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24章 风疹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医生次仁他应该是以一种灵魂的形式存在于牧羊人次仁的身体里吧——不过,我只是这么猜测。米玛察玛可没这么说。”

    说了半天,依旧还是没说到点子上。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了。“回去。我们赶紧回去。关于医生次仁的事情,我们已经尽力。神灵也没指示,我们只能先回去再说。”我道。

    许之午犹豫了下,没有说话。老李怕唐明浩再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出来,也表示说赶紧回去才好。燕子抿着嘴,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桌上的黑碗,沉默不语。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但我态度很坚决,是铁了心要走的了。可是……究竟怎么才能回去呢?看燕子能找到这间小暗室,她应该知道路线吧,但她偏偏又非要找什么宝物。我承认,开始我是财迷心窍,现在出了这么多的怪事,难道还能心心念念着根本没看到踪影的宝物?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罗练,你——来看看这个小碗,是不是有些奇怪呢。”半晌,燕子忽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句话,然后尖着指头将碗递给我看。我怕有古怪,不敢接。拿眼睛瞟了几下,觉得这碗是有点奇怪的感觉,并不是纯黑,而是一种奇怪的暗红色,暗红得近似于黑色。当然,这只是感觉。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又说不上来。

    “你不觉得这个碗的尺寸大小很眼熟吗?”燕子似笑非笑的道。我摇摇头,看向老李和许之午,许之午盯着看了半晌,忽地脸色大变,道:“这莫不是嘎巴拉碗?”

    燕子颇为意外的道:“哦?你竟然知道嘎巴拉碗?”她忘记许之午是藏学研究专家了。许之午没有回她的话,而是一脸严肃的走过去仔细瞅着那碗,三个碗都瞧遍了,他脸色更是迷茫了起来。

    “据我所知,嘎巴拉碗一般都是镶银以及各种宝石。并没有刷漆一说。这种黑红色是……”许之午问燕子。

    燕子目光不知瞟向何处,半天才回答道:“我也不知。”

    许之午叹了口气,道:“这里应该供奉着什么神灵吧……我们会不会无意间冒犯了他?”说罢虚空作了两个揖,说了些请原谅之类的话。

    燕子看着许之午,很满意他的虔诚和谦虚,道:“想不到你这个老头子,懂得倒还挺多。”许之午客气的笑笑。

    我悄声问老李:“什么是嘎巴拉碗?”

    老李道:“人头盖骨做的碗,又叫颅骨碗,就是了。”我一听,立即毛骨悚然起来,“什……么……这就是?”我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说。以前听人说过有人头盖骨碗这么回事,说是一种法器。但只当做故事来听,根本没有想过真的有这么个东西存在。仿佛还记得说是这东西必须是有修行的喇.嘛生前愿意把自己头盖骨奉献出来才行。要真是那样的话,这里就是有三个喇.嘛的脑袋了。这么一想,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本来不知道还好,现在一弄明白了,不知是不是害怕的原因,竟觉得全身无处不是冷飕飕的感觉,又好像有细小的冷风丝丝的钻进皮肤和毛孔一样。“我……我们……走吧。”我自然不能说自己害怕,值得勉强找个借口,“这里肯定没有回去的路。”我道。

    疲软昏迷了一段时间的唐明浩,也在这时醒了过来。他张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我们一干人,道:“你们在这里干嘛?我记得有个长相奇怪的人,是个医生,去哪里了?”敢情说的是医生次仁了。于是我简短的道:“死了。”

    “哦。”唐明浩颇有些沮丧的样子,“我觉得他好像还有救。”又是这话,赶紧打住,万一他哪根神经不对劲,又再次发疯起来,那就更糟糕了。

    “浩哥,你想多了。人死都死了,怎么会可以救过来。”我道。

    唐明浩迷茫的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开始心里一直有这么个很强烈的年头。我也不知道。”他还待再说什么,燕子连忙道:“没什么,刚才你做了个噩梦。现在好了。”看来她也是怕唐明浩发疯了。

    唐明浩似信非信的看着燕子,“哦”了一声。老李问他有事没有,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唐明浩无一例外的都摇头,说自己没事。说着说着,忽地整个人神色一肃,瞬间变得精神十足的样子,道:“这里有什么东西,我怎么觉得这么亲切。”

    只有三个头盖骨碗是东西,他不会是觉得这个很亲切吧。我勉强的笑笑,不敢也没有说话。老李连忙岔开话题,说回去之类的事情。唐明浩不理会大家,径自使劲嗅了嗅,然后站起来,转骨头,看着那桌上的头盖骨碗,面露喜色。对燕子道:“终于我不用靠你了。”

    燕子听得莫名其妙的,问他:“你靠我什么?”

