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04章 朝珠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我们正要围上去仔细观赏,许之午去却警觉的叫大家赶紧上车,不要太张扬。

    耿卫的车就在湖边不远处,一伙人上得车去,扎西是最激动的,紧紧抓着那块似铁非铁似金非金的东西,嘴巴张了好几次,就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许之午从耿卫手里接过那串珍珠,仔细的数了数,瞪大眼睛,惊叫道:“果然是朝珠,一百零八颗全都是东珠!”

    东珠?!那不是只有皇帝才能带的吗?我凑过去一看,除四颗大的翡翠、以及红蓝宝石做成的佛头外头,其余颗颗晶莹圆润,大小相若(注:朝珠是皇帝在各种重大场合所戴的装饰品。它的串制格式及颗珠均有着严格规定,由108颗珠贯穿而成,每隔27颗珠间穿入一颗颜色、质料相异的大珠四颗,称为“佛头”。“东珠”串制而成的朝珠,被称为是宝中至宝,其是从黑龙江流域的江河中出产的淡水珠蚌里取出的一种珍珠。其与一般珍珠相比因晶莹透澈、圆润巨大,而更显王者尊贵,自古以来便成为中国历代王朝所必需的进献贡品)。单是这玩意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要是还有其他宝物——想到这里,我心突突的跳起来,不知道这些是福是祸。

    许之午开始还满脸欣喜,不过几秒钟时间,面色忽然凝重起来,将朝珠还给耿卫,对我和老李使眼色,叫我们两人暂时先别表态发言。

    耿卫一接过那串朝珠,连声问许之午朝珠是不是皇帝戴的东西,在得到许之午肯定回答以后,他就将之紧紧撰在手里,生怕别人抢了一样。就连唐明浩想凑过去看两眼,他都只微微递到他眼前一晃,随即马上又缩回手去。

    扎西对朝珠不感兴趣,一直抓着那块金属使劲看,就恨不得把脸贴上去,把整个人都钻进那金属里去。许之午几次想找他说话,都没找到机会。终于,扎西看够了,意犹未尽的抬起脸来。许之午赶忙道:“扎西,能不能给我看看你手里的东西。”扎西还好,不像耿卫那样生怕别人抢了去,面带恭敬的双手递给许之午。

    许之午看了半晌,一脸迷茫的道:“这个……我还不在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们来看看。”说罢递给我。

    我接过来,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金灿灿的光线明亮而不刺眼,上面雕刻绘制的似乎是一个宏大的聚会场面,无数密密麻麻的人头似在不停攒动,稍高处一个头戴皇冠的人,正意气风发的看着下面这些人,嘴角含笑,左手朝人群致意,右手握着一个什么东西——比较模糊,看得不是很清楚。这雕刻的匠人也是奇怪,对于所有人的衣服面目都刻画得简略而模糊,唯独对一顶皇冠却刻得很是清楚。

    我觉得那皇冠很是眼熟,像是卓玛央金头上戴过的那个,可是一问老李,他却断然否定了,说根本不像。我自己心里也没什么把握,他那么一说,越看也就越不像了。

    耿卫紧紧攥着那朝珠,对这金属块也不感兴趣,于是唐明浩看过之后仍旧还给扎西。

    许之午悄声告诉我,那朝珠看起来不像是假的。只怕我们在座所有人的身家加起来也买不到它的几颗珠子。我也明白东珠所制朝珠的珍贵性,但是,如此贵重的东西,假如要真交到我手里,还真有点诚惶诚恐,不知如何处置。更何况,直觉告诉我,肯定还有在暗中窥视我们的人,为了一具尸体,他们都可以放火,要真是看到这么一串珍贵无比的朝珠,估计再放几把火,再杀几个人,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耿卫对那朝珠的“喜爱”之情,扎西也不例外,当然,他也不可能直接把朝珠拱手让给耿卫。因此他客气礼貌但不容拒绝的对耿卫道:“耿卫,比起那些深藏在水底的珠宝来说,你手里的东西只不过是个小儿科。而且,之前我们约好了的,第一次下水你们找到的东西归我,我目前急需用一大笔钱,而且是马上……所以,把朝珠给我。”他静静的看着耿卫,慢慢伸出手去。

    耿卫沉浸在对朝珠的喜爱中,还没回过神来,看扎西向他伸出手去,很是吃了一惊,疑惑的看着他,但转眼一看我们大伙都看着他手里的朝珠,立即又明白过来。他干笑两声,环视我们一眼,又看着扎西,“嘿嘿”笑两声,手上却不见动静。

