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六十六章 找回天魂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这点魏阳的确有心理准备,一般而言有这种特殊能力的人士,向来是达官贵人们的座上宾,别说是其他人,就连他这个神棍不也勾搭上了省厅的要员,更别提那两个心狠手辣,又敢拼命的家伙,怕是人际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否则曾先生这么个三僚村嫡传,也不至于被逼得电话都停机了,东躲西藏了那么久,才回到了省会。</p>

    不过如果对方既然有这方面的势力,怕是也早就清楚他们在医院的意图了吧?心中有些不安,魏阳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现,只是非常诚恳的冲王队笑了笑:“能查到这一步,也算是收获,这样我们心里就有底了。”</p>

    王队长看起来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追问了句:“要不我们派些人去医院守着,你们现在这法子,恐怕是有些危险的。”</p>

    这种老刑侦,当然知道魏阳他们想干的是什么,然而魏阳却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对上这种有法力的,人再多也是白给,我们手头也做了不少筹备,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只是万一闹出什么乱子,还要请王队帮忙掩饰一下。”</p>

    “这个好说!”虽然魏大师给他们惹出了不少麻烦,但是相对而言,功劳也很是不小,那个人口拐卖案的破获就已经让他脸上很有光彩了,帮这么个小忙简直就是举手之劳。</p>

    虽然有了警方的保障,魏阳心底却没有安心多少,反而变得有些沉甸甸的,看来曾先生对于敌人的情况知之甚深,他们的状况也不算真正的安全,但是这个么局面,曾先生依旧很少跟他交流真正有用的信息,只是把他当成一个临时助手用那么一用。其实这事也不能怪曾先生,毕竟他只是个阴差阳错凑过来的外人,但是那毕竟是齐哥的亲舅舅,这种被拒之门外的感觉可不怎么好受。</p>

    看了看手上拎着的符纸法器,魏阳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被那位高深莫测的舅舅大人接受了。</p>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魏阳也不逗留,直接赶回了医院,把取到的东西交给了曾先生,对方已经可以下床了,直接跟张修齐一起拆了包裹,清点了一下里面的东西。除了画符用的黄表纸、朱砂和赤硝之外,还有礞石、鸡喉、赤燧等等配件,品质跟自己以前见到的强上了太多,估计是真正的专业水准。</p>

    曾静轩也很满意这批货的质量,查看完毕之后,他对张修齐说道:“小齐,你去楼下把阵法布置起来吧,我估计他们不会等太长时间了。”</p>

    张修齐点了点头,拿起东西向屋外走去,魏阳的心不由悬了起来,已经要开始布阵了?难不成对方快要动手了?曾先生是怎么知道的?</p>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问,曾静轩淡淡笑了笑:“他们不会拖太久了,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p>

    魏阳微一迟疑,终究还是开口问道:“曾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一些线索?”</p>

    “我追踪他们已经花了好几年功夫了,当然是知道些东西的。”曾静轩答的坦然,但是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这些东西,他不是很想跟魏阳分享。</p>

    魏阳沉默的更久了,过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那他们厉害吗?我是说,上次在铁路小区那边遇到的就已经很难缠了,万一再派出个更厉害的人物……我们要不要再找些援手呢?我认识一位痴智大师,他的法力就很厉害……”</p>

    曾静轩却摆了摆手:“再叫别人,他们反而会消失不见,能诱上钩已经难得,这样的机会我不想错过。”</p>

    哪怕用自己,用他的亲外甥作饵也在所不惜?这话魏阳说不出口,但是曾先生却能看得出,他轻轻转过了视线,看向窗外:“那人害了我姐夫,也跟小齐丢失的天魂有莫大关系,如果能找出他,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p>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里面的坚忍不容置疑,魏阳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曾先生,其实我也可以帮忙的,虽然不是每次都能管用,但是我的骨阵对那些家伙很有效,怎么也能算是一支奇兵,如果您相信我的话,也许我能起到更大的作用。”</p>

    这是魏阳的真情实意,他是个油滑的小骗子不错,但是面对这种对齐哥至关重要的事情,他没有半点保留的意思。听到这话,曾先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突然笑了:“我知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是有一点实在让我拿不定主意,你跟小齐,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呢?”</p>

