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祝方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也许是提心吊胆了太久,折腾完姜家这场事,反而让大伯冷静了下来,就跟等了半宿的第二只鞋子终于落了地一样,他的神情中多少有几分如释重负。魏阳很清楚大伯的心思,当然不希望这老实人再为其他事情担惊受怕,因而不疼不痒的跟他聊了两句,就和小天师一起上了楼。

    客房里,乌龟老爷正悠闲的泡在澡盆里,听到人回来了也完全没有出来的意思,只是伸了伸脖子算是打了个招呼。可能是泡澡泡的太舒坦,它壳子上的黑色花纹也在变淡,就像染上的墨色褪了色一样。

    面对这么位祖宗,魏阳一直绷紧的神经也不由放松了下来,凑过去给龟挠了挠壳子,添了些零食,才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手掌半搭在脸上,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道:“齐哥,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妨家,那时候我还搞不清楚‘妨家’是个什么意思,只是被奶奶怒叱,总觉得有些委屈,不过好在有爷爷在,被骂着骂着也就习惯了。后来懂事了,知道自己爹妈都出了车祸,又偷偷想是不是因为这个,表面上不是很在意,心里却总是放不下,直到爷爷也去世了,我就干脆跑出了村子,以免自己再妨到其他人。”

    “因为这可笑的理由,我在外面漂泊了很多很多年,身边除了老爷,连个像样的朋友都没交,好不容易熬过了青春期,渐渐把这些都抛在了脑后,谁知又碰上了你,知道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些古古怪怪的事情……想想当年奶奶的话,我突然就怕了,怕自己真是妨家的元凶,怕我跟父母,跟爷爷的死脱不开关系,怕我会连累身边那些亲朋好友,怕……”

    他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吐出最后几个字。这时,身边的床板突然往下一沉,像是有人坐在了他身边,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掌伸了过来,拍了拍他的额发。

    这安慰来的笨拙,魏阳嘴角还是挑起了一抹笑容,拿开了遮着眼睛的手,看向身边那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最近小天师越来越有人气了,脸上虽然依旧冷冰冰的,但是眼神中却生出了情绪,一些让他渴求到心脏发痛的东西。

    有些话,他从没有跟别人说过,他不是那种喜欢跟人倾诉的类型,事实上,能不骗人就已经是厚道了,可是面对张修齐,他却什么都瞒不下。

    “那狐狸说我妨家,妨的可能并不是我的家人,而是狐仙本身吧?”喉咙里像是撒了把沙子,魏阳的声音变得粗粝了些,暗沉了些,“也许它从我出生时就看出了什么,知道我跟其他的姜家人不太一样,它是恨我的,即恨又怕,所以才会给奶奶那样一个说法,如果不是它,我父母还会搬去王村吗?还会碰上那些邪祟吗?还会让奶奶疯狂的恨我,让大伯怕我怕的要死吗?也许那狐狸跟姜家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但是那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既然是个孤魂野鬼,就该去它该去的地方!”

    然而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双眼中透出了一丝犹疑:“只是……那狐狸害怕的,似乎是骨阵,那骨阵……齐哥你是不是见过?”

    这也是他现在最为犹豫的事情,骨阵虽然让那狐狸忌惮不已,但是对张修齐的影响也非常大,之前庙头山墓园子里出土的那枚已经有过一次反应了,现在这枚呢?会不会出现类似的结果?齐哥看到的骨阵,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会是姜家这枚吗?

    张修齐皱起了眉头,过了很久很久,才缓缓摇了摇头:“不是这个。”

    “那是庙头山那枚吗?”魏阳心中一跳,若是比反应,显然之前那枚更加剧烈。

    张修齐依旧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爹……我不记得了……”

    他的声音开始有些语无伦次,魏阳翻身坐了起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别慌,齐哥,是不是你爹用过这种骨阵?还是在哪里找到过?”

    这次张修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木愣愣的坐在那里,魏阳轻轻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那如果我想再拿那个鬼阴木祝方,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我不至于一下就被狐狸上身?”

    张修齐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不行,危险!”

    “我知道。不过想要引出它,怕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说到这里,魏阳讥讽的笑了笑,“当年它想杀我,就被符玉拦下来了,现在我有了骨阵和你在身边,难道还要怕它吗?齐哥,帮帮我,帮我杀了它!”

