮我注意马大娘有没有来。”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