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四十章 祭长们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方善水知道自己在做梦,意识有些迷迷糊糊的,周围的环境有些熟悉又很陌生,方善水迷茫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是何处。

    宽阔到难以想象的广场,脚下是如同红色玛瑙一般齐整美丽的地板,仿佛一整块大到无限的血玉,

    方善水突然听到凄厉的惨叫声,顺着声音来的方向望去,方善水看到了一个仿佛金字塔一般的祭台,长长的金色台阶上,远远站着一个人,而台阶脚下,架起了一个很大的火堆,火堆中正烧灼着一个人!仿佛祭天的贡品。

    那火堆不知是用的什么材料,燃起的火焰竟是深蓝色,飘忽间,仿佛随波晃荡的海水,如果不是被烧的那人不断地凄厉至极的惨叫,方善水都要以为那不是火。

    方善水赶忙跑上前去,跑着跑着,却觉得这一幕似乎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台阶上的那人,那人站在高台上,冷漠地俯视着火堆中饱受折磨的生命,隐约在笑。

    好似察觉了方善水的视线,那人转头看了过来,距离似乎并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方善水清楚地看到那人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而那张脸,是木卿的脸。

    方善水猛地一愣,迷糊的思绪有了一点点清醒。

    方善水想起来了,他是在做梦,梦到的这一幕,正是白天从博卡奇星球离开前,木卿给自己看的视频——纳林瓦德新皇的登基仪式。

    以人为祭,视生命如蝼蚁,踏过近百个各有象征意义的金辉台阶,把芸芸众生踩在脚下,礼乐齐奏,烟花炮火齐鸣,纳林瓦德新皇登基典礼。

    最让方善水记忆深刻的是,木卿指着那高台上人接受朝拜的人说,那就是他。

    他这是做噩梦了吗?方善水略感奇怪,难道是因为被木卿的真身身份,和他心魔的凶残爱好吓倒,一睡觉就梦到了这一幕。

    “你来了。”

    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方善水一惊,猛地抬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踏上了那金灿灿的长台阶,而刚刚站在台阶顶端的人已经从神台走下,咫尺之距。

    方善水下意识地想要后退,手却被紧紧抓住了。

    “善水,你为何见了我就要走?我好想你,等了好久,终于又见到你了。”木卿心魔直直地看着方善水,血色的眼眸带着欣喜。

    方善水看着面前犹如真实的人,内心惊诧而又糊涂,这是梦?或者不是?

    木卿好像知道方善水未出口的疑问,微笑道:“上次你从梦中来找我,我高兴之余,就想要研究透这个方法,好再与你相见。花费几天时间,总算是有了些成效。可惜,比我预料的多等了几日,到今天才见到你。”

    方善水听得冷汗直冒,早就知道木卿学习能力极强,凡事只要木卿看上一遍,嫌少有学不会的。当初在第二宇宙的青越山中,方善水都为之头疼的阵法操控,木卿却在看他运作了两次后,就尽皆掌握透彻,甚至操控的比他都好,其中的文化差异以及修炼方式差异,对他来说仿佛从不存在,没有任何能阻碍他对未知事物的学习。

    大意了。

    这几天日日见纳林瓦德火烧罪犯的新闻,早就心有阴影,昨日更是回顾了木卿心魔的登基仪式,怕是因此心神出现了漏洞,就被引了出来。

    方善水原只当纳林瓦德的原身是木卿心魔,却没留意他也是木卿的一部分,木卿的能力他基本都会,可能还因为记忆齐全,更加厉害。

    木卿似乎真的知道方善水在想什么,淡淡道:“确实如此,有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链接点,我才好在茫茫星海中接引你过来。我让整个星际都在轮番播放着纳林瓦德火烧罪犯的暴行,就在这个广场,不断重复,如今这里已经成了不少人的噩梦之地。今日,在这梦中出现了你。”

    方善水终于开口了:“你把那些人烧死,只是因为想见我?”

