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四章 紫色树林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方善水睁开眼,直挺挺地坐起了身。他四下扫视,青越观内的屋舍楼阁,倒塌了一半,只堪堪留下几处,屹立在地平线上。

    身下地面上的阵纹多数被撕裂,绝生阵损耗严重,九大阵基尽皆重伤休眠,没有一段时间是恢复不了了。

    幸运的是,并没有受到根本性的伤害。

    因为绝生阵坏了,青越观内阴森散去,一时显得阳光明媚,天青树翠,比开阵的时候舒服多了……只是,方善水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打量着周围不变的环境,再望望蔚蓝如洗的天空,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地方,方善水随即就把那一丝异样感放下,开始抢修活动。

    最需要注意的是祠堂和师父挺尸的洞穴,不过这两处都比较坚硬,没有倒塌没有被掩埋,只是祠堂里的牌位都掉到地上了,师父棺木旁的几块锥石,也都被震松了,把这些东西都排好归位固定,方善水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最重要的事,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向鸡舍奔去。

    完了……

    鸡舍塌了,零散地躺了一地的死鸡,方善水默然,很多鸡甚至不是被压死的,而是被早上那突兀的雷击震死的。

    抬头看天,已经接近正午,就算下山买也来不急了……

    方善水不死心地扒拉着废墟,希望能找到一只至少留口气的,突然,方善水精神一震,他听到一声虚弱的啼叫。

    方善水循声而去,终于在一堆碎石瓦砾中找到了那发出声音的动物。

    那动物似鸟似鸡,全身焦黑一片,翎羽毛皮都被烧坏,黑秃秃像个乌鸦似的,就这样竟然还活着。虽然陷入了昏迷,但烂了个口子的鸟喙,还在不时发出呓语般的低叫,彰显它顽强的生命力。

    方善水松了口气,他现在可管不了这鸡是不是有什么异变,只要还有口气,血还是热的,总比用旁边那些死了几个时辰的鸡血好。

    方善水小心地把这只炭黑怪鸡捧起,脚步轻缓地带着它进了山洞。

    像前面三十几天一样,对准一块锥石,方善水割开鸡喉咙就开始放血。他动作熟练无比,干净利落,很多以前被他杀掉的鸡,一开始都没反应到痛,想到要挣扎时基本都快死了,方善水手中这只也是,迷迷茫茫地睁开鸟眼时,方善水已经用它的血淋满了七块锥石,都快把它的血放干了……

    “唳——!!!”

    尖长怨恨的啼声突然从方善水手中响起!

    方善水正诧异着被割破喉咙的鸟还能叫的那么响亮,霎时手上就着了火,那是种红的吐艳的火,仿佛淋漓的鲜血跳起欢歌。

    那火是怪鸟身体里发出的,第一时间将它包裹起来,方善水碰到那火的手没见受伤,但却感受到了灵魂撕裂般的痛,火缠在方善水手上怎么也拍不灭,反而一触即染,肆意蔓延。

    艳红的火到处蔓延,渐渐将方善水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方善水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烧得酥烂了,皮肉筋膜仿佛融化在了一起,除了痛再感觉不出什么。可是怪异的是,方善水身上还是没有一丝伤痕。

    那只焦黑的鸟裹在跟方善水一样的火中,但它看起来状态却非常不错,焦黑的翎羽一根根的褪去,美丽的金黄色新生出来,它展开翅膀后方善水才发现,这怪鸟居然有两对羽翼。怪鸟脖子上被方善水割得那一道口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但身体却不断地缩小,从四十几斤的肥壮,变成了几斤十几斤的弱小。

    怪鸟踩在火焰中,怨毒而蔑视地看着躺倒在它脚下,痛苦狼狈的方善水,似乎想让方善水更凄惨一点,怪鸟口中又吐出了一团火,只射方善水的脸。

    方善水纯粹是以意志力支撑着,才让自己勉强没有昏过去,他感觉到更大的危险降临,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火袭来……

