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四十六章 恶毒诅咒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诅咒本身就是种恶念,万人诅咒,那更是铺天盖地的恶念。在诅咒完全成功前,这股诅咒之力,徘徊在诅咒人和被诅咒者两边的,随着两边角力平衡倾斜,诅咒恶念就会不断倒向弱势的一方,直到弱势者再无反抗之力,就会化作恶兽将其生吞活剥。

    方善水御境初阶的精神力,在数千人的意志对抗中,就如一艘在狂涛怒浪里穿梭的油轮,风推浪挤,时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于是,诅咒之力也随着这股反噬的意念,平衡到方善水这边来。

    转瞬间,这个不大的五金店,似乎掉入了无间地狱,因为拉着窗帘而昏暗的环境,忽而变得漆黑,狂风平地起,刮得人睁不开眼睛,屋内乱七八糟的零碎物,被稀里哗啦地拉进风里,空气变冷,每一次呼吸都有诡异冰冷的东西进到人体内戳人的肺管。

    房内好像蓦地多了很多人,仿佛有无数的人在周围挣扎徘徊,仿佛有无数的人在耳边细碎说话,哭号怒吼随着风声声声入耳,粉刷的雪白的墙壁上开始流下污血,渐渐流到脚下,蔓延整个房间。

    黑暗中,只有方善水身边的那具纸皮尸体,不停闪烁着怨毒的红光,房内莫名而来的巨大压力下,秦靖冬一下跌坐在地,方善水吐了口血,三只围观的尸宠倒是不惧,但看到方善水受伤,纷纷恼怒地低吼。

    在这种压力下,与之对抗的方善水,精神力迅速被榨干,慢慢的,方善水头发根处开始变白,甚至连皮肤都开始干涸缩水,三只尸宠看得分明,都非常焦急。

    元沛面色凝重,他感觉到周围逐渐聚来的那股庞大的黑色精神力,似乎是无数零碎恶毒的意念混杂起来的,那些精神力似乎染上了万千污秽,扭曲而走形,肮脏得令人恶心,正齐齐朝着方善水涌过去。

    已经架起精神防御护在方善水周身的元沛,虽然帮方善水分担了部分压力,但显然还是不够,甚至连元沛自己,也情况不妙起来。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意念,别说几千人,就算几万人,元沛也能够对付。但这些混杂起来的精神力却不同寻常,它们不但带着腐蚀和污染的副作用,甚至疯狂暴虐,元沛完全无法用幻术去引导诱惑,只能硬抗,但他简直就像是遇上了肮脏痴汉的小姑娘,抗一会,衣服就被剥去一件。

    元沛暗暗叫苦,你妹的这都是什么脏东西啊!

    就在这时,方善水面前那张诅咒媒介,纸皮尸体,竟在无穷涌来的恶念支持下,忽悠悠站了起来,浑身淋漓着黑血,面目不清皮肤不全,泛着恶臭,它面向关键时刻不能动弹的方善水,“……¥#@(是你)!”

    一道仿佛由无数男男女女混合起来的怪声,从纸人嘴部低吼出来,又阴沉又尖锐又无限怨毒。

    然后,这怪物狠狠地瞪着方善水,摇晃着向他走去,这怪物每走一步,身上滴下的黑血,都仿佛硫酸一样腐蚀着地面。

    “啊——!妖怪啊妖怪!!”被压在得站不起来的秦靖冬,突然看到了这一幕,本就快到极限的他,几乎被吓得精神错乱。

    元沛和方善水都在忙,木卿沉着小脸紧盯着元沛和方善水,不知在看什么,而闲在一边干着急的熙佳,一见到那怪物起来,双眼乍亮,瞬间扑过来,不管不顾,断臂狠狠地朝怪物脑袋抽了上去。

    “碰!”

    怪物被抽飞,它身上的黑血到处飞溅,因为想离远点秦靖冬不断往外爬着,却不想怪物被熙佳一抽,反而抽到了秦靖冬身边,秦靖冬被吓得哇哇乱叫间,又觉得脚底一热一痛,才发现沾了黑血的鞋底竟全被融化了,甚至烧灼到脚底板上,连手忙脚乱地把鞋子扒下来。

    这间80多坪的五金店一楼,地面上到处都是从墙上流下来的血,这些血虽然不会腐蚀,但踩在脚下也是黏黏腻腻地恶心人,无尽的血色和腥味,给人带来了莫大的心理压力,秦靖冬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疯掉了,或者他更期盼自己此时已经疯了,就不用再这样一惊一乍被吓得跟傻子一样。

    作孽啊,早知如此,就算被外星人抓走也不应该待在家里啊!秦靖冬泪流满面,看着离他不远的黑血怪物又爬起来了。

    将怪物抽飞的熙佳,那沾上黑血的断臂也有微微腐化的迹象,甚至有股焦臭味传来,熙佳见此不但不恼,反而笑得更带恶意,一张本来很可爱的小脸,变得戾气十足。熙佳再次朝那怪物扑了上去,狠狠地轮着正被腐蚀着的断臂,当头就是一棒,直接压着怪物砸烂地板进了地下,还不断往下砸。

    一下,两下,八、九、十下……

    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重。

    怪物被砸得嗷嗷乱叫,不断想爬起来,不断倒下去。

    熙佳身上被溅得到处是黑血,身上也被腐蚀出一块块黑印,可他笑得更是狞厉,他甚至连自己的断臂都扔掉了,一脚踩在怪物身上,伸出小短手就要把这纸片怪物撕扯成碎片。

    这时,方善水额头开始冒汗,随着时间流逝,不断有更多被诅咒人的意念连过来,敌人不停地壮大,而己方却不断的消耗,就算有元沛帮忙,方善水也有点支持不住了。

    方善水面色凝重,他左眼还有点模糊,刚刚喝下治愈药剂好了大半,现下勉强还能用一次,他之所以敢下大手笔诅咒这些外星人,就是因为他眼睛的能力,他可以借其将反噬过来的意念之线全部烧掉!