    唐明浩喜不自禁的道:“这里有种味道,让我脑子特别清醒。以前只有靠着你的时候,你身上有种香味,可以救我的命。现在这里,我觉得无比清醒,什么事情都很明白。”

    完了,唐明浩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或者被什么神灵上身了,他说这些疯话,我们没一个人能听懂。

    燕子也有些懵了,“你……你想干什么?”她惊疑的问。

    唐明浩一本正经,“我想喝水,用这个……”他指着头盖骨碗道,“用它盛水来喝。”晕,我还道他真的清醒了,原来还是发疯,而且看起来比以前疯得还严重。笑话,用这个黑红黑红的头盖骨碗喝水?搞错没?

    “走走走,我们赶紧走。这里是个不祥之地。”我一边说一边率先往外走。岂料唐明浩一把抓住我,力道十分之大,我一下子居然不能挣脱。“我要喝水。”他语气有些急促的道,“你给我倒水,用那个碗。”

    “这儿哪里来的水,没有。”我使劲甩开他的手,道。

    唐明浩两眼一翻,面色狰狞的道:“不管,我必须喝水。马上。”然后阴测测的看着燕子。老李也慌了手脚,他所擅长的一切似乎在唐明浩身上都没得到灵验的验证。而唐明浩也确实看起来像中邪的样子。莫非真的是燕子所说的那样,因为我们是汉人,而这里的神灵是藏族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唐明浩忽然变得六亲不认或者怎样,我们能抛下他各自逃命吗?当初在古格遗址遇到人脸怪时,许之午和尼琼抛下我与老李两人独自逃命,以至于我直到现在都不敢对他多放心。现在如果换作是我,那……哎,一时间心里乱如麻,也不知怎么办了。

    “燕子,不然你再点一炷香试试。”老李道,“刚才不是好了吗?”

    燕子也不太有把握,犹豫不决的道:“我的香……是秘制的,刚才有用,可是现在他这个样子,不一定有用。而且,而且……而且这药香用完了就没有了。是扎西特意从一个高人那里给我找来的。据说这都是两三百年前的东西。”

    “两三百年?”许之午一声惊呼,“那岂不是是古董了?”燕子没说话。他自己又自言自语的道:“确实可惜啊可惜……只是不这样,又怎么能救唐明浩。”

    唐明浩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了出来一团团不甚匀净的暗红色,像发的风疹一样,整个脸也带着一点点浮肿。见我们没人理他,他又伸手去抓那头盖骨碗,抓来看了几眼,比划几下,好像是在找地方下口。

    “别咬!”燕子大惊失色,一把从唐明浩手里把头盖骨碗抢过来。她道,“别咬。这是对神灵不敬。”唐明浩哪管那么多,纵身过去又要抢,但随即又醒悟过来桌上还有,于是连忙转身将两只碗紧紧搂在怀里,生怕我们去抢了。

    “我要喝水。”唐明浩又开始重复这句话。老李柔声道:“明浩,这儿没有水,我们马上带你回去,回到陆地上,抚仙湖上,你就可以随便喝水了。”

    一瞬间,唐明浩不再似刚才那种亢奋,转而神情低落的喃喃自语:“我要喝水,有水,这儿有,你们骗人。你们骗人。这儿有红色的水,放在碗里给我喝。”

    红色的水!一时我脑子还没转过来,燕子面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道:“难道这是祭台?!需要用血来祭奠?”

    许之午失声道:“祭台?人血?米玛察玛?”说罢又道,“肯定是这样了,所以才会出来这么三个法器,肯定就是要人血。”大家都跟着往人血祭祀上面去想去了,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反而忽略了,那人手人脚的大王鱼出来时,那水不是红色的血泉水么?可是当时乱糟糟的,竟然没想到这一点,等想起来时,又为时晚矣。

    “你们见死不救。”唐明浩神情诡异的严肃起来,指着我们,“你们见死不救,医生次仁还是活的。”

    又是这句话,我都听烦了,不鸟他。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