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七关的阵法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虽然是看书,但是小神棍的大半精神还是放在张修齐身上,只见那人有条不紊的把几个瓶子里的东西配伍在了一起,又拿出短剑在指尖轻轻一划,挤出了几滴鲜血,混入了朱砂之中。这动作看的魏阳一皱眉,想起可能是需要童子血做引,他立刻想到了曾先生说过的话,轻咳一声,插嘴说道:“齐哥,我的巫血应该也有点用处吧?要不试试用我的血来调朱砂?”</p>

    张修齐的手悬在了半空,似乎停顿了几秒,才冷冰冰的说道:“不用。”</p>

    “呃,那个,曾先生不是说过……”</p>

    魏阳还想解释一下,张修齐已经打断了他:“巫血的功效没人清楚,不能混入这些符箓。”</p>

    这话顿时把魏阳想说的东西堵住了,不过很快,他又试着问道:“那我先弄些自己试试看?这本符箓基础我之前也练过几样,似乎还有些效果呢,几天没画,手都快生了。”</p>

    “不行!”张修齐的语气更加冷硬,直接否定了这个主意。</p>

    魏阳被噎了个半死,郁闷的划拉了一下书页,在想自己要不要偷偷练一下画符,这时张修齐却再次开口:“你精气匮乏,半月之内不能使用任何符箓法器。”</p>

    还有这一说?魏阳立刻抬起了头,谁知正对上张修齐投来的目光,可能是没料到他会看过来,张修齐的眉峰微微抽动了一下,立刻挪开了视线。魏阳眨了眨眼,刚才是错觉吗?他怎么觉得齐哥的眼神里有些别的东西。</p>

    心思活络了起来,小神棍赶紧搭上了腔:“我还真不清楚这个,看来骨阵想发动也不容易啊,还要蓄力……咳,不过没关系,反正时间还有的是,等到回头恢复正常了,咱俩再来试试也行嘛。”</p>

    这次张修齐没有回答,魏阳也不气馁,接着说道:“对了齐哥,你是不是想起来了老爷背上的太衍真诀?咳,也是,那么罕见的玩意,让我也忘不掉,回家那趟可碰上了不少事呢,要不是你帮忙,我这壳子说不好就要被狐狸给占了。还有那个用鸣童的家伙,应该也是跟医院里遇到的那俩降术师是一伙的吧?也不知道这伙人还有多大势力,啧啧,万一被他们摸到这边,估计也是麻烦,我觉得不行咱们还是换地方吧,反正也有钱了,找个没人认识的城市重新开始也不错,或者去龙虎山转转……”</p>

    他想得可挺美,然而那边张修齐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冷冷说道:“闭嘴。”</p>

    呃,看着小天师略显烦躁的神情,魏阳尴尬的闭上了嘴,估计是太多话,打搅他的准备工作了。果不其然,等他闭上嘴之后,张修齐深深吸了口气,又起身拿了一叠黄符,摆在了面前,看起来是要画符了。知道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能打搅了,魏阳想了想,直接起身去厨房,用电热水壶烧了热水,又翻出珍藏的好茶和紫砂壶,仔仔细细沏了一壶茶,端着小壶和杯子走回了书房。虽然对吃喝没什么挑剔,但是美食和好茶还是能让齐哥的神情更为舒缓,估计也是有些偏好在里面的。</p>

    然而这次推开书房门时,正巧传来了啪的一声轻响,就像有人扔了个摔炮一样。魏阳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符箓画坏时的动静,称为符漏,这还是他从书里看来的,之前齐哥画过那么多次符,可没一次出问题的。</p>

    张修齐显然也没想到,面色阴郁的盯着眼前的符纸,看起来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魏阳赶紧咳嗽了一声,走到桌边把茶壶放了下来,缓声说道:“齐哥,你也是刚刚恢复魂魄的,总要有些磨合期才是,别生气,来,先喝点水休息一下。”</p>

    然而张修齐像是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捏着毛笔的手都快攥出了青筋,深深吸了口气,他又取过一张符纸,再次画了起来。魏阳没有见过这样的符,在他那本“基础教材”里也没有这么高端的货色,没敢再打搅对方,他小心翼翼的退回了床边,坐了下来,按道理说,这时候他应该避嫌才对,可是既然没人赶他,他又怎么舍得放过这种跟齐哥共处一室的时间。</p>

    这次画的似乎顺利了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张修齐的手腕终于抬起,一点隐隐的绿光在符箓上亮起,魏阳不由精神一震,知道这是画好了一张,谁知还没等他开口,张修齐就又埋头画起了另一张,简直就跟要赶制符箓一样。魏阳皱了皱眉,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终还是把这些抛到了脑后。</p>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可能是画符的动作太过单调,又蕴含着某种韵律,看了一会儿,魏阳的眼皮又变得沉重了起来,硬是支撑了几分钟,最终还是逃不过睡魔的召唤,歪倒在了床上。这一下让张修齐画符的手滞了一下,可是符箓哪有走神一说,又一声脆响在书房里回荡,张修齐立刻抿紧了嘴唇,抬头向床上望去,可是魏阳并没有醒来的意思,依旧沉沉睡着。</p>

