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进不了祖坟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回到姜家时,姜老爷子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正虚弱的坐在床边喝粥,虽然不再吐那些腥臭的粘液,但是面色依旧蜡黄蜡黄,看起来元气大伤。<>

    “阳阳,你们回来了?”姜念看到两人,赶紧迎了上去,把一个小碗递了过来,“这是老爷子刚才吐出来的,这东西是不是有些问题?要怎么处理?”

    那只碗里装得正是张修齐之前塞进老人嘴里的死玉,不过原本的白玉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色,上面布满雾状斑纹,还散发着浓烈的臭气,简直就像在茅坑里滚了一遭似得。

    “这是煞秽。”魏阳替张修齐答道,“最好弄个坛子深埋,东西应该不太厉害,过上十来年上面的煞气自然就消了。”

    死玉他见过也不止一次了,对于怎么处理倒是有些经验。听到这话,姜念也不敢耽误,赶紧让人去把玉埋了,这时坐在床头的姜老爷子朝魏阳招了招手,虚弱的喊道:“阳阳,你来……”

    听到老人召唤,魏阳快步走上前去,在他身前站定:“舅爷,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老人咳了两声,干瘦的手臂就抓住了魏阳的胳膊:“阳阳,趁我没死,有样东西一定要交给你,那可是咱家传家的宝贝……”

    他说话的声音颤抖低哑,带着种大病之后独有的孱弱,也让这托孤似得恳求有了些无法拒绝的味道,魏阳却打断了他的话,笑了笑:“是祝方吗?之前伯伯已经让我试过了,舅爷,我真不是那块料。”

    一点也没料到自家儿子竟然已经让魏阳试过了祝方,还把老底掉了个干净,老人的话顿时就卡壳了,抓着魏阳的那只手不由松了一松,不过很快他又醒过神儿,有些混沌的眼珠子转了转,换了个说辞:“兴许是被煞气影响了吧?要不换个时辰再试试,我记得黄昏的时候最好。阳阳,不是舅公舍不下,奉家仙真是咱家几辈子的传承了,总不能断在我这儿,你身上流的也有姜家的血脉,总该为家族做点事儿啊。”

    魏阳的眸色黯淡了些,表情却无甚变化,淡淡答道:“这都什么年月了,舅爷,我觉得您老真的想多了,就算再养个家仙,村里也没什么妖孽可捉了啊,难不成还想用这个换苞米、猪肉吗?”

    魏阳小时候还是见过不少法事的,成不成且不说,一般上门的主家都会带些粮食肉禽,当然还会给钱,但是最多也就是红包,不会弄的人倾家荡产的,自然也赚不到什么大钱,更谈不上大富大贵。

    姜老头的目光却热切了起来:“那都是供奉不够好!姜女毕竟太阴,哪有姜汉厉害,若是能得到大仙的指点,别说发家了,一夜暴富都有可能。咱们祖上还有过记载,就是说一个姜汉得了仙家教诲,挖出财宝的事情,只可惜当时世道太乱,才被迫离了家乡,来到这个穷乡僻壤……阳阳,你可不能小看咱家家仙的本事啊!”

    家仙附体助人大富大贵的传说不是没有,但是现实中却很少有这样的仙畜,毕竟修仙的畜生附体保护凡人,要不可能是受过莫大的恩德,要不就是想通过这个方式积攒功德,来增长自己的道行。因此能够随意驱驰家仙的例子根本少得可怜,别说给人指路发财、光宗耀祖了,肯随叫随到批命、捉妖的都不会太多,它们不是人类驯养的家畜,自然也不会唯命是从。

    在这之前,魏阳对修仙畜生的了解确实不多,但是一点点摸清楚规则之后,姜家这只狐狸的行为就称得上诡异了,这哪像是供奉的仙家,简直就是随叫随到,唯命是从的仆人嘛。再联想那只骨阵和寄魂用的鬼阴木,狐魂的来历就堪称诡异了。

    魏阳状似犹豫的顿了顿,开口说道:“也许是家仙已经报完了恩,自己离开了?这世上哪有取之不尽的好处,舅爷,这种事情怕是不能强求的。”

    “你不懂!”老人那孱弱的身板猛然一挺,紧紧抓住了魏阳的手臂,“咱们和家仙是有血誓的,只要有祝方在,家仙就不会走!”

    他的目光里闪烁着热切和贪婪,魏阳嘴角一挑,反问道:“问题是现在祝方裂了,家仙还会留下吗?”

