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26章 掀开的头皮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燕子犹豫不决,道:“没人能欺骗神灵。只有先把医生次仁弄过去看看怎么样。乱.伦血——只怕只有动物才有。哎……我也有点乱了。”

    医生次仁瘫倒在地,整个人都已经僵硬,稍微一拖动,他身上的皮肉就不停往下掉。我们各抓住他的手脚轻轻一抬,那手脚处的皮肉就立即掉得干干净净,露出森森的白骨来,就这么来看的话,这家伙就像埋在地下的许多年的尸体,猛然见光风化了一般。幸好他骨头还算结实,没有腐朽,不然怎么也不可能把他弄到唐明浩那里去。

    还好,我和老李都是见识过更强大更诡异怪物的人,终于忍住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而许之午则脸色煞白,燕子不停的作出想吐的样子来。

    就这样,我们几乎是拎着医生次仁的骨头把他弄到了唐明浩面前。唐明浩一见医生次仁这般模样:全身只剩大腿和身体上有点肉,颈部因为磨损,也变得支离破碎,露出骨头来,而面部那千沟万壑的皮肤也松松垮垮的随时要掉。他显然吃了一惊,对我们道:“怎么弄这么个东西来?为什么不让他安生?”完全忘记责问我们为什么不去找红色的泉水了。

    他不提起,我们自然不会那么笨去提醒他。于是我连忙道:“你刚才不是吩咐我们去抬来的吗?”唐明浩脸上的暴戾之色一扫而空,若有所思的道:“哦……哦……”然后又问我们,“刚才还叫你们干什么?”

    几乎我们四人同时摆手否认:“没……”“没有没有。”“没有什么。”

    唐明浩极其温和的一笑,道:“没有就好。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也许那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或者答案。”

    他前后变化之快,让我们完全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这……”我指着医生次仁的尸体,问他,“那他呢?”

    唐明浩一脸诧异,反问我:“你想把这个人怎么样?”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是他叫我们弄来的,因为现在他难得这么好脾气,似乎不应该提起那些不好的事。

    “没……不……不怎么。”我结结巴巴的道,“那我们……”眼睛看着燕子老李许之午,问他们打算怎么。

    “其实你们可以找个东西,把医生次仁带走的。”唐明浩煞有其事的建议,“至于牧羊人次仁,我当年见过这个可怜的人。他生病而死,理应沉河水葬,可惜这里,没有水。算了。我替他超度吧。”说罢当真他就打坐念经起来,都是藏语,说得十分生涩。

    十几分钟过后,唐明浩站起来,脸上又开始大滴大滴的不知滴汗,看起来很是吓人。“你没事吧,浩哥。”我道。唐明浩脸色变得迷茫的摇摇头。老李上去摸他额头,又说不像发烧。唐明浩忽地又想起什么一样,厉声道:“我叫你们找的红色的水呢!怎么现在还没拿来!为什么又把牧羊人次仁的身体弄成这般模样?你叫医生次仁怎么活?!”

    他变脸之快,我们所有人都郁闷住了,这是什么意思。一会好好的,一会儿又翻脸。难道他身上还真的有两个不同的“鬼”?“老李,这没办法了。只能靠你,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我指的是叫他用些道家的法术和手段。许之午也明白过来,立马说这样试试也好。

    “没用的。”燕子低声道,“神灵的法力无边。他吩咐我们的事情没有做到,必定会怪罪于大家。这个人……只怕……只怕……”她连说几个“只怕”,脸上带着无助的凄惶。

    老李一脸坚定的道:“明浩是我兄弟,只要有我李增在,一定会保住他的性命带他回去。”燕子听得这话,闪出一种奇异的神采来看着老李,看了一会儿,又默默的把头转向一边,对这唐明浩念藏语——听那腔调大概是经文。

    “她说的是什么?”我悄声问许之午。他凝神听了一会儿,道:“都是一些请求神灵宽恕的话。”

    可是燕子的话根本没有起到作用,附在唐明浩身上的“鬼”越来越暴躁,他差点一脚踢向燕子,幸好被老李眼疾手快的拉住。“去给我找红色的水!”他咬牙切齿的大叫,同时又蹲下身来去翻检医生次仁的脑袋。那脑袋皮肉俱朽,轻轻一碰,整个脸皮都掉下来,露出一个骷髅头来,不过头皮还没掉,变得黑灰黑灰的头发打成缕纠结在一起,显得分外结实。

    “哈哈。”他又大笑起来,“果然医生次仁没有死。”说罢脸色一变,怒目道,“你们这些奴才,站在这里是等死吗?”

