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四十二章 鬼借路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元沛瞪大眼看着周围几乎被填满的星海,觉得纽斯卡尔真是不可理喻:“纽斯卡尔是不是把大部分兵力都用来捕捉我们了,所以面对纳林瓦德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木卿摇头:“这并不算多,只是我们人少,才显得有些压力。比较麻烦的是,他们弄来了很多针对黑影的反潜工具……”

    元沛:“老大,这次我们还能突围吗?”

    木卿没有再说话,快速操纵侦控切换着周围的舰队阵列画面,墨黑的眼睛中,似乎有一排排数据如瀑布滑下,似乎在测算着这些包围阵列之间的薄弱点。

    “他们靠近了。”

    木卿确认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身军装的敌方指挥官,那人看起来30多岁,眼神阴鹫,仿佛在透过屏幕审视着什么,他的眼睛一一扫过正面着他的木卿和站在左后方的方善水,确认了两人都在,点头满意道:

    元沛:“会不会说话呢,八级文明的外交官就这德行?分分钟让人想抽死他。”

    熙佳:“实力是人嚣张的底气。人家这么多人围着我们呢,还指望他态度好?”

    指挥官冷眼扫了元沛和熙佳一下,对于这两个计划外的无关紧要的人,指挥官并不将他们放在眼中,也懒得和他们解释自己并不是外交官而是军官的身份,他看着木卿和方善水道:

    方善水捏着摄魂铃悄悄凑近木卿,挨在木卿耳边小声道:“要不要我将他摄魂过来?擒贼先擒王。”

    木卿耳朵瞬间抖了抖,方善水离得太近了,木卿甚至觉得方善水都亲到他的耳朵了,一阵如电流似的麻痒随着方善水温热的呼吸钻进耳朵,揉进心脏里,木卿的脸瞬间爆红,原本正计算着突围路线的大脑为之一顿,只觉得脑子里精密运转的齿轮被一阵狂风席卷,掀的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嗯?”见木卿没有什么反应,方善水又提醒了一声。

    “不,不用。”木卿忍不住想躲开方善水的呼吸,却又用非人的自制力控制着自己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的肌肉都绷的紧紧的,镇定了好半天才觉得自己终于能正常说话了,微微扭过头,也学着方善水般咬耳朵似地小声说话,“他们的指挥系统复杂,一个两个出现问题,对战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且这个也不一定是总指挥。”

    指挥官见状不屑冷哼道:

    木卿脸一沉,带着被打扰的不快,冷眼看了那指挥一眼,指挥官只觉得浑身一寒,通讯画面瞬间就灭了,愣了下,趁着音讯没断赶忙道:

    “啪。”

    通讯也关上了。

    元沛:“老大怎么样?”

    木卿:“突围的可能性3成半,可以一试。问题是就算突围,也极有可能被追上。”

    “这么低啊。”元沛叹了口气,“这些人找我们到底是想干什么?让我们帮他们打老大你的真身?这也太脑残了。我们连这些家伙的包围圈都突破不了,怎么打得过有无数凶悍军队的老大你。”

    木卿沉吟:“应该不是,他们并不确定我们的实力,但显然也没把我们和心魔放在同一量级,不可能是要我们去和心魔打……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要用我的身份给心魔添点麻烦,好拖延心魔的进攻时间。”

    “哦?怎么说?”

    木卿:“纳林瓦德因为心魔的肆意妄为,本就动荡不安,如果这时候纽斯卡尔把我暴露出来,说心魔是个冒名顶替的假货,并提供了切实证据的话,极有可能对纳林瓦德造成巨大影响,使得纳林瓦德因为对外战争而暂时放下的国内矛盾,再次激化。而对纽斯卡尔来说,这影响不需要多剧烈,只要能拖延纳林瓦德一些时间,让纳林瓦德自我怀疑,说不定就能让他们等到战场的转机。”

    元沛三人顿时了悟。

    元沛:“虽然我们也要对付老大你的心魔,但咱是内部矛盾,国战中因为内部矛盾,给这些家伙占便宜,那就不爽了。怎么办?还是跑吧。”

    熙佳:“受制于人,不是正途。该走。”

    不知何时将那本厚厚的《炼尸大典》拿出来的方善水,突然出声道:“我有一个办法。”

    三人立刻巴巴地看向方善水,方善水从手中的《炼尸大典》中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等他后续的几人,说:“我们借道,走鬼路。”

    木卿三人闻言,一头雾水的,只是想到方善水那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又都兴奋了起来。

    方善水解释道:“生人有生人路,亡者有亡者路,一般是互不相干的,但偶尔某些时候,也会出现借道的事情。我国的民族文化中,常有阴兵借道的传言,一般发生在大灾大难之后。我方氏传承中,倒也有生人借亡者路的方法,也许可以帮我们摆脱这些人。”

    “那太好了!水水看你的了。”

    “宇宙中是阴阳混沌之地,但基本阴盛阳衰,施法倒也容易。只是我们的战舰太大,唔……我需要点时间,但愿能成功吧。”方善水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以前就算有过借路的经验,也顶多带上几个人,或者再加辆车,现在车上升到飞船,面积上大了千万倍,而且飞船上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不少活人,阳气有些过剩了。

    “对了,现在还能联通第二宇宙吗?”方善水想起这个,赶忙问木卿,见到木卿点头,他松了口气道:“那好,让飞船上的活人都进入第二宇宙,减弱他们的魂魄波动。元沛熙佳这事交给你俩,我去布置阵法,木卿帮我,时间紧迫,我们尽快行动。”

