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六十七章 震颤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曲沟屯离市郊大概还有三四站距离,算是市里极少没被征迁改造的城中村之一,因为距离火车站较近,租房又便宜,这边人口构成也极为复杂,打工的、传销的、拉客的应有尽有,大杂院里充斥着一股子刺鼻的气味,衣服杂七杂八挂满了院子,每到夜里普通出租户都早早关门落锁,以免惹上是非。..</p>

    柳存心很少在这种地方打混,平时跟师父出门,五星宾馆、高级别墅才是正常待遇,但是现如今情况不同了,让他不得不龟缩在了这种肮脏凌乱的村子里。躲过房门口堆着的垃圾堆,他脚步匆匆上了二楼,推开了最里面那间的房门。</p>

    “孙师叔……”进了屋,柳存心也不敢造次,先规规矩矩的朝屋里坐着的中年人打了个招呼。</p>

    然而对方没有回应这个称呼,只是淡淡问道:“查出书在哪里了吗?”</p>

    “省博物馆里没有找到,估计姓姚的把书交给那几个来帮忙的了,他们这几天一直在中心医院窝着呢,看来也有些准备。”柳存心赶紧答道。</p>

    “哼,觉得躲在医院,我们就拿他们没法子了吗?”那男人冷冷一笑,让柳存心打了突。</p>

    其实躲在医院的确让人难以下手,这也算是极少数阴阳两气十分纠葛的地方,白天阳气极重,人的求生意志压倒性的战胜了阴气,人流量又大的要命,根本没法施法。而晚上则恰恰相反,病痛让人意志力下降,又多是护士值班,阴气十分浓郁,按理说能让降阵发挥更大威力,但是偏巧医院里危重病人也有不少,就像在铁道小区用的睡降,用在了那边怕就要害某些人直接丧命,这阵法反噬可就非一般的厉害了。故而不论是白天还是夜里,医院都不是个很好的施法场所。可是听这话的意思,他是准备硬上了?</p>

    没有理会柳存心巨变的脸色,那人冷哼了一声:“我心里有数,你去准备一下吧,今晚应该是个云遮月的格局,正好可以会会他们。”</p>

    柳存心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敢说什么废话,他师父已经死了,自己又惹了一屁股官司,还被迫要伺候这么位小师叔,实在没什么立场胆敢回嘴了。要知道他这师门可是死了都未必能逃脱,而他还没到想死的时候。轻声应了句,柳存心又乖乖沿原路退了回去,准备往医院打前站去了。</p>

    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孙念恩冷笑了一声,这就是严师兄收的好徒弟啊,他们师兄弟五人,只有姓严的早早收了徒弟,结果呢?功夫不到家,自己丢了性命不说,还留下这么个废物,要劳动他跑这么一遭。</p>

    还有罗锦那个老东西……想到自家大师兄,孙念恩脸上的冷意更甚,不用猜,这次肯定又是那老东西从中使坏,眼看就要到寻灵窍的时候了,他竟然会用这法子把自己支出来,万一耽误了时间,师父他老人家是肯定不会等他赶回去的,这次要开的灵窍也非比寻常,如果错过,下次不知何时才能重新遇到,一想到这里,就让他心焦火燎,烦躁异常。</p>

    深深吸了口气,他低头看向手腕间,一枚白森森的骨节正垂在黑色的绳子上,盯着这枚巫骨,孙念恩眉眼之间露出了一抹得色。就算被支出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又如何,师父不还是把这随身带着的家伙给了他,自己可是师父亲手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关门弟子,比那些猫猫狗狗要强上不知几倍,就算那老东西吃味又如何,最后能继承衣钵的,怕还是只有自己吧。</p>

    冷笑一声,孙念恩不再犹豫,也站起身来向着旁边的书桌走去。</p>

    &&&</p>

    跟曾先生聊过之后,魏阳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不再摆出那副玲珑剔透的人精模样,而是窝在病房角落,开始认认真真学习画符。成效未必能有多少,但是好歹让他避开了张修齐无意识的亲昵——小天师是画惯了符箓的,当然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捣乱——也让他有了些面对曾先生的勇气,那些事情,他不是嘴上说说而已。</p>

    不过时间总归是太短,他面对的也不是什么嘴硬心软的老好人,而是拥有更加深厚的江湖阅历和人生经历的三僚村传人,曾静轩没有对他的努力做出什么评价,只是和往日一样,淡然的指点他一些画符的基本原理,并且巧妙的拉住了张修齐,让他不再围着魏阳打转。</p>

    一下午过的平静无波,看起来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地方,但是等入夜之后,曾先生却开口说道:“记着我之前说过的,这两天他们应该就会动作,快到月晦了,那人等不了多久的。”</p>

    听到这话,魏阳不由一凛,顿时把那些纠葛抛在了脑海,现在的确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显然来抢夺那本手稿的家伙们更为要紧。心头一紧,他低声问道:“需要我来守夜吗?”</p>

