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七十章 鬼魂的力量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小心翼翼把小天师平放在床上,魏阳跌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他根本就没恢复,全凭颈后两根银针催发精力,别说是搬人了,其实自己行动都十分勉强,刚才全靠那口气撑着,现在连手指都没法抬起。曾静轩只是喘了口气,就从工具袋里拿出了三根线香,用火柴划着,摆在了张修齐面前。这玩意名唤“引魂香”,青烟飘散的方向就代表了魂魄的方位,能够招魂引魄。不过这玩意也有局限性,只能就近施法,而且那些迷失的魂魄不能受到任何阻碍。</p>

    香一点燃,从里面逸散的青烟立刻向魏阳手中的骨阵飘去,烟雾在骨阵和张修齐口鼻之间来回摇摆,像是要把魂魄渡回他口中。然而任凭那些烟如何努力,张修齐的双目依旧紧闭,鼻息微不可闻,没有半点回魂的迹象。</p>

    曾静轩咬紧了牙关,沉声说道:“骨阵不像死玉,怕是勾魂香也没法起作用,巫骨和普通道术并不相同,刚刚那个降术师是怎么失掉魂魄的?”</p>

    刚才躺在地上的那个陌生人,曾静轩都没有费心思去看,就知道他是典型的失魂症状,孽阵被破恐怕也跟这个有所关联,既然张修齐已经没了魂,那么能干出这一切的,只有魏阳一人。</p>

    魏阳的目光一直死死盯在那飘动的青烟上,几乎两眼都要冒出火光,然而听曾静轩说勾魂香没用,他立刻站起了身,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不知道,他的魂魄真在这骨阵里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他回来……曾先生,我碰到了那个人,他才昏了过去,如果我用骨阵碰齐哥,他会不会把其他的魂魄也丢了……”</p>

    这才是他刚刚没敢碰触小天师的原因,他怕自己控制不了骨阵,怕那邪门玩意把齐哥最后那点魂魄也吸吮干净。曾静轩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但是巫家的东西,肯定是可以操控的,只是耗费恐怕不少,甚至可能对身体产生某种损害,就像你刚刚昏迷时的状况,那就是精血耗费过多,带来的反噬。”</p>

    道术一途,无法躲过真正的“天罚”,逆天改命带来的反噬不是那么容易能够逃过的,最多能用一些法子转嫁和消弭,但是反噬本身并不会凭空消失,那么想来巫术也不会真的毫无破绽,只是反噬的方式可能会产生不同。魏阳脑后还插着的两根银针就是最直接的证据。</p>

    然而听到这样的答案,魏阳面上却放松了一些,把那枚骨阵捏在掌心,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握住了张修齐的手掌,轻轻答道:“只要能救回齐哥……”</p>

    他的双眸中闪烁着某种决然,手上握的如此用力,虎口对着虎口,掌心贴着掌心,似乎连那枚骨阵都被压进了两人血骨之间。他垂下了头,用沾血的嘴唇轻轻吻了吻张修齐的手背,闭上了眼睛。</p>

    催动骨阵到底需要什么?魏阳其实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每次遇到危险时,那骨阵都会起效,它汲取的是自己情绪的波动,还是那种孤注一掷的强烈渴求?不过没关系,哪怕它要的是自己的性命,他都不吝给出!</p>

    唇边,一点嫣红的鲜血渗了出来,来自舌尖,来自心尖,那股热血顺着魏阳的下颌流淌,一滴滴渗入了两人紧握的手掌之中,他的虎口在慢慢发热,似乎被滚烫的血液灼烤,一点若有若无的红光出现在那双交握的手掌之中,魏阳没有睁开眼,所以他没有看到那抹异色,但是在他的掌心,那只冰冷无力的手掌正在变暖,发热,带出了属于活人的温暖,砰砰的心跳声响了起来,不知是来自对方的掌心,还是来自他抽痛的胸腔。</p>

    “齐哥,把它们拿回去……把你的魂魄,全部,拿回去……”</p>

    随着喃喃的低语,一声细小的声响回荡在静谧的房间中,插在他颈间的两根银针掉在了地上,似乎再也锁不住他的神魂和精气,曾静轩的嘴唇微微一动,却没有开口,只是握紧了拳头,看着眼前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p>

    心跳声出现了,呼吸声出现了,就连那苍白的面孔都泛起了一点红润,张修齐指尖微微一抽,像是反射性的勾住了魏阳的手背,连指尖都陷入了对方的皮肤中。曾静轩快速走了两步,来到了病床前,把手腕搭在了张修齐的腕上,只是轻轻一探,他就睁大了双眼。</p>