    “这倒不是。那些人怎么都得死,直播火刑现场,只是利用他们必然的死亡,提升一下他们的剩余价值。”木卿拉着方善水的手往前走,说完回头一笑:“这么说你是不是没那么多负罪感了?何须多想呢水水,就算我杀尽天下人,那也只是我一人的恶念而已,无论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都不需你来内疚,你应该开开心心的。”

    方善水下意识想要离这危险人物远点,却被木卿紧紧抓住无法后退,想要挣脱,木卿心魔倾身凑近,不带威胁地吓唬道:“再后退,我就把你抱起来。”

    方善水闻言一愣,反应过来被调戏,险些一巴掌甩心魔脸上。

    “你要是打我我就亲你。”木卿心魔说得一脸认真,说完甚至把脸往前凑了点,只差在上头贴上求打二字。

    方善水:……呵呵。

    这么流氓的心魔,绝逼不是木卿的心魔。

    木卿心魔见方善水不理他,老实地牵着方善水的手往前走。

    踏着金辉台阶向上,一步步风云流转,四周景象变幻,脚下大地在缩小,星空在接近,星河如碎金纷纷扬扬,触手可及。

    脚下的金辉台阶不知何时变成了战舰,木卿心魔牵着方善水站在舰首,方善水看到了身周密密麻麻的军舰,几乎要将左右的星光淹没。

    木卿心魔指着前方:“那是纽斯卡尔中心星系。”

    方善水看去,有些不解心魔是何用意,隐约想起白天逃亡前的新闻,说是纳林瓦德和纽斯卡尔开战了?

    “那里很快就是我的了。”木卿心魔眼中透着势在必得的血光,回头看向方善水,“也是你的。”

    方善水:……

    “善水,你想要这片宇宙吗?你将成为宇宙之主,可以掌握所有人的生死,也可以掌握我的生死。所有你想的,你想要的,我都会为你实现,为你得到。”

    方善水隐隐觉得有些迷糊,似乎有点困,好像是想睡了,又似乎是该醒了,脑子有些迷糊,甚至连眼前的人是谁都快分不清了,木卿的脸,红宝石一般好像师傅的眼,“木卿……?”

    “和我在一起好吗?水水,不要走。”

    方善水摇摇头,努力清醒,“不……”

    木卿心魔沉默了半晌,似乎在压抑躁动的情绪,喃喃道:“被拒绝了,好想用强……”

    方善水隐约听到远处有人在叫自己,感觉更困了,但木卿心魔紧紧抓住他的手,又让他半睡半醒,方善水想要念咒驱除噩梦,却发现脑子混沌得太厉害,他连咒语都记不全了。

    “太上台星,应变……”下面是什么来着?方善水又迷糊了。

    木卿心魔沉默地看着方善水,知道他想走,但又不想放手。

    这时,方善水糊涂的脑子忽然一醒,耳边又回荡起了那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呼唤:“师傅?”

    “又是你……”木卿心魔垂眼,眉宇间闪过一抹厉色。

    方善水趁着清醒,当机立断就想念咒脱离,而这时,木卿心魔却突然放开了方善水的手。

    方善水一愣,心魔一放开他,方善水立刻感觉周身束缚自己的力量立刻消失了,看看手脚,正在变得透明,并开始消失,刚刚听到的,有人叫他起床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方善水看向自己眼前的人,木卿心魔正微笑着对他挥挥手,“真不想放你离开……”

    木卿心魔看着方善水透明的身影化作光点逐渐消散,终如一阵云烟随风而去,不见了踪影。

    木卿心魔握了握自己的手,刚刚落在掌心的光点已经消失无痕,他从舰首而下,走进了战舰内部。

    “君上醒了?”近侍上前来,发现木卿心情很好的样子,虽然没笑,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嗯。”木卿看着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掌心,没头没尾地说了句,“做了个好梦。”

    方善水一睁眼,刚刚才消失的木卿的俊脸,陡然又出现在眼前,甚至离自己的脸不到10厘米,呼吸可及,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反射性地一巴掌拍在了木卿的脑袋上,把木卿的脸给拍了出去。

    倒是把他梦里没做的事,干脆利落地给做了。

    木卿一脸迷茫地看着方善水,他脑袋厚实,方善水拍他他倒不嫌疼,就是见到方善水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很是心塞不已。

    方善水被木卿一脸迷茫且略带委屈地巴巴望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梦已经醒了,眼前的不是木卿的心魔,而是木卿自己。

    方善水尴尬了,伸爪子装作不经意地轻轻拍了拍木卿的脑袋,“抱歉木卿,刚睡迷糊了,没看清是谁。”

    木卿闻言,心塞瞬间消失,那表情,似乎还觉得,方善水的反射性动作非常好非常应该。

    “妈的,这小子居然已经晋升神王了!没想到他真的成功了,藏得可真够深的。陛下,我们必须请示祭长,请他们从驻地回来,尽快弄死这小子,不然万一被第二宇宙主脑发现他,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纽斯卡尔皇帝忧心忡忡:“可是祭长们正在关键时刻,完全脱不开身。”

    “关键时刻关键时刻,都关键了多少年了?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时刻!要是再这么下去,让这小子一路打到我们首都,再说什么都晚了。”

    近侍呵斥道:“不得无礼!”

