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27章 又爱又恨的红尘

时间:2018-07-01作者:忘却的优

    我忙道:“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呀,要急死个人了。”唐明浩又不做声,我无来由觉得心里一阵烦躁,我上前去拉扯唐明皓,想使他从茫然里回过神来,说完他留下的半截话,告诉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有理由相信,他的话带有神的旨意。

    我本来身体是想前倾的,我的手刚碰到唐明浩的肩膀,他却意外的躲闪了一下,我没把持住身体,一个趔趄扑到了,幸好前方又一张小方桌,我按在了方桌上,方桌上有个香炉,震动之下翻倒了,裂成两半,香灰撒了我一脸。

    我狼狈的翻起身,突然一个陌生却又奇毒无比的声音响起:“罗,你打翻了供奉神的器物,你为此得付出代价!”我一个大大的激灵,太可怕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难道现场中还有另外的生命存在,他是谁?魔鬼或者神?

    我也知道打翻香炉是大凶之兆,我腿肚子不争气的抽筋。陌生的声音继续响起:“你将会为你的错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寻找着说话者,却发现声音竟然是唐明浩发出的,只有他的嘴角在蠕动,他的两片肥厚的嘴唇就像两条虫子。我求助的看着燕子,看着许之午,看着现场的每一个人。我突然有种深深的恐惧:他们不会有人帮助我了,我将被彻底的遗弃。

    唐明皓冷冷的道:“捆住他。”我看见燕子,许之午的表情阴沉了起来,他们转身寻找着绳子。本来只是没指望他们会帮助我。却没想到他们如此快的成了神的同盟,我一时间为自己的同类感到悲哀。当然我更多的情绪依然是恐惧。

    燕子竟然从阴暗的角落找到了根绳子,她正一节一节的理着,我基本上是绝望了,我所有的挣扎将会是徒劳,我应该束手就擒的,可我还在卑微恳求着:“燕子,你们就真的对我没有了一丝的感情了吗?我们一直都朝夕相处着,你们就真的忍心对我下毒手?”

    燕子冷冷的道:“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为了活命我们也顾不得了。”我大喊:“卑鄙,你们真是卑鄙。”

    燕子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是我打翻香炉,你一样会对我残忍的。”

    我说:“我不会的,如果你打翻香炉,我依然是你的同盟,生死不离的同盟”。燕子哈哈大笑道:“听吧,罗技师,你听听自己讲话的气势,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从嘴里所吐出的,医生次仁你不一样的领头抛弃了他吗?”

    天啦,我喊:“你们竟然把我和医生次仁做着比较,我可是你们一路而来的朋友!”

    燕子不在理会我的喊叫。绳子已经被她理好了,她与许之午一人牵着一头向我逼近,我感觉我成了他们待宰杀的一头羔羊,我没有了退路,事实上我也是根本不能再动的,因为唐明皓不知何时手里多了把枪,我相信我若不乖乖就擒,他会一枪打爆我的头,我不想死也害怕死,所有我只有乖乖的让他们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是否还存有一丝生机?燕子用绳子很用力的勒我,怕捆不紧我似的。许之午还踢了我一脚,骂道:“老实点!”

    我怎么就不老实了?我知道许之午是在做表现,象个仆人一般讨好主子。

    燕子拍拍手,忽又向唐明皓跪下了,满脸的虔诚,道:“我尊贵的主人,可恶的罗该受到什么惩罚?”唐明浩依然用一副遥远而又陌生的腔调说着话:“他毁坏了神的器物,神不会在宽恕他了,他必须流尽身体里所有罪恶的血液”!

    啊,他们竟然要放我的血了,我顿时脸无血色,可我心里竟然在冷笑:“自称为神,却做着魔鬼的勾当,神比魔鬼更可怕。因为神比魔鬼多了虚伪。”

    唐明浩继续道:“将他的手动脉割破,让他的血流到三个碗里。”燕子道:“这便是红色的水了吗”

    唐明浩冷笑道:“这也配叫红色的水?这只是肮脏的汉人的血。”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道:“好吧,我承认我的血肮脏,别让我的血流到碗里啊,这是玷污。”唐明浩却道:“可真如宝剑是要用血来开封的,三个碗已经几百年未尝到血的味道了。”

    老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我刚才一直的在寻找着他,但他却突然了无踪影。

    “老李,老李。”我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救救我,在我们这群人中,你最讲道理了。”

    可老李却从背后摸出了一把长达二十公分的刀子,阴阴的笑着象我逼近。

    疯了,全他妈的都疯了,他们在一瞬间全都被魔鬼占用了身体。

    我人之本能的退到了墙角,却再无退路,燕子将我的衣袖挽起,用手抽打着我的动脉血管,想必是为了我身体里的血能更顺利更流畅的从体内流出。

    我的眼角沁出了泪,我却不知道是在为谁哭泣,是为自己吧,人之将死原来是这种心境!