    扎西又重复了一遍,耿卫脸忽然变得通红,慢慢的低下去看着手上的朝珠,很费力的用左手把朝珠从右手里往外一点一点的拽,我很怀疑他只要稍微一用力,那朝珠的立马被扯断,大珠小珠散落得满车都是。

    不过还好,我担心得有些多余了,朝珠没断,耿卫一颗一颗的慢慢往外拽。扎西也不急,耐心的等着。拽到一半时,耿卫忽地抬头道:“那块东西(你打算怎么办)呢?”扎西一笑,道:“也拿去换钱,我现在火烧眉毛,急用一大笔钱。”

    耿卫神色一黯,也不再拽,把脸别向一边,直接双手把朝珠递给扎西。扎西接过,道:“辛苦你们了。”末了又补充道,“燕子会带你们去湖底,此后你们所得的东西,我绝不染指。”

    我没有吭声,说面对如此价值连城的珠宝不动心,那是假的。但问题在于,天上怎么会白白掉下一个馅饼来给我。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半路杀将出来,说要与我们共富贵,在这之前,我们和他并无半点交情可言。这实在让人不敢放心。

    因此我以及老李许之午三人都默不作声。耿卫倒是很详尽的问了许多问题,说来说去无非是想确定水下还有至少是同等价值的金银珠宝。扎西回答得也很明确,那肯定是有的。但还是只能像这次一样,由燕子指路,我们去找。他们的人都没那么好的水性。一通话说得合情合理,有凭有据,我禁不住又有些盲目的心动起来了。那些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随便拣一点渣滓回去,那都不是小数目。

    扎西不敢独自和燕子回去,非要耿卫开车把他送回家去。我不想跟着逗留,于是和老李以及许之午回到唐明浩家里。

    不一会,耿卫回来了,满脸的艳羡,又是悔恨自己为什么要把朝珠给扎西,应该在半路上设个埋伏,将其强抢过来。

    许之午嗤笑道:“你倒是想得美好,不过,别忘记别人是大有来头的。说不定你在打他主意的时候,别人早已经算计好了,就等着你傻乎乎的跳进去。”

    耿卫脸红一阵白一阵,讪笑道:“怎么会呢……哪里会。我看他们也不是那样的人。”

    我见他有些尴尬,连忙解围道:“未必扎西能守得住那些东西,你们别忘记了还有个马大娘是他们的死敌。”

    老李跟着附和道,“是是是。”

    许之午久走江湖,岂看出来耿卫的尴尬,连忙转移话题,问他:“燕子那么好的水性,居然能跟着你潜到湖底?看不出来。”

    耿卫见大家不再纠缠算计与否的问题,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道:“没有,她没跟着我到湖底——这个扎西不是说了的吗,他们的人水性不好,只能靠我。”

    “那她怎么给你指路的?”我好奇的问道。

    “她只潜到一半的样子,就指着某地叫我一直往下潜到底,然后会看见什么就赶紧拿,不要惊动那些尸体。”说到尸体,耿卫心有余悸的道,“那些尸体,在那些尸体的脚下,我找了好几圈才找到这么一串珍珠和一块金子。你们想想,我多不容易,就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尸体底下……”

    我见过那些层层叠叠前俯后仰的尸体,知道他所言非虚,不禁也跟着头皮发麻起来。耿卫道:“好几次,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头顶全是结着白壳的脚,你们想想……”

    大家的脸色一时都变得又是惧怕又是恶心起来。耿卫还待再说,唐明浩神色惨淡的道:“耿叔,你别说了,一说我就想起大堂哥来。”

    耿卫连忙住口。

    许之午想了想,又问道:“你找到那些珠宝的时候,有没有注意是不是人新放上去的?”耿卫道:“笑话,如果真是新放在水里的东西,能瞒得过我水鬼的眼睛么?它们上面都布满了青苔,我找了好半天才发现,要不是我眼睛好使……”

    我暗笑两声,耿卫越来越有些自吹自擂了。不过,这事还是需要斟酌,万一那朝珠是假的呢?虽然许之午说看起来像真的,但没有专家鉴定,谁知道呢!对了,还有那块金属,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上面刻画的人物总让我有些心神不宁。

    “你注意看那金属块上刻画的东西没?”我问许之午。

    许之午道:“我也正想说这个事情。那上面的刻画的人物,我总觉得很蹊跷,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是仔细一看,又完全陌生之极。而且,我开始一看它黄灿灿的,还以为是黄金,但是抓在手里,又不像是黄金的质地……说是铁块嘛,也不像……我还真没见过这样质地的东西!”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