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章 道观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方善水赶到前院时,发现有不少生人正走进道观,人物很多样化,有一副农民打扮的,有穿西装打领带的,甚至还有穿着土黄色传统道袍的。

    他们一行人对着青越观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直到看到方善水,才停下。

    那个农民是山下怀云镇的镇民,他是认识方善水的,看到方善水来,很高兴地和方善水打招呼,“方小哥,你和你师父回来了?正好这些京里来的大人物有事找你们。是好事啊,我们怀云镇的大好事。”

    跟着镇民来的两人,见到方善水倒是有些诧异。他们前段时间就来此地侦查过了,虽然听说此道观里有两个道士驻扎,但一直没见到人,打听过是去外地做生意了,也就不在意了,没想到这会儿会见到。

    “小友你好,我是国家道协这次派来维护道文化古迹的安慧,你可以叫我安道友,我身边这位是国土开发局的李安先生。”黄袍的年轻道士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和善,他向方善水自我介绍的同时,中规中矩地冲方善水做了个道揖。

    方善水不太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他站在樟树的绿荫下看着来路不明的几人,打量了半天,都把人笑脸给晾僵了,才慢吞吞的问了句,“何事?”

    “好事啊好事,什么旅游业,什么文化经济,我我说不清楚,他们说,他们说。”听了方善水问话,镇民第一个跳出来说话,只是支吾了半天也说不清楚,索性把安道长给推了出来。

    安道长一笑,“是这样的,因为发现了这座年代久远保存完整的道观,国家道协准备联手国土开发局发展此地旅游业,以这里的青越观为基点,弘扬我国传统道家文化,带动这一片的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我是负责这次事物的特派人员,因为调查人员说这里是空观,所以协会本是派我来任此观观主管理青越观。当然如果你师父在,此事我们可以再商量具体解决办法。”

    方善水:“你可以和我商量。”

    安道长顿了下:“呃,那小道友你的意见如何?”

    “我拒绝。”

    安道长的微笑再次僵了下,连道友都不叫了,直接道:“小弟弟,你还是叫你家大人来吧,这事你是做不了主的。对了你几岁了?还未成年吧,现在的你应该去学校学习才对。”

    旁边推眼镜的李安也插了一句:“这是于民于己都有好处的事,应当慎重考虑。”

    “我师父前几日去世了,如今我是青越观的观主,我成年了,19岁。还有,我慎重考虑过了,我拒绝。”方善水态度很认真。

    “呵呵。”安道长。

    “呵呵。”李安。

    “小兄弟,你才19岁啊,道学四六级过了没?大学本科证有没有?没过道学四六级,没有大学本科证,你肯定也没有道士证对不对?不是哥哥欺负你啊,如果连道士证都没有的话,那只能算是国家不承认的野道士,是没有权利继承这种古代遗留的道观的。”安道长自以为很友好实则很恐吓地微笑着。

    “是的,如果是非法继承,那么从即日起青越观将收归国有,青越观将由国家道协协调分管。安道长就是这次由国家道协派出的管理人员,也就是青越观的新观主了。”

    青越观建于明末,历经数百年历史,却难得得保存完好,品相精美,前后四进的院子,庭院间带着江南园林的婉约精美,楼阁中却暗藏着北方官派建筑的肃然大气,也难怪会被盯上。

    要是青越观只是间破庙,肯定不会有人稀罕。

    不过道观这种地方,确实是有很多空子可以钻。

    方善水打断两人的自说自话,“这不只是道观,这还是我的家,你们的说法是在侵占我的私人财产。”