    魏阳的语气中有种前所未有的坚定,张修齐看了他半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起身向一旁装法器的旅行袋走去,看着那条挺拔的背影,魏阳握了握拳,再次躺倒在了木板床上。

    准备工作没花多长时间,也没选在大伯家里,吃了个午饭后,两人还是启程往魏家祖宅赶去。其他什么都不说,那边光是环境就更适合做这些事情,荒了几年的大宅子,没事是绝对不会有人乱闯的,不论是除妖还是施法显然都更安全。

    这次并没有在其他房间浪费时间,两人径直就来到了那间绣房,因为上次的事情,这间屋子显得更加破败了,门窗都坏了大半,唯一一张绣墩也被砸得四分五裂,微风吹过,窗棱就会发出吱呀的叫喊声,衬得地上那些凌乱的血迹和脚印更加瘆人。

    张修齐板着脸,飞快的在地上布了个两界阵,和其他阵法不同,这个阵有隔绝阴阳两界的效果,用礞石铺就,能够轻易遮蔽人的阳气,若是需要埋伏阴煞丧物,这东西能起到奇效。

    布完这个阵之后,他又在房间的四角放上了铜钱,做了个口袋局,只要狐仙入套之后,添上两枚铜钱就能凑成七煞阵,困住那妖孽不在话下,还有一道清心符贴在了魏阳后心,能够让他保持一瞬间的神志清醒,不会轻易被妖物附体。

    这一重重安排压根就不是张修齐的风格,但是魏阳需要,他的阳阳在用自己作饵,这样微妙的一局,让惯于横冲直撞的小天师都不得不慢了下来,稳稳的站在魏阳身前。

    一切都布置妥当后,魏阳长长呼出一口气,走到了屋子正中,盘膝坐下。绣房的地板很脏,灰尘混合着礞石,带出股呛人的灰土味道,几个阵若有若无的笼罩在身边,张修齐则坐在两界阵中,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那眼神中有着关切,有着愤怒,有着隐而不露的杀意,还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担忧,然而不论目光里放着什么,他都没有离开自己身侧。魏阳笑了笑,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了骨阵,握在掌中。

    比起庙头山挖出来的那枚骨阵,姜家藏着的骨阵似乎更细更小了一些,上面雕刻的殄文密密麻麻,如同最为精致的花雕,魏阳的手指紧紧握住了那东西,另一只手伸向前去,揭开了木盒上的黄符,掀开盒盖。

    一枚小小的狐狸雕像躺在盒子正中,齐哥说了,鬼阴木里现在应该没有狐魂,像是受了某种外力作用,那狐狸没法继续呆在雕像里了,也许正是因为缺少了鬼阴木的滋养,它才越来越虚弱,虚弱到无法整个占据魏阳的躯壳。然而这雕像依旧是一道魂引,一道只要姜家血脉碰触到,就会引动血脉的活咒,只要有个拥有足够血脉魔力的人握住它,狐魂就能侵入那人的身躯,亦如之前无数代那样。

    这东西,对于狐狸来说既是休憩的场所,也是被困的牢笼,而对于姜家人来说,却也含有另一种诱-惑,魏阳看着那木雕,觉得之前那种古怪的感觉又回来了,像是有谁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在诱-惑他伸出手,握住那枚该死的祝方。这是源于血誓的魔力,是一种实打实的双刃之剑。

    贴在背上的清心符似乎突然变冷了,一股清泉顺着背心涌入胸腔,魏阳双目猛然一震,恢复了神智,然而他的手并没停下,依旧一点点的伸进了盒中,握住了那枚狐狸雕像。

    随着这动作,桀桀的笑声凭空出现,忽远忽近、飘渺难寻,一阵风嗖的一声冲进了绣房,那风中似乎有道微弱的影子,滴溜溜在风旋里打转,如同鬼魅一般,带着尖啸和急迫冲了进来,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它冲入了祝方之中。

    拿着狐狸雕像的那只手猛的收紧,魏阳手背都迸出了青筋,然而他不想上次那样扔掉雕像,而是更紧的攥住了它!在他的另一只手中,骨阵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张修齐从两界阵里冲了出来,几枚铜钱钉在了地上,手中匕首用力一扎,只听砰的一声,七煞阵成!不论那狐狸有什么打算,它都不可能再次逃脱。

    桀桀笑声变成了惨嚎,魏阳的身躯猛力颤抖了起来,他的脸上也开始变化不定,铁青和惨白交错,似乎在争夺着什么,可是他的双眼始终没有混沌,没有反射出幽幽绿光,那两只手极其缓慢的举了起来,慢慢、慢慢的,并在了一处!

    只听嗡的一声,白光笼罩在了漆黑的鬼阴木上,魏阳的身体猛力一晃,如同被重锤砸到一般,仰天向后倒去!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