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六十九章 魏阳回神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因此,当巨力袭身时,他能做到的仅仅是微微蜷起了身体,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啪的一声,他手中的骨阵也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p>

    孙念恩没有理会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他的目光完全凝聚在了骨阵上,白光已经散去,那枚骨阵恢复了以往黯淡无光的模样。然而再怎么不起眼,那也是一枚巫骨,一枚等级最高的骨阵,把那骨阵捏着手中,他如同收获了至宝一般爱不释手的上下摩挲,突然,他停下了动作,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目光又转向了魏阳,等等,这可是巫骨,他根本没有催动任何咒术,怎么能直接使用巫骨?!</p>

    这一瞬间,孙念恩那双阴狠的眼眸都闪出了亮光,没有催咒的确也可以使用巫骨,只要施法人有足够的巫家血脉,这人,是个巫家子嗣!</p>

    上好的材料啊!孙念恩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贪婪,迈步朝着魏阳走去:“原来如此,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好材料。”</p>

    没有被其他人收入门墙,不会真正的道法心术,就像一个不设防的宝藏一样,对于他们这些旁门左道之人,这就是个天然的法器材料,可供人任意采摘,入法入药。不过他不像是那些不懂行的家伙,这样的材料,还要慢慢烹调才行。</p>

    在魏阳身边蹲下了身,他阴笑着举起了一直拿在手中的骨阵:“我收了他的魂,现在换你了。这么好的血脉,放在你身上简直可惜,不过没关系,以后它们都归我了……”</p>

    殄语再次响起,他举起了刚刚握在掌心的骨阵,想要用巫骨的力量抽取魏阳的魂魄。身后,张修齐低垂的头颅微微轻颤了一下,似乎那残缺不全的神魂感受到了威胁,想要去保护那个人,然而三魂七魄已经全然混乱,他只是颤动了一下,就颓然向前倒去,连手中短剑都无法撑住他的身躯。</p>

    魏阳的脑袋中净是嗡嗡的响声,不知是脱力带来的眩晕,还是殄语引动的法力,他的胸口痛的要命,血瘀在喉腔中翻滚,连双眼都蒙上了一层血雾,然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那倒下的身影上。</p>

    收了魂?这人收了齐哥的魂?用什么?用那枚骨阵吗……纷乱的思绪渐渐凝成了可以理解的话语,魏阳胸中升起了一股难以控制的怒意,他的手指开始微微发颤,似乎从哪里生出了力量,毫不迟疑,他奋力伸出了左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指,和他指尖攥着的骨阵!</p>

    这一下动作太快,孙念恩正在施法,哪能料到这个垂死的家伙还有能力挣扎,但是他不怎么怕,这不过就是个药引子,连基本的道术都不会,能翻出什么浪花?</p>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当魏阳的手掌触到骨阵,当他的虎口碰到那节白森森的骨节时,那骨阵突然醒了!</p>

    如果说殄语只是催发,只是操控,只是物尽其用的借到一些骨阵的威力,那么这一下,就是彻底的唤醒了骨阵的力量。那节骨阵开始发烫,烫的要烧穿人的手掌,孙念恩闷哼了一声,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可是魏阳已经抢先一步,把喉中噎着的那口淤血喷了出来,鲜血飞溅在了两人紧紧攥着的手掌之上,溅到了那枚正在发热的骨阵之上。</p>

    力量骤现!孙念恩觉得那枚骨阵突然变做了一张洞开的血盆大口,一个看不见尽头的无底深渊,一股强大的吸力钻入了他的掌心,像是要把他一并吞没!他惨叫了一声,挣扎着向后退去,可是这时又哪里容得逃脱?耳边啪的一声巨响传来,楼梯上、走廊上,甚至包括电梯内的所有灯管都同时炸裂,孙念恩两眼一黑,歪倒在地。</p>

    随着这动作,魏阳伸出的那只手也摔在了地上,骨阵脱离了对方的控制,回到了他掌中。那不是来自庙头山的,也不是来自姜家的,而是二十年前,带来了一切灾祸的那枚骨阵……心脏发出隐隐的绞痛,他却没有松开那枚细小的指骨,反而强自撑起了身体,摇摇晃晃向着前方走去。</p>

    在他前方,小天师毫无人气的躺在那里,不再动弹,不再开口,似乎残碎的两魂都被彻底打散。魏阳挣扎着走到了他身边,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他俯下身,把那枚骨阵凑到了张修齐面前。</p>

    “齐哥……”淋漓的鲜血从口中溢出,淅淅沥沥洒落,他狼狈的用手抹去溅在对方面颊上的血珠,喃喃说着,“他收了你的魂吗?我把骨阵抢回来了……你,你拿去……快点醒过……”</p>

    魏阳没能说完,他的眼皮实在太过沉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再也无力撑起,身形一晃,他跌倒在地。</p>