    “不不,小弟弟,我能理解你把这里当做家的心理,但你不能将青越观据为己有。你要知道,它是一种文化遗产,是属于我们国家的珍贵财富,它属于所有中国人,而不是某一个。不是你,也不是我,懂吗?如果你有需要,我会安排你去上学,等你本科毕业考取了道士证,到时你要是愿意,我会接受你来青越观修行,你还是可以一直待在这里,名正言顺的。”安道长平和友好的规劝着方善水,话语中很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是的,没有道士证的人,是不能长居道观的,也不能被称为道士。而且道士是方外之人,是出家人,你还小,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经历,还是应该先到社会历练历练再考虑以后的路。说不定你还有更好的前途,只是你接触的少,所以没有发现。”和安道长同来的李安,也推着眼睛帮方善水展望不一样的诱惑和未来。

    “我明白你们说的,不过还是要告诉你们,这里确实是私有财产。我手上还有青越山47年的包山证,以及被批的青越观宅基地证明。地契你们要看吗?所有人写的是我名。”方善水询问地看他们,一副你们要看我就去找来。

    呃……

    本来不以为意的安道长有些傻眼了,李安也很愕然,毕竟这种穷乡僻壤的几乎没有香油钱的穷道观,观里的野道士哪来的闲钱包山置地?太颠覆人想象了!

    “你去拿,我还……”真不信了。安道长有些气愤,李安也推推眼镜没说什么,看样子都没有想到这才十八、九岁的小道士居然这么不好糊弄。

    “你们跟我来。”方善水淡定地表示同意,并带着他们进了道观偏殿的一间祠堂。“你们先在里面待着,不要乱跑乱动。请记住这里是私人地盘,不经主人允许随便乱闯很不礼貌。”

    不经主人允许已经闯进人家门的几人呵呵呵干笑,和安道长以及李安同来的两个助理见到老板被个小伙埋汰,都有种想偷笑的冲动。

    不过几人一推开门,全都笑不出来了。

    门内百十坪的面积,几面墙上都挂着厚厚的帐幔,将光线遮的严严实实的,直到注意看去,才会发现斜对着门的一面墙处,放着一座很大而且很多层的供奉神台。

    神台上面一层层排满了牌位,牌位前的香炉里还都点了香,一点又一点星火,在这昏暗的房间里,仿佛一双双眼睛忽隐忽现,游移不定。

    这烟雾蒙蒙中,一个个一层层牌位如同列阵的墓碑,静默无言,房内有些阴冷,仿佛和房间外隔成泾渭分明的俩个世界,而不幸踏入这个异度空间的人,似乎有数不尽的幽魂正站在坟墓后静静的审视着你。

    安道长僵掉的笑容还挂在嘴角,显得有些扭曲,“那小弟绝对是故意的……”

    助理a:“故意的+1。”

    助理b抖了抖:“我们还要进去吗?感觉好阴森,我有点害怕。”

    李安推了推眼镜,沉吟道:“这种布置其实很不科学,容易引发火灾,一会儿我会向他宣传下消防知识。”

    助理b:“呵呵。”李副局神经好大条啊。

    助理a:“呵呵。”这关注点绝逼有问题吧。

    一群人站在门外犹疑,最后还是安道长回复常态,发了话,“都进去吧,为什么不进去?好歹地上还有几个蒲团给我们坐,也算是那位小弟的一片心意。”

    是的,这个被方善水拿来待客的祠堂,连个椅子板凳都没有,有的只是神台前跪拜时用的几个蒲团。

    安道长率先进了祠堂,李安满不在乎地紧随这,而早先跟着一起上山的镇民刚刚见没他什么事就已经下山了,两个助理推推搡搡落在最后。

    进了祠堂后,不知是气氛太压抑还是牌位太诡异,众人都没怎么说话,不过李安倒是神经真大条,还性质勃勃的研究其屋里的牌位了,研究了一会,他沉吟道:“这里的牌位……有点诡异。”

    李安的结论吓了两个助理一跳,连安道长也有些忌讳。

    助理a小心翼翼地问:“怎么诡异?”

