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03章 流光溢彩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一直以为只有小说中才能出现的情节,居然出现了我们身上,我一时兴奋得忘记了去思考它的合理性,只想到如果耿卫真去某地捞到了宝物出来,那我也要跟着发财了,别的不说,一套房子的钱总还是有的吧。这样抓,随便存点钱还可以去做点别的事。

    我越想越美滋滋的,再看耿卫几个,一个二个脸上也微微流露出欢喜的神情来。大家商议了一会,耿卫说这几天大家都累了,不如早点休息,一切等他的徒弟回话了再说。

    ……

    如此过了两天,耿卫的徒弟回话来说湖边没有异常之处,扎西父女俩也没什么动作。许之午道:“那这就对了。看来扎西应该没说谎。”

    这话说得大家都跃跃欲试了,纷纷劝说耿卫现在马上就去抚仙湖里看究竟。耿卫考虑了一阵子,才给扎西打电话,说要是燕子不忙的话,就请她带着我们去水下走一遭。那边的人显然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答应,十分意外,先愣了一下,然后欢快的道:“好好,马上就去。抚仙湖边见。”

    到了抚仙湖边,燕子已经穿上潜水衣,和扎西远远的看见我们,就不住的挥手打招呼。我们一行五人,只有耿卫带着潜水设备,其他四人都是去看热闹的。

    没有多少废话,燕子和耿卫绕到对岸下水去。扎西叫我们就在原地等候,不必跟着过去。只见燕子对耿卫说了几句什么,耿卫不住的点头。紧跟着两人先后下水。

    我们在这边远远的只看见燕子溅起了老高的水花,然后湖面便再无动静。由于唐明生死得蹊跷,附近的渔民都心有余悸,这些日子还是不敢随便出来打渔,因此湖面上异常平静。

    扎西和我们搭讪,他道:“听你们口音似乎是北方人。”许之午笑道:“只有我是北方的,其他都是南方人。”

    扎西存心拍马屁的道:“哟!还真看不出来,你们的普通话说得这么好。”他的普通话和西藏藏族的发音有些像,极为低沉,音调平平的,没有我们那么多抑扬顿挫。燕子的口音和他也差不多。

    我们三人都谦虚的笑笑,没有说话。许之午向来最会和人神侃,他道,“哪里哪里,倒是你们说得很好,竟然没有一点地方口音。”扎西连忙客气谦虚,两人谦虚一阵子,许之午忽然话锋一转,道,“你怎么知道这湖底下有东西的呢?”

    扎西面不改色的道:“哦。难道燕子没有告诉你们么?”

    我一愣,道:“告诉我们什么?”许之午也做同样问题。

    扎西道:“她没告诉你们,我们一早就在澄江县探宝的么?”我们摇摇头。他又道,“那有个马大娘一直也在打这湖底宝藏的主意,她说没?”我们继续摇头。

    “她只说马大娘有些来历,一直在打唐明生尸体的主意。”老李道。

    “要尸体有什么用,人都死了。要是没死嘛……”扎西说到这里,忽地话锋一转,道,“马大娘今天还没什么动静,倒是奇怪了。不过估计她应该派人在附近监视着我们的。”

    我四处一看,果然远处似乎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影不住向我们这边张望。想起唐明生出殡头晚上,马大娘派人来放火的举动,很少不放心,于是便道:“他们不会跟着下去害耿叔和燕子吧?”

    扎西轻蔑的一笑,道:“我在这里,她敢胡来!不怕死就来。”说得他好像多厉害一样。我有些不以为然的笑笑,没有说话。

    许之午很愿意和扎西神侃,又问他:“听口气你也很有来头哦?耿卫倒说那个马大娘在本地藏族间比较有名望。”意思是你扎西看起来无根无基,凭什么那么牛。

    扎西有些忘形的道:“她——叛逆……”叛逆两字刚出口,忽地生生打住,机警而巧妙的转移话题,“怕你一个女人?难道?”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刚才那“叛逆”二字应该是后面说的“怕你”。

    许之午附和道:“那是那是。”

    许之午虽然愿意和扎西说话,但扎西似乎对我和老李更感兴趣,他听说我们是从拉萨来的,便不住问我们布达拉宫怎样,大昭寺又怎么样。我本来不大爱和陌生人说话,他问什么我就简单的回答了事,偏偏许之午还好死不死的向他吹嘘我们在强巴恪山上的遭遇,吹得神乎其神。扎西一听,双眼放光,顿时来了精神,要我们讲讲是怎么回事。