    燕子却突然换了一种很茫然的腔调道:“放血之前,我们是不是该给他消消毒呀,可千万别让伤口感染了。”

    我听着这话背后一阵发冷,世上再没有如此可怕的人道关怀了,我也在同时发现样子的表情很奇怪,象个梦游患者,虽然我从没见过梦游患者,但我当时脑袋真的就冒出了梦有患者这四个字。

    等等,我心里突然的灵光一闪,我得从头分析之前发生了什么?我打翻了香灰-------香灰在空气中飘洒-------燕子,许之午,老李,在场的每一人都吸到了香灰---------这香灰是香客在表达对神的尊敬,或者祭祀时燃烧香制品产生的,于是便带有某一种诅咒,或者说香灰是**香燃烧后产生的,所有也就自然的带了迷幻人本性的成份。

    所以燕子,许之午才在瞬间被迷幻了本性,我一时间为自己的聪明洋洋自得,可身体又在瞬间沉入万丈冰寒,燕子接过老李的刀具,已经向我咄咄逼近了,我即便明白了真象又能如何?我手脚被捆,根本就没有丝毫办法可以想,在我可怜的知识体系里,被迷幻了的人似乎得迎头给他一盆水才能清醒过来,可此时我被绑了,附近也没水可以取用。

    燕子一步一歩的向我逼近了,她抬起我的手凑到眼前,我的手动脉经过她一系列的拍打,已经异常的粗大,想一条条曲转着身体的蚯蚓。

    燕子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我看着她的笑容心里充满着憎恶,曾几何时,我认为她的笑容是甜美善良的。我心里对对自己说:原谅燕子吧,她只是被迷幻了,她象个梦游患者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鸟之将死,其名也悲,人之将死,其言也心善。我很奇怪自己的改变,竟然去为将要杀死自己的凶手开罪。

    燕子刚要动刀,老李却喝了一声:慢!我心里一喜,心道:“总算有人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了。”

    我睁开眼睛,却看见老李屁颠屁颠的碰着碗小心的放在我的手腕下,道:“别让血撒了一地。”

    燕子动刀,我虽然闭上眼,却能感觉到凌厉的刀锋划过了我的肌肤,没有想象中的生疼,却一寒,寒从伤口处蔓延,蔓延到我的全身,心脏乃至每一个器官,我感觉到自己的血象小溪般欢快的冲泻而出,我知道,过不了几分钟,我身体里的血就会被流干了,没有了血的躯体该是如何的干瘪,每有了血的皮肤该是如何的苍白!

    我感觉到了头晕,我知道导致头晕的原因是我脑袋里的血正大量的往下流,我强有力的心脏每跳动一次,会将这些血压出我的体内。

    我知道我快要失去意识了,我睁开眼,想最后一眼看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红尘。

    我看见了燕子,她盯着我手腕处喷涌而出的鲜血,脸上是兴奋万分的表情,而老李半跪着身子,正小心的端着碗,他的表情庄严而肃穆,我看着这表情觉得很可笑,我应该是笑了,我能感觉到我起满白壳而用干裂的嘴唇微弱的动了下,这不是笑是什么!我甚至怀疑这笑是从我内心流淌而出的,真是不可思议的念头,看来疯了的不止是行凶者,正在被谋杀的人也跟着同时神经错乱。我一直以来以为左右臂膀的同伴老李,他居然伙同其他人欲拿了我的血去祭祀神灵,……可是,他们难道不知道这需要的是乱.伦血么?我的不是。

    血很快的流满了一碗,一个用人的头盖骨所做成的碗,我看见那碗血散发着腾腾热气,我知道它们只差一点就沸腾了,可它们终究很快冰冷,正如我的身体。

    老李很麻利的换了另一只碗接血,老李眨巴着嘴巴道:“血真多呀,不知道能不能流满三大碗?”

    燕子道:“应该有吧,要不我们打个赌,许教授你觉得呢?”许教授沉思了起来,正如他沉思每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

    这个世界真够荒诞的,我闭上眼,竟有了一丝脱落了苦海的解脱。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