    军队主帅冷静了下:“抱歉陛下,但现在情况紧急,必须让祭长大人们回来,至少回来一……两个!”

    “不行,真的不行。先前从博卡奇那边传来的消息,在派人调查的时候,我们从菲什加德得到了一份珍贵的资料,是一种灌顶的方法,可以无害地将一人的实力嫁接到另一人身上,你明白了吗?事关我们获得传承的大计,祭长大人经过一番试验,已经决定牺牲自己为我们国家的天才少年灌顶,很快就能成功了,现在的时间非常关键,极其关键!容不得一点差池。”纽斯卡尔皇帝不容否定地说道,眼中隐隐有一丝疯狂。

    主帅顿时讶然,但还是不甘心,“那原本坐镇首都的祭长大人呢?能不能让他掉回来?”

    皇帝无奈摇头:“虽然我也想,但你也知道空间港被毁了,不但航道受阻,通讯也传不过去。我们只能等祭长大人解决了那边的事情自己回来,或者尽快抢修好空间港。”

    主帅喃喃道:“坐镇首都的祭长离开,驻地的祭长们也被其他事情绊住,而恰好这个时候纳林瓦德那边就立刻对我们全面开战,这真像一个阴谋。”

    纽斯卡尔皇帝也是摇头:“他太大胆了,时机也把握的太好,谁也没想到他会在国家还如此动荡不安的时候,抢先对我们动手,还真让他占到了先机。”

    纽斯卡尔的皇帝一阵头疼,作为这片宇宙雄踞多年的霸主,他们待的太久了,无数人等着把他们拉下去。他们的霸主地位其实早就不再安稳,文明等级传承出现了断层,后头的新起之秀又紧追慢赶,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这些年纽斯卡尔做了很多事。

    只是,纽斯卡尔还在严守着一个秘密,那就是关于十级文明的传承的秘密,就在第二宇宙的主脑中!

    想要开启第二宇宙主脑的这份传承考验,必须要有30岁以下就晋升神王级的天才才行。

    30岁以下的神王啊,神王又不是煮饭,随便就能成熟了,要知道一旦达到神王等级,体质发生改变,寿岁立刻提升到将近万年。

    俗话说,圣者难登,神王天堑!别说30岁成就神王,就是几百上千岁成就神王的也是凤毛麟角!他们纽斯卡尔历来的神王,最快的也是517岁时晋升的,还是数万年难得能有一个,可是,主脑完全不屑一顾。

    若是他们能先晋升为九级文明,成长千万年,这传承自然手到擒来,但他们的发展已经停滞太久了,关于人体的研究到了最后仿佛都进入了神话的领域,明明知道方向朝哪发展,却缺失了重要的基础无从下手,这就是文明出现断层的坏处。受前人影响他们走不出自己的路,追着前人的背影,却因为断层的路线,怎么也达不到前人的高度。

    发展停滞,周围新晋的八级文明又在侧虎视眈眈,尤其纳林瓦德,仿佛是天才的摇篮,这些年被他们打压了那么久,暗地弄死了一个又一个可能会威胁到他们传承的人物,并操纵其皇位更迭,早就结下了血海深仇。只是可惜,下手了那么多次,独独漏掉了一个纳林瓦德新皇,就这么一个,就带来了这无穷的麻烦。

    纽斯卡尔皇帝眸光一厉。

    现在就是争夺时间的事了,如果灌顶成功,祭长们强行制造出30岁以下的神王,开启第二宇宙主脑的传承考验,以他们多年的研究,只要他们能开启考验,那这传承肯定就是他们的了。

    到时候祭长大人空出手来,或者只要空间港修好,去地球的祭长回归,这纳林瓦德还不是手到擒来!哪怕纳林瓦德新皇突破了神王境,初入神王境的新人,怎能比得上在神王境侵淫许久的纽斯卡尔众祭长。

    纽斯卡尔皇帝思及此,忐忑的心情顿消。

    同一时刻,在世界的另一边看着同一则新闻的木卿,见到屏幕上纳林瓦德占领了一处又一处战略地点,纽斯卡尔完全不敌节节败退的一幕,主持人还在期待着纽斯卡尔何时打出底牌,呵呵笑了,道:“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陛下英明。”

    木卿环视通讯墙上满目狂热行止恭敬的属下,却总觉得少了什么,突然有些百无聊赖,“这场戏我也看腻了,尽快结束吧。”

    “是。”

    木卿起身,扬手让显示墙上出现罗斯科特星港的画面:“三小时内,拿下罗斯科特。”

    “遵命!”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