    看着对方的睡脸,张修齐轻轻呼出口气,犹豫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冰冷的茶水似乎也抚平了他心头隐隐压住的火焰。放下杯子,他又拿起另一张符纸,重新画了起来。不再有符漏的爆响,在那微弱的呼吸声中,张修齐的神情似乎变得更为平静,任笔尖摩挲纸面的沙沙轻响飘荡在书房中。魏阳觉得自己在飞,呼啸的夜风吹打在脸上,感觉不出痛,反而有一种高速前进带来的失重感,过了有那么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的脚还踏在地面上,只不过每一步的距离都远得吓人,因此不再像奔跑,反而像是飞遁。脚下是一条乡间土路,两侧是开垦过的田地,稀稀疏疏种着高粱,一人多高的高粱杆顶已经接穗,但是颗粒不够饱满,让那些瘦弱的杆子更显得单薄。</p>

    这样的场景他绝对没有见过。这里是哪儿?他要去干什么?魏阳觉得脑袋里有些空落,但是他的身体像有了**的意识一样,毫不停顿的向前奔去,在转过最后一片田地后,眼前猛然开阔了起来,只见一座巨大的庄子出现在面前。</p>

    那显然不是属于当代的东西,庄子的占地面积十分广阔,墙壁全是由砖石垒砌,延绵的高墙阻隔了外人的窥探,木质的大门足有两人多高,周围还环绕着一条浅浅的护城河,看起来就像座简易的城堡,只是不少地方都年久失修,带出种古怪的破败感。这样的庄子,放在古代可以住下一整个宗族,也是战乱朝代里那些门阀仕绅们最爱的建筑风格。</p>

    然而他为什么要来这里?还没等魏阳想出个所以然,飞遁的脚步突然停下了,他的双手自动自发的从挂在腰侧的布袋里掏出了样东西,哚的一声插在了面前的泥土里。那东西很眼熟,像是一根鸡骨,但是比普通的鸡骨要长上许多,估计是某种大型禽类的骨架,这动作他也十分熟悉,这是在布阵,而且是利用七关的阵法。</p>

    就像整个人被分裂成了两半,魏阳困惑的看着自己用那种加长版鸡喉和死玉在城墙布下了一个阵势,然后从腕子上卸下了一串骨链。那是三枚指骨构成的链子,简简单单串在皮质的细绳上,就像在手腕上绕了一根白森森的手指,看起来有几分恐怖,也带出种古怪的亲昵。魏阳有些发怔,这不是他戴在身上的骨阵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p>

    紧接着,有种让人颤栗的东西出现了,那感觉像是毒蛇的细鳞划过脊背,带着种刺骨的寒意和怨毒,有光从骨阵之中窜出,鲜红如血的光芒,那光如同一道流星坠入了城池,随即,布置在地上的鸡喉和死玉也产生了连锁反应,乌云盖顶,浓稠的黑气逸散而出,交织在一起牢牢笼罩住那座庄子。</p>

    似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一切就寂静了下来,不是属于夜晚的安宁,而是毫无声息的死寂,像是被黑红交错的光芒彻底碾碎,再也发不出半点声响。魏阳的心脏猛然一抽,这是怎么回事?他——或者说站在这里的这个人——用骨阵抹杀了一座庄园?</p>

    天罚呢?反噬呢?魏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也不符合他所知所学的常理。然而他的脚步又迈开了,跨过那条窄窄的河道,伸手推开了巨大的木门。墙内,横七竖八倒伏着几具尸体,应该是夜间守门的护卫,每个人的面孔都扭曲变形,七窍渗出了血污。更前方,街道上、民居内,在他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同样的景象,甚至连藏在库底的老鼠、院里饲养的家禽都无一例外,全部死于非命。</p>

    这样的阵法他听都没听说过,更想不到能用骨阵唤出。可是面前的一切如此的逼真,就像他亲眼所见一样,魏阳突然觉得怕了,难不成这才是骨阵真正的用途?可是为什么要杀他们,使用骨阵的究竟是谁?!</p>

    吱呀一声,偏院的门被推开了,他走进了一间像是卧房的房间,宽敞的内堂深处放着一张简单的围子床,上面躺着个中年男子,他也是整个庄子里唯一在死前有所行动的人,一手已经摸到了枕边的木剑,可是并没有来得及施法,就被阵力夺走了性命。那张脸是如此的狰狞,可是看到他时,魏阳觉得自己的脸皮抽动了一下,就像挑起嘴角绽出个笑容。接着,他发现自己弯下了腰,把一枚骨阵凑到了那人面前,说了一句什么,那具尸体竟然抽动一下,一道黑色的虚影冲出了尸身,被骨阵吸纳入内。</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