    我们面面相觑,正不知如何动作,接着唐明浩又怪笑道,“正好正好,你们死了也好,医生次仁肯定很高兴有这么多皮囊可用。”

    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他难道是想像现在这样把医生次仁的“鬼魂”给弄在我们身上?燕子面色惨白,跪倒在地,不住叩头请求神灵原谅。唐明浩用手摸了摸头医生次仁的头皮,脸上又换了一种说不出的神色,像是遗憾,又像是别的什么。

    “我知道了。”唐明浩淡淡的道,“只要把牧羊人次仁脑袋里的东西,装到你们脑袋里去,那么,他就是复活了。现在死的只是牧羊人次仁这具外壳,真正的医生次仁,只要有寄主,他将永生不死。”

    我怀疑自己已经接受唐明浩这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状态了,而且也看出一些端倪来,连忙问他:“那你是……哪位神灵?”本来想问是什么鬼的,但燕子满脸虔诚庄重的叩头认罪,我不敢乱说。

    “我?”唐明浩犹豫了下,似乎不相信我是在问他,过了会儿才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当初国王叫人带我来这里。但是……我……我不记得了。”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抓住自己不是很长的头发,显得有些痛苦。头侧被拨开的头发间,有一点小拇指头大小的血迹,再稍微一低头,头顶也有一点更大的血点子。

    想来不知在什么地方给碰撞了。我自己手上还有那么大的伤呢,也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走吧……假如你们有兴趣去一个地方的话,跟我走吧。”唐明浩道。

    “那……这个人不要了?”我指着地上的尸体道。

    唐明浩瞟了一眼,叹道:“那把医生次仁带走吧。”很是惋惜的样子,“可惜他想着长生不死,结果竟这样。可惜可惜。”边说边蹲下身子,用手从医生次仁的额前开始撕他头皮,本来他全身其他地方都腐朽不堪,这头皮偏偏还坚硬结实之极,他撕了几下没撕动,于是去问燕子:“你怎么不带藏刀,我剥不动这皮。”

    燕子浑身一颤,以为是神灵怪罪,吓得面无人色,“我……我……”她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见状老李连忙把自己的军用匕首抽出来递给他。然后又枪不动声色的握在手里。我也悄悄把枪拿了出来,因为唐明浩喜怒无常,不敢确定他会不会拿了匕首就行凶杀人。

    接过老李的匕首,唐明浩犹豫了下,拿着匕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茫然的抬起头看着老李,看了半天,忽然叫道:“老李?”

    他居然认得老李了!他居然能认得人了!我几乎激动得要跳起来,他好了!唐明浩好了!我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浩哥浩哥,是是是,是老李,李增。”我抢着道。

    老李也很少激动的道:“明浩,是我。你终于好了。”

    唐明浩茫然的看了我们几眼,脑子里似乎在极力搜索什么东西,半天,他眼神忽地又黯淡下去,想了会,不再说话,拿着那匕首仔细的沿着医生次仁尸体的额头划过去,然后轻轻掀开那层还有头发的头皮,接着用匕首尖轻轻的撬开那天灵盖处的一块骨头。那骨头活页一般,被他撬开就顺便往后耷拉在掀开的头皮上。

    然后天灵盖那里露出一块黑油油的东西来,唐明浩小心翼翼的用匕首尖在上面试探性的点了点,那黑油油的东西没有动静,不知是什么玩意。

    我见唐明浩这番举动,只觉得自己头皮也凉飕飕的,仿佛天灵盖也被打开一样。“浩……”我本想问他这是什么,老李一见我开口,连忙制止,不让说话,叫我只管看下去。燕子本来跪倒在地,现在看到唐明浩的举动,吓得连认罪诵经都忘记了,张大嘴瞪大眼,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的看着他,浑身不住发抖。

    但是接下来唐明浩又没有进一步动作了,他拿着匕首,呆呆的看着医生次仁脑子里的东西,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然后,过了很久,他脸色开始变得通红起来,像是暴怒的人,但是又找不到发泄脾气的对象。

    “……”他憋了半晌,嘴里冒出一大串话来。速度飞快,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话音刚落,燕子一番不发,直接谈到在地。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