    我对于强巴恪山和古格遗址地下隧道的事情唯恐避之不及,恨不得那完全是一场根本没有发生的噩梦,哪里还有心情给他细说。于是推到老李头上,叫他说,岂料老李也没那个性质,转而叫许之午自己去给扎西讲。

    扎西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们三人一眼,若有所思的道:“看来……”只说了这两个字,没有下文。

    我狠狠的瞪了许之午一眼,叫他不要没事惹事的乱说话。他双手一摊,无辜的看着我和老李,道:“我只是想找点话题来聊,让别人好敬仰你们二位。”说到这里,他扭头对一直没吭声的唐明浩道,“对吧,唐老弟。”

    唐明浩正在走神,见许之午和他说话,猛然吓了一跳,“啊?哦……对对对。”

    是个人都能看出我们不愿意多说话了,扎西还不知趣,拐弯抹角的又凑上来和我们说话。我心里有些不爽,感觉他总想套我们什么话一样,但又畏首畏尾的不敢十分挑明。我最讨厌这样的人,索性看着湖面不再理他。

    可恶的许之午,他居然无视我的厌恶,兴冲冲的去接扎西的话,看架势他是非要拉着扎西聊个天昏地暗才罢手了。

    老李也有些厌恶,又看唐明浩一直恹恹的没精神,于是叫上他沿着湖边散步去。我一个人百无聊赖,这里瞅瞅那里瞅瞅。居然看见张元达,他手里不知拿了个什么黑乎乎长条形的东西,正慢条斯理的朝我们这边走来。

    估计又是来探听情况的,他们的胆子倒也大得可以,敢冒充熟人直接跑到唐明杰家里想弄走尸体,还敢在半夜公然放火,欲制造混乱,趁机作恶。却不知他老人家现在来想做什么。

    我也没伸张,不动声色的看他慢悠悠的要晃过来干什么。

    许之午和扎西聊得唾沫横飞,很是开心。张元达远远的站住,看了这两人一眼,犹豫了下,停住脚,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过来。

    扎西有意无意的斜眼朝张元达那边瞟了瞟,不知道他看见张没有,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瞟一眼过后,随即神色泰然的继续和许之午说话。

    那边张元达见扎西看他,似乎更犹豫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过了好一会,他径自转身飞快的往回走了。

    “还真是有趣。”我暗笑道。

    四周的行人不少,来来往往的,想必其中有耿卫的徒弟也有和张元达一伙的人,当然,也许还有其他我不知道来路的。一个个都不时的朝我们这边张望,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其实他们就算光明正大的到湖边来钓钓鱼或者戏戏水,我们根本不能怎样。这湖又不是我们私人的,也没有规定不许钓鱼。

    正这么想着呢,结果还真来了一群钓鱼的家伙,三四个人,带着帽子拿着鱼竿和小板凳以及鱼篓,嘻嘻哈哈的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看也没看我们一眼,径自在湖边坐下,忙忙碌碌的准备钓鱼事宜。

    扎西又瞟了这些人一眼,似乎没有发现异常之处,仍旧继续和许之午聊天。我倒觉得这些人应该是普通的过来休闲的人,不像心怀鬼胎的样子。

    准备停当,他们开始钓鱼。许之午和扎西都降低了音量,怕打扰到他们。

    过了一会,老李和唐明浩转了一圈回来了。“还没上来?”老李问我。这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正刺眼,我眯缝着眼,摇摇头。他和唐明浩没再说话,挨着我在地上坐下,百无聊赖的看着对岸。

    没过多久,湖面溅起一阵水花,紧跟着耿卫的冒出头来,他在水里快乐的朝我们大力挥手,然后燕子也出现了,两人一起上岸。我们赶紧迎过去。钓鱼的四人依旧气定神闲的钓鱼,看也没看我们一眼。

    我们已过去,耿卫满脸喜色,激动得不能自已,道:“看……看……”边说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晶莹玉润的珠子来,伸手一抖,哗的一声,竟是一大串珍珠项链,颗颗都似拇指大小,毫无半点瑕疵。许之午一声惊呼:“朝珠!”

    话未落音,燕子左手摊开到我们面前来,赫然一块巴掌大小椭圆状略略有些青苔的黄灿灿的东西。“难道是……黄金?”我只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燕子嫣然一笑,抓过扎西的衣服使劲擦拭了几下手上的东西,再一看,那却又不像黄金那般了,上面还隐然有些花纹,又觉得其中流光溢彩,美不可言。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