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06章 水墙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燕子似乎也被这样的情况吓了一跳,呆了呆,回头看了看我们,才又继续下潜。我又回头看了看耿卫,见他正打手势叫我们不要害怕,于是愣了愣,壮着胆子跟着燕子继续下潜。

    慢慢的,那些结满白壳的尸体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们的面目轮廓,依稀能分辨出男女来,而且还发现个奇怪的现象,大凡面目柔和的看起来像女性的尸体,都是向后仰着身子,反之向前前俯着身子的,则是男人。

    透过密密麻麻的尸体,可以看到有一堵长满青苔的城墙,城墙根离尸体们大约一两尺。我特意仔细的看了看,并没看见有像金银财宝一类的东西堆积——尸体们脚下的湖底极是平整。我不禁有点小失望了,本来以为一下来,就能看到无数金光闪闪的金银财宝,结果……

    燕子招手叫耿卫过来,指了指那尸体脚下的湖底,要他过去看。耿卫二话没说,身子一低,便划了过去。也真难为他,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的在众尸体的脚下仔细摸了一遍地面。我们大家都看见了,除了带起一阵浑浊来以外,确实没有什么奇异之处。燕子看了一阵子,也颇为失望的叫耿卫回来,依旧给我们殿后,她继续带我们去别处。

    不知怎地,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是燕子带我们走的地方,依旧是人——尸体,结满白壳的尸体,甚至可以看清它们模糊的面部表情,个个都安详沉静,赤足,束发,发丝洁白,随波而动。我们几人一游动,带起一阵不小的水波,它们也跟着随之而动,似乎要跟过来一般。我心里开始发毛。

    过了一阵子,带路的燕子从脖子上取下一个东西来绕在手腕上,上面坠的正是那块我们一直都没琢磨出来是个什么东西的金属牌。我一愣,忽然想起她曾经说过要是唐明生被马大娘他们带去,如果又没死的话,顶多会成为一把开门的钥匙。那么,她现在手上拿的这个东西,是不是钥匙呢?

    水底下交流起来十分不方便,我只能暗自揣测,想和老李及许之午商量,他们只管专心致志的跟在燕子身后,浑然没注意到我对他们使眼色。

    我们一直沿着大片的尸体潜水,不知何时到头,也不知道燕子是什么打算,更别提什么宝物了,这么大半天连点影子都没见到。还有耿卫,他本来好好的殿后,忽地记下猛力游到我身边来,死死抓住我的手,我大骇,连忙奋力挣扎。他嘴巴一张一合,头不住的朝旁边扭,示意我看。

    旁边就是无数的尸体,为了壮胆,我几乎故意忘记这个东西了。看他那么张皇失措的样子,我扭头一看:并没什么奇怪的,一具尸体,男人的。和所有尸体一样,束发,赤足,面色安详沉静。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什么意思。

    耿卫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指那人的脸,叫我仔细看。我这才看出端倪来,原来那尸体被白壳覆盖得还能依稀看出一点轮廓来的脸,竟然和耿卫有种很神似的感觉。我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这人难道会是耿卫的家人?

    耿卫见我脸色,大约也证实了他自己的想法,脸色刷的变得惨白,一言不发的转身叫我继续跟着燕子走,他殿后。

    旁边还是密密麻麻的尸墙,我在想会不会唐明浩也会在这众多的尸体中忽然发现自己的某一个亲属。

    不过,事实上是我多想了,一直游过所有的尸体,其他人都没任何异常表现。而燕子,则不停的晃动着那块金属牌,直到在一处水流纹丝不动的地方,那金属牌忽地也跟着纹丝不动不起来。

    燕子面露喜色,朝后一招手,大伙都围上前去。她扫视我们一眼,打手势告诉大家,等下就从这里继续往下。

    我面色一沉,正要开口反驳她,这里一看就是一处漩涡,谁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一踏进去就只有被卷到水底,回不了头。岂料耿卫比我更快,他双手愤怒的一挥,把我和老李以及许之午唐明浩四人拉到他的身边,正气凛然的看着燕子,问她安的什么心。

    燕子无所畏惧的看了我们一眼,轻蔑的一笑,通过口型告诉我们:“你们以为随处都可以捡到财宝么?那样子的话,这底下的财宝早就没人抢光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

