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534章 八卦镜阴阳鱼

时间:2018-07-03作者:忘却的优

    他一边又不停的打量我伤口。半晌,叹道,“罪孽啊罪孽。”说罢低声念起经文来,依旧是藏语,听不懂。

    我只觉整个人说不出来的轻松舒服,好像把从头到脚的都换了一遍血一样,不可言语的舒坦。但看看唐明浩,他手上那小布袋,竟然密密麻麻的好像有无数的暗红带黑的虫子在蠕动一般。

    “你……”我惊惧的指着小布袋,叫唐明浩赶紧扔了,看得让人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快扔了!这是什么东西?”

    唐明浩双眼紧闭,嘴唇上下不停翕动,如临大敌。我不敢大意,连忙全神戒备。过来半晌,却见那小布袋上血结成薄皮一样一层又一层的东西往下掉,密密麻麻黑压压的掉了一地,全都带着暗红色。不过几秒钟时间,那些血皮子一样的东西,竟然慢慢的自动往外扩散。唐明浩依旧在不停念经。

    可是这下我看清楚了,那些是血,是血红色的血!可它们就像当初在强巴恪山上王科长和刘干事身上流下来的血一样,会自动走路爬行!

    一时明白过来,我只觉浑身上下都发冷,连骨子里都发冷——我们居然又进入到那种怪圈里去了,难怪这里也有人头骷髅灯,难怪,原来它们根本就和强巴恪山上的东西相关!

    赶紧一把将唐明浩拖起来,再顺手拉上老李,我没头苍蝇一样,慌里忙张的道:“走……走……这里不能呆!”

    老李一脸迷茫,无可无不可的看着我,不见任何表情。唐明浩一把挣开我的手,道:“小伙子,那是你身体里的东西,你难道没发现?”

    我一愣:“我身体里的?”拖长了声音,根本不相信的表情。

    唐明浩睁开眼,平静的道:“你打翻香炉,惹怒了神灵,他在你身体里中了一种让你必须归顺他的东西。”说罢又低声念经文。

    我毛骨悚然,那些……那些东西,要真是从我伤口里爬出来的,万一他不施以援手或者我身体里还有那玩意,那……那可怎么办!

    如此一想,再结合王刘二人当时的情况,顿时乱了阵脚,“大……大师,救命……”我差点就要抓着的胳膊抱着他的大腿央告了。唐明浩默默抬起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去,然后缓缓的道:“你不碍事……已经得救了。”说罢将那小布袋往我眼前一凑,让我看。我却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的暗红带黑的好像是血,但还是有许多小血点子不住往下掉,奇怪的是,那些血点子一到地上,竟然也会自动蠕动向刚才那一大堆所在的地方,但没有哪怕一点点往我们任何人身上爬来。

    但我还是害怕,王科长当时是被无面控制,眼睛连眼白都没有,只是一想,都已经不寒而栗了。“救命,大师!我身体里……”我指着自己的伤口,结结巴巴的道,“求你……救我,我不要变成……没脸的魔鬼!”

    “没脸的魔鬼?!”唐明浩闻言脸色剧变,失声道:“你见过没脸的魔鬼?”

    我连忙点点头,“见过见过……求大师救命,当时有个同伴也和我现在一样的状况,他……他……”想起王科长的样子,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顺溜,“他差点就变成没脸的魔鬼……”说话间,伤口处似乎又有些痒了,隐隐约约的,若有若无。

    唐明浩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腕,仔细端详了伤口一把,半天也不说话。我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来,怕他说我体内还有东西,更何况本来那伤口处也能感觉到痒痒的。“大师……我……”我深吸了口气,咽了咽口水,问他,“我……有事吗?会不会变成没脸的魔鬼?”

    唐明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我的伤口周围按了按,一股钻心的疼痛直奔胸口而去。“嘶……”我吸了口冷气,忍不住叫道:“疼!”

    唐明浩还是松手,再按了几下,这才缓缓的道:“疼就好。你没事了。”

    不可能这么简单吧,我不是很放心,又小心翼翼的问他:“我身体里——没东西了?”

