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四十七章 ‘皮子祸’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说着,他想要撑起身来,然而身形一顿,突然僵在了原地,在他脑海中,另一扇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影闯入了脑海,那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人……

    “妈……”魏阳的嘴唇哆嗦了起来,他见过父母的照片,可是从来没法把两人跟记忆中的往事对上号,他知道自己失去过一段记忆,因为那只该死的狐狸,可是他不知道父母去世的那夜,自己看到了什么。

    而现在,他看到了。

    “狗狗,狗狗在那里……”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站在门前,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院子角落里的一个土堆,喃喃自语着什么。

    “都说别让你把死狗埋在这儿了,看把孩子吓到了!”那女人冲屋里吼了一声,就轻轻巧巧的蹲了下来,揉了揉面前那颗小小的脑袋,“阳阳别怕,那是用来造玉的狗狗,等回头出玉了妈妈就给你买玩具。喏,先给你这个,一边儿玩去吧。”

    一个小巧的骨节被塞进了手中,比之前见到的两截骨阵都要长些、粗些,带着繁复的花纹,拿到了那东西,角落里的影子顿时安静了下来,狰狞的口鼻之中也不再流血,像是碰到了什么畏惧的东西,看到这反应,那孩子咯咯笑了起来,开心的往院里跑去,女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没想到从土罐里挖出的小玩意这么讨儿子喜欢。

    “小玲,来搭把手!”

    屋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女人拍了拍膝盖,站起身来,向屋里走去。那孩子像是玩不够一样,还没有进屋的意思,一会拍打院里的水缸,一会去摸堆在墙角的青铜圆鼎,小小的手掌握着那根骨节,就像握着最珍爱的宝贝。

    夜色笼罩,村子里安静极了,月亮很红,又大又圆,高高挂在天际,有一道斜云掩了过来,遮住了半边月光,这时,一阵压抑的躁动突然出现,如同点燃的导火索一样瞬间覆盖了整个村落,鸡鸭、犬只、乃至老鼠蚂蚁都像被定了身,一动也无法挪动,空气中弥漫出一种诡谲的寂静,连人声都渐渐隐去。

    那孩子站住了脚,他看向天际,圆溜溜的眼中闪现出了惊恐的神色,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吧嗒嗒的跑了起来,想要冲进房间,投入母亲的怀抱,可惜,那双小脚站得并不算稳当,咕咚一声,孩子摔倒在了地上,手掌像是磕到了哪里,一滴鲜血落在了掌心中的骨节之上。

    哪知当鲜红融入惨白的一刻,那骨节突然亮了!随着这道银色的光芒,空气中掀起了波澜,在小院上方凝结、翻滚,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压抑的咆哮,有只凶犬从地里钻了出来,肠穿肚烂,毛色污秽,它血红的眸子死死的锁在屋门上,黑色的涎水顺着唇角淌落,似乎没有看到那个发愣的孩子,它猛然一扑,如同一道虚影撞进了屋中。

    孩子简直被吓呆了,刚刚他看到的狗狗并没有这么可怕,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屋里传出一声惨叫!一声咆哮!

    “……别!你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阳阳,阳阳,快跑……快……跑……”

    那声音断断续续,最后嘎然而至,透过半掩的门扉,男孩看到了屋里的情形,一个男人正凶狠的扼着一个女人的脖子,那细细的脖颈已经脱离了原本的位置,歪斜的偏在一旁,紫黑紫黑的血迹顺着她惨白的嘴唇淌下。而杀人的那男人,面部五官完全扭曲,犬齿暴涨,撑破了唇角,涎水不受控制的淌下……

    爸爸,妈妈……

    那男人缓缓的扭过了头,男孩再也控制不住,跑了起来,可是屋里已经传来了声响,他来不及跑到门边了,一个踉跄,他矮身钻到了旁边倾倒的水缸之中,用力抱起膝头,把自己蜷在缸底,他不想听!不想看!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小小的手掌出现在面前,那只手上躺着半颗糖,散发着香香甜甜的味道,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别怕,有我保护你……

    “阳阳!”

    魏阳浑身一震,醒了过来,脑中那些疯狂转动的东西开始平息,变得浅淡、朦胧,他面前是一张极为英俊的面孔,眉头紧皱,冷若玄冰,可是那双黑色的眼眸中却透出一种近似孩子气的率直纯真,带着不易察觉的焦灼与担忧。

    他见过,在那个月夜,在那个小院,他确实见过他……

    “齐哥……”

    魏阳的嘴唇动了动,然而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冲破了眼帘,那天晚上,在王村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凶恶的犬魂是什么?那白森森的指骨是什么?他把鲜血弄到了骨阵上,是他引发了一切……

    狐狸的狞笑在耳边回荡,“你是煞星!你会害死身边所有人!”