    ...</p>

    夜空中依旧乌云密布,那钩下弦月彻底被云层遮盖,透不出半点光来,而刚才还闪闪发亮的星子,如今也开始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熄灭不见。.天星引阙的确是龙虎山数一数二的强大阵法,但是再强也是有限制的,只要三支短香燃尽,这阵立刻就会散去阵力。</p>

    而现在,三支香已经堪堪燃至尽头。</p>

    曾静轩额头浮出了一层薄汗,他手边的符箓早就彻底用光,刚刚用罗盘磁针打出一记穿心箭,也未曾伤了对面降阵的元气,反而被冲天煞气所害,受伤的肺腑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如果是在他全盛之时,说不好还有一拼之力,但是现在,能不能活命都成了问题。然而他的脚步并没有退开,反而手掌一翻,从衣袋里掏出了两根鸡喉,尖尖的鸡骨倒转,不是要插在地面或窗台,而是对准了自己身上的七关大穴。</p>

    这是他在别处学到的旁门法子,用至阳的鸡喉刺激七关,可以短时间内激发体内阳气,从而使自己的施法力量激增,称之为“焚阳”。只是这法子虽然威力巨大,副作用同样不小,就算是体魄康健,用了这焚阳法也是要伤筋动骨,大伤元气的,更别说他现在这副模样。然而事到临头,还关乎小齐的性命,哪还顾得上犹豫。</p>

    手上一紧,他就想把鸡喉插入上阳穴,谁知正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声,那动静不像是天破,没那么大声,也更加沉闷,但是随着爆炸响起,屋里的煞气突然一颤,转瞬就显出了颓然之势,曾静轩微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小齐他们干掉了主阵者,甚至消灭了孽鬼,只要破掉孽阵,连环阵也就不足为惧。</p>

    手上的鸡骨已经刺到了皮肤,他毫不犹豫把那染血的骨头向下掷去,七根鸡喉正对着之前铜钱摆下的小七关,随着猛烈的阳气增幅,小花园里的阴煞之气顿时混乱起来,曾静轩一咬舌尖,一口真涎液直直喷了出去,只听又一次清脆爆响,天破声传来。</p>

    阵破了!曾静轩高悬的心咕咚一声落回原地,他脚下也没停顿,立刻向门外走去,他还要去找小齐和魏阳,看看这两个孩子情况如何。走廊里,碎玻璃渣掉落满地,所有灯泡都已经炸裂,连带外面的玻璃罩都裂了大半,整条走廊一片漆黑,曾静轩走得跌跌撞撞,脚下却不肯停留半分,飞快冲下了九楼,在八楼的楼梯间内,看到了三个人的身影。</p>

    张修齐跪伏在地,早就失去了意识,魏阳则趴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两人身边,还有个从没见过的陌生男人,此刻正两眼翻白,四肢抽搐,看起来情况也很不妙,这就是施法的降术师吗?曾静轩没有理会那人,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先抓住了张修齐的手腕,对方的手臂极其冰凉,连脉搏都已经微不可查,更要命的则是那散落的脉象,只是一搭手,曾静轩脸上就变了颜色。</p>

    张修齐体内的两魂七魄又少了大半,现在别说是醒来,简直马上就要魂飞魄散!曾静轩只觉得眼前一黑,立刻一口咬在了舌头上,借着痛楚缓过神来,又飞快伸出手抓住了魏阳的腕子,一探之下,发现对方只是体虚脱力,立刻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根银针,一左一右插在对方颈后,这是一种银针刺穴的手法,可以瞬间激发人的活力,虽然没有焚阳法厉害,但是也能短时间提振人的身体机能,使人恢复神智。</p>

    两针下去,魏阳肩膀一抽,立刻醒了过来,毕竟是脱力昏迷,那双眼睛还没彻底对上焦距,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向身旁挪去:“齐哥,你的魂魄……”</p>

    “阿阳,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曾静轩可没工夫等魏阳回神,直接抓住了他的肩膀。</p>

    直到这时,魏阳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人,积郁在胸的淤血顿时压抑不住,哇的吐了出来,然而他却没在意那斑驳的血水,直接拉住了曾静轩的手臂:“曾先生,齐哥他,他的魂魄被那人收了,用这枚骨阵……”</p>

    一枚染血的骨节出现在他掌中,曾静轩瞳孔顿时一缩,又一枚骨阵?然而他的反应也不慢,立刻理解了魏阳话里的意思:“魂魄被锁了?快扶他上楼,病房里还有引魂香!”</p>

    说着曾静轩已经撑起了张修齐的肩膀,另一边,魏阳也强撑着站了起来,同时扶住了那具瘫软无力的身体,两个重病号此刻其实都没什么力气,却依旧一起搀起了张修齐,踉踉跄跄把人送回了病房。</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