    “不用。”曾静轩摇了摇头,“小齐已经布下了警戒,这里可是医院,真要硬闯的话,绝对是要触发那些机关的,等着就好。”</p>

    虽然曾先生的话十分笃定,但是当夜,魏阳还是失眠了,心底像是有什么压着一样,让他忐忑不安,难以入眠,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然而刚入睡不到半小时,一股恶寒窜上了脊背,他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p>

    有人!不,不是,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p>

    魏阳的眼睛睁的很大,但是此刻他却觉得看不清房间内的东西,有一层浅浅的雾在房间中蔓延,静谧无声,又阴沉晦暗,连距他只有咫尺之遥的两张病床都朦胧了起来,他想高声喊出声,但是嗓子里却跟堵了棉花一样,连一声喘息都发布出来。正当他开始急躁起来时,黑暗之中,一个声音冷冷传来。</p>

    “小齐,动手吧。”</p>

    随着这声音,一个身影透过了雾霾,出现在魏阳眼中。只见张修齐两步走到了窗前,一把推开窗户,火花一闪,三根短香点燃在他的指尖,在漆黑的房间内,那三点火星明灭不定,腾起的青烟却笔直的朝窗外飘去,随着这个动作,楼下的小花园中,似乎有什么亮了起来。</p>

    天空中,乌云厚重,遮盖了原本的夜色,在这片黑暗中,亮光也越发鲜明,魏阳眨了眨眼,突然发现那不是真正的光,而是某种类似法术闪动的痕迹,三条青烟如同三条长锁,勾动了光点,也把那光引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入了天空之中。随着光线照耀,屋里的浓雾刷的一声退了出去,动作之敏捷,就像活物一般。</p>

    压在身上那股沉甸甸的力量也骤然散退,魏阳踉跄一下站起了身,紧张问道:“曾先生,他们来了?”</p>

    曾静轩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冲他轻轻一摆手:“是孽降,待着别动。”</p>

    跟鸣童和狐仙不一样,魏阳的骨阵似乎对所谓“孽降”毫无反应,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张修齐却没有任何犹豫,把香往空中一抛,转身就朝门外冲去。曾静轩没有拦他,而是端起了手中的罗盘,一步步走到了窗前,抓起一把铜钱,随意的抛出了窗去。</p>

    然而只是这么轻轻一抛,缠绕在空中的白光突然散开,笼罩在了铜钱之上,然后这些闪着光的钱币成扇形往下落去。这个阵名唤天星引阙,乃是通过星力和阵力催化,带动小范围的七关运转,不论是防御还是攻击,力量都足够强大。为了实现这个阵局,曾静轩早就布置好了一切,不论是刻意选在9楼的vip病房,还是白天让小天师在花园里埋下的阵势,如果只是像铁路小区那样的对手,怎么都能让他留下半条命来。</p>

    然而对手不一样了。曾静轩其实没有他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他能感觉出敌人的不同,不像那个会用冲煞阵的家伙,能在医院使出“孽降”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p>

    所谓“孽降”乃是一种利用恶魂的降术,而且是用新死之人的冤煞之气做引,比所有畜降都要更为凶戾,但是孽降有两点不好操控,一是恶魂往往无法辨认敌我,会进行无差别攻击,另一则是所选用的死者不得超过头七,还不能分辨自己的生死,这样才能保持最强大的冤煞之力。有了这样严苛的施术条件,除非降术师自己杀人取魂,否则很难使出真正的孽降。</p>

    而且夜间的医院又是一个典型的阴气增幅场,一旦使出了孽降,被降阵吸引来的死魂绝对不会少了,这就不是一个阵法,而会构成真正的聚阴池,把陷在其中的所有人都脱下水去。一个不好,就会危及很多人的性命,对方怎么会有胆来操作这样的恶阵,他以为自己能避过天谴吗?!</p>

    然而不论如何震惊,曾静轩的手都没有抖哪怕一下,他把手里的罗盘放在了窗台之上,咬破舌尖,用真涎液在天池内一划,原本沉浮不定的磁针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嗖的一下停下了震颤,笔直的矗立在圆盘正中,曾静轩抬头看了看指针所指的方向,从一旁拿起了一张黄符,朝那边抛了出去。符纸并没有随风飘落,而是静静悬在了空中,三秒之后,嗤的一声烧了起来!</p>

    随着那火光闪烁,洒落在地的铜钱也一起闪了起来,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光,却无法遮盖漫天星斗,那些天星似乎感受到了阵力吸引,微弱的光芒挥洒而下。</p>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花园里不知从哪儿传来了响动,曾静轩不由松了口气,他知道,那是对方降阵阵眼被破的声响。然而还没等一口气出尽,他的身体突然一颤。</p>

    “不对!小齐呢?”</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