    但方善水却忽略了点,这些外星人分布较广,因为很多距离他太远,意念之线传递的也有快有慢。如果他此时就出手了,天赋能力短时间内无法再用,现在一时是轻松了,但后续的反噬之线也会陆续将他淹没。

    到时候,只要他失败了,所有的诅咒之力就会完全倾斜回来,十倍百倍地奉还到他自己身上。

    忍!6345,这个数字在脑中一闪而过后,方善水狠狠地握了下拳头。

    意念拼搏!就算对方千万人又如何,不过是群被他折腾的意识不清的异族。

    方善水额头青筋微跳,意识海中,狂风袭来,怒浪打来,他只不管不顾与之对冲!

    听到系统的提示,方善水蓦然头脑一清,本已绷到极限的神经,突地被拉松了一点。

    可是,好景不长,停滞了半天的敌方意念线,忽地猛增起来——7142!

    方善水汗如雨下,头发不断变白。

    一场陷入僵局的拉锯战,你增我也长,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9013!

    “噗!”刚刚松弛的神经,似乎突然被拉断了!骤然增多的意念线,铺天盖地压过来,将方善水的意识海翻搅的一片混乱,一大口黑血吐出后,方善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些不对了。

    和方善水并肩作战的元沛,也喷了口黑血,不久前还圆润可爱的小脸,此时却像饿了三天般萎靡不已。

    不知该怎么帮忙,一直在静静观察着方善水和元沛的木卿,瞳孔中不断闪烁着不明的信息,面上时而困惑时而恍然,但始终差了一线,摸不到其内在。

    越着急,越是抓不到重点。

    眼看着方善水身体垂垂欲倒,头发被抽干了黑亮的色泽,变成了全银白色,甚至又吐了口血,木卿茫然的眼瞳蓦地变成野兽般的竖瞳,脑中似乎有什么壁障,啵地一声破开了。

    “嗷——!”

    一股冲天的压力,爆发。

    ·

    敏特艾里家族的人,此时乱成了一锅粥,9成9的高级指挥官突然出现了意外昏迷的情况,剩下的小兵小蟹又不敢乱拿主意,守着昏迷的长官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

    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这些敏特人担心的时候,他们发现,地球人的反击到了。

    不知藏在哪里的地球军队,蜂拥而出,仿佛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朝他们围来,不怕死地不断冲击着敏特人的防线。

    艾里先锋部队,先锋扎营区,捕奴队,一一在地球人的铁蹄下沦陷。

    现在唯一还安全的,就是在宇宙飞船上的人,这里面大都是后勤人员,他们愣愣地看着自家地面军队惨遭反击,隔得这么远,他们似乎都听到了地球人的欢呼声,但却不敢冒然出手增援己方部队。

    飞船上当然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是没有高级指挥官下令,他们不能启动,也不敢启动,谁都知道艾里家族对地球这个生命星球非常看重,前期宁愿投入更多心力,也不愿意对地球造成太大的损伤,现在指挥官昏迷,谁敢冒然担起毁坏地球,万一被秋后算账呢?

    ·

    方善水意识已经有点混沌了,就在刚才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好像有谁突然扶了他一把,让人窒息的压力猛然一弱。

    9781……

    方善水浑浊的意识突然一醒,蓦然张开了金色的左眼,仿佛神祗的眼,一张开,周围那汹涌着黏到他身上的黑线就有些瑟缩,近万根黑线,仿佛浪潮一般在方善水周身涌动,黏着在他的灵魂上,不断地想将他覆顶。

    到齐了!

    轰——!

    方善水金瞳微闪,漫天大火汹汹燃烧,缠在方善水身上的黑线,顿时仿佛雪一般融化了,在融化的过程中,还发出奇怪的人被炼狱烧灼的凄惨尖叫。

    “唳——!”

    秦靖冬隐约听到屋内传出了一声鸟叫,然后就感到周围阴冷的空气,突然就热了起来,黑暗仿佛遇到了阳光,不断地向后方退缩着,满墙满地的糟污血液,不断被蒸干,头顶莫名的压力也忽地一轻。

    ·

    飞船中,不少人正在看护着昏迷中的高级指挥官,希望他们早点醒过来。

    这些都是艾里家族的高层人士,平时高高在上的他们,此刻竟都躺下了,发烧,昏迷,呕吐,说胡话,甚至更严重的那些地位最高的长老和家族嫡系们,浑身仿佛被刀割划出无数伤口一般,崩裂的皮肤不断流出黑色的污臭血液。

    突然,这些人齐齐地吐了口血,全身剧烈地抽搐了起来,严重的竟开始满地打滚,痛苦哀嚎……

    “不,不好了!二长老死了!”

    “九长老,也不行了……”

    “快看,家主,家主生命气息消失了!”

    如果说,之前指挥官的昏迷让艾里军不知所措,此时的惨烈结果,就真正让他们绝望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