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六十六章 降术师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曾静轩轻轻叹了口气,做了个结语,“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先试试用血来激发骨阵的力量,或者尝试画些简单的符箓,看看能否通过指尖精血来点燃符力,等到回头找到了适合你的巫法,再来学习也不迟。”</p>

    这可是魏阳完全没有料到的,不过只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有些赚到了,毕竟这种“血牛”的活完全不需要技术含量,如果他的血真的那么有用,让齐哥用在阵法或者符箓上,会不会也能让力量大增呢。更别提还有骨阵这样的被动触发技能,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p>

    不过即便这样,他还是没有放弃从曾先生那里偷师的机会,现在这种情况,能多掌握一点力量,就能多出一些自信,就算帮不上他们太大忙,魏阳也不想拖这两位真大师的后腿,毕竟他还想待在齐哥身边,不想被曾先生直接抛下。</p>

    有这么个潜在目标,魏阳这几天过得还是相当充实的,还要紧盯姚老那边的布置结果,基本就跟陀螺一样转来转去,没什么偷懒的机会。这样的情况是不错,但是却也有一点让人十分郁闷。张修齐被曾先生牢牢拴在身边,两人共处一室的机会很多,却总不是单独相处,这让同床共枕了快两个月,又刚刚发展了进一步关系的小神棍挫败不已。不过就算有贼心,他也没有胆量在曾先生面前表现出丝毫异状,只能看着齐哥流流口水,期待能够找时间偷偷啃上一口。</p>

    然而魏阳还能够忍耐,小天师却不懂得避嫌的含义。</p>

    又是一个早晨,准准的六点半,张修齐睁开了双眼。按照以往的习惯,他扭头向身边看去,可是自己躺着的那张床狭窄的要命,身边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影子。他英挺的眉峰顿时皱了起来,又转到另一边,这次则看到了舅舅还在沉睡的身影,以及在一旁沙发上窝着的那个人。</p>

    阳阳为什么不跟我睡了?张修齐不太明白其中的根由,但是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就像是很久很久没有画固魂符一样,神魂之中出现了些微的动摇。没怎么犹豫,他起身向墙角处的沙发走去,没几步就站在了魏阳面前。</p>

    也不知昨天是什么时候睡的,魏阳一脸纠结的窝在沙发上,长腿都悬在了半空,盖在身上的薄毯早就揉成一团,被他牢牢抱在怀里。沙发旁的小茶几上,几张黄符散落在上面,看起来是这人熬夜的成果,然而张修齐并没有往那些符箓上看去,而是伸出了手,轻轻摸了摸魏阳熟睡的面颊,然后俯下了身,吻在了对方唇上。</p>

    这是一个没什么特殊含义的晨吻,被人亲住了嘴唇,魏阳轻哼了一声,就无意识的伸出了手,拦在对方颈上,想要加深这个吻,然而刚刚张开了嘴,他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也顾不得刚刚吸入口中的软舌,跟雷劈了一样,往后一靠,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p>

    张修齐皱起的眉头锁的更紧了,就跟被人踢了一脚的小狗似得,闷闷喊道:“阳阳……”</p>

    “卧槽……”魏阳一个激灵,伸手盖住了对方的嘴,跟做贼一样偷窥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曾先生,连鞋都没穿,就这么赤着脚,裹挟着小天师窜进了一旁的卫生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齐哥,你快把我吓尿了。”小心翼翼的关上了卫生间房门,魏阳才露出一抹苦笑,“现在可不是只有咱俩了,你忘了曾先生吗?”</p>

    张修齐像是还没从刚才的拒绝里缓过神,眉峰还是皱的死紧,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睛里却满满的失望和困惑。面对小天师这么副模样,魏阳哪还能忍得住,主动凑了过去,亲在对方唇上。</p>

    轻吻立刻变成了深吻,刚才被吓掉的魂儿似乎也归了位,魏阳才觉出自己跟对方相同的思念和饥渴,简直都要化作肌肤焦虑症了,只恨不得能跟那人黏在一起。好不容易分开唇舌,他用额头抵在了张修齐肩头,轻轻叹了口气:“齐哥,你都把那些‘舅舅不让’忘光了吗?”</p>

    张修齐紧皱的眉峰已经松开,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焦灼似乎也平缓了许多,他垂下头轻轻蹭了蹭魏阳的耳鬓:“要跟舅舅说……”</p>

    “说了曾先生就会答应吗?”魏阳努力压抑着在体内翻涌的**,把怀里那人抱得更紧了一些,“我可不敢肯定,说不好曾先生知道了这个,会直接打断我的腿,然后把你带走呢,齐哥,我真的想过,可是也真的没法下定决心,操,谁让我就是这么个卑鄙的小人呢……”</p>

    没听懂魏阳话里的意思,张修齐再次伸出了手,用掌心紧紧箍住了对方的肩胛,好让自己跟他贴的更近一些,这热情的“邀请”显然比其他话语都更动人,魏阳咽了口唾液,轻轻把人压在了洗脸池旁。</p>

