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七十七章 看到自己的倒影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一直坐在旁边的张修齐立刻抬起了头,直直向舅舅望去,眼尾撇到了那副紧张的神情,曾静轩心底叹了口气,嘴上没有露出半点风声:“是要做一些筹备,虽然小齐的天魂回来了,但是那些敌人还是潜在的隐患,这些你不用操心,先好好休养,尽快恢复体力才行。”</p>

    这是彻底的官样话,但是小神棍难得没有反驳,还笑眯眯的应道:“这两天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保证半个月后又是膘肥体壮的一条好汉了,曾先生您别担心,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就好。”</p>

    这话里的意思十分明白,曾静轩笑着点了点头:“这是自然。”</p>

    大小两只狐狸都知道对方话里有水分,可是谁也没有戳破,一旁张修齐已经低下了头,一副要继续画符的模样,魏阳摸了摸鼻子,站起身来:“我去点餐,你们有什么事继续聊。”</p>

    目送魏阳走出门去,曾静轩才扭过了头,冲张修齐说道:“你是不是又画坏了符?”</p>

    符漏有两种,一种是阵势即将成型时坏掉,会有“砰”的一声脆响,另一种则是起笔时就出了岔子,漏声则是“嘶”的一声轻响。前者是行家会出的意外,后者则是初学者才会犯的毛病。张修齐画了一辈子符,会在起笔时出问题,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p>

    张修齐没有答话,只是揭过了那页纸,提起笔想要继续画下去,谁知舅舅已经走到了他旁边,一把提起了他手里的笔杆:“泄愤也不要用这个,三尸虫是好找的吗?暴殄天物!”</p>

    这一身顿时让张修齐挣夺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对方又有变成闷葫芦的迹象,曾静轩摇了摇头:“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天不能离开魏阳身边,虽然孙云鹤不会伤害一个真正的姜家人,但是他藏的暗手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抗住的,万一发现不对,还要帮他一把才行。”</p>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但是曾静轩却挑起了嘴角,因为张修齐眼中蕴含的东西不是厌烦,反而像是听到了这命令后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二十年来教了他不少事情,唯独没有教他怎么为人处世,天魂缺失又让这孩子很难学会感受情绪,这样硬撑,又是在折磨谁呢?</p>

    松开了手里拽着的毛笔,曾静轩把带回来的东西掏了出来,直接吩咐道:“今天别再画符了,先配好这些药材,等明天你恢复精气了再继续。”</p>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魏阳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刚吃完晚饭就跑去洗漱,直接滚回去睡了。有着“噩梦”的前车之鉴,曾静轩也没让张修齐久待,把他打发去守人。然而当张修齐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还亮着台灯,那个小小的台面上放着一个绸缎的小包,他愣了一下,走了过去,掀开了绸布。</p>

    里面包裹的是几块碎玉,玉质不是很好,但是雕工却极为熟悉。那是父亲小时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只不过在8岁那年,他把这东西转赠给了另一个孩子。张修齐的手指颤了一下,立刻握紧了拳头,似乎要控制住体内那些陌生的情绪,他并不喜欢被这些东西操控,却从始至终没法忘记。</p>

    在失去天魂的二十年里,他的大半岁月都像被阴沉的雾色笼罩,看不清轮廓,唯有最近这两个月,像是被什么擦亮了一样,纤毫毕现,记忆犹新。可是他记着的这些东西,现在反而正在折磨着他。第一次,张修齐懂得了父亲为何会抛下他,独自面对那些会夺取他性命的敌人。</p>

    总有些东西,会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些。</p>

    面无表情的,张修齐抬起了头,看向睡在床上的那人,魏阳此刻早就人事不知,显然是没撑到验收成果的美妙时刻。目光在对方安逸的睡脸上停留了片刻,张修齐抬手关掉了台灯,和衣睡在了另一侧空荡荡的床铺上。</p>

    因为睡得太早,天还没亮,魏阳就醒了过来,昨晚似乎没有梦到任何值得称道的东西,当睁开眼时,他的注意力立刻就粘在了面前那人身上。</p>

    张修齐身上穿的不是那套自己见惯了的棉质睡衣,而是一身便装直接躺在床上,就跟随时都要蹦起来走人似得。他的睡姿也不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棺材板式仰躺,而是转身侧卧,恰巧好跟自己相对而眠。</p>

    跟曾经睡着了就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然无知的孩子气不同,现在张修齐的睡脸不再那么平和,英挺的眉峰微微皱起,像是连熟睡都无法安抚他的内心,清醒时那种坚不可摧的冷硬化作了一种无言的紧绷,带着些想要让人去安抚的僵硬和脆弱。</p>