    它说的天机是否是真的,是不是即便不说那些话,他也依旧会害得父母遭遇邪祟,会害得身边人遇到无穷的危险,搭上性命?那狐狸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真的洞察了未来。

    他,害死了自己的双亲……

    魏阳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两眼睁得很大,空洞无神,只有泪水漫过面颊,他不是个爱哭的人,事实上,成年以后他就未曾哭过,可是如今,他只能颤抖着抓紧了张修齐的衣领,如同抓住了最后的浮木。

    张修齐没有料到这个,他也不知要如何处理,他只知道,从魏阳眼中留出的液体让他心脏发闷,抓着他衣襟的手让他呼吸困难。犹豫了片刻,他用力的抱住了怀中那人,用嘴唇亲吻上了对方的眼睛,一点一点吻去那些冰凉咸涩的液体。

    也许是泪水流的太快,柔软温暖的唇瓣沿着水痕一点点向下,吻在了绷紧的唇角上,拉在他衣襟的手猛然用力了些,魏阳把他拉了下来,用冰冷颤抖的嘴唇碰上了他的嘴唇。

    那唇瓣上有着冷意、有着咸涩、有着腥甜,也有着能够支撑着他前进的东西。魏阳闭上了眼睛,吻上了这个从始至终留在他身边的人。

    被吻了个正着,张修齐起初有些发愣,缺了枚天魂,他并不能理解“亲吻”的含义,然而压在唇上的力道逐渐加深,带着渴求和急切,用力吮吸着他的嘴唇,不知何时,滑腻的舌尖抵在了唇齿之间,带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想要撬开他的齿列。

    张修齐的心跳突然加快了,津液充满了口腔,身体似乎被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占据,血液开始回流,冲入了脑中,连双耳都开始嗡嗡作响。这情形他从未经历过,可是本能替代了一切,没有犹豫,他分开了齿列,迎入了那条软舌。

    一个带着狂乱的冲动,一个则是犹疑的迎合,然而两人的节奏很快就融为了一体,就像巨浪撞击在了堤岸之上,一点一点被禁锢紧缚,化作绕指缠绵。

    在那不停歇的温柔亲吻中,魏阳疯狂的心跳渐渐恢复了正常,颤抖也在慢慢平复,当理智最终回笼时,他喉头一滚,分开了两人的距离,低头把额头抵在了张修齐的颈窝。背后,揽着他的手臂已经收的很紧,谨慎而亲密,就像护卫着什么珍视的宝藏。胸前,沉稳的心跳变得有些急促,甚至连鼻息都粗重了些,昭示着那人不同以往的情绪。

    这不是个该发生的吻,至少对于那位缺了天魂的小天师而言,太过的卑鄙和趁人之危。然而魏阳并不后悔,三岁那年,自己松开了手,让这人离开了他的人生,而这次,他不会再放手了。

    过了片刻,张修齐的心跳也慢慢归于平静,他张了张嘴,觉得舌尖上的麻痹感似乎也散去了大半,才低下头轻轻拍了拍魏阳的肩膀:“阳阳。”

    那声音里带着紧张和关切,像是在询问,也像是在安慰,就这一声而言,绝对超出了小天师的情绪表达上限,魏阳眼眶一热,险些又落下泪来,然而他终究不在是个三岁孩子了,那热意只在眼底转了片刻,就被压了回去。

    “齐哥,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有点像是呓语的声音,魏阳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说道,“在王村发生的一切,那所谓的‘皮子祸’和撞邪,原来一切真的都是因我而起……”

    脑海里那些东西,是他三岁时的记忆,按照常理,他应该记不得那么多事情,至少不会记得太清楚,然而那一幕幕就像刻在了记忆深处,就连父亲脸上狰狞的表情都历历在目,直到今天,他才明白爷爷瞒下了什么,甚至连最私密的日记本里都没有提到半个字,如果可能的话,老人不想让他想起这些事情,最好完完全全忘个干净。

    可惜,就连这点,他也没能做到。

    “院里那只死狗应该是用来养玉的,我家原来是造假出身,这种狗玉最容易冒充真品,只消埋上几年,就能出货。”虽然痛苦,但是思绪还是一点点串联了起来,推测出当时的真相所在,“可是死狗埋得不是地方,被骨阵影响起了煞,那犬煞冲在了我父亲身上,让他……”魏阳的嘴唇哆嗦了一下,“……让他害了我的母亲。””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