    “没事,我们可以先不告诉舅舅,只是偷偷的,来那么一下……”他舔了舔嘴唇,再次吻上了对方的薄唇,也把手探入了他的睡衣之下……</p>

    没怎么深入,只是浅尝辄止的偷吃了几口,魏阳终于还是停下了动作,认认真真帮小天师打点了一下,抹去那些可能被识破的痕迹,然后打开了水龙头,让对方在里面洗漱,自己则又偷偷溜了回去,悄无声息的摸上了沙发。</p>

    把自己伪装成还在睡觉的样子后,魏阳忍不住朝另一张床上看去,曾先生还跟刚才一样,睡的很熟,他的内伤虽然已经好了些,也能下地转转了,但是依旧需要大量时间睡眠,也多亏这个,他才敢偷偷摸摸的胡来一下。只是这次他能侥幸过关,那下次呢?万一真被曾先生发现可怎么是好……</p>

    脑中乱糟糟一片,另一边,张修齐已经洗漱完毕,走出了卫生间。看到对方望来的目光,魏阳闪避似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小天师笑了笑:“齐哥,你在这边等着,我去看看早饭什么时候送……”</p>

    说完,他也不擦把脸,直接就套上外套走了出去。张修齐有些失望,但是终归没有太多想法,只是乖乖走到了床前,坐在自己的单人小床上,谁知当他刚刚坐下,还在沉睡的曾静轩突然翻了个身,扭头看了过来。</p>

    舅舅醒了?张修齐看着对方沉沉的黑眸,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阳阳弄饭去了。”</p>

    “我知道。”曾静轩的声音平静无波,听不出任何情绪,“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过我不知道的事情,看起来也不少。”</p>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家这个缺了魂的外甥,他轻轻叹了口气:“小齐,你到底是怎么看这孩子的?你……”</p>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冲张修齐招了招手,把他叫到了床边,轻轻把手放在了对方还有些潮湿的额发上。</p>

    ...</p>

    等魏阳买饭回来时,进门先是一愣,只见曾先生已经靠坐在床边,不知醒了多久,小天师则乖乖坐在一旁,开始例行的画符行功。冰@火!..这景象换个其他日子怕是再平常不过,可是今天早上刚刚做了亏心事,饶是小神棍身经百战,也不由冒出了些冷汗。</p>

    看到魏阳进门,曾先生淡淡打了个招呼:“阿阳,去买早点了?”</p>

    坚持不懈的凑了几天趣,曾静轩早就改了称呼,不在那么一板一眼的叫魏先生了,可是听到这么亲切的呼唤,魏阳心头却有些打鼓,立刻堆起了满面笑容:“去小食堂买的早点,都是些好消化的东西,曾先生您趁热吃吧。”</p>

    就算住vip病房,医院送来的饭菜依旧有些够呛,这两天都是魏阳在专门的小食堂点的餐,营养均衡、易于消化,也算是惯例了,这么惯例的事情,本来是不该专门说一句的,话一出口,魏阳暗叫不妙,这不是没话找话吗?可是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麻烦你了。”</p>

    他的态度依旧那么自然而然,魏阳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点,赶紧把买来的早餐放在了餐桌上,给曾先生的是熬得浓稠的米粥,给小天师的则是肉粥和包子,还有两个清淡可口的小菜,很是丰盛的摆了一桌,那俩人也像往常一样吃起了早饭。看着两人同样温文尔雅的用餐姿势,魏阳终于扔掉了警惕,也凑过去囫囵混了个肚圆。</p>

    吃完饭,他就被派出去拿东西了,之前晓得小天师的符纸快要用光,曾先生直接打了几个电话,把该弄的东西全都准备了一份,快递去了邮局,这种方法笨归笨,但是安全系数较高,也出不了什么乱子。拿到了打包好的东西,魏阳又顺道去了趟警局询问情况,刑警总队的王队长可是魏阳的老熟人了,也见识过老上司家里闹得那次邪,对于这次抓降术师的事情还是相当上心的,连姚老家附近都安排了暗哨,就等着那伙人上钩,不过守了几天也没发现动静,看到魏阳来了,难免有些尴尬。</p>

    魏阳像是知道对方的难处,笑了笑:“毕竟小区录像都没留下那人的视频,难抓是肯定的,王队长你们肯这么尽心,我们就已经很感激了。这次来不是问这个,而是想问一下,暴毙的那两个嫌疑人,有查出什么线索吗?”</p>

    在县城里死了一个,又在市里死了一个,这两位降术师可给警察们找了不少麻烦,不过由于跟特大人口拐卖案扯上了关系,对他们的调查也算严密,就连随身携带的电话都取调了出来,筛选定位了一些号码。然而调查也就止于这一步了,王队长叹了口气:“小魏,我看这两个来历怕也是不简单,调查进行了一段时间就没法继续了,实在是背后水有些深。”</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