    我一想也是,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话,就算有几十座金山银山也都被人搬走了。不过,总不可能要我们就这么不知深浅的扑通扑通全都跳进那漩涡去吧。

    燕子似乎看透了我们的心思,又是轻蔑的一笑,看也不看,转身就朝那漩涡游去,不等我们反应过来,那水倏地的一个打旋,燕子很快没了踪影。众人大惊,待要上前援手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漩涡几漩几漩,又恢复了平静。

    没想到这么快,一个活生生的灿烂如花的生命就生生从我们眼前消失了。我不由得手脚发冷,想要奋力游开,身子竟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在看大家,个个看着那漩涡,呆若木鸡。

    怎么办?现在这里只有耿卫是最精通水性的了,稍一回过神来,大家都齐齐的把目光投向耿卫。他面色惨白,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一下去就没命。

    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总不可能明知就算死也救不出来人,还要白白的赔上性命去“救”燕子吧……但是,似乎要是什么援救的动作都没有,几个大男人抛下一个弱女子逃回去,不管怎样都说不过去。

    连日来,我和老李已经培养出来了一定默契,他慢慢游到我身边,问怎么办,我摇摇头。再环视其余人一眼,都六神无主。算了,先看看情况吧,等一会再说回去的事情。只是……回去要是扎西要是向我们问起来燕子去哪里了?我们怎么回答呢?难道说不知道,或者说我们看见她必死无疑了,就抛下她不管不顾自己走了?这事要传回部队去,我还有脸做人吗?

    一时犹疑不定,不知究竟该怎么办。老李的默默的游过去,呆立在漩涡边上。正在这时,漩涡忽地一阵波动,一点黑色的潜水帽露了出来,然后是整个帽子,紧接着一张戴着潜水面罩的脸浮现了出来,是燕子!燕子!她正眨巴着眼睛鄙夷的看着我们。老李连忙一把将她从漩涡里拖了出来。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连忙招手叫老李把她赶紧拽远点,这女人,纯粹是来要人命的!

    老李拎小鸡一样的把燕子拽到我们身边来。耿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大约他已经说了下去必死无疑,结果燕子又好端端的上来了,这等于打了他水鬼的脸。不过,哪里管得了他怎么想。现在我们关注的是燕子怎么上来的。是个人都知道那漩涡能要人命。

    燕子先鄙视的看了看我们一眼,接着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老李,忽地扑哧一声笑,笑罢,晃了晃手腕上的金属牌,叫我们跟着她再去那个漩涡。

    我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想和老李商量要不要下去,毕竟我们的水性并不是非常好。还有许之午……岂知许之午看也没看我们一眼,燕子手势一停,他就跟着耿卫朝那漩涡游去了。唐明浩紧随其后,招手叫老李和我赶紧。我们俩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燕子快速游到漩涡边,双臂一横,挡住正要冒失的往里游的耿卫等人,一改刚才鄙夷的神色,严肃的叫大家不要着急,进到漩涡后不要慌张,也不必有所动作,只管放松自己,水流自然会把我们带到目的地。如果一慌张挣扎,带乱水流动势,到时候受害的不只是某一个人了。

    她说的轻描淡写,万一那底下是一个巨大的深潭呢,我们不就完了。因此我连忙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燕子直接回答我是:漩涡很窄,深处是一段石阶,只要不胡乱挣扎,理论上每个人都会被安全的带到石阶处。

    她刚才凶险无比的被卷进去,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看来是我多想了,真是,想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胆子变得这么小了,真是……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把,也没再多说。

    许之午有些胆战心惊的,也不跟着耿卫了,过来紧紧挨着我和老李。燕子见我们大家再没什么意见,带头又进了漩涡。我们鱼贯而入。

    刚一进去,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不断朝自己卷来,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我大骇,慌乱之下刚想拼命挣扎,稍一动手,脑子忽地清醒过来:燕子不是要我们放松是让流水带着我们去吗?这一来,脑子清晰多了,任由那股力把自己往下带。胸腔受到一些压迫,呼吸有点不那么顺畅,耳朵有点难受,四周似乎是坚固的水墙,能感觉到那股吸力没有超过这个水墙的范围。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