    老人的呼吸粗重了起来,呼哧呼哧就像老旧的风箱,那只握在腕子上的干瘦手掌死死抠进了肉里,魏阳还没动,一旁张修齐已经踏前一步,面无表情的把那只手扯了下来。

    看到这情形,姜念也有些急了,他爹是刚醒过来不知道张小天师的能耐,他可是清楚明白的很,赶紧上前打了个圆场:“阳阳,老爷子刚被冲了身,现在脑子还不太清楚,你别见怪。老三,快扶爷爷躺下休息!张先生,您也别生气,要不咱们出去再说……”

    被孙子拉回了床上,姜老爷子似乎还有些不甘,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阳阳,阳阳,你是有天赋的啊,那天祝方还发了光,你是真有……”

    “舅爷,我奶奶从没告诉过你吗,家仙说我妨家!”扔下这句话,魏阳头也不回的拉着张修齐走出了那间大屋。

    没了那些复古的雕花家具,出门就是水泥地白粉墙,简直就像从一个时代来到了另一个时代,站在院里,魏阳长长出了口气,似乎要把胸中的郁气统统甩掉,姜念面带无奈的跟了上来:“阳阳,老人这也是年龄大了,就跟孩子一样,老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等回头你走了,他应该就死心了。”

    魏阳扯了扯嘴角:“巴望了一辈子的东西,想要放手总是难些。不过看他那么精神,估计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姜念顿时露出了苦笑:“其实家里也就是图个平安,要是都跟今天似得,谁也受不了啊。对了,这次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祝方会裂呢?”

    “兴许是家仙为了挡那个邪煞,自己毁了道行吧。奶奶坟上的东西确实凶的狠,齐哥都费了不少功夫,把祝方拿到坟上,实在是自讨苦吃。”魏阳直接给事情下了定论,如今有个小天师站在身边,他的话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姜念面色又黯了些,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晚辈们信这个的也不多,早就没那么大念想了。阳阳你别把那些话放在心上,这次还多亏了你和这位张先生,才保住了老爷子的命,我们还没感谢你俩呢……”

    说着他偷眼看了下站在魏阳身边的张小天师,似乎纠结了半天,还是拉着人往边上让了两步,压低声音说道:“阳阳啊,你跟这位小先生,到底是个什么……咳……关系?”

    刚才在坟地上有些忘情了,当然会被人看在眼里,魏阳笑了笑:“齐哥是我朋友,伯伯你也不用客气,谢不谢之类的话就甭提了。”

    那“朋友”的含义足够微妙,姜念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们一家子为了只狐仙就谨小慎微、代代供奉,这张先生可是个有真本事的大能,能抱上这么条大粗腿,是什么“关系”还重要吗?

    眼看这位伯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魏阳不由一哂,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想法,直接说道:“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家里人还挂念着呢,总不能老是待在这边。”

    “这话说得,姜家也是你自己家嘛,有空还是回来转转,我们绝对欢迎。”姜念赶紧说道,语气里还真有那么一丝真诚,不过眼见家里这么一团糟,又有个定时炸弹一样的老爷子,他也确实不敢久留二人,只是扯了几句客套话,就差人把他们送回了魏家。

    这时姜勇应该已经离开了,家里只有大伯和大伯母两人,一看到魏阳回来,大伯噌的一下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小阳,你,你没事吧?我怎么听说那边不太对……”

    看着对方满脸的焦急,魏阳心头不由轻快了些,柔声安慰道:“让大伯担心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齐哥已经帮忙处理了,就是奶奶的尸骨……”

    “火化也好!火化也好!”大伯连声说道,“唉,其实要不是姜家这规矩,我们都想直接把你奶奶葬在墓园子里呢,现在想想也有些后怕,还是送进城火化了吧,也能跟你父母做个伴儿。”

    魏家的祖坟不收起了邪祟的尸首,就是害怕破了地气,这点魏家大伯也不敢打破,因此想来想去,最终还是觉得在城里买个小墓地,把老娘和弟弟一家都埋在一起,总归是个照应。

    听到这话,魏阳笑了笑:“是啊,我父母反正也进不了祖坟,能有奶奶作伴也好。”

    大伯愣了一下,猛地闭上了嘴!自家的事情自家心里清楚,他弟弟一家子是个什么状况,他可是牢牢记在心里的,那么惨的事儿,能忘最好还是忘了吧,那时候阳阳才几岁啊!可是谁想到这话竟然从魏阳嘴里说了出来,怎能不让他惊得面上失色。

    魏阳却像没察觉一样,接着说道:“不过我在家也停不了太久,说不定三年礼还是没法参加了……”

    大伯嘴唇哆嗦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阳阳,你……你知道了?那事儿也过去好久了,你别放在心上……”

    “大伯,别担心,我也老大不小了,当年的事情总归是会知道的。这次也就是回来转转,没什么其他想法。”魏阳的表情很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大伯心里却有些难受起来,犹豫了半天才张口:“其实当年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过去就过去了吧。等回头给你奶奶办完了三年礼,家里应该就没啥事了,想回来,也能回来看看……”

    他说话的语气其实并不像姜念那样诚恳,但是蕴含在忐忑之间的东西,却更加让人动容,魏阳沉默了一小会,笑着点了点头:“也好。”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