    话毕,几人也都不耽搁,各自开始忙活起自己的任务。

    当时第二宇宙补偿方善水的空间背包里,还有不少材料,多亏方善水他从地球离开时准备充分。虽然已经用了不少,但三阴之地出产的玉,以及阴年阴月阴时之女的头发还有很多,就算不够,也可以用出土的阴玉和特殊炼制的黑线补上。

    在木卿和方善水的配合下,战舰内外墙壁地面,逐渐出现了很多规律而诡异的刻纹,方善水将黑色的头发一一填入纹路中,这些带着森森寒意的发丝一融入阵纹,就与之合为一体。而后,发丝好像活过来了一般,像一条条细长而不祥的黑蛇,不用方善水动手就自己连接了起来,一层一层,自动地在船身上缓慢攀沿,纠纠纠缠缠……

    这些头发随着木卿精神念力的引导,首尾相连,按着方善水所想的纹路不断行进。有木卿这个人形bug帮忙,阵纹绘制进度,完全超过方善水的预想。

    不过,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纽斯卡尔指挥官定下的十分钟之限就到了,元沛和熙佳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都回到了大厅,他们是想帮忙也帮不上,索性就在一旁看着方善水忙活,见到脚下周身逐渐不满了仿佛活物一般的黑发,心粗的元沛也觉得恶寒不已,甚至连熙佳的体质都感到了些许冷意。

    纽斯卡尔的通讯申请再次发了过来,木卿看向方善水,方善水对他点点头,转而跟元沛说:“先顺着他,拖延时间,我和木卿还需要十几分钟。”

    “放心,这家伙交给我了,你们快忙吧。”元沛一脸兴奋地站起身,打算到别的地方去接通通讯,省得被敌人窥见了他们的秘密。

    元沛让智脑将通讯申请转到他的个人光脑上,蹲在墙角笑意盎然地对那头出现的指挥官道:“我们同意配合了。”

    “这个就不用了吧,我们之间还需要点信任,就算我们愿意配合,你也要给我们一点安全感不是?上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弄到你们那看管起来,还有没有一点合作的诚意了?反正我们也跑不了。”

    对面的指挥官沉默了一会,似乎被元沛最后一句说动了,自信在他的各种手段下,这些人插翅难飞,索性也就做了回好人,点了点头道:

    “好的好的,那你先说说要我们做什么吧?”

    ……

    元沛就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琐事和指挥官纠缠着,纽斯卡尔的指挥官被他烦的不轻,看表情如果元沛出现在他面前,他随时有可能让人毙了元沛。不过也因为元沛琐碎又合理的要求,指挥官倒是有些相信他们是真的愿意配合了,虽然表面没有放松警惕,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紧迫盯人。

    指挥官让人手下的舰队将元沛几人的座驾团团包围,束缚地插翅难飞,并在元沛的配合下,关闭了那艘黑影舰九成以上潜行功能,并让他们卸下了不少能量,准备等会移交到纽斯卡尔舰队手中。

    就在纽斯卡尔的指挥官以为一切顺利的时候。

    “聚阴……隐迹……成了!”方善水大松口气,和辛苦了良久的木卿对掌一击,宣告成功,元沛熙佳都很激动。

    方善水手中摄魂铃一动,一阵古朴而黯哑的铃声,不紧不慢地响动着,声音时远时近,时高时低,显得很是诡异。

    还在和元沛东拉西扯的指挥官好像也听到这声音了,奇怪地问道:

    元沛:“呵呵。”刚刚是纽斯卡尔的指挥官对元沛颐指气使爱答不理,现在轮到元沛了。

    “浩荡穹宇,幽幽冥渊。生路死路,阴间阳间,今信者启奉,借道黄泉。”方善水手中一张张古怪的符纸化为火星飞舞,火星飞着飞着,就由黄变绿,由热变冷。

    战舰内温度好像急速下降着,周围那些黑发相连的阵纹,也都变得仿佛流水一般,一股股阴寒诡异的气息在战舰内流动,灯光无缘无故地暗了下来,元沛和熙佳甚至隐隐听到了类似呜咽的风声续续断断。

    时机到,方善水沉着声音肃然道:“鬼门,开。”

    一阵莫名地震荡,以方善水几人的黑影舰为中心,向四周传荡。

    那边的指挥官也感到了这股异样,看着对面元沛那突然变得晃明晃暗的脸,察觉不妙,立刻对他周围的手下喝令:

    元沛回头对着通讯器上的指挥官亲切地挥挥手,一脸笑容:“再、见~”

    嗞啦。

    通讯切断。

    指挥官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监控中,他手下的飞船正探出一根根能量锁链攀附住黑影舰,不少人已经开机甲和登陆舰准备强行登陆,可是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偌大的黑影舰,忽然变得若的隐若现,已经登陆到黑影表面的机甲和飞船,这时候出现了古怪的一幕,他们毫无障碍地穿透了逐渐变得透明的黑影舰,但却仿佛什么都没碰到一样。

    指挥官接到了小分队传回消息,说是无法触碰到黑影舰,任何锁定工具都不行,这并不是黑影的潜行状态,而是,真正的消失。

    “指挥官,快看。”

    指挥官有些茫然地看向显示屏幕,画面中,那半透明的黑影舰突然消失了,而后过了两秒,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指挥官怒而下令:“攻击!给我全力开火!”

    一阵阵炮火倾洒。

    火力非常凶猛,结果却是徒然,那艘黑影舰就仿佛身处在异世界中一般,一会消失,而后两秒后又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出现,仍旧是打不着,碰不到,在军舰的海洋中如入无人之地,潇洒悠游,一会消失,一会出现。

    “这真是活见鬼了。”不知是谁说了句。

    指挥官感到自己被狠狠地戏弄了,大怒:“紧跟着他们,围住,统统上去围住!”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