    魂魄回来了,不是二魂七魄,而是……三魂!</p>

    那一瞬间,曾静轩险些叫出声来,牙关紧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仔仔细细的又号了一遍脉搏,甚至伸手测了测张修齐的颈动脉,可是一切都跟第一次毫无二致,他的魂魄回来了,三魂齐聚!二十年了,不论遇到什么情况,曾静轩都没有失态过,他可能会负伤,可能会昏厥,但是那种温文尔雅的仪态从未丢弃,然而今天,他的眼眶红了,甚至连手指都微微颤抖,几乎抓不稳对方的手腕,他一点都没想到,那枚天魂,居然会回来的如此突然。</p>

    然而只是颤抖了那么一会儿,他猛然醒过了神,低头看去,只见两人掌心中泛起的红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魏阳惨白的面孔,不知何时,他再次昏了过去,失去了知觉。</p>

    “魏阳!”曾静轩哪里还不懂,这是再次脱力的征兆,不管骨阵需要什么,魏阳都满足了它,他可是刚刚脱力过一回的!</p>

    没有半分迟疑,曾静轩立刻伸手想要把两人拉开,让他们脱离骨阵的控制,他用的力气很大,骨阵毫无意外的从两人掌心滑落,然而骨阵掉在了地上,两人的手也未曾分开,哪怕魏阳失去了意识,哪怕张修齐还未曾苏醒。看着同样昏迷不醒的两个小家伙,曾静轩轻轻阖了一下眼,捡起掉落在地的骨阵,默默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p>

    &&&</p>

    天色很暗,夜晚的山林也冷得要命,站在密林之中,张修齐愣了片刻,有些茫然的缩紧了身体,这时,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了他的手,有个声音传来:“小齐,开禁是有些危险,但是龙虎山子弟都要走这么一遭的,别怕,还有我在……”</p>

    那是父亲的声音,感受到了手掌的温度,张修齐心中的茫然立刻散去了,他像个小大人一样站直了身体,挺起腰背,努力答道:“爹,我不怕。试炼时真的能见到黄泉道吗?”</p>

    握着他的手收紧了一些:“禁制的确通向黄泉道,三年返魂,我们能见到妈妈……”</p>

    随着这一问一答,张修齐猛然记了起来,这是在鹤鸣山的禁地前。相传天师道创始人,也是他们张家的老祖宗张道陵在鹤鸣山建了一座道场,所有天师道张姓传人都要在年满9岁时来禁地进行一次试炼,只有通过了试炼,才有资格修习真正的天师道,成为龙虎山一脉的传人。那年他只有8岁,但是父亲还是执意带他来闯一闯关,希望能尽早让他开始修习道法。</p>

    那年?张修齐突然皱起了眉,为什么是“那年”?</p>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手就拉住了他的小手,牵着他向密林深处走去。对了,张修齐又想了起来,道场就在前方的山坳中,传说乃是一条黄泉鬼路。天师道其实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样,是纯粹的天道、仙道,在祖师爷建派之初,天师道也称“五斗米道”,是标标准准的“鬼道”。只因人生而为阳,没有人能够拥有跨越生死,统帅阴鬼的力量,而他们家的祖师爷张道陵勘破了生死,以阳身入鬼道,自然能够阴阳交泰,修习无数让人惊骇的道法。</p>

    这是天师道的不传之秘,也是每一任龙虎山天师的必经之路,张修齐不怎么害怕,他原本是不该怕的……然而不知为何,他的心跳快的厉害,踉踉跄跄的跟在父亲身后,目光在身边那高大的身影和密林之间摇晃。不对,有哪里不对!</p>

    随着这想法,他的脚步突然一停,站在了原地,然而出乎意料的,在他面前依旧是一对父子,父亲脚步沉稳,儿子步伐轻盈,他们并肩往前走去,似乎毫不把这阴森鬼魅的密林放在眼里。张修齐愣在了原地,他知道那是父亲和自己,那留在这里的,又是谁呢?</p>

    张修齐低下了头,在他的视野里,只有一片绿到发黑的草丛,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条没有影子的幽魂……他也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因为他知道这个试炼的结果,他经历过这个……</p>

    难以形容的剧痛袭来,张修齐眼前一黑,他发现自己踏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那是真正的幽冥鬼路,如果行差踏错一步,就会跌入永不见底的深渊,再也回不到阳世,他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自己,看到了他迈着谨慎的步伐,一步一步行进在那片荒芜的峡谷之中,阴风吹拂着他的手臂,那本该是可怕的,但是他脸上没有惧色,只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渴望。他想起来了,自己亲眼看到了众鬼出游的景象,看到了深不见底的忘川前,那高耸入云的门楼。</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