    李安回头看他们:“嗯,我发现所有牌位上的人都是方姓人士,而且有些牌位已经很久远了,保存却还非常完好。”

    “你们发现了。”

    正听着李安说明发现的几人,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猛然回身,不知何时一个人就站在哪里!屋里有些昏暗,即使开着门,阳光的路程也依旧艰难,那人站着的地方正好被遮挡得很彻底,这使得几人一时没看清身后的是谁,像助理b这种稍微胆小点的女孩子,直接就被吓得尖叫起来。

    方善水见把人女孩子都吓到了,也就没再故作神秘,慢吞吞地朝前踏出一步,“我拿地契回来了。”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啊!”

    ※※※

    “青越观与其说是道观,不如说是家庙,只是方家历代都是道士,所以青越观才一直被当做道观使用。这里的祠堂供奉的都是方家历代的牌位,主位神殿供奉的神明也是方氏祖师爷和祖师爷的师祖们。”

    安道长和李安认真研究了方善水拿来的证明,虽然包山证明毋庸置疑,但那个被批下来的宅基地却是很有商讨余地的。

    不过听到方善水说的话,这些想钻漏洞的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他们来也是上头规定的任务,完不成回去也不好交代。

    安道长只能硬着头皮对方善水道:“孔子的后人们还在,你说孔家庙和孔子的著作就是属于他们的私产了吗?文化遗产就是文化遗产,它是属于全中国的,就算你是道观继承人,但也只是有权看管青越观,无权独占。小弟,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我们申请法律判决,你会败诉。”

    方善水没有因为安道长的话着急,只是道:“我师父给我留下了一大笔遗产。”

    安道长:“?”

    方善水看着安道长,严肃正经地说道:“如果有必要,我会请来著名的律师团为我辩护,必要时候会到各大传媒网媒寻求舆论支持。不差钱。”

    安道长和两个助理差点为方善水最后一句话绝倒。

    这是钱的问题吗!这是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吗!?好吧,有可能还真是。

    不过你一个十*岁的深山小道士说这种话,不觉得太……众人反差感太大,完全接受无能。

    ※※※

    方善水和安道长最终也没有谈拢,一个坚决拥护个人财产利益,一个要求为国家文化传承做贡献,各执己见。

    方善水手里甚至还留着明清两代的房契地契,但这种东西放在建国初,那直接就是需要被打倒反动阶级,方善水手中也只有那47年的包山使用权还有点靠谱,所以方善水的优势其实也不大。

    不过47年之后呢?就算方善水本身不在意青越观,他师父还在后山躺着呢,他要是走了,师父说不定就被人挖出来火化掉了。就算不被挖出来,以后这里来人多了呢?想到那本炼尸大典上的记载,方善水表示有些头疼。

    方善水担心的不是道观被抢,而是怕这里人多了以后会出事。

    方善水面色微沉,去书房找出炼尸大典,翻停在“天寰九阴绝生阵”一页。

    天寰九阴绝生阵,夺天地造化,阵成可独立一方鬼域,造出九阴之地,隔绝生气,成为鬼怪的洞天福地,是养阴尸阴魂的绝佳之所。

    这阵搭建起来有点难,但材料还算好找,阵基只需要九个兵级以上的凶死厉鬼。

    方元清曾交待过方善水,要方善水守棺满七七四十九日就离开青越观自去。以前青越观偏僻少人气,方善水也没有考虑过如果自己不在师父那里会不会出问题,如今上门的几人倒是给方善水提了醒。

    “天寰九阴绝生阵……”

    如果这里成了闹鬼之地,应该能挡住一些人的注目。方善水想。

    而且,天寰九阴绝生阵不止是是把一个地方变成闹鬼之地,而是隔绝出一方独立的鬼域空间!等阵成以后,除了鬼魂,普通人根本就找不着路进来,久而久之就会以为这个地方不存在。

    最好的是,这阵对师父应该也有一定好处。

    想到这里,方善水不再犹豫,捧着炼尸大典仔细研究起来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