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12章 血泉水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全认出来?这鬼玩意儿就凭我们几个能全认出来?搞笑吧?

    冷不防燕子道:“还有古藏文。你们谁认识?”斜眼一看,她指着脚下的一个字道。很,明显这问的是许之午,我摇摇头,许之午也没耐心了,赌气道:“干脆打开门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受不了这些故弄玄虚,还花鸟篆还古藏文,假惺惺的想给提示也不用这样。摆明就是让你看不懂!”

    燕子没吭声,所有人都没吭声,门外的“人”衣服相摩擦的声音都能听见,可见他们应该全部都聚集了过来,燕子还说过他们衣服上有毒药。许之午说的对,门一打开我们真的会死。

    我愤懑之极,走上去狠狠在那“鱼”字上使劲跺了两脚,许之午连忙阻止,说这是古董,好歹有线索总比什么都没好。我不想理他,他说完我又狠狠的跺两下,完全是负气的行为。许之午无奈,摇摇头,又去认别的字。

    周围忽地安静下来,异常安静,连门外的撞门声,衣服摩擦的声音都没有了,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气氛登时诡异起来,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全都沉默了起来。唐明浩最可恶,恬不知耻趁机死死抓住燕子的胳膊不松手。燕子火冒三丈,劈手想给他一巴掌,无奈唐明浩占有身高优势,扇不到脸,如此一来她更冒火,用脚使劲踢唐明浩,但唐明浩依旧不要脸的死死抓住她,并且一脸惊恐。

    老李默默的走过去想把唐明浩来开,但唐明浩反过来对老李拳脚相加,一副死都要死在燕子身边的样子。这种诡异的情况下,没人开口说话,燕子挣扎了一阵,她拳脚的声音都及其清晰的在我们耳朵里回荡。大约她也觉察出事情过于蹊跷了,不再试图弄开唐明浩,蹑手蹑脚的安静了下来。

    唐明浩睁大了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不知道他又想对我怎么样。因此我轻手轻脚的尽量不发出声音,往旁边稍稍错开几步,再一看唐明浩,依旧还直愣愣的盯着我刚才站的地方——那里只有一块花鸟篆的石板。

    一种毫无来由的恐惧感倏地冒出来,我赶紧一把来开站在那石板边的许之午和耿卫,他俩刚一退开,唐明浩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来,既是是恐惧又好像带着幸灾乐祸。

    许耿尚没回过神来,那地板忽地裂开,升起一股水汽,夹杂着浓烈的鱼腥味,未几,那“鱼”字石板周围好几块石板都塌陷下去,形成一个两三米见方的坑,跟着那坑底忽地涌出许多水来,不停的翻滚冒泡,似乎温度极高,但我们站在旁边又感觉不到丝毫热气。

    那水颜色极深,一看就含有大量矿物质,不是特意冒出来怕我们口渴没水喝的救命水。“难道是就这样塌陷下去,然后把我们所有人都弄到水里去煮了?”这个年头从脑海里一闪,我立即吓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石门边。

    水还在不停翻滚,颜色似乎更深了,而一直笼罩在我们身边的雾蒙蒙的空气也变得更朦胧了,我甚至看不清离我两步远的老李的面目。但那水坑却又变得格外清晰起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的水里没有杂质,一点杂质都没有,略略带着些猩红色。

    猩红色!!脑子轰然一声响,这不是血泉水的颜色么?!我再也无法镇静,连看都不敢看一眼那水坑,全身已经软踏踏的瘫倒在了地上。

    偏偏可恨的是明明身体已经吓得瘫软了,但脑子还极为清醒,眼睛不听使唤的偏偏想看那水坑里究竟会不会那些曾在血泉水旁出现过的东西——怪虫子、无面、或者人脸怪来。心里不停的祈祷要出现怪物就出现人脸怪吧,这个没有杀伤力,只具有恐吓效果……糊里糊涂的,脑子乱糟糟的。

    正在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坑里的水翻滚得更厉害了,几个大气泡冒过,水里忽地显出一条碧青的细长的线出来,眨眼间,一只硕大的背鳍冒将出来,跟着就是一个硕大无比的鱼头,眼睛闪着阴森森碧油油的光——就只露了个头出来,没看见鱼身子,想必隐藏在水底下。它想干什么?这是我第一个念头。不等我第二个年头冒出来,居然看见那鱼竟然带着嘲讽的微笑看了我一眼,完全是人的眼神!

    我木木的看着它,吓得连转下眼珠的力气都没有,怎么有鱼会像人一样的眼神!

    正在这时,却听得耿卫激动的大叫起来:“果然真的有宝物!这是守护财宝的大王鱼!”我被那鱼的眼神吓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听他这么说,以为是自己眼花,定睛一看,那鱼还是嘲讽的眼神,和人一模一样,哪里有变过。

    “你……你仔细看看,这是普通的鱼?”我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问耿卫。

    耿卫兴奋之极,道:“怎么没仔细看,它就是大王鱼!你们第一次和我下水找唐明生的尸身时,不是见过大王鱼出巡么?怎么都不认识了?有大王鱼就一定有宝藏!我就知道那次看见大王鱼出巡是个好兆头,果然,果然……哈哈”

    燕子不失时机的道:“看吧,我没骗你们吧?”听她声音,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为什么其他人都不觉得这鱼的眼神奇怪呢?