    方善水一时不知道该想什么,除了担心没给师父守满四十九天会不会出问题,好像再没有更多他可以担心的。大概人在临死前,都会不自觉地回顾自己的一生,方善水脑中也开始迅速闪现出回忆中那些黑色的画面……直到定格在一个凄厉的惨叫声中,

    那时也是这样一团火,烧向他的脸。

    “轰!”这团火接触到方善水的一瞬间,就烧化了他的面具,硬塑料融化后滴在他脸上,然后被火焰连着他的皮肉一起舔舐干净。

    方善水以为痛到极点的自己已经麻木,却还是低估了怪鸟的报复。

    方善水浑身抽搐,甚至忍不住满地打滚起来,牙根咬得太紧都咬出了血沫,唔噜噜的痛叫在喉咙里震动,身边还有那只怪鸟得意的桀桀怪叫,它还不断绕着方善水往他身上其他地方喷火。

    怪鸟后来喷的火不断地腐蚀着方善水的身体,而先前从怪鸟身上沾染过来的怪火,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将致命伤愈合,这让方善水一时没有生命危险,却更为痛苦,难以想象的痛苦!

    怪鸟一边喷火一边用冒烟的嘴得意唳叫,叫着叫着,方善水突然趴在地上不动了。

    怪鸟很不满,正要再施手段狠命折磨,这时,方善水忽而抬起头来看它。

    没了面具的方善水,腐尸一样骇人的脸,一只金色瞳仁的眼……

    “嘎?”怪鸟发现自己喷到方善水身上的火越来越弱,方善水那金色的左眼却越来越亮,怪鸟能感觉到那只眼睛正在吸收它的火力。

    这个认知让怪鸟很恼火,怪鸟舒展羽翼,浑身披着火焰金衣,它赫然挥翅而起,发出一声清啸,向着方善水的脸俯冲而去——它要啄瞎方善水的眼睛,然后烧烂他的脑袋!

    方善水身上恢复了些力气,但怪鸟来得太快,方善水根本来不及躲,跟方才一样无力地注视着危险不断靠近,那金黄美丽的翎羽在方善水的瞳孔中不断变大,直到完全覆没他的视野……

    “唳!!”

    方善水感觉那刚刚见光不久的左眼猛然一痛,视野中除了一片耀眼的金色,他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或许那金色也只是视网膜上的遗留痕迹。

    方善水只看到那鸟向着他冲去,尖锐地喙啄向他的眼睛,却看不到那鸟喙碰到他眼睛的刹那,没有刺伤没有见血,只仿佛接触到湖面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紧接着,那鸟只来得及留下一声惊恐的尖叫,就开始不断缩小,然后,被方善水那只诡异的左眼吞了进去……

    方善水那只金色的左眼,霎时间闪烁出耀眼的光芒,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黯淡,直到恢复正常。

    此时那不再金光闪耀的金瞳里,隐隐能看到一丝红线旋转,好似一个飞舞的图腾。

    方善水茫然地眨了眨什么也看不见的眼,昏了过去。

    洞穴密室内,火把早就熄灭了,因怪鸟带来的火焰也尽皆消失,这里又恢复了该有的黑暗。

    只是,异样还没有完全结束。

    早在那怪鸟醒来前,方善水就已经放好了它的血,完成了每日给方元清的上供,此时,那血液正仿佛活得一般在石头上闪烁流曳,并顺着石头的刻痕,以及地面的阵痕,慢慢地向内渗透着。

    陡然,棺材冒出剧烈红光,光芒比以往出现异常的时候亮了数倍……越来越亮!棺材里甚至冒出了浓烟,时不时传来碰碰的撞击声,棺材好像在剧烈的撞击中涨大又缩小,随时可能垮掉。