    他嘴角挂着笑容,但是那笑没有进入眼底,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砸了个正着,魏阳额头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难不成曾先生发现了什么?心底乱得够呛,魏阳还是开口想要辩解两句:“齐哥救过我,所以我……”</p>

    “他救过你很多次,这事情我知道。”曾静轩打断了魏阳的话语,冷冷答道,“但是即便不是你,他也会去救,他那人根本见不得鬼怪行凶害人,这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小齐不是个正常的人,他失了一枚主魂,能够操控情绪的天魂。”</p>

    如果之前还是担惊受怕,那么现在,魏阳彻底知道曾先生想说的是什么了,他没料到自己会暴露的那么快,更没料到曾先生会选择这么一个时机,沙发上像是长出了尖刺,魏阳局促的站起身,张了张嘴,从干涩的喉中逼出了点声音:“曾先生,我很抱歉,但是我对齐哥是真的……我是认真的……”</p>

    “对一个只有8岁前记忆的人认真?你应该知道,他连**都不具备,白的就像一张白纸。”看着对方恨不得剖心析胆的表情,曾静轩嘲讽的挑起了唇角。</p>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曾先生,我真的没有抱任何玩弄的心思,我也比任何人都要喜欢齐哥,珍视我们之间的关系……”魏阳简直都要语无伦次了,他的确占了小天师的便宜,但是他也真的没有做出任何齐哥不愿意去做的事情,面对曾先生的诘问,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怯懦,然而即便如何忐忑,他也依然无法后退,没办法抛下齐哥。</p>

    曾静轩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他是个很会识人的人,任何风水先生,最初学习的都是识人,他也从未看错过任何人,才会把自己最重要的外甥交给这个小神棍,所以现在,他也能看出魏阳的认真,以及不容错辩的焦虑和害怕。他是在乎小齐的……</p>

    沉默了片刻,曾静轩终于再次开了口:“如果小齐失了元阳,现在怕是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你终究没做到最后,这才是我让你留下来的唯一原因。”</p>

    虽然失去天魂,没法主动产生欲|望,但是张修齐毕竟是个发育良好的成年男性,只要刻意去**,总有办法让他泄身破了元阳。然而魏阳没这么做,就算可能有过肌肤相亲,他们也没刻意做到最后,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面前这个年轻人在乎小齐的感受,这一点,也是让曾静轩不至于翻脸的原因。</p>

    魏阳眼中一亮,不由踏前了一步:“那我……”</p>

    “你不能继续了。”曾静轩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语,“他不懂这些,难道你还不懂吗?小齐只是分不清濡沫和情爱的区别,他喜欢你、依赖你,最大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他记得你,你是他失去天魂之前见得最后一个人,也是他救出的第一个人,这对小齐当然很重要,但是这不是爱,也没法变成你期望的东西。”</p>

    如果说刚才的话是惊雷,那么现在的,就是彻彻底底的倾盆冷雨,魏阳站住了脚步,这话,他没法反驳,甚至这也是他最为畏惧的东西。曾静轩没有错过这一瞬的迟疑,唇边挑起了一抹残酷的笑容:“而且,总有一天小齐会恢复的,他会重新找回自己的天魂,找回自己的记忆和情绪,那时候对他而言,你又算是什么呢?童年留下的美好记忆?还是趁他脆弱不堪时,趁人之危的混蛋?等到那一天来临,你会发现自己走错了一步,错到让你们连朋友都没法继续做下去。”</p>

    这一刀简直戳中了魏阳最脆弱的软肋,他的面色迅速灰白了下去,嘴唇轻轻颤了颤:“也许……他会记得我,会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p>

    “也许,也许不。”曾静轩的语气似乎有些和缓了下来,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哀伤,“你没法确定,这不过是徒劳的去捞那枚水中月罢了。”</p>

    美好却也虚幻,总有一天会把人溺死在其中的月影。</p>

    魏阳没有答话,只是后退了一步,重重跌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之上。他的确害怕过曾先生棒打鸳鸯,甚至把他踢出门去,可是却没想到这人会如此冷静的说出这些,这些自己怕到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东西。就像往静谧的水池中投下了石块,砸碎了那美丽的幻影。他其实,从未做好准备。</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