    “老李,你看那鱼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我扭头对老李道。

    老李半晌才回答我:“是……像人……”他哆嗦着,恐惧程度不在我之下。

    “没有宝物……我们赶紧逃命吧。”我双腿发软,几次想站起来,根本不行,完全一点力气都没有。不经意看见唐明浩带着惊惧的神情看着我,发现我看他,他连忙没事人一般转去看大王鱼——他仍旧死死抓住燕子的胳膊。

    “来来来,大家都动手来把这些石块掀开,宝物肯定就在这里了。我说嘛,就知道燕子和扎西不会骗人。我早就知道。”耿卫笑得合不拢嘴,自己动手想去搬开余下刻有古藏文和花鸟篆的石板,但又不知从何处下手。他急急忙忙的等不得半刻,叫我和老李去帮忙:“小罗,李增,你们赶紧过来帮忙啊,发财也是大家一起发,难道我一个人弄出一大堆金银珠宝来,就悄悄带走,不分给你们了吗?”说罢,他用脚跺跺地下的石板,大约想找一个比较松动的下手。岂料才跺两脚,那水坑的里的大王鱼忽地猛一摆身子,溅起老高的水花,差点就溅在我手上!吓得我连忙向旁边滚。因为手受了伤,当初在强巴恪山上,卓玛央金用计救我,避免我被日.本.鬼子拿去做抵挡怪物的肉盾之时,曾经说过,只要我没受伤,就可以去找班钦大师的传人。意思沾了血泉水也没事。但现在不行,我左手掌早被划拉出了一大条口子。

    耿卫笑呵呵的看了看大王鱼,道:“要动你的宝物了,你自然不痛快,我能理解。”说罢改成悄悄的用脚轻叩石板。

    这次我绝对没眼花,大王鱼眼里甚至荡漾出一朵笑花来,绝对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不,这绝不是简单的鱼……我怕它会从水里走出来,然后把一身的血泉水使劲朝我伤口上抹……

    “老……李……”我拼命朝老李身边爬过去,可恨手脚偏偏用不上力,费尽力气才爬出去半步。该死的燕子和唐明浩,两人明明一点事都没有,也不过来帮我一把!

    “这是怪物……大家赶紧逃命!”老李哆嗦着站起来,双腿直打颤。他边说边过来把我扶起来,他的手也抖得厉害,好不容易使上力气把我拉起来一点,我双脚发软,不由自由的又往地下梭。

    燕子似乎这才发现事情紧急,连忙过来帮忙把我扶起来,唐明浩好死不死的还死死抓着燕子的胳膊,好像一离开那胳膊他就要死一样!我鄙视的看了看他,虽然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可这些人中,有谁像他一般没骨气!

    身边站了三人,有壮胆的,手脚终于不那么发软了,对老李道:“是血泉水?”老李点点头:“是……”

    燕子一派天真的问:“什么是血泉水?带血的泉水么?”

    我不想给她解释,哼了哼,没有说话。这才发现许之午居然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瞪着那条大王鱼,而那大王鱼也直愣愣的盯着他。

    “赶紧过来!”感觉身上有了一点力气,我立即朝许之午道,“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许之午尚未回头,耿卫却奇怪的问我们道:“为什么要走?财宝就在这里呢!你们赶紧来帮忙。”

    我又气又急,不知道怎么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只得道:“这是血泉水,那鱼是怪物,我们没办法对付。”

    耿卫一脸惊讶的道:“哦?难道你们不知道大凡宝物都有怪物守护的么?”

    我直接想把他脑子劈开,现在还想着宝物,那鱼给了我们时间逃跑,没有直接杀上来已经很给面子了,你还想着宝物!

    我已经完全对耿卫没有语言了,不理他,对许之午道:“走。”

    许之午头也不抬的道:“好。”只管回答了,却坐在那里半天都不动,我急了,连声叫他赶紧过来,他还是不动。我只得叫燕子和唐明浩过去拉他。唐明浩死命拖着燕子,不让她去,嘴里还不停唠叨:“怕……怕……”

    燕子被拖得没办法,唐明浩又不肯松手,只得我和老李两人哆哆嗦嗦的去扶许之午,哪知过去一看,许之午脸色惨白,眼睛盯着大王鱼一动不动,浑身烂泥一样,半点力气都搭不上。

    我还道他是中毒或者怎么样,连忙叫耿卫过来看是否被什么毒物咬伤。

    耿卫开始还不以为意,斜眼一看,也被吓了一大跳。许之午似喝醉酒一般,我们三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到一旁,刚拖离那大王鱼,他眼珠子转了几转,终于能开口说话,“你们看那个鱼,有手有脚……”他瞪大眼睛,惊恐的道。

    我回头看了看,那大王鱼还是一个鱼头露在水面,并没有什么手和脚,敢情许之午就是被这个给吓住了?