    离洞穴外不远的九阴绝生阵,沉眠在基石中的九大厉鬼蓦然睁开了眼,绝生阵自动自发运行起来,一股股黑烟升腾,从地底窜进洞穴里。

    炼尸阵和九阴绝生阵就这样遥相呼应着,三刻后,棺材终于恢复安静。

    再无声息。

    ※※※

    方善水这一昏,昏了很久,直到肠胃受不了地发出了警告,方善水才醒过来。

    醒来时眼前一片黑暗,方善水下意识以为自己眼睛瞎了,沉默着不知该怎么办。但当方善水摸上自己的眼睛,发现两只眼都完好无损时,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扶着墙按着自己熟悉的路往外摸去。

    很快,眼睛又接收到了光,看清这个世界,方善水突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去地狱旅游了一番,发现还是活着好。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夜,此时天色大亮,方善水从只倒下一半的厨房里,找出了一点存粮,随便填饱肚子,就拿出炼尸大典翻了起来。

    昨天的一切,方善水隐约猜到了一些,传说有大能修为通天者,会遭天妒降下雷劫,如果顺利度过雷劫,则修为会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甚至划破虚空而去。本来方善水以为这都是传说,就算有,也已经消失在久远的历史洪流中,但昨日所见,让方善水对此又产生怀疑。

    突如其来的天雷轰击,莫名其妙的焦黑喷火怪鸟,方善水想,那怪鸟可能正是天雷袭击的目标,因借了他的九阴绝生阵渡劫,所以天雷把他也当成了目标。

    方善水翻到炼尸大典介绍珍禽异兽的页面,形象比较符合的是玄鸟,四翅鸟类,羽毛呈淡黄色,性暴戾;能力比较符合的是火凤凰,御火之鸟,死后周身会燃起大火,在火中涅槃复生。

    方善水见到的那只怪鸟,和书中提到的两种传说鸟类,都有点像,又都有点不像,方善水想那大概是只异种。

    当然异种不异种方善水不关心,反正已经不见了,方善水比较关心的是,浇了异种火鸟的血,师父那里会不会有问题。

    方善水翻了翻炼尸大典,发现里面只说用阳气足的动物血浇灌锥石,并没说一定用鸡血。

    用鸡血只是师父的交待,按现在的考据,鸡其实也是古代凤凰属禽类,就算现在退化成人类驯养的家禽,道士驱鬼祛阴的时候也都喜欢用鸡血,因为其阳气足。

    想到这里,方善水暂时放下了心,未满四十九天不能开棺看情况,师父也没有给他托个梦什么的,那他就一切照旧吧。

    现在时间还早,方善水拿好钱,准备下山去买些活鸡。

    ※※※

    下了山,方善水终于知道,昨日天雷过后,那莫名升起的异样感,究竟是从哪儿来的了。除了青越山还是那个青越山外,方善水发现,这完全就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世界了!

    花草树木还是花草树木,但都整了型!眼前大多数树木的叶子都呈现盈紫色,椭圆,带晶体质感,花草也是。叶绿素似乎已不是这些植物吸收能量的根本,它们还比青越山上的品种都大了一倍。

    方善水找不到通往怀云镇的路了,那里被一片紫色树林遮住,树林里还有不明品种的鸟兽时尔出现……这当然不是鬼打墙,鬼一般没有这种想象力。

    方善水有些惊疑不定,到底……出了什么事?

    ※※※

    与此同时,青越观外,来了不速之客。

    来得是两名人类男子,他们各骑一匹独角的黑马,其中一人看到半废墟状态的青越观后,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嚷嚷道:“这里就是青越观?刚推出的新副本?怎么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这是被翼龙族踩了吗?真可怜。这种地方真会有什么好东西吗?”

    另一个人此时已经下马,看到慢腾腾还在鄙视青越观造型的同伴,不悦地训斥道:“新出副本肯定有好东西,你别浪费时间了,快下来。我们是离银河城近占了便宜,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哪还有我们的事?走,每个地方都给我仔细找,所有稀奇货一个也别落下。”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