    不知是哪点击中了内心,魏阳只觉得自己恢复了些体力的身体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去抱一抱,亲一亲面前这个男人,用手指抚平他眉峰的褶皱。他也的确伸出了手,然而还没碰到对方的面颊,那双紧闭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两人的距离太近,近到魏阳都能直接在对方的黑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p>

    他的手僵在了半空,趁人睡着时偷袭,怎么说都有点尴尬,然而小神棍是个什么反应速度,手一偏就落在了张修齐肩头,咧嘴一笑:“齐哥你醒了啊,我还在想要不要叫你一下呢。”</p>

    说着,他已经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翻身下床,不过等站定以后,这货才发现窗外天色还黑着,估计连五点都不到,这个点叫人起床无论如何都早了些吧?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再改也来不及,魏阳装作没事人一样的伸了伸胳膊,轻咳一声:“睡太久骨头都要硬了,等会小区外的早餐摊儿应该也开了,我去帮你们买个早餐好了。齐哥你想吃什么?”</p>

    张修齐没有回答,默默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眼身上有些发皱的衣裤,不经意的皱了皱眉,拉开了一旁的衣柜,取出一套全新的换洗衣物,干脆利落的转身走出了卧室,冲卫生间去了。</p>

    不一会儿,哗哗的水流声响起。</p>

    齐哥去洗澡了?他似乎没有大早上洗澡的习惯啊……这才明白对方不是躲起来换衣服,魏阳偷窥的心才稍微安静了下来,然而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小天师受伤的手臂,才过去几天,伤口肯定还没有好利落吧,怎么这么不留心就见水了呢。不过家长就在隔壁,再给他个胆子,现在也不敢跑到浴室里帮忙洗头擦身了,魏阳想了想,直接从柜子里翻出了医药箱,准备好碘伏和干净的绷带,计划来个补救性包扎。</p>

    没过多长时间,浴室里的水声停下了,张修齐走了出来,黑发还有些湿,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全换好,整齐的简直马上就能出门会客。魏阳啧了一声,走上前去:“齐哥,你的胳膊还没彻底恢复,湿水可不好,让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吧。”</p>

    这次话里没什么旖旎味道,伤口感染绝不是小事,魏阳可不敢在这上面轻忽。看着对方认真的表情,张修齐面无表情的瞥了眼隔壁书房紧闭的房门,似乎觉得为这个打搅舅舅不好,他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了客厅的沙发旁,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才解开了扣子,挽起了长袖。</p>

    如果换是之前,现在齐哥应该都脱光上身,乖乖等上药了吧?不知怎地,魏阳觉得心里酸溜溜的,定了定神,他才走过去准备解开那些淋湿的绷带,谁知当碰到张修齐的手臂时,他突然觉出有些不对,齐哥身上的温度太低了,根本就不像是洗过热水澡的样子,难不成是冲了个冷水澡?</p>

    现在气温虽然不算太低,但是大早上显然也不该洗冷水澡,齐哥也不是当年那个不会用热水器的缺魂版本了,魏阳微微挑了挑眉毛,偷眼打量过去,只见对方脸板的简直堪比顽石,看起来都不像是面无表情,而有点像是僵硬石化了。</p>

    脑袋只是那么一转,魏阳突然有点想要偷笑的冲动,大早上会让男人冲冷水澡的事情,算来算去也就那么一样了,齐哥他这是,长大了?</p>

    天魂回归之后,按道理说正常的生理反应也会慢慢恢复,也不知道曾先生教他了些什么,不过会这么刻意的隐藏这种正常反应,简直就跟个孩子没什么两样。其实想想看,缺了二十年的情绪和为数不少的记忆,齐哥恐怕也还真需要重新学习很多东西,只不过这张冰块脸太有伪装效果了,让人很容易就忘掉了这些事。</p>

    想明白这里面的所以然,魏阳心底立刻就荡漾了起来,只要不是一块真正的石头就好办,而且现在看来,齐哥对他也不是很排斥嘛,等到时机成熟,总要主动出击试试看才行……</p>

    脑袋里一团乌七八糟,魏阳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很快就换好了新的绷带,伤口恢复的还算不错,总算让人了去一件心事。收拾完医药箱,窗外已经亮了起来,魏阳也去洗漱了一把,穿上外套冲张修齐说道:“齐哥,我下去买早点了,你……”</p>
小说推荐