    “幻觉吧?”我道。

    许之午无言的摇摇头。

    “你们这些人,真是大惊小怪了。守宝物的灵物自然是千奇百怪了。真是……”耿卫说完,又到一边去研究地上的石板,试图找到他所坚信存在的宝物。

    唐明浩拖着燕子过来看了两眼许之午,他眼神复杂得不能形容,好像很同情又好像非常幸灾乐祸。燕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对耿卫道:“耿叔,换个地方找吧,这里也许没有。”

    耿卫蹲在地上这里敲敲那里敲敲,看都不看燕子,道:“那你们先去别的地方看看,我等会就追上来。”

    他是财迷心窍,既然这样,他愿意呆着就呆呗,总不能我们几人都陪他在这里送死。于是我又一次严肃的对耿卫说了这里危险,必须马上走的话。他还是老样子,叫我们先走,我毫不客气的转身就和老李一人架住许之午的胳膊——往前走。

    燕子稍一犹豫,立马跟了上来。当然,唐明浩是没有松开她的胳膊的,所以也随着跟了来。耿卫这个财迷,我们所有人都走了,他居然还在那里继续他的“工作”。他也许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还想金银珠宝!可是走出去几步,心又软了,想着他要真是被那大王鱼弄死了,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吧?

    正在犹豫,唐明浩却嘤嘤的哭起来,死死抓住燕子不让她再走。燕子不知就里,被吓了一大跳,连忙问他怎么回事。唐明浩只管回头不住看耿卫,又看着老李,眼神哀哀的恳求,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老李连忙道:“你是不是要我们把耿卫叫上一起走。”唐明浩迫不及待的点头,嘴里却还是以为嘤嘤嘤嘤的哭,像个女孩子一般。

    就在这时,血泉水忽地哗啦一声,溅起老高的水花,紧跟着眼前一道青光闪过,耿卫的身边赫然站立着一只“鱼”,一个硕大的鱼头和鱼尾形成一种奇怪的三角状。鱼头下两只人手一样的光滑细腻的肢体(?好像是?)撑在地上,鱼尾处着地却又是两只人脚一样的东西。整个这东西,就好像硬生生的把身子折断,以方便手脚着地一样。

    耿卫抬眼一看,“妈呀”一声大叫,拔腿就想逃。话音未落,根本没看清楚那“大王鱼”怎样动手,青光微动,耿卫已经被它一只手拦腰拎起来举在半空。“救命!救命!”耿卫带着哭腔大叫,同时手脚不断挣扎。

    耿卫挣扎半天,那“大王鱼”丝毫不受影响,好像对“人”这个物种有些奇怪,手稍稍一低,又将他凑近眼前仔细打量。耿卫凄厉的大叫救命,我们没一人敢动——都被吓呆了。

    大王鱼看了半晌,还不过瘾,两只脚支撑身体,另一只手伸过去抓着耿卫的胳膊挥了挥,就像我们小时候试玩具娃娃手脚的灵活度一样。不过它似乎吃不消两只脚承重,这只手又很快收回去,依旧撑在地上。但光是这一个动作,已经让耿卫魂飞魄散,他的裤脚处立刻哗啦啦的向下流水——尿。

    大王鱼似乎被耿卫吓得小便失禁激起某种兴趣,它手稍稍一转,耿卫立即头下脚上,已经吓得完全叫不出声来了。

    这时,唐明浩送开燕子,眼泪唰唰的直往下流,跑过来拉住老李的手,但是只会道:“怕……”

    老李也呆住了,他又过来拉我的手,泪流满面却一句话都不说。我不知怎样反应,刚一犹豫,他却逃命一样的跑回燕子身边,死死抓住她的胳膊,一个劲的看着我,似有所求。我猜他是想叫我们去救耿卫,但……我们有什么武器去对付这个半人半鱼的东西?

    刚才我一直在想这个大王鱼看起来想什么,在惊吓过度的情况下,脑子忽地开窍,终于想明白,它就像是把一条硕大的鱼,在挨着头尾两处的地方开两个洞,然后将一人从尾部的洞里塞.进.去,让人头和鱼头重合,余下手脚从洞里露出来。然而人身子肯定比鱼身长,于是活活折断成三角尖刺的模样。

    这绝对是人为的!一想到这里,我哪敢再看,连忙转身拔腿就跑,刚跑出一两步,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巨响,老李大叫一声:“耿叔!”唐明浩放声大哭。回头一看,那大王鱼和耿卫双双跌落在水里。

    耿卫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不再挣扎,而那大王鱼手还高高的举起,似乎怕耿卫沾了血泉水,又像是在偏头寻找方便下口的地方。

    在我们四个大男人都六神无主的情况下,燕子居然先镇定了下来。她先对唐明浩道:“你松开我,我能救他(耿卫)。”唐明浩一听这话,居然乖乖的松开手。然后她又走到老李面前,道:“你跟我来。”老李一怔,随即点头说好。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