    唐明浩点点头:“是……你运气不错。”

    我犹豫的道:“可是我怎么觉得还是有点痒?手腕这。”

    唐明浩笑道:“那你自己心里想着它会痒,自然也就感觉到痒了。要是你想着它不痒,那就肯定没事。”

    我听他话里有话,也不及仔细琢磨,只管顾着伤口那,凝神细细一感受,果然又不像疼的样子了。心想自己好歹眼睛还能看见东西,也没见他们说我没有眼白一类的话,应该暂时没事了。于是一颗悬着的心又稍微放下来了的点。

    唐明浩接着又叹了口气,道:“可惜……我们救了你。但违背了神灵的意志,只怕大家……哎……至少我和燕子两人,都必须给个神灵一个交代。”不过跟着他话锋一转,又道,“没关系,好歹把医生次仁带出去,你们总有办法的。”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另一只手里一直握着一个黑亮黑亮的东西,想必那就是医生次仁了。再次打了个寒噤,难道要我们找个人,把这东西放进谁的脑子里去么?

    我不敢接他的话,嗫嚅道:“好……好……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其实还在想问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安全了,可是一看他的脸色,好像带着不耐烦,也不好再问,只得告诫自己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就赶紧想办法。

    唐明浩扫了一眼燕子等人,道:“自然是带你们出去了。”然后将那小布袋往所谓的医生次仁上一扣,不过瞬间功夫,那上面原本黑压压的东西立刻变得无影无踪了。

    我目瞪口呆,指着医生次仁问:“这是?”

    唐明浩淡然道:“神灵的旨意。我们只有遵守。”话音一落,那小布袋“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待弯腰去捡,唐明浩连忙制止我,“不用了,已经没用了。”他道。

    燕子眼看着那小布袋掉下地上,连憋得通红,泪水直在眼眶打转,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呜呜……”她看着唐明浩,哀哀的,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唐明浩上前去摸了摸燕子的头,慈爱的道:“这也是神灵的旨意,没有人可以违背。”

    燕子哭道:“米玛察玛的意思?”

    唐明浩摇摇头,叹口气,没有说话,默默的看了众人一眼,过了半晌,才道:“走吧,只怕我的时间也不长了,不然等会另外那个恶人控制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体,你们就再也没机会出去了。”

    想起唐明浩身体里那个恶人,他叫嚣着要喝我的血,而老李他们也为虎作伥,割我手腕,那是何等可怕。“好好好,赶快赶快。”我连忙道。

    然而唐明浩却又来了一句:“我不记得怎样出去了。”十分无辜的样子。

    大.爷.的!我简直想掐死他,看他那么迫切的想带我们出去,我还以为他老人家知道出去的路呢!

    最可恨的是燕子他们,个个都一脸漠然,好像这事和他们不相干。燕子除了刚才哭的时候有点人样以外,现在早已经收住了眼泪,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迷茫,而老李,木头木脑,看着唐明浩,一副奴才相;许之午就更不用说了傻愣愣的站着,根本就不像一个活人!

    “好吧。”我叹了口气,极力压住自己的愤懑,对唐明浩道,“那么我们一起想想办法,这屋子里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和摆设,我们总能找到点提示。”

    奇怪的东西和摆设——我指的是屋里的八卦镜阴阳鱼以及外面屋子的供桌和头盖骨碗一类的东西。就在这说话间,我想起老李他们之前对我割腕放血,已决定要是遇到什么情况,一定毫不犹豫的抛下他们独自逃命,是他们对我不义在先,我不是宽宏大量不记仇的人,这不能怪我。

    一瞬间,我已经转了无数个年头。唐明浩自然不知道,他略带着茫然的问我:“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指着墙上的八卦镜对他道:“这屋里的摆设多数都是藏式的,这里忽然出现一个八卦镜,你不觉得奇怪?”

    唐明浩想了下,缓缓的道:“好像当年有人用这东西。”说完又补充道,“不是汉人,是我们藏民。不过他精通汉文化,王特地叫他给我们带路。”

    当年?带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小问题的时候,眼看唐明浩又能回忆出一些头绪来了,我连忙顺着他的话启发他:“你仔细想想,你们怎么走的呢?”

    唐明浩低头看了一眼手上那黑亮的医生次仁,黯然道:“第一个地方,就是经过医生次仁的家门口,牧羊人次仁上前去帮他拿包裹。”

    又是这两个人,好吧,先不问,这不是关键。“然后呢,然后你们经过了些什么地方,你仔细想想,想想你们怎么进来的,从哪个口用什么方法,遇到什么怪物然后才进来的